《莽原魔豹》

第三十四章

作者:云中岳

山深林茂,大白天也容易迷失在内,何况是夜间?稍一大意,就会失足跌死,不坠崖也落谷。

兽吼声惊心动魄,似乎虎豹今晚都出来赶集了。这些猛兽对血腥十分敏感,尤其是狼群的嗅觉极为灵敏,嗅到血腥仰天长啸,附近数十里的同类都赶来了。

终于,东力发白。

预定集合的山脚不见有人,可知昨晚三批人,没有任何一批在这里过夜。

冯堡主父女,一早便十万火急赶到竖立衣旗的最高峰,这里,才是最后的集合点。

一登峰,看到了竖立的衣旗,代旗的一件衣衫,被山风吹得不住飘扬猎猎有声。

“啊……”冯堡主仰天发出三声长啸,通知在这里守候的两个人,与及仍在下面山林中搜索的主子们。

片刻,听到东北角一座山峰下,传来一声回响,父女俩心中一宽。

那是第一组人的回啸声,也就是燕山三剑客与锡伦活佛的一组首脑。

那座山,距离这里远在十里外,距张家全布天罗地网的山脊却有卅里左右,难怪昨日傍晚,这些首脑们来不及赶去对付张家全,方向完全错了。

“他们到那边去干什么?那不是预定搜索的地力呢!”冯堡主向女儿讶然说:“难怪昨天傍晚他们等了个空,可把我们害惨了。”

“也许昨天他们就迷了路。这座山头虽说是最高的,但比其他山峰高不了多少,一越那一面的峰脊,便无法看到衣旗定向了。”冯秀秀提出想当然的可能理由。

“不管,先到峰顶再说。”

“爹,我们这一组,只有我们父女俩活着回来,怎么向他们解释?”冯秀秀不胜忧虑:“万一……万一他们认为我们贪生怕死……”

“那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只好实情实报,听天由命了。”冯堡主沮丧地说:“如果说谎掩饰,被他们三盘两问盘出破绽,那……那我们是真的完了。走。”

冯堡主确是丢舍不了五行堡,没有别条路可走,要丢弃花了无穷心血一手创建起来的根基,事实上很难办得到,他当然割舍不了。

张家全孤家寡人一个,也割舍不了沁州那个已经一无所有的老家。

也许,他是想等候从军远征失踪的父亲。

这就是他饶恕冯堡主父女的心态,他自己也是舍不得那个家而留了辫子。不同的是,他没有做鞑子的走狗。将心比心,他饶恕了冯堡主父女。

山河易主,国族沉沦,这是人力不可回天,无可奈何的事。好死不如恶活,要天下的人为大明皇朝而死,那可能吗?

两人直奔峰顶,向来旗下奔去。

远在百步外,他们便发现上面没有人,上面该有一具体体,两个负责了望传令的人,怎么不见了?最少应该留一个人在旗下把守了望的。

“我们先来了。”冯堡主脚一紧,眉心紧锁:“奇怪,这里的人呢……”

“哎呀!……。”在后面的冯秀秀惊叫,同右前方一指,惊骇地止步。

十余步外的丛草中,躺着一具已经僵了的死尸,附近的野草七零八落,一看便知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激烈的打斗,有人被杀死了。

“糟!张小狗来过了。”冯堡主脸色大变,飞跃而上察看。

“哎呀!”第一眼便看出不对的冯秀秀再次惊呼:“不是留在这里的人。”

冯堡主也知道了,停在尸体旁倒抽一口凉气。

“奉命随后赶来策应的另一批人,这人是太行山贼中,最骠悍的太行一君汪东兴,这一带他熟悉,是那一批的带路人。”冯堡主悚然地说:“显然,昨天张小狗在这里歼灭了他们

“不是张小狗,也不是尹小贱人。”冯秀秀细心地检查死尸的致命创口:“心坎被并不失利的枪形兵刃击中,奇准地贯穿心脏而死的。”

“对,张小狗用刀,尹小贱妇用剑。”冯堡主举目四望:“我找着。”

共找到十五具体体,其中包括守旗的两个人,以及昨天留下来的尸体。

后来的这一批人,可知最少也有十二名,没带有狼犬,在这里被人杀掉了。

再详细察看伤口,冯堡主见多识广,居然分辨出十二具体体,是被三种兵刃杀死的:刀、剑、枪或判官笔。

这是说,消灭十二个人的凶手,最少也有三个,而且都是极为可怕的高手,一击致命,下手极为辛辣神奥。

“难道飞虹剑客那些人,在这里行凶?”冯堡主站在衣旗下悚然地说:“可是……”

“那些人中,绝对没有如此高明的高手。”冯秀秀说:“刀的创口一定是张小狗留下的杰作。他那可怕的狂野刀法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至于剑伤……”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冯堡主突然说。

“爹,怎么啦?”

“为父平空感到心潮汹涌,毛骨悚然……”

“张小狗会来?”冯秀秀打一冷战。

“不知道,反正……反正……”

“他们不会去弃那边辛苦布下的天罗地网……:

“谁知道呢?女儿。”

“可是……”冯秀秀迟疑地说:“我们下去,林深草茂,到何处才能找到他们?”

“不走,一定……一定有危险,为父……为父……”

“爹感觉出什么凶兆了?”

“为父觉得,有人正在暗中,向我们不怀好意地窥伺,恐怕……”

东面卅步外的草丛中,突然升起三个人影。

“哈哈哈哈……”狂笑声震耳慾聋。

“我不信有人跑得了。”佩剑的人中气充沛,直薄耳膜的语音传到。

“我好像认识这个卑劣的小辈。”那位佩了魁星笔的人说。

三个人大摇大摆,谈笑自若踏草而来,是剑客、刀客、笔客。

冯堡主看来人不是张家全,心中的恐惧消失了一半,胆气也逐渐恢复,不走了。

他不认讨这三个人,也不认识称他为卑劣小辈的笔客,论年纪,他并不比对方小多少,对方竟然叫他为小辈,立即引起他的愤怒。

“你们是何来路?”他厉声问,怪神气的。

三人站在他面前两丈左右,正是他的指断魂威力范围内,再远五尺,扁针就会收缩成环,成为废物了。

“你可能真的不认识我。”笔客说:“但我认识你,这就够了。”

“阁下亮名号!”

“别急别急。呵呵!你是平定州摩天岭五行堡的堡主,指断魂冯威,你手指上的指断魂扁针环非常歹毒厉害,我听说过你这号人物。其实,你一现身,我这位好朋友刀客老哥,就知道你是谁了,他算是你的邻居。”

“你到底是……”

“好吧!你看我是谁?”笔客缓拔出魁星笔,映着朝阳一振,笔尖幻出千百条反射的晶芒。

“神笔秀士艾俊!”冯堡主骇然惊呼。

“我叫你小辈,你不介意吧?”笔客收了魁星笔,微笑可亲,丝毫不带敌意。

神笔秀士艾俊名震天下时,指断魂冯威远只是初闯道的年轻小伙子呢。

“你们……”冯堡主慢慢镇定下来了,他并不真的被神笔秀上的名头所吓倒。

“我们听你父女说了好些不中听的话。”神笔秀士说:“其实,我们从潞安府来的,而且途经贵堡,知道许多有关你的事,对你替飞龙秘队做刽子手的事很不高兴,所以对你不会友好。”

“在下的事,阁下还是少管为妙。”冯堡主的态度变得强硬了:“你杀了这里的人?”

“不错。”神笔秀士英笑:“昨天傍晚我们到达的,老远就看到这根怪树悬看衣,所以赶来看究竟,没想到发现了三具死尸。正感到诧异,随即赶来了十三个真鞑子假汉人,一言不合,各凭武功拼命。还好,我们胜了,胜了才能活命,这是比青天白日还明白的事。”

“你们的祸闯大了。”

“真的?哈哈!俗语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有天大的祸事,闯了如之奈何?暂且将祸丢开,我有件事请教。”

“你是说……”

“你刚才口中所说的张小狗和尹小……尹姑娘,目下在何处?”

“你们与他们有关?”

“大概有的。”

“哼!你们这辈子大概见不到他们了。”

“真的呀?理由何在?”

“在下要留下你们。”

“哈哈!你吹牛火得未免难了谱。据我所知,你根本不是张家全的对手。”

“但绝对可以克制你们三个浪得虚名的前辈。”

“真的呀?你认识我这位刀客老朋友吗?”

“他?他是谁?”

“张家全的老爹。”

“什么?”冯堡主惊跳起来,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像是死人面孔。

“他叫四海潜龙张昆山。”神笔秀士笑容可掬:“张家全的武技内功与刀法,仅从他老爹所传的心诀中自己苦练成功的,亲授的日子不多,已经把你们杀得落花流水,他老爹亲自出马,你胜得了他?”

“老天爷……”冯堡主快要崩溃了。

“你也许胜得了我神笔秀士,因为早些年我很少杀人。但这一位剑客,你恐怕胜不了呢。”

“他是……”

“尹香君姑娘的老爹,行空天马尹骥,听说过吧?”

冯堡主发出一声狼号似的哀叫,扭头便跑。

冯秀秀也不慢,扭头一跃三丈。

行空天马是侠义这名宿,与黑道凶枭是天生的对头,冯堡主怎能不怕?

冯堡主第一跃有三丈五人,可知已用了全力,已到达轻功最高的极限,可能是危急中神

力突然天生,打破了他平生所能达到的最高纪录。

刚要第二次跃出||那是最先的左脚沾地的刹那。

前面突然人影幻现,真像是突然变化出来的。

四海潜龙张昆山,“潜”突然“现”。

刀吟震心撼魄,刀光令人目眩。

“冲上来!”三丈外的四海潜龙沉叱。

冯堡主如受雷击,竟然忘了发射指断魂夺路,脚下失去发劲的意念,脚一软,人向下挫,勉强稳住冲势,踉跄站住了。

冯秀秀的面前,也出现了行空天马尹骥,左手前伸作势抓人,脸上有笑容。但在冯秀秀的眼中,这种不怀好意的笑容可怕极了,吃力地稳下身形,几乎摔倒。

“放我一马……”冯堡主狂叫,叫声真像哀号,连他自己也觉得不是他自己的声音,走样得完全陌生。

“我为何要放你一马?”

“因……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你的儿……儿子饶……饶恕了我……”

“那是你一面之词。”

“真的,张前辈h不……不信你……你可以去……去问他。”

“他在何处?”

“那……那座出的山……山脊……”冯堡主指着卅里外那座山脊:“昨……昨晚他在那儿,杀……杀了我所……所有的同……同伴……”

“退回去,仔细说给我听。”

冯堡主完全失去逃走的勇气,双脚发软垂头丧气乖乖走回原处。

冯秀秀当然也没跑掉,父女俩像可怜虫般回到原处,像待宰的羊。父女俩背向而立,不察看三方包围着的三位前辈,心惊胆跳不知该如何是好。尤其是把他们逼回的四海潜龙和行空天马似乎刀和剑随时都可能挥出来要他们的命。

“我们已经先后杀了三批人,已经得到不少口供。”神笔秀士最和气的人,说话时笑容可掬不愧称秀士:“现在,我要听你们父女两人的。你两人尽管放心信口胡说八道,天南地北胡扯,我们不介意,反正命是你们的,要不要命我们毫无关系。你们俩坐下。”

冯堡主怎敢不坐?缓缓坐下了。

“你那扣有指断魂的手,最好不要乱动,免滋误会,动不好一定会送命的。”神笔秀士提出警告:“刚才你们逃走而不动手,委实是非常的幸运。冯堡主,你先把所有发生的经过说来听听,好吗?”

“我要先知道,我父女俩的结果如何。”冯堡主硬着头皮说。

“这得决定于你是否合作,口供的真假。之外,我不能保证什么。”

“没有保证,我又何必说?”冯堡主大概是想开了:“冯某不是没有担当的人,看不破生死就不要在江湖称雄道霸;要死也要死得英雄些。”

“好呀!你就英雄地死吧!刀客老哥,你可以任意处置他啦!”

不等四海潜龙挥刀扑上,冯堡主已脸色大变。

“在下认栽。”冯堡主屈服了:“你们要知道些什么?”

“就从你们离开五台展开追捕的时候说起吧!前一段鞑子小皇帝的事已经不需再问了。”

“我们是最先负责觅踪的第一批人,名义上的领队是锡伦活佛,事实的统领是组钴禄和卓……”冯堡主不得不将经过简要地说出。

***

已牌初,卅余名高手到达山脊的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