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三十五章

作者:云中岳

卅余名拔尖高手,在竖立衣旗的山头严阵以待,等候魔豹张家全出现,一个个像是等天鹅肉吃的癞蛤蟆。

一天,两天过去了,毫无动静。

这天一早,张家全在草丛中醒来,在到蜷缩在他身旁睡得正香甜的尹姑娘,感到心中暖暖地。

这丫头睡得真放心,似乎在所爱的人身边,一切危险都不存在,也不会发生。他在想:我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作衾的豹皮其实并不十分温暖,而山中的寒气却浓,两个人挤在一起,确是比一个人暖和些。所以当他悄悄地起身,姑娘便醒了。

“哎呀!天亮了?”姑娘讶然挺身而起,看到耀目的朝霞,本能地理好穿在身上的豹皮背心:“你怎么啦?”

姑娘发现他正在凝神向对面的峰头观察,关切地向他走近。

对面就是立了衣旗的最高峰,相距远在廿里外,山顶有薄薄的晨雾,看不真切,更看不见活动的景物。

“我在想。”他挽住姑娘的小蛮腰:“昨晚他们一定紧张得要死,现在一定在抓住机会沉睡了。”

“哦!你打算袭击?”

“不,时机未至。”他说:“他们就希望我向他们袭击,我不会让他们如愿,我要用我的方法,我的时机和地段,来和他们了断。”

“他们会按你的方法吗?”

“会的。”他肯定地说:“这些愚笨的人,可能不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

“你是说……”

“他们怎能在这里枯等?他们明知早晚会返回五台的,在这里能等多久?你我随时都可以一走了之,他们怎会做出这种笨事来?”

“也许,他们多少摸清你的性格,知道你要与他们澈底了断。家全,你不是仍在此地吗?”

“唔!对,他们的估计是相当正确。现在,得看看谁沉不住气了。”

“能估计出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吗?”

“他们不可能久留,所以,下一步行动,可能走出来找我们,冒险与我们决战了。”

“那你打算……”

“正是我所期望的。我们不急,走,到山后去弄食物充饥,除了那座山头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我们的天地,想起来真惬意。”

两人拾夺睡具,张家全裹上豹皮,杂物收入豹皮革囊,退至后出,在树上取下藏着的两条獐腿,大胆地生起火夹弄早餐。

张家全的豹皮革囊中,有全部在山野生活的物品,像食盐、姜、蒜头、葯物、酒……火石火刀、绳索、钉钩等等工具,甚至带有乾肉脯,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而燕山三剑客那些人,可就艰苦备尝了,连食物都成问题,这么多人,水囊就没几个,取水就得派人下山。

烤熟了獐腿,两人相偎相依坐在火堆旁安心地进食。

“不知飞虹剑客那些人怎样了?”张家全想起了那些人:“如果军报到了平定州,官方派人在那一带堵住搜查,可就麻烦了。”

“家全,你不能担心天下人的安危。”姑娘正色说:“你已经尽了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前程,自己的道路和命运,你管得了那么多吗?

你把追兵牵制在这里,已经情至义尽了。飞虹剑客那些人都是老江湖,他们一定可以平安脱险的。”

“但愿如此……唔,不对。”

他丢掉残余的食物,推开姑娘,迅疾背起草囊,虎目出现闪烁着杀气的光芒。

“家全……”

“有人来了,准备。”他低声说,用脚熄火。

姑娘是绝对信任他的,一跳而起,火速将剑插入腰带,虽然有点紧张,但毫不惊惧。

“右面百步外。”他低声说:“隐身!”

片刻,似乎毫无动静。

终于,熄灭了的火堆旁,出现两名骠悍的佩刀大汉入察看熄了的火堆片刻,用脚挑拨残余的食物。

“人刚走。”一名大汉说:“走得匆忙,难道说,是附近的猎户?”

一声豹吼,树丛中跃出张家全。

两大汉闻声知警,猛回头大吼一声,同时出手攻击,铁拳发如千斤巨锤,向扑来的豹影攻去。

看到豹影人己扑近,两大汉不得不抢攻。

“魔豹张兄手下留情……”急叫声及时传到。

张家全己分别抓住了攻来的大拳头,仰面借方躺倒,双足本来准备攻出,要踢破两大汉的小腹。

叫声友好,张兄两字救了两名大汉。

他收了脚劲,及时松手。

两大汉惊叫一声,向前翻飞砰然倒地,再向前急滚而起,惊得心中发毛。

疯虎米寨主带了六名悍匪,急冲而来。

张家全一滚而起,讶然狠盯着奔来的人,看到疯虎的虎皮衣着,眼中的敌意逐渐消退。

“好险!”疯虎抱拳施礼:“我这两位弟兄,拳上有数百斤力道,你把他们轻轻一扣就摆平了,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哦,你认识我?”

“我不认识你,但听说过你这号了不起的英雄人物,我……”

“你是五虎寨的寨主,疯虎米华。”

“对,飞虹剑客在我那儿作客。”

“原来如此。米寨主,他们……”

“他们很好,飞虹剑客与金鹰,目下在卅里外的河湾等你。我想交你这位朋友,找了两天,总算找到你了。哈哈!要帮忙吗?那座山头上的人有多少?我可以把一百廿名弟兄召来,一举埋葬他们。”

“谢谢寨主抬爱,请千万不要参子。不是兄弟瞧不起贵寨的弟兄,而是这些具有奇技异能的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死士,每个人都可独当一面的悍将。五台以北的各山寨,几乎都已经被他们荡平了。”

“这……”

“请寨主撒手不管这里的事,务讲劝告飞虹剑客那些人离开。平定州方面可能有大队人马拦截,请他们千万小心,兄弟感激不尽。”张家全诚恳地说:“容图后报。”

“你真不需人手?”

“是的,我要和他们澈底了断。”

“好吧,我相信你能办得到。记住,事了之后,我在山寨里等你小聚。”

“一言为定。”

“不要让我人等,再见。”

送走了一伙强盗,姑娘这才现身。

“家全,你应该接受他们的帮助。”姑娘说:“草莽英雄中有不少人才呢。”

“那会枉送多少人的性命。”张家全苦笑:“有了飞虹剑客他们的下落,我总算放下心事,免去心悬两地的困扰,我可以全心全意与这些鞑子周旋了。”

心中的负担解除,张家全似乎觉得自己的勇气增加了三倍,他可以专心一志对付强敌。

***

山头上,所有的人都在眼巴巴地苦等。

一是等后续的人赶来,以便增加搜山的人手。

一是等张家全发动袭击,以便把这头魔豹埋葬掉。

可是,等待全部落空,后继的人似乎不再赶来了,魔豹也没有如期发动袭击。

他们不能久留,心中的焦躁随时光的消逝而加重,每个人都开始感到不安了。

等不到,就必须出动搜寻,或者另拟办法解决。

纽钴禄和卓与海山三位师弟妹,站在衣旗下盯着下面丛山中的云雾发呆。雾气并不浓,但淡淡的雾影,把这一带本来就神秘莫测的山区,衬得更为神秘,更为莫测,茫茫丛莽,到何处去找神秘如魔的悍野魔豹?

四百年前,大元的鞑子皇帝君临中原,他们生长在大漠,铁骑纵横在沙碛草原中,荡平了西域。回头来征服中原。

过了幽燕,便面对江南的河川和西太行,东泰山,南荆蛮等等山区。这些,都是他们不熟悉的。连成吉思汗,也死在跋涉艰难的六盘山上。

因此,鞑子皇帝指着大好河山,禁不住高呼:

“放火!放火!把中国烧光,把人杀光,任由这地方成为焦土,用来牧马……”

幸而有一位中国通的人,及时阻止了这场大灾难,这人就是元初一代贤相耶律楚材,阻止开封屠城的人也是他。

他告诉鞑王,中国是根本,杀光烧光,等于是自己毁掉了根本,就只能拥有一个虚空的流浪皇朝。

这两个要杀光中国,烧光中国以作为牧地的人,第一个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第二个是元世祖忽必烈。

他们雄霸欧亚,所向无敌,而唯一遭遇最顽强抵抗的地力,就是中国,攻开封就费时六年,攻荆襄也费时六年才攻破襄阳,围樊城也花了四年。所以,才发出这种激愤、无可奈何的怒吼。

杀光烧光攻策,不要认为是笑话,也不是痴人说梦。

嘉定六年(金贞佑元年)蒙古兵破两河山东数千里,共九十余城,人几乎全部杀光。嘉定八年,蒙古兵入燕,大火月余不灭,人杀掉十分之九。

开封关中沦陷八综州十二县,户不满万。直至大明初年,山东河南大部份是无人之地,遍地虎狼,定上百里不见人烟。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但这是铁一样的“史”实。

现在,清廷这几位最忠贞、最勇敢的人,也面对太行山区无尽的丛莽,面对神秘莫测和凶险,无可奈何。

“放火!把这里烧光!”纽钴禄和卓突然激动地、指着四周的山区发疯似的怒吼:“他们就无处藏身了。”

“有用吗?”海山苦笑:“那需要多久的时间?一月?一年?要多少人手?火一起,他们一走了之。师兄,我们是要他们,而不是要赶他们走。这里呆不住,他们会重回京都,很可能入侵紫禁城。那时,你我的脑袋大概就有点难以保住了,皇上会把我们的头砍下来。”

“那你说该怎办?”

“等,师兄。”

“能等吗?显然,该赶来策应的人,已经无法找到此地,被他们截断了。这么广阔的地力,我们人手不够,怎能把他搜出来?”

“所以要等他来呀,”

纽钴禄和卓心里虽则不以为然,但别无良策。

“我想,我可以设法找到他。”海秀说。

“你能设法?”海山问:“能吗?”

“总该试试,是吗?”

“这……”

“也许,我们该改变策略。”海山似乎有所打算。

“什么策略?”纽钴禄和卓问。

“怀柔。”

“怀柔?你可不要打错主意哦!”

“皇上就采取怀柔手段,把他请离五台的。皇上能,我们为何不能?”

“这……”

“等到他真的完全落在我们有效控制下,那时……”

“像洪承畴、吴三桂等等贰臣?”

“对呀!”

“这……好吧!也许真值得一试。”纽钴禄和卓居然意动:“等活佛醒来,再找他好好商量。”

***

山上的人需要水,人没有水是活不成的。

峰西麓有一条湍急的小小溪流,绕山麓再倾泻入南麓,形成一座美丽的深潭,然后流向西南的峡谷。

初冬时节,水色碧蓝,四周草木围绕,春夏间遍开野花。这里,也是附近小兽生息的地力。

山上的人下山取水,通常出动十个人以上,在小溪流警戒森严,取了水使匆匆上山。他们在小溪附近多次布了陷阱埋伏,希望将魔豹引出袭击取水的人,但劳而无功,先后五次取水,魔豹皆不曾出现。因此,纽钴禄和卓几乎认为张家全已经带了同伴逃掉了。

当然他也明白,张家全并没有逃走,仍在附近潜伏守候,因为夜间曾经多次听到震耳慾聋的豹吼声,那决不是真的豹吼,是张家全在示威。

豹不像虎,虎会因情绪变动而发出吼声。豹出名的阴险,潜行如幽灵,除非争夺食物或保护巢穴而逐敌,很少发出吼声。

已经是第四天的近午时分,正是双方歇息养精蓄锐的时间。

海秀出现在水潭旁,她只有一个人。

而且,是个赤条条的大美人。

离开五台进入丛山,已经八九天了,白天爬山越岭追逐,汗出如渖,晚上露宿草堆冷得发抖,身上之肮脏可想而知,男男女女几乎都变成了臭人。海秀人很美,但她已经是令男人掩鼻,连自己都受不了的臭女人啦!

她放心大胆地在漳中洗净衣裤晾上,再写意地在潭中戡水浮沉。

满人对男女之防没有汉人那么假道学,赤身露体并不是可耻的事。凭良心说,咱们汉人有些地方,也没把男女赤身露体看成“怪”事,甚至有些偏僻城镇,女人躶看上身在街上走也不以为怪呢。

正玩得高兴,突然向她晾衣的潭岸游来。

“喂!”她向岸上娇叫:“你不会把我的衣裤取走吧?那可是我仅有的一百零一套呢。”

她的水性不错,踩水术相当高明,上胸离了水面,一双玉rǔ半裎,那媚笑的神情动人极了。

“呵呵,我还不至于那么缺德。”岸旁出现一身豹装的张家全,坐在一根横枝上,神态悠闲地啃着半条鹿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