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三十七章

作者:云中岳

张家全站在西南的小峰头举目四顾,心中感到十分失望和愤怒。

海山死了,只死了一个,纽钴禄和卓便食言背信,竟然带着人溜之大吉了。

“我原以为他们都是可敬的英雄,岂知料错了,最后原形毕露,他们只是有些地方像英雄而已。”

他是搜迹专家中的专家。在四周走了一圈,便看出可疑的征候。

“确是分开走的。”他眼中有警戒的神情:“却又不像是计画中的行动。好哇!斗智?咱们就斗一斗吧上看谁是最后的胜家。”

他向峰下的草木中一钻,形影俱消。

东北的小峰上,姑娘与五位老前辈,远远地看到他奔向西南鞑子们盘据的小峰,而那座小峰的鞑子们却不见了,知道有爱,赶忙下峰急迫。

“家全……”姑娘在中峰便焦急地大叫。

空出寂寂,张家全不见了。鞑子们也不见了。

从东北冲向东南的一条山谷,山脚下小溪旁有一座小小的十余户人家山村,小径沿谷向东南伸展。这里,总算有了人烟啦!

可是,村里面杳无人迹。

原来这里是迷乱的人,逃入山所建的村落,种山自给自足苦得要命,天下太平了,人也走了,村落也就成了废墟。

魔爪天尊逃得很快,至少他认为很快。他不但对这附近不陌生,包括对七盘九疑谷不陌生,因为早些年他曾经来过此地,而且在这座小村逗留过一段时日,这里有他的朋友,这些朋友是可以帮助他的人。

站在渺不见人踪的村中心,他楞住了,再仔细察看那些破门窗,就知道这里至少在一年以内,不曾有人居住了,人都走啦!每一家的户侧菜圃,除了野草不见菜踪。

逃命的人,速度是十分惊人的。前一个时辰,他越过了九座山,两条溪谷,真逃了五至六十里。后一个时辰,也攀越三座山一道峡,也将近逃了三十里。这是说,他一口气逃了将近百里少一点,比马远要快。

这时,他的肚子已经空了,饿得发慌。

按他的估计,纽钴禄和卓那些人逃命也好,与魔豹决斗也好,决不可能找得到他了。

天色不早,他必须先找食物填五脏庙。搜遍了十余间破屋,找不到任何食物,一发狠,用袖箭射了一只在溪边觅食的大鸟,似鹤非鹤,似鸨非鸨,在原是朋友的士瓦屋里,生起火来烤鸟吃。

像他这种武功超人的高手,在飞禽走兽甚多的地力,是不会挨饿的。

烤鸟之前,他曾经作了防险的安排。

万山丛中盗贼出没,但避灾祸的山民不怕匪,没有东西可以引起匪的注意,匪已经够穷,他们比匪更穷。

他们怕兵,怕被兵指为匪。好在兵是过境的,不会逗留,所以每一家都建了躲兵的地道和地窟,至于建在什么地方,也只有宅主人知道了,即使是邻居,也不知道出入口在何处。

他躲在屋中烤鸟,却不知道死神自从他逃出第一步时,便一直紧跟在他身后。

***

尹姑娘有一双充满慧黠的明眸,可知定是精明刁钻聪慧过人的姑娘。她与张家全相处了一段时日,肯用心学习,心有灵犀,不但整颗心已托付在张家全身上,也把张家全的狩猎技巧和经验一古脑接收过来,所以追踪的责任便落在她身上。

女性的体质本来就不如男人,尤其是长劲韧劲方面相差更为显着,但为了张家全的安危,她全力卯上了,居然能支撑下来。

已经两个时辰,前后不见动静,不但她心焦,五位老前辈也心神不宁。

落后了一二十里,终于,接近了前面的松林。

“哇!哇哇……”一阵鸦噪声传到,清晰入耳。

姑娘突然举手一挥,向下一伏。

身后的五个人,也一同伏下了。

“谢谢天!”她脱力地轻呼,泪水不由自主涌流。

“丫头,怎么啦?”她老爹行空天马问。

“他……是他,他……他无恙。”姑娘含泪笑了。

“他?那鸦噪?”

鸦噪声不断间歇地传来。

倦鸟即将归林,而这一带乌鸦数量不少,共有四种之多,要从鸦噪中分辨出是人的仿叫声,的确不易。

“是的。他说,前面,松林,有埋伏。”

“哦!你懂?”

“远方,用鹰鸣。女儿不但懂,也会传简单的信息。”

“又在说什么了?”

“四里外,有废村,也有人。叫我们绕下游,悄然近村,等候。”

“咦!他认为我们怕埋伏?”

“不是。他说,让他们聚集,以免漏网。”

“这小子害苦我们了。”行空天马拍拍后面四海潜龙的肩膀:“你这个儿子鬼得很,要不了多少时日磨练,他将是比你还要变化多端的龙。”

“我也被他弄糊涂了。”四海潜龙苦笑:“他怎能一照面一刀便断送了海山?我一百刀也杀不了那高明的鞑子,奇怪。”

“家全哥说。”姑娘似乎十分得意,哥字说得亲昵极了:“他把家传的刀法改了一些,是从与猛兽相搏时悟出的精髓。

他说,人,容易对付,猛兽却不易。猛兽有一口利牙,四只钢爪加上尾巴,而刀却不是对付猛兽的好利器,所以只有一刀的机会。他是从坚爪利牙中参悟出来的杀着,但通常他不会用来走险,除非确有把握一击即中。”

“也真亏了他。”四海潜龙欣然说:“这叫做青出于蓝呀!走吧!迟了恐怕会误事。”

***

四个人潜伏在松林前缘,眼巴巴地等候追来的人。最好是能等到魔豹,四力暗器齐飞,不死也将脱层皮,再四方兵刃齐聚,地行仙也难逃大劫。他们吃尽了魔豹埋伏偷袭的苦头,转用来对付魔豹,估计必可成功。

这一等,几乎等了半个时辰,除了禽兽惊窜之外,鬼影俱无。

“咱们摆脱魔豹了。”纽钴禄和卓忍不住长身而起:“他走运,没有追来。哼,我饶不了他,我会带了精锐重临太行,我发誓,要将他捉住沥血剖心食肉寝皮。走吧!把叛贼处置了再说!”

四个人出现在村中心,屋角踱出久伺多时的火麒麟。

“在里面。”火麒麟指着右首的一栋土瓦屋说:“他吃饱了,以为安全了,所以放心地睡了。不过,人不在屋子里。”

“怎么又在又不在。”纽钴禄和卓大声问。

“这些屋子,每一家都有地窟,人躲在地窟里,所以不在屋子里。”

“知道地窟的出入口吗?”

“知道,就在天井的墙脚下。”

“去把他叫出来。”

“遵命。”

片刻,火麒麟重新外出。

“听说要用溪水灌进去,他答应马上出来。”火麒麟笑笑说:“他宁可格斗而死,不愿淹死在地窟里。”

“我会给他格斗的机会。”纽钴禄和卓杀气腾腾地说。

敞开的大门人影出现,魔爪天尊反常地镇定。存心决死的人,反常镇定是情理中事,只有胆小鬼才讨饶害怕。

魔爪天尊的剑插在腰带上,这家伙平时很少用剑,一双手运起功来坚如铁石,鹰爪功可抓石成粉,近身抓击极为阴毒霸道,所以称为魔爪,号称爪功中的至尊。

“你没料到我们会掌握住你的行踪吧?”纽钴禄和卓狞笑着问。

“我知道你们很厉害,却没料到比我想像的更厉害,所以我栽了。”魔爪天尊沉静地说,将生死置于度外,是没有什么好怕的。

“你知罪吗?”

“无所谓罪不菲。我是讲武堂的人,你是河南地区飞龙秘队的统领,你也管不住我。”

“这次行动,锡伦活佛为正我为副,统一指挥,权责在我,你敢强辩?”

“你们五个人都是鞑子主子,只有我一个人是蛮子奴才,你怎么说怎么好,我有一千张嘴也辩不了。总之,我受够了,你怎么办照办好了。”

“解兵刃认罪。”

“办不到,我已经做了一次汉姦,再也不做等着挨刀的第二次死汉姦了。火麒麟,是你钉住我的,我知道。”

“不错,你该知道我的轻功比你高明一倍。”火麒麟傲然地说:“你的魔爪,也抓不破我的麒麟软甲。”

“所以,我要单挑你生死一并。你我在京都,都是甚有名气的人,在这里一并,也算是一大快事。”

“他的责任已了,所以轮不到他。”纽钴禄和军向白象举手一挥:“上,碎了他。”

白象解下沉重的降魔杵,发出格格狞笑,向前逼进,真像一个金刚。

魔爪天尊不拔剑,双爪徐仲,同右一闪。

降魔杵金光一闪,拦住去向。

魔爪天尊一声怪笑,同左反冲,等降魔杵再伸的刹那间,全身缩成一团,半途折向猛地飞撞而入。

一声狂笑,降魔杵像崩山,迎着成团撞来的人影扭身便砸,风雷乍起。

缩成一团的魔爪天尊飞撞的身形突然伸张,恰好间不容发地从杵前反飞、斜飘。

斜飘的方向,距火麒麟不远。

“你想逃?”火麒麟怪叫,挫身一掌吐出,无俦的劈空掌力声如殷雷,意在将魔爪天尊逼回去。

魔爪天尊身形飘落,掌劲到了,他却不站起,顺势挫倒仆地,双手向前扑地的刹那间,袖箭破空有如电耀霆击,对方即使看到形影,也来不及收掌应变或躲闪了。

火麒麟根本没看到箭影,箭奇准地贯入左眼,深入眼眶四寸以上,贯破了内颅。

“噗!”降魔杵几乎同时下砸,砸破了魔爪天尊的背脊,一砸的力道可怕极了,决不是普通的内家气功所能抗拒得了的。

豹影在同一瞬间自天而降,是从屋顶纵落的,扑的速度几乎令人目力难及,似乎比真的豹快了一倍。

豹吼声同时传出,手脚全在白象的头、背集中合抓,一把飞刀插入白象的右眼眶,也入眶四寸以上。太快了,谁也救应不及。

豹影同时飞跃而起,贬眼间便登上瓦面。

“啊……”火麒麟与自象,几乎同时发出惨厉的狂号,抬手在眼眶上摸索,身形一晃再晃,仰面先后跌倒,在地上挣命。两头猛兽同时毙命,魔爪天尊也死了。

“嗷……”瓦面上的张家全吼叫。

变生仓卒,也太快了,武功最高的纽钴禄和卓,也来不及抢救或拦阻。

三个人仅来得及亮剑列阵,无能为力了。

“你……你……”纽钴禄和卓骇然惊叫,竟然不敢登屋。

“我再也不信任你们了。”张家全站在屋顶上说:“你们还有三个人,我要慢慢地,有耐心地等候机会,像伺伏的豹一样待机而动,逐一收拾你们。”

纳拉费扬古大踏步而出,纽钴禄竟然忘了阻止。

“你是我剑下的亡魂。”纳拉费扬古冷森森地说:“除了偷袭,你一无是处,下来吧!我等你。”

“哈哈!你吹牛尽管吹好了,我不会介意,三打一我没有逞英雄的必要。”张家全大笑:“其实你也没有什么好吹的,你挨了我一刀夷然无损,的确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的无量神罡,真练至地行仙境界了呢!

直至碰上了崂山六煞,还有你们的力士鱼皮鞑子,我才知道上了当,原来你把崂山六煞的怪鱼皮甲弄来防身,如此而已。哈哈!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杀你了。”

“咬死我吗?魔豹。”

“你去看看白象的死因就知道了。”

“你杀他……”

“掌中刀,也是我的飞刀。人的双目,地行仙也无法保护双目不伤。”张家全左手一张,飞起两把光亮的飞刀:“这玩意百发百中,我可以射中脱兔的双目,你能吗?我不信你能防得了。”

“雕虫小技,也敢夸口。”纳拉费扬古口气仍狂,但内心却一震:“你不敢下来,我要上去了。”

“欢迎!”

“哈哈哈哈……”村口的那座小屋前,传来震耳的长笑声。

三人扭头一看,脸色一变。五位老前辈,加上尹姑娘,六个人在村口一字排开。

“我说刀客老哥。”神笔客伸手挡住长笑准备举步的四海潜龙:“急什么呢?毕竟我们都是老一辈的人,就让他们年轻人自行了断吧!

你何不放宽心作壁上观?你那个魔豹儿子闯的祸,该由他自己去顶,你这做老爹的强出头,算什么武林怪杰四海潜龙?”

“对呀,我行空天马尹骥就不做这种护犊的窝囊事。”行空天马也加入弹唱:“丫头,那个鞑妞不是你的情敌吗?闯祸也有你一份,你何不向她讨公道。”

“女儿正打算找她呢!”尹姑娘拔剑而进。

真糟糕!张家全不能不下来了,他怎放心姑娘上前?三比一呢!

他一跃而下,人落地猎刀已经在手。

“我要让他们三人联手。”他沉声叫。

“家全哥,你怎么老在争呀!”姑娘甜腻腻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