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五章

作者:云中岳

慑魂仙姬主婢住在长治老店,按跟踪的禁忌,回程根本不需继续跟在后面,只要先周到客店等候,人一定会回来的。

-个淡淡的灰影,一直就在后面钉紧不曾离开。

慑魂仙姬不曾发现有人跟来,但凭她的经验,她已感觉出一定有人跟踪,刺杀中条二孤老的凶手,一定不会轻易罢手,一定与她找消息的事有关。

对方一定要找出她的意图,她也要知道对方的意向。

她的慑魂金铃为武林一绝,但不能在城市里使用,除非附近没有不相干的人,伤害到无辜,将引起公愤的。

飞越一条横街,她追上了侍女。

“从小巷走。”她低声交代:“分头潜伏,我要找出这个人来。”

“直接回客店吧,小姐。”侍女说:“凶手一定会跟来的,就可以知道他的下落了。”

“回到客店,就不可能发现他了。”

两人往下一跳,消失在黑暗的小巷里。

不久,淡淡的黑影出现在巷尾。

那是一个灰衣人,身材修长,剑插在腰带上,轻功骇人听闻,闪动间乍隐乍现,有若鬼魅幻形。

这次,幻现之后便不再移动了,站在幽暗的巷尾不言不勋,像个鬼魂。

久久,有人沉不住气了。

“叮铃……”奇异的,令人闻之心向下沉,脑门如被利锥所刺的金铃声,自缓至急,一阵阵向屹立的灰衣人涌去,一阵紧似一阵。

灰衣人屹立如故,充耳不闻。

“叮铃铃……”每一声皆可令人心肌猛地抽紧一共,脑门也像挨了一锥般缩抽搐一次,慑魂的威力也加深了一层,真有令人感到天地混沌,身躯已空,神魂已被抽离躯体的感觉灰衣人丝纹不动,不像个活人。

巷尾是一处瓦砾扬,杂草荆棘丛生。

传出两声凄厉的犬号,受惊的野犬疯狂地逃走。

铃声急骤,但劳而无功,可以把野犬惊得疯狂而逃,却无法撼动鬼魂似的神秘灰衣人。

最后,铃声徐敛。

剧吟声入耳,有人撤剑了。

灰衣人毫无异动,黑夜中,他那双怪眼似乎可以将星光反射出来,真带有七八分鬼气。

“你到底有何用意。”暗影中传出慑魂仙姬的问声,这位女英雌沉不住气了。

灰衣人哼了一声,表是他仍然是一个活人,并没被慑魂金铃把魂慑走,哼声也带有阴森的鬼气。

“阁下练了克音之学,便认为可以吃定本姑娘了?”慑魂仙姬的语气,显然色厉内荏。

“在下知道芳驾的武功不差,剑术学有专精,梅花金针暗器也相当了不起。”灰衣人说话了:“真要拼命,你可以支持百十招。”

“阁下很自负。”

“对付你慑魂仙姬,谅无困难。”

慑魂仙姬亲身在三丈外,侍女也出现在灰衣人的左侧不远处。

“下贵姓?”

“不必问来历。”灰衣人冷冷地说。

“为何杀死中条二孤老?”

“这些亡命,早晚要死的。在他们还有利用价值时,本来还可以容许他们苟活,但一旦危害到正事,便没有容许他们活的必要了。”

“他们危害到什么正事?”

“无可奉告。”

“你到底……”“我问你,为何要查问张家全的事?”

“我只是好奇。”

“好奇会送命的,知道得愈多,死的机会也愈多。还有其他理由吗?”

“我承认我恨张家全。”

“所以你愿意对付他。”

“同时,我也觉得欠了他什么。”

“为何?”

“如果不是他出面阻止我劫车队,我可能已经中埋伏死了。海山这个人,我一无所知。

冯堡主也是受惠者之一,他没有理由也倾全力对付张家全。

鬼谷老人亦正亦邪,对我们这类人所构成的威胁不大。我不明白,何以有人会出重赏对付他们?

我承认我慑魂仙姬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好奇,也有点恩怨分明的劣根性,所以我要找出原因来,以便增加一点见识,理由充分吗?”

“有根多事,不需要理由。对付张家全,就是这种事之一o我告诉你,中条二孤老,就是因为在养伤期间,闲不住而生好奇心,终至困好奇所获得的秘密而送命。蔡姑娘,明白在下的意思吗?”

“不需下点醒。”

“听在下的劝告,不要再好奇,不要再妄动,为缉获张家全而努力吧!旁事不必问闻。

“是警告吗?”

“对,也是威胁。”

“哼!你是……”“言尽于此,你会遵守吗?”

“本姑娘……”“下次,你不会如此幸运了。祝好运……”慑魂仙姬一声娇叱,挥剑一跃而上。

侍女也不慢,自斜方向长剑一挥,无畏地夹攻。

灰衣人身形一闪,眨眼间便远出三丈外去了,哼了一声,不屑拔剑反击,再一闪,蓦尔失踪。

慑魂仙姬大吃一惊,住侍女,惊疑地疾退,从黑暗的小巷急急撤走o片刻,灰衣人在原处重现。

扬中多了另一个灰衣人,橡是徙地底下突然卖出来的。

“为何阻止我杀她?”重同原处的灰衣人沉声问。

“你永远学不乖。”新来的灰衣人说:“所以不能独当一面,你必须记住,必须重视利用价值。增加一个可以利用的人手,永远比增加一个敌人有利。”

“这鬼女人好奇,有恩怨分明的愚松念头,她寻根究底,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已经失去利用价值了。”

“不然,她是个聪明人,今后不会再犯错误。她这种人江湖经脸丰富,手面广,找消息的手段很高明,所以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我阻止你杀她。”

“幸好事先有所准备,不然就坏事,想不到中条二孤老知道得那么多。”

“人老成精,咱们就是忽略了这两个老鬼,几乎误了大事。走吧!今晚不必再去客店监视了。”

两人举步向巷子蓑走,蕙地左右一分,形影俱消。

夜空寂寂,巷尾的废墟中除了虫声唧唧之外,鬼影俱无,听不到任何异响。

久久,毫无动静。

久久,原来的灰衣人重现,但不在原处,在右方的最后一家破败小屋旁。

另一个灰衣人,则在对面的断墙下亲身。

“奇怪,真听错了?”原来的灰衣人用怀疑的口吻说:“也许是夜乌的呻吟声,躲在废屋裹发声折传,所以我们听铵了。”

“所以疑心生暗鬼。”上空突然传来陌生的语音。

两人一怔,先侧闪丈外,再机警地举头上望。

半塌的屋脊跨坐着一个黑影,似乎相当悠闲,拿屋脊当马骑。

“格格格格……”黑影发出一阵怪笑,声如枭啼,不但刺耳难听,而且令人感到寒意阴森如闻鬼哭。

“什么人?”原先的灰衣人沉声问。

“格格格格……是鬼。”黑影笑着说。

“下来说话。”

“来了。”

声音入耳,上面已不见人踪。

“从容店跟踪你们到延唐寺,然后又跟回来,真辛苦。你们跟踪慑魂仙姬的身法,真是可圈可点,在下几乎跟不上呢。”黑影在三丈外一堆瓦砾中发话。

两个灰衣人轻功已臻化境,自力超人,听觉更是锐敏。可是,竟然不知道黑影是如何下来的,又如何能鬼魅似的幻现的。

“为何跟踪我们?”

“白天,载看到海山进入客店,以为他住在该处,所以准备晚间去拜望他。”黑慰泰然自若发话:“岂知他根本就不在长治老店落脚,白来了。

刚好碰上你们两位仁兄,一左一右跟踪慑魂仙姬,我也一待好奇,所以跟来了。也许,我的好奇也将因此而途命呢。”

“是的,你将因此而送命,贵姓呀?”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张家全。”

-语惊人,两个灰影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兴奋敬狂,身形一闪即至,一左一右夹住了张家全,形成夹攻阵势,气氛一紧。

“踏破铁鞍无觅处……”原先的黑影欣然说。

“得来十分费工夫。”张家全嘲弄地接口:“我猜,你们所站的部位,适宜使用三透风锥,交叉发射,十拿九稳。”

“阁下,咱们奉命要活的。”

“呵呵,奉谁之命呀?”

“让你清三次。”灰衣人调侃的口吻中,充满了得意和自信。

“你们知道吗?我不打算要活的。”

“废话。”

“我是个猎人,对挖坑装陷阱毫无兴趣,太辛苦太麻烦,我喜欢乾脆俐落面对猛兽格斗,我认为猛兽也有发挥长处的权利。

你们知道吗?与猛兽格斗,必须一击致命,受伤后的猛兽,危险性增加十倍。所以,我从来就不打算要活的,活的猛兽携带起来真不方便哪!两位。”

人影一闪一晃,幅度很小,随即在原地重现。

利器破风声令人闻之毛骨悚然,共有六枚三透风锥在空间里以高速飞行,远出五丈外,啸风声仍然锐利剌耳,可知劲道极了。

两个灰衣人说要活的,已表明不用暗器,但却乘张家全说话分心的机会,用暗器行致命一击。

估计张家全会向两侧闪避,估计却落了空。

“我告诉你们。”张家全的语音平静极了:“你们整天为生活奔忙,为计算别人而用尽心机。

而我,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昼夜千断锻自己,在深山大泽中出生入死,与毒虫猛兽命。

每天要花两个时辰以上练暗器,二十年来从不间断。如果你们两个人就能用暗器毙了我,我岂不是白活了二十年。”

剑鸣似龙吟,两个灰衣人同时拔剑。

“你们知道吗?”张家全摆出教训人的面孔:“一头猛兽攻击时,有四条腿二十个利爪可用,还得加上一条可攻击的尾巴,庞然巨物如山岳般压倒,危险性可想而知。而一个人手上有刀剑,必定寄望在刀剑上,攻击时只能算一点攻击,比猛兽少了四倍的攻击力量。老兄们,你们两个加起来,不客气地说,还不如一头猛兽。”

剑光如电,两把剑吐出万道金蛇,剑气澈骨裂肤,罩住了正说得津津有味的张家全。

剑山压到,蓦地刀光如千百道光华闪烁,爰风大作,刀光与聚合的剑虹陡然交织。

光华闪烁中,乍明乍灭,聚合、穿织、飞散、逸出。

一触即分,光华乍敛,风止雷息。

人影三方分立,都换了位置。

“呃……啊……”原先的灰影发出可怕的叫号,身形一晃,噗一声剑脱手坠地。再一晃,向前扭曲着栽倒。

“一击致命。”张家全平静的嗓音在夜空中传出:“人是跑不赢猛兽的,必须一击便中。强存弱亡,这是千古不移的道理。”

另一个灰衣人的信心与勇气,因此致命一击而迅速消退沉落。

他不再抢攻,长剑一领,布下了严密的防卫网,小心翼翼地移位以巩固自己的防衡地势张家全抱刀屹立,任由对方移位,仅徐徐转动身躯,保持面向敌的泰然姿势。

“我说过。”他的语气似乎更为平静,也显得更为冷酷:“猛兽也有发挥长处的权利,因此多年以来,我决不偷袭,一定给予猛兽公平的格斗机会。

猛兽有猛兽的尊严,人也应该有。你两个狗东西就没有尊严,你们根本就没给中条二孤老任何机会。上!”

“快……逃……”倒地的灰衣人,发出濒死的呼叫,在自己的血泊中猛烈地一呼,开始断绝呼吸。

灰衣人不敢上,蓦地向后飞退。

一声豹吼,人到刀到。

好狂,好野,雷霆万钧,风云变色。人与刀浑如一体,刀出处恍若电光激射,那股威势足以令对手心神崩溃,如羊见虎。

灰衣人逸走如电的身法,仍然不够快。

刀气压体中,灰衣人大旋身剑发穿心一剑,不再保护自己,要给张家全致命一击,同归于尽。

“铮!”火星暴射,刀崩开剑,随即排空直入,血光崩现。

握着剑的手飞出三丈外,刀光再闪,刀背噗一声敲在灰衣人的右膝上,人体倒地。

脚踏住了胸膛,刀尖抵在咽喉下。

“海山到底是什么人?”问声似沉雷。

“哎……”灰衣人痛得不住狂叫。

“说!”

“是……是要……要杀你的人……”“他为何要杀那些废王?”

“我……我不知道……”“报你的名号。”

“我……”“说!”

“先……先救我,我的血……快……快要流尽了……”灰衣人的右手齐肘而断,鲜血如泉。

“报名号,我放你一马。”

“呃……”灰衣人浑身一震,手脚一松。

张家全颓然将脚挪开,懊丧地收刀。他的脚已控制了对方的气海,但对方仍能自断心脉,大出他意料之外。

对方根本没将一代女魔慑魂仙姬放在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