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七章

作者:云中岳

“贵姓呀?”大汉不介意他出言挖苦。

“姓海。”他突然想起了海山:“海河,很好记。你们到底是……

“姓海?胡说八道……”噗一声响,他一掌劈在大汉的耳门上,同时一脚疾飞,把另一名大汉踢得飞抛而起,飞越桥栏向河下掉。

说快真快,猛虎回头狂野地反扑,掌出脚飞,出其不意痛揍,完全是猛兽的反应,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快速地解决所有的劲敌。

在行人笃惶呼叫声中,他挟起那位他认识被劈昏了的大汉,一溜烟过了桥,往小巷于里一钻,迅速脱离现场,再绕道扑奔藏匿的大宅。

大汉被拍醒了,眼前漆黑一片,发觉自己躺在地上,手脚发僵动弹不得。

“哎哟……”大汉忍不住叫起来,耳门被劈处感到痛楚,这一掌挨得不轻。

“不要鬼叫,我知道你受得了。”黑暗中传来张家全的语音。

“你……你是……”大汉这才发觉身旁有人,也知道自己身处危境,大事不妙。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张家全。”

“哎呀……”“告诉我,贵堡主为何要搜捕我?”

“这……”“你不说,我另找人说,你还有三个同伴昏迷不醒。当然我不会饶你,你不说,我就将你一条条的撕下来。现在,撕一条腿肉……”“哎……不……不要,我说……我说……”大汉不等他撕,手指一触大腿便狂叫起来。

“我在听。”

“堡主得了人不少好处,所……所以……

“谁给他好处?”

“张爷,我发誓,我要是知道,要道雷打火烧。”

“是不是海山兄妹?”

“我真的不知道,海山的确曾经拜访过敝堡主,并没有谈论沁州韧车以外的事。在前些时,他也拜访过摄魂仙姬。这人在拜望蔡红姑之前,在店堂行凶打了本堡的人呢,可知不是他。”

“哼二你尽管胡说……”“这是天大的冤枉,我怎敢?”大汉叫屈:“敝堡主之所以要对付你,并不全是为好处,他把你看成最强悍的劲敌,连断魂针与阴煞潜能也奈何不了你,所以……所以要除去你而甘心。”

说得合情合理,不由他不信。

“海山住在何处?”他另起话题。

“不知道,这位仁兄神秘得令人莫测高深。不过,海秀她……”“她在何处?”

“她化名楚玲,躲在高升客栈,与一些鬼鬼祟祟的人鬼混,很少出外走动。”

“现在还在不在?”

“不知道,堡主不许本堡的人,管其他的闲事,要集中全力捉你和鬼谷老人。”

“你好好睡一夜。”张家全说。

       ※   ※   ※

海秀躲得很稳,她化名为楚玲,不在外面走动,以免引人注意。当然,夜间是她活动的时间。

不论昼夜,经常有人在它的邻房出入。

邻房也是她租的,她作为会客室。

天一黑,走道便黑沉沉。

她不许点走道转角处那盏小灯笼,黑暗便于活动。

一个人影像狸猫,在高升客栈各处悄然走动。

三更尽三更初,全店一静,仅大统的旅客,人多口杂,天气热睡不看,睡不看就天南地北胡扯。

这种地方交朋友非常的方便。

聊起天来,这些人的禁忌是:酒色可谈,不谈时政。

送走了三个神秘混混,海秀返同自己的卧房。

推开门,灯火外。

“怎么说?”躲在房内的姓费年轻人低声间。

“彭德传来消息,的确有人彷佛看到鬼谷老人。”她在床缘坐下,解开包头:“但没发现他带了小孩子。”

“彷佛?没求证?”

“该有八成是真的,那人与鬼谷老人有过节,不敢讨公道,所以不敢说十成把握。”

“这么说来,我们要追踪?”

“大概会的,老二。”她又要开始解衣沐浴了:“得出哥哥决定,她焦急得要死。小孩子如果落在彰德各地的人手中,招出身分,你我是死路一条。”

“烦人i”姓费的叹白气:“我同长治客栈,等那些人的消息,这里你要小心。”

“我知道,邻房有五支剑,料亦无妨。你也得小心,摄魂仙姬近来有点异样,小心她。

“我会留心的。”姓费的说完,皆门走了。

刚转过另一条走道,那狸猫似的人影,已无声无息地从另一面溜进来。

这次,海旁将房门上了闩。

房中早就准备好一大木盆水,大概它是个爱梁的姑娘。

这瞬间,它的手突然停在门上,那双本来美好的明眸,突然涌现浓浓的慑人杀机。

外面有古怪的声息,难道又是不畏死的伦香贼?

邻房藏匿看五支剑,意思是说:有五个暗中保护它的高手,做它的保镖伺机而动。

地无声无息地退至床前,吹熄了灯,悄悄抓起枕畔的剑。

她不是怕偷香贼偷窥春光,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胴体躶露,而是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唤出了危险的气息。

普通的危险,它是不在乎的。

房中漆黑,外面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房内的动静。

隔邻,传来轻微的叩击声:暂告的信号。

黑暗的走道中,突然传出飒飒风声。

邻房窜出两个人影,捷逾电闪,猛扑她门旁的唯一小窗,窗下伏看一个倦曲看的朦胧人影。

扑出的人身法相当怪异泼野,一个跃起,一个先向前仆伏,再斜向演出。

一上一下,奇快绝伦,而且悄然无声,仅两支剑发出利刃破风的飒飒轻啸。

皓曲看的人影不知道死神光临,蛰伏不动一无反应,好迟钝的偷香贼。

双剑奇华地贯入倦伏的人体内,剑上下几乎在同一瞬间人体。两个高手没有擒活口的打算。

这些卑贱的伦香贼不值得留活口,杀了拉倒,一了百了。

黑暗中,突然传出一声慑人心魄的豹吼。

那是大豹与同类正面发威扑击的吼声,赶走同类保护地盘的吼声。豹搏杀猎物是不会发吼声的。

黑影纠缠了刹那,一接触便重归沉寂。

豹扑杀猎物就是这样的:一口咬断猎物的咽喉或脖子。

三个人影撞在一起,仅手脚不住抽搐。

她吃了一惊,客店里怎会有豹出现?

猛地拉开门,她贴地窜出。

邻房人影闪出,烛光乍现。

“姨!”窜出的三个人讶然叫。

她已从对面的壁根下站起,剑护佐全身。

那有什么豹?

也许豹已经走掉了。

两个同伴死在窗下,脖子断了。两支剑所贯入的东西不是人,而是一件青衣包了一张小长凳。

“先不要察看……”她急叫,及时制止同伴奔向察看同伴的死因。

微风飒然,一名青衣大汉手中的烛突然熄灭。

一声豹吼,风声自右面传出,消失在左端。烛熄的瞬间,有物自上方斜扑而下,消失在左端走道转角处,贴地窜掠,速度骇人听闻。

“碎”“人体倒地声入耳。

真是豹,难怪窜走的速度如此篇人,听觉也最为锐敏,身形似劲矢离弦,凭感觉急迫。

不可能是豹,没嗅到猛兽的腥味。

三具体,全是脖子被掌劈断的,一击致命。

另两个幸运的人,狂乱地跟踪便追。

黑影窜出院子,真像一头豹,轻灵美妙的姿态矫捷绝伦,跃上屋顶,两个起落便消失在屋脊后。

她大惑惊异,星光下,黑影依稀,四爪腾跃纵窜,分明是一头豹,却没有尾巴。以她极为锐利的目力,居然看不清到底是虎还是豹,因为豹的身躯不可能如此修长。不算尾巴,大金钱豹的身长,泱不可能超过四尺。

不管是什么,她都不能放过,有三位保镖可能已经死了,怎么能不追查凶手?这头豹就是凶手。

她追过屋脊,豹已不见了,往何处寻?

“你们回去察看。”她向纵上来约两个同伴说:“看到底是被什么怪物所伤的?”

城里不可能有虎豹,至少璐安府城不可能有。战乱期间,山区里的小城,人死了十分之九,的确曾经有些城市中有虎豹出没。但府城不会有,人多,城高壕深,虎豹不会进来,所以她认为是怪物。

下面人声鼎沸,旅客们被豹吼声吓坏了。

右方不远处,第四栋民宅的一口匹耸屋脊上,她看到有物移动。星光下,动的东西一定会吸引注意。

她看到了,真是一头豹,那种猫一样的爬行动作,那种一无所惧的懒散轻灵移动。

后面,果然有一条尾巴在轻轻晃动。

如果能看得真切,她一定会发现那条尾巴是僵直的,而非柔软的尾巴。

那是一把运销的刀,当然不可能像豹尾一样柔软,可惜地无法看清。

“嗷……”又是一声豹吼。

她真应该等同伴土来,将同伴的死因告诉它的。但她等不及,不假思索地展开轻功提纵术,同第四栋民宅屋顶上的豹飞跃而去。

豹向侧一跳,不见了。

随即,出现在另一座屋脊上。

豹本来就是猫的同族,在树间屋顶与猫一样灵活,速度更快捷多多。人在屋顶上追猫,那是毫无希望的事。

但她不信邪,不信这头豹能逃得过它的手下。

这一道,迫近了大南门。

豹窜上了城门楼,城门楼空荡荡无人看守。

外面是南关,夜市早散,三更将尽。

她跟踪追入,志在必得。

奇怪,怎么不见了?

内侧的城墙一目了然,外面的雉堞也一览无遗,豹不可能跳下去,城墙一口匹两丈余,外面有深濠,跳下去该有水声。

她怔住了,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她收了剑,定下神小心用目光向四周搜视。

眼角看到柱角有物一晃,再定神察看,却又鬼影俱无,一无所见。

“我真的眼花了?”她向自己间。

它的左侧方,方砖楼面突然扭动了几下。终于,她眼角真正看到有物移动了,警觉地转身戒备。

怪影似乎是从黑暗的地方升起的,眼睛看到物体移动,便人目清晰。

是一个人,从地底升起来的人,不是豹。

移影换形,道术的一种。

她先前所看到的豹,至少她认为是豹的东西,就是所谓换形术。

她不知道移影换形术,所以觉得人是从地底下升出来的。

“你躲得真稳。”张家全语气冷森无比:“但还不够稳。你这支汉姦!这么多可敬的人都死了,你不死,公平吗?”

“原来是你”“她颇感意外。

“不错,是我。”

“有许多许多的人在找你,卸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获得你的棕迹,你卸仍在府城出没,是很了不起。首先,你说我是汉姦?”

“不错。”

“你说我该死?”

“不错。”

“咕唔咕咕……”她大笑起来,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笑不露齿的好德性。

“你笑吧“最后笑的人才是胜利者。”

“等胜利者决定之后,我会告诉你我是不是汉姦,该不该死。”她拔剑出鞘:“张家全,你我曾经搏斗过,不曾分出胜负。”

“真的吗?”

“我认为是真的。不过,我承认你是我所碰上的所谓高手中,最骐悍、最勇敢、最高明的一个。”

“夸奖夸奖。”

“现在,是分出胜负的时候了。”它的语气斩钉截铁。

“势在必行,一点也不错。”

“这将是一场公平的决斗,你的刀,我的剑。”

“我答应你公平决斗,乃与剑。”他郑重地说,猎刀出销。

他本来就没有用飞刀对付海秀的打算,也猜想海秀已经知道他的飞刀可怕,用公平决斗的话来套牢他,他不介意。

天绝三剑,他自信应付得了。

剑吟隐隐,乃气撼人心魄。

似乎,双方极为谨慎地移位,沉稳地一分分移动,一足的重心末稳之前,另一足决不妄动,随时保持不动则已,动如雷霆的待发威力。

午夜的热浪已退,城楼上似乎秋霖已临,杀气弥漫,刀剑闪烁看慑人的奇光。

终于,气势升至临界点,陡然爆炸。

疯狂的刀光,狂乱的剑影,不知是谁先发动的?

猛然激射、闪动、流转、破空……

爆发的光芒陡然静止,天宇下,似乎仍萦回看隐隐的虎啸龙吟。

换了方位,刀上指,剑斜沉,相距丈余面面相对,刚才那疯狂的搏击似乎不曾发生,那生死间不容发的凶险已过去了,那是很遥远的时候所发生的事。

海秀的右背肋部位,有物微微地飘动。

那是它的外里,被刀划破了。

这一刀,真凶险得间不容发。

她打一冷战,她知道自己曾经在电光石火似的瞬间,与死神打过一次交道,从死神的手军心逃出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