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八章

作者:云中岳

张家全仍在府城潜伏的消息,很快地传开了。

海山,不再显得那么神秘,白昼在外面走动的机会要多了些,但夜间的活动仍然宛若神。

海秀,也不再躲藏,她公然向人打听张家全约消息,表示她与张家全是朋友。

侦查网缩紧了,注意力全集中在府城。

这天,三个骠悍的中年人进了城,立即住进距南关不远处的一座大宅内。

这是李家大宅,足有二十余栋房舍,但仅住了三五个李家劫后余生的子侄,本来锺鸣鼎食之家,婢仆如云的豪门大户,战乱后幸存的人,百不存一。

人李禄,一个沦落成混混约二十余岁年轻人,接到三位远道而来的贵客,并不怎么显得兴奋,反而有点忧心忡忡,颇不情愿。

人置酒与客人接风,已经快到了掌灯时分,四个人已有了五六分酒意。

曹叔,幸而你们没赶上。”李禄大看舌头说:“车队远距沁州百里外,守备府的一千精兵已经先到达布伏,假使那时你们发动,城门口一定多了许多示众的人头。”

“说来也是天意。”那位虎目精光四射的曹叔苦笑:“一周南关镇,愚叔和陶老哥就平白无故病倒了,士吐下泻几乎送了命,真是岂有此理,不得不留下来调治,把事情耽误了。

小禄,可有杨姑娘与江南剑客、八方刀的消息?”

“没有。不过,有人知道他们的确赶往潞城去救人,扑了个空。”李禄说:“也差一点被逮住了。”

“太行三仙就是那时被杀的?”

“不是,有两仙死在沁源山区,最后一个飞霞,是在此地被逮住的。”

“那就怪了。”另一位中年人说:“飞霞这贼道不是汉子,决不会熬刑,一定会招出在山区阴谋抢劫车队的事,为何五行堡、摄魂谷的人,仍能大摇大摆公然在府城落脚活动?”

“陶叔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李禄表示自己消息灵通:“那些鞑子精明得很,他们集中全力,对付那些暗地里叫嚷反清复明的人,对付那些愚蠢的所谓勤王义军。至于那些强盗土匪,他们不但容忍,而且暗中勾结利用。

有土匪强盗,就可以有军管的充分理由,活动也不受拘束,这叫做互相利用。所以,官府方面张只眼开只眼,军方乾脆闭上一只半眼。除非像飞霞那种失去利用价值的人,军方是不会抓他们杀头的。”

“哦!这么说来,咱们河东三杰应该是安全的了。”曹叔似乎感到心中略宽:“只是没能及时赶来为杨姑娘尽力,委实于心有愧。”

“咱们明天就动身往北走,或许能赶上杨姑娘,她不是抢劫王府珍宝,而是要救它的姐姐山阴王妃……”厅门传来一声冷哼,踱入一位不速之客。

“车队恐怕已经接近京都了,赶得上又如何?”五行堡主冷冷地说:“而且,杨姑娘已经失踪了。”

四人吃了一惊,投箸而起。

“冯堡主:“李禄脸色大变。

“河东三杰曹兄、陶兄、姜兄请了。”冯堡主抱拳为礼:“来得鲁莽,诸位海涵,请恕闯筵之罪。兄弟冯威,请多指教。”

话倒是说得客气,脸上的神色依然阴沉倨傲。

“幸会幸会。”老大神刀曹成行礼:“请坐。俗务羁身,一直不曾东来,无缘识荆,今日得睹堡主丰采,不胜荣幸。”

“好说好说。”冯堡主皮笑肉不笑:“三位侠驾一进城,兄弟便知道了,一来是赶来拜望,二来是有消息奉告。”

“兄弟感激不尽,不知冯堡主所指的消息是……”“杨姑娘与江南剑客、八方刀,的确已经平白失了躁。太行三仙是你们三杰请来助拳的人,你们来不及赶到,太行三仙都送了命,你们可知道三位仙长的死因吗?”

“咱们初来乍到。”

“他们有两位,是死在汉姦张家全与鬼谷老人手上的。”冯堡主冷笑:“这位李小兄弟一定可以将详情向诸位奉告。”

“兄弟当然要打听清楚。”

“杨姑娘三人的失踪,极可能与张家全、鬼谷老人有关。诸位如果需要在下帮助,在下一定替诸位策画,布下天罗地网,擒住他们便可知道杨姑娘的下落了。

兄弟落脚在长治老店,在店中恭候诸位大驾,但移请守秘,以夜间往来为宜,以免落在灶张的眼下。打扰了,告辞。”

送走了冯堡主,神刀曹成眼中有疑云。

居然迫不及待,匆匆忙忙赶来表示助拳,到底有何用意p”郝刀曹咸不安地向众人说:“他“奇怪,这位冯堡主为夹刚愎自私,目中无人,江湖朋友耳熟能详,怎么今天走了样。

是不是疯了?是不是热心得过分了?”

“用意不难了解。”小李禄笑笑:“在沁州山区,他五行堡与张家全、鬼谷老人结了怨目下仍在千方百计搜擒他们。平白多三个功臻化境的帮手,他当然会极力争取你们约合作干。”

“原来如此。好,晚上我们去找他。”

三人略一商量,决定秘密前往长治老店拜会冯堡主。

河东三杰,河东指山西,太行山在山西境内,但三杰的足迹不曾到过太行山,与太行山摩天岭的五行堡套不上交情。

五行堡主的热心相助,的确热心得过了分。

府城的人,当然不知道河东三杰是老几,但有心人知道,江湖朋友知道。

三个人背了包裹,走上了至潞城的官道。

神刀曹成,他那把狭锋单刀确是出招神乎其神。

夺命枪陶宇,手中的五尺金枪可投,可当棍用,可以当钩;因为枪尖根部多了一根钓状尖刺。

霸判姜冲,腰间的判官笔霸道辛辣,不但在河东声威不同凡响,在江湖道上也佼佼出群。

三杰是白道人士,与冯堡主这种易变的大豪,仅保持表面上的礼貌,凑不在一起。

五里,十里……

日上三竿,已走了二十里路,够快了,表示他们急于赶路。

但一过了牛屯集,他们便慢了下来。

他们在等,等后面可能赶来的人。

河东三杰是杨芷姑的赞助人,而且替杨芷姑请来太行三仙助拳。目下河东三杰露面了,与杨姑娘、太行三仙、江南剑客、八方刀这些人有牵连的人,一定会赶上来和他们三杰了断的。

可是,后面的官道虽然偶或有旅客行走,但不是他们所要等的人。

“那汉姦不会跟来的。”神刀曹成不胜烦恼地说:“他一定知道对付不了咱们河东三杰所以……”要等的人,反而在途中等候他们。

路右的一丛树林中,露出张家全的身影。

“诸位,借一步说话。”张家全招手轻叫。

“咦!你是……”神刀一征。

“前后无人,请入林一谈。我,张家全。”

河东三杰眼都红了,咬牙切齿接近。

他们不是小孩子,当然不会一见面便拼死活。

四个人在林子里面面相对,气氛一紧。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神刀咬牙切齿低吼。

“且慢眼红,老兄。”张家全毫不激动:“你们昨晚悄悄会晤冯堡主,所说的话和阴谋,在下全知道了。”

“你……”“稍安勿躁,老兄们,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事。”

“什么事?”

“你们且听我先说一段故事,假使你们真是有血性的人,一定会流泪,甚至会哭。听看,不许打岔。”

张家全的气概,足以让这三位英雄气馁,要是没有必胜的把握,怎敢单刀约会?昨晚冯堡主附近戒备森严,而会晤中策订的计画对方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说?

沁州山区的冲突、变故。

潞城夜闯虎穴救人、失败。

潞城北面长岭,杨姑娘三人血战自尽;山岗上的三义士墓……

张家全真在讲故事,他自己也掉了眼泪。

河东三杰老泪纵横,仰天长号。

“现在。”张家全拭掉眼泪:“我把你们不知道的计画说出来,前面七里半,也有一座草岭,草深及肩,方圆八里内不见树影,正是埋伏的好地方。人伏在路旁的草中,上千劲卒也可以不被发现。

五行堡的人是中间最近的埋伏,如果得手,其他的人就不会出面。假使无功,中环埋伏出现,是海山兄妹和一群神秘高手。

最外围,是伊尔根觉罗阿林约五十名可怕的力士。现在,诸位应该明白了,有何打算,悉从尊便。假使不找我,告辞。”

神刀泪流满脸,须眉俱张,突然屈身下拜,泣不成声。

“不敢当。”张家全把住了神刀:“杨姑娘的死,在下见死不救,内疚于心,但情势不由人,请三位见恕。”

“老弟云天高谊,曹某铭感五衷。老弟已经尽了力,杨姑娘地下有如,当瞑目九泉。老弟,但愿来生再见。”神刀流看泪说。

“曹兄,你们……”“咱们去见姓冯的。”神刀说得声色俱厉。

“不要去了,他们不会让你们活的。”

“抱必死的决心……”“那是不够的,诸位。”张家全长叹一声:“我不是劝诸位识时务,而是无此必要。诸位如果有心,为大明存国脉,为忠义传香火,到南方去吧!大丈夫有所不为,为几个汉姦而舍身,犯得看吗!”

“杨姑娘的死,咱们河东三杰难辞其咎。”神刀开始将发辫一刀割断:“就算我们的死轻于鸿毛吧!与其一生悔恨,不如慷慨赴死,河东三杰义不苟活。”

三人丢掉包裹,结扎停当。

“老弟珍重,后会有期。”三人同声说,同时行礼,大踏步向林外闯。

“且慢!”张家全急叫。

“老弟有何吩咐?”神刀转身间。

“诸位有必死的决心。”

“对!”

“死,必须有代价。”

“这……”“咱们从外围袭击,且战且走,把他们引入北面的山林,逐一蚕食,岂不胜似在空旷处任人宰割?”

“老弟也要参予?”神刀狂喜地问。

“我是个猎人,当然了解被猎猛兽的心情。所以,我不愿被猎。我如果不反击,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张家全将刀挪至称手处:“诸位,话讲在前面,敌势过强,对方无一庸手。

咱们只有四个人,攻击发动,绝对不可能相互照顾,所以生死付之天命,各负其责。同伴有难,不可以把自己也陷进去。留得青山在,何愁没柴烧!言尽于此,咱们走。”

烈日炎炎,伏在草中等候猎物,那滋味真不好受。

这常是平坦的草岭,周围八九里有草无木。邱慌马乱二十年,火烧山平常得很,树林都烧光了。

太行山有些山岭,木来就寸草不生,有草已经不算是真正的秃山了,童山濯濯的山岭多看呢。

看看日色近年,官道上旅客渐稀。

几个负责监视的伏哨,眼巴巴地向南望,望得眼睛发酸,仍然不见要等的人现身,连做媒子的河东三杰也不见踪影。

不好受。

等,好艰苦的等待。

北面草场尽处,突然出现三个人影。

是河东三杰,并肩而立仰天长啸,声如激雷,还传十里外。

“冯威,你这狗娘养的汉姦。”神刀啸完大叫:“你给我记住,是要河东三杰不死,留有一口气在,必定铲灭五行堡。天日为证,不达目的绝不甘休。”

两三里外,路旁的草丛中站起冯堡主的身影。

“喂!你们怎么变卦了?”冯堡主舌绽春雷大叫:“你们疯了不成?”

“汉姦!汉姦……”叫声绵绵不绝。

“姓冯的,咱们后会有期,你这狗娘养的杂种,曹某誓将你化骨扬灰。”

三人转身,大踏步而走。

里外的草丛中,首先蹦起伊尔根觉罗阿林,人影纷现,狂风以的急起直追。

三人脚下一紧,开始向并不怎么陡的山坡急走。

追得最快的三名游骑兵勇士,健步如飞快逾奔马。他们埋伏在这一面,比其他同伴近了一里左右,所以追得最快,远超在同伴前面。

三人到了半岗,扭头一看,不禁摇头苦笑。

“难怪这狗东西如此热心。”神刀摇头苦笑:“人心难测,这恶贼好毒。”

“留给我宰他。”夺命枪咬牙切齿说。

三个勇士纵跃如飞,并肩飞掠,速度相差有限,都是武功相当的高手。

中间那人只顾飞奔,突然看到前面草梢一动,人影长身而起,已经来不及煞住脚步了。

冲势凶猛中,单刀出鞘,本能地挥出,运人带刀撞上了,猝然遭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声暴叱,刀吟似风涛,光华电掠,人影似流光。

“呃……”这人舞看刀向前冲,前冲,直冲出三四丈外,草梢血珠飞溅,一声重重地摔倒。

刀光似电,几乎在刹那间到了三丈外另一名勇士的左后方,刀光猛地疾沉。

那人刚拔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