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原魔豹》

第九章

作者:云中岳

张家全躲在南关外附近,看到关内的市民慌张情形,同几个出城的人打听,认为情势并不严重,反正他准备今晚好好休息休息,不必急于去找五行堡主讨公道,兵勇的搜查对他并不构成威胁。

南关的大官道直下泽州,出河南的怀庆府,是往来河南、山西的重要大道,车马行旅络绎于途。

已经是申牌初,他藏身在路旁的树林内歇息,可从枝叶空隙间,看清道上往来的行人。

六匹健马驰出南关门,骑士们都是长行打扮,较后有马色、有水囊、有鞘袋。蹄声急骤,从他的歇息处驹过。

他一征,这些家伙怎么走了?

前面两骑士,赦然是海山兄妹。

“奇怪!他们南下做什么?”他盯看逐渐远去的骑影自言自语。

不用多猜,他知道海山兄妹放弃追捕他的意图了。

“也好。”他自语:“只要你们不是汉姦,不找我,那就算了。”

海山兄妹与朱家子孙的仇恨,兴他无关。

每个人对仇恨的负荷和看法都不一样,他是局外人,最好置身事外,只要对他没有威胁,他宁可让一步。

这就是他放过海旁的原因,他并不后悔放过海秀的事。海秀的热情大胆,并不牵涉到他放弃报复的感情因素。

其实,在海旁对他表现热情大胆之前,他已经不冉计较海旁兄妹不择手段对付他的仇恨了。

海山兄妹一走,他更是放心了。

       ※   ※   ※

健马驰出十里外,迎面驰来两匹枣馏,骑士虽然穿的是平民骑装,但一位骑士背上的特殊公文袋,卸不属于平民所有。

装上,插了一根鸡毛。

鸡毛报,十万火急的急报。

海山在三十步外使举左手打出手式,这手式只有自己人才能了解其中含义。如果对方不是自己人,就不会有所表示。

两骑士是自己人,所以立即同了手式,坐骑一慢。

双方接近,同时勒住了。

“怎么啦?”海山间。

“续报,请马上过目。”骑士先在马上行礼,取下公文袋奉过。

海山验了封,拔掉鸡毛,取出一封公文再验封,相当细心。

展阅片刻,他眉心紧锁。

“如果人从彭德南下,应该在郑州过河。”他向骑士说:“为何要转走怀庆?”

“属下不知道,是卫辉那边的人传来的急报。那边的人一定办事不力,让老儿冲出封锁一。可能老儿不敢从郑州偷渡,所以转往怀庆来了。”骑士欠身答。

“发现小孩子没有?”

“发现了,由一双浪人夫妇带看跟在后面。”

“他们的身分?”

“属下不知道,属下只负责传讯。”

“好,你到府城歇息,顺便招呼后面的赶上来,必须昼夜兼程。”

“遵命!”

       ※   ※   ※

天一黑,人宅便鬼气冲天。

街道、瓦面,皆有人潜伏,监视往来的人。而三个鬼鬼祟祟的人,从后面的破烂废屋堆中钻入,许久方悄然从原路退出。

街道、瓦面的人,立即撤走。

对面有一座民宅,两层,留了一个人躲在楼上,监视大宅的动静。

三更天,张家全出现在衔尾。

他是很小心的,在街前街后走了一圈,看出附近一如往昔,家家闭户,没有陌生人游荡,这才放了心,从右邻的后院跳人大宅,消失在黑暗的宅院里。

对面在楼上监视的人,立即以灯火传讯。

片刻,大批人手赶到,立即形成合围。

张家全很小心,但还不够小心。

在荒野,他比猛兽聪明,因为猛兽没有智慧。

在城镇,比起那些老江湖来,他就逊色多多。

幸好,他有比一般平常人锐利百倍的嗅觉,简直可以媲美猎犬的鼻。

这是他在山区里狩猎,常年累月训练出来的,几乎已经成为本能的一部分,灵敏的程度连他自己也感到惊异。

刚进入经过巧妙布置的密窝,便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怪味。

他轻嗅了几次,并不介意。这地方荒废已久,什么气味都有,偶或飘来一丝异味,平常得很。

他确实知道不曾有人来过,他所布置的防兽小巧机关丝毫不曾破坏。

摸索看走了几步,脚下突然踏中一件他陌生的物件,俯身一摸,摸到一根六寸长的金属佳筒。

接看,嗅到先前那种怪味,怪味浓了些。

这怪筒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是丢进来的工一阵心悸,一阵寒颤通过全身,然后是眼前更黑,晕眩感无情地向他袭来。

一声兽性的怒吼,他向唯一的小窗飞撞,轰隆大震中,他摔倒在外面的荒草萋萋院子里天下间决无人鼻卸倒的*葯。倒,一定早已嗅入了不少,葯力自血液侵入经脉,需要一段时间。

他嗅入不少迷香,那种平常人认为无色无味的葯物,他却能嗅得出异味来。

天幸发觉得早,得感谢那位太过小心的朋友,把喷香管丢进来,而不是放置在不易发现的地方。

受迷不深,他的野性发作了。

运人带窗摔出院子,一阵晕眩,头重脚轻,手脚一阵软麻。

但他有强烈的求生意志,激发了生命的潜能,又一声怒吼,一滚而起,手居然搭上了刀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人影纷纷下跳,铁拳巨擘及体,凶猛的打击力将他打倒,接看靴尖光临躯体。

晕眩中,他捞到一只扣他肩井的手,一声怒吼,奋身,滚。

“啊……”有人惨叫,有骨折声传出。

他爬起,又被击倒。

没有人敢出手抓他,因为先后已经有三个人被他抓住不但手被他折断,有位仁兄几乎被他抓裂撕烂了。

沉重凶猛的打击绵绵不绝,点穴的手指也不时落在背口的穴道上,卸制不了他的穴道,他的身躯时软时硬,不易受到制命的打击。!

“找木棍来敲昏他。”有人大叫。

“打死了你负责?你负得了吗?”反对的人也大叫。

他不知到底有多少人揍他,反正四面八方全是人,拳打、掌劈、脚踢……。

他像个疯子,手舞足蹈吼叫,跌倒、滚动、蹦起,又被击倒。

他成了练功的沙袋,能支持得了多久?

眼前已不能见物,精力以可怕的速度消退。每一条肌肉都在崩散,每一条筋皆在抽搐,本能运功护身,作用发挥不了二成威力的两仪相成大买力,正在慢慢消散,葯力的威力相反地愈来愈强烈。

“用绳子来套他。”有人大叫。

这位仁兄正在他身右,被他循声凉到,一把抱住双脚一扳一扭一滚,这位仁兄狂叫着与他跌成一团,双足齐折,在他兽性的怒吼中痛昏了。

人影一闪即至,一脚踢向他的耳门。

一声尖厉的怪啸震耳慾聋,然后是风吼雷鸣,砖石木料漫天呼啸而至,有如狂风暴雨。

人影来势如电,啪一声暴响,踢他的人被震出丈外。

他感到脑门一震,被人一把抱起,便失去知觉。

       ※   ※   ※

一个在战乱中生长的人,在荒野中猎食成长的人,他的生命力极为坚韧,求生的慾望更为强烈。

他一定知道要怎样才能活下去,怎样才能克服外界所加的苦难。他知道,要活,就得靠口己。

坚强的体魄,加上激烈的打斗,血液循环的速度剧烈,迷香的葯力也因此而消失得快。

人体本来就有排斥异物的本能,不论是*葯或毒葯,每个人的排斥体质都不同,有些人甚至能免疫。

张家全生长在荒野里,他的体质比常人坚韧得多。

不片刻,他使神智渐清。

他又嗅到了些什么,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

檬陇中,他感觉出被人抱在胸前,抱他的人力气不小,竟然能掠走如飞。

后面,人影渐近。

“我知道你是谁,快把人放下。”在后面狂追的人怪叫:“既往不究,不然……”抱他的人可能有点不胜负何,将入抱在臂弯里奔跑,那是难以想像的苦差事,普通人跑,了十步,就会气喘如牛,缓慢走也只能支持百十步。

他被放下了,传出拔剑的震鸣。

他一咬牙,挣扎看、忍受看晕眩感和疼痛感,要爬起来,岂知三两下挣扎,重心突然失去,人向下滚坠。

一声水响,他滚人清凉的河水里。

不远处便是金桥,他曾经把五行堡的爪牙打落桥下,现在他也下了河。

清凉的河水一浸,他完全清醒了,但却又被抢昏啦!

睁开眼,他看到火光。

“这是什么地方?”他呻吟看问。

一堆篝火,两个花子,围坐在火旁烤鸡。

烤的不是花子鸡,好香,两个木枝困成约三脚架搭在火两边,中间木条串看一只鸡,一凹烤一面转动木条,鸡在火上转动,香味四溢。

一旁,还放了一葫芦酒,两只碗。

那位不负责烤鸡的花子,正在火旁察看他的刀,指叩刀身,发出清越的龙吟。

“好刀!”花子脱口称赞:“虽然不是吹毛可断的宝刀,但一刀砍断脑袋一定不拖泥带水。”

“这里是南关外市何勇,前面就是流入山水河的河口。”负责烤鸡的花子睥睨看他:“你大概是城关里流出来的,死死抱住一根漂木,昏迷了居然不放手,所以我们把你拖起来。

呵呵!你真的没死吧?”

“我……我不是在说话吗?”

“对,能说话就证明没有死,你糊涂了。”看刀的花子接口,是向同伴说的,又转向他:“你像一头泡死了大半天的猫,真惨。老天爷!你怎么啦?瞧你那一身伤,他娘的工好像受了零刀碎刮刑,你犯了什么罪啦?”

“多管闲事罪。”他说,吃力地挣扎坐起。

真是遍体青肿,体无完肤,头青面肿不成人形,痛得他龇牙咧嘴,全身好像快要崩溃了。

“哗!这可极为严重哪!”烤着鸡的花子怪腔怪调地说:“管闲事就是破人买卖。江湖朋友说:破人买卖,有如杀人父母,你看严重不严重?还好还保住命在,算你祖宗有德。”

“我看你像个鬼,能吃吗?能吃就死不了。”拿刀的花子将刀替他归鞘,放在他身旁:

“不管怎么说,咱们软了你,总不能让你饿死。先喝口酒,活活血。”

“谢谢。”他接过酒葫芦,拔开塞喝了两口酒:“什么时候了?”

“四更过啦!”烤鸡的花子将鸡离火:“三更天伦得一只鸡,辛苦了一夜,只弄到一只鸡,真他娘的辛苦。天杀的,真该改行做强盗了。

这年头,做强盗没人管,做贼偷鸡随时得准备被人把骨头拆散掉,真冤。来,小兄弟,撕一块,见者有份。”

“你们先用,我得先服葯。”百宝囊仍在,湿淋淋地,幸好里面的葯瓶葯盒不进水。

有葯,有酒,他一点也不欺心伤势,更严重的伤他也经历过。

有-年,他十四岁,彷佛是昨天发生的事。他不慎摔落在崖下的半乾河床里,整整一天爬不起来。

“两位老哥贵姓大名?”他服了葯问。

“张三李四,就是这么一同事。”正在吃鸡的花子说:“家破人亡,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行乞、偷窃、讹诈……只要龙活下去,什么都干,谁还提名道姓?免得替亲戚朋友丢人。”

“如果足张三,咱们是同宗,我吃定你们了。”他撕了一支鸡翅,好香:“我叫张大,六亲俱无,不大也大,我也怕提名道姓。”

“来,为不敢提名道姓的人乾一口。”另一花子递过酒葫芦:“张大,你一定比我们强,至少你这把刀,挥起来甚有分量。”

喝了不少酒,他在草地上睡看了。

他想起来了,救他的人是尹香君。

那用木石掷击的人,一定是姑娘的随从。

她,目下怎样了?

追它的人,没错,是五行堡主指断魂冯威,这无耻的恶贼,汉姦。

朦胧中,他睡看了。

       ※   ※   ※

有不少人沿河找体。河两岸的居民,接到官府的通知,发现浮必须立即报官,不得私自掩埋。

那年头,无名体经常可以发现,百姓们不愿惹麻烦,大都悄悄掩埋了事。

一天,两天。

没发现浮,没发现可疑的人。

长治老店中,五行堡的人准备动身,并非动身北上返摩天岭五行堡,而是南下遨游江湖。

守备府中,这天傍晚,有几位满官校尉,设宴替伊尔根觉罗阿林一群游骑兵送行,他们要返回太原原来的驻地。

对外,他们已经不是太原来的游骑兵,而是调防北上的普通官军。

一个黑影像幽灵,深入戒备森严的守备府。

军人是豪勇的,能吃能喝,吃喝同样豪勇,酒酣耳热,整座厅喧闹声震耳。

黑影潜伏在堂奥里,不久便离开了。

他是张家全,满语他一句也听不懂,偏偏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汉人,他只好悄然离去。

不算是自来,他总算知道这些人即将动身返回太原。

他也要返回沁州,正好回路。

在动身之前,他必须把末了的事办妥。

地出现在长治老店,首先便发现尹香君姑娘已经迁走了,得找人打听。

他内心深处,希望那天晚上姑娘能平安脱身。

冯堡主的暗器可怕,绰号叫指断魂,那种怪异的肩指环真可以断魂,防不胜防可怕极了,姑娘能逃得过此劫吗?

五行堡的人包了一座院子,所以只要派人守住院门,便可以有效地阻止闲人乱闯。

三更初,把守院门的两名大汉开始换冈。

“小心魔豹。”下冈的人向接班的人叮咛。

高升客栈内有豹子噬人的事,早已传遍全城。

死了的人抬出店,也是有目共睹的事。

海秀知道豹是张家全,但她不说。

“乌鸦嘴!”接班的人拍了那人一掌。

“什么魔豹?见鬼。”另一名同伴嗤之以鼻:“兄弟我不碰上则已,碰上了……咦!瞧!”

右厢的屋顶上,的确有一头豹在走动。

“鹰豹!”那位下班的人尖叫。

他真是乌鸦嘴,福不灵祸灵。

“嗷……”豹吼声惊心动魄,黑豹轻灵地沿看屋脊跳到邻屋上去了。

吹牛的那位仁兄一声长啸,急走两步飞跃而上,人登屋剑已出鞘,胆气很壮。

豹并不被长啸声吓倒,从容不迫矫捷地轻轻一跳,又到了另一座屋顶上。

那人再次飞跃而起,凌空猛扑,剑发似奔电,要一剑劈开豹子的头。

降下的刹那间,隐隐星光中,这才看清下面不是豹,是个黑衣人扮的,但已经来不及了,豹形人一闪,一爪抓出,背部立即挨了一击,发出一声惨叫,摔落瓦面,在断瓦纷坠中骨碌碌向下滚。

黑豹一闪不见,第二名大汉来晚了一步。

全店大乱,五行堡的人纷纷四面搜索。

冯秀秀仍然是一身黑衣,侍女小春跟在后面,也是一身黑。两人从东面搜至客店的几座独院,渐渐远离宿处,在屋顶上飞跃,轻灵敏捷高明极了。

“下面怎么样?”她向下面问。

两个大汉正在下面搜索每一处黑暗角落,用剑不住探索煞有分享,似乎在赶猫而不是赶豹,用剑赶豹是相当危险的事。

“藏不住的,小姐。”一名大汉向上回答:“这里没有,连猫都没有。”

“小心了。”她叮咛:“不是豹,是人。郝五确是背部被爪所袭,但用的不是兽爪。”

她跃向另一座独院的院墙,刚飘落墙头,便看到下面黑影贴地窜跳,窜向独院后面栽了花木的小院。

确是豹,至少像豹。

她心中一急,忘了她先前她说不是豹的警告,惟恐豹从后院逃走,迫不及待飞纵而起,全力狂追,快极。

刚掠出墙角,突然感到后脑一震,便失去知觉,人向前一栽,被人从后面一把抓住了。

侍女小春轻功差了许多,随后追出,后院空空,什么都没看见,小姐不知追到何处去了。

       ※   ※   ※

这是北郊的一座古老大园林古宅,位于柏谷山的中途,破败的半塌宅院,建在古木森森的园子里,亭台花树仅剩下破瓦颓垣。

前院又宽又广,地面砌着厚实的大方砖,砖长满了青苔,野草从细小的砖隙里茁长而出,生命坚韧可见一斑。

院阶也长满了野草荆棘,倒塌了的巨型大厅,已成了杂草丛生的瓦砾场,往昔旦宅主人的风貌,尚可从这废墟中看出一些逝去的遗痕。

四周,燃起四堆簧火,火光熊熊,枯树爆裂的响声此起彼落。

中间,足有十丈见方的活动空间,砖缝中生长的衰弱小草,毫不妨砖活动。

一刀一剑分插在东西,中间相距约六尺。谁能够先一步拔出自己的兵刃,轨可以踢飞或没收另一把。

台阶距插兵刃处约有二十步,约八丈左右。

轻功佳的人,第三次落点必可到达。

张家全站在阶上的东面,一身黑的冯秀秀躺在西端,正张开有点迷惘神情的大眼,突然快速地挺身跃起。

“你可以先调息养力,恢复精力后再告诉我。”张家全冷冷地说。

她大吃一惊,神智倏清。

“你……”她悚然惊呼。

“张家全,你不会忘怀的,是吗?”

她看清了四周,火光熊熊,一览无遗。

“这里是……”她感到自己的咽喉有点梗塞。

“决斗场。这里,今晚,你我之间,只许一个人活看离开。我想,你不会拒绝的。”

“假使……”“没有假使。”张家全语气坚决:“你如果拒绝,我可以用所有的手段杀你。你现在有一双手,有暗器,但不会有剑。

你是江湖名女人,死时手中没有剑,是十分遗憾的事,我不希望你遗憾,所以要求你决斗,以武林道义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

“你……”“对付汉姦,我已经情至义尽了。”

她曾经亲眼看见张家全挥刀,在刹那间刀劈伊尔根觉罗阿约三名勇士,那里奔雷似的狂野气势,虽在远处观看,仍然感觉得出雷霆万钧的压力,她怎敢拼刀剑?

“家父也是不得已。”她打一冷战:“海山兄妹坚持要活捉你……”“与海山兄妹无关,我曾经目击你们与挞于伊尔根觉罗阿林合作,诱杀我和河东三杰,你不要强辩,那没有用,因为这是事实。”

她突然一掌吐出,左手随即跟进虚空一抓,澈骨寒流像寒涛,同张家全涌去。

“我不会和你决斗!”她同时尖叫。

阴煞潜能与拘魂爪,猝然攻击志在必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原魔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