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1章 冥魔厉剑

作者:云中岳

端阳节一过,冬衣可以收入箱柜了。

大太阳开始一天比一天炽热,正式进入盛夏,地里的麦苗拼命长,北面山区的雪已经形影俱消了。

京都的脏乱,随夏日的到来而倍增。

好在皇帝已离京快一年了,没有皇帝的京城,人减少了许多,十二卫御林军只剩下两卫而已。

南北大官道,往来的车、马、轿、徒步旅客,却增加了许多,整条可容六车并行的大官道,旅客来来往往拥挤不堪。

军运更是频繁,军需辎重车队昼夜往来奔驰。

从京都南抵顺德府,这段数百里宽阔大官道,天天都在大塞,有车的旅客怨声载道,必须让有优先权的军车通行,民车只好夜间赶路。

南方有战事,难怪军运忙。

战事的重心在南京,正德皇帝目下就在南京逍遥快活。

顺德府,是大塞车最严重的路段,因为军运要在这里分道,拆入至徐州的二级官道南下。

这一带生活环境十分复杂,是京师、南京、山东、河南四省的交会点,适于隐伏江湖龙蛇。

顺德府城市面十分繁荣,城高他深易守难攻,除了西关之外,南北两关不论昼夜,市街热闹,人流滚滚,龙蛇各显神通。

申牌左右,天色尚早,一位年轻的旅客,风尘仆仆策马进入六福客栈的店门外广场,下马到了挂马栏,将组绳交给接待的店伙。

“还有上房吧?”

年轻旅客一面解马包,一面解鞘袋向店伙问:“旅客真多,我不想睡大统铺。”

“客官请放心。”

店伙牵着坐骑客气地回答:“旅客是很多,但睡大统铺的苦哈哈多,住上房的却少,还有五六间上房呢!客官辛苦,河南来?”

“呵呵!怎知我从河南来?”

“客官的官话带有中州腔。”

“呵呵!猪对了。”年轻旅客一团和气:“其实咱们中州腔并不中,豫东与豫西的土味儿腔尾,各有不同韵味互不搭调,互相听起来也颇感吃力,因此两地的僻乡村老到了大城市,那股子土上头土脑味,实在令人气结。”

“有人说是愣头愣脑……”店伙突然发觉失言,脸一红,伸伸舌头做鬼脸,牵了坐骑开溜。

这位年轻旅客,似已表明是河南人。

其实用不着他自己有意无意地宣扬,店里的旅客流水簿上,必定登记他一切详细的旅行资料。

落店或旅行,或者做小行商穿州过县,必须有两种合法证件:县级核发的路引(身分与旅行地区的通行证),和所携行囊物品的凭单(货物另需关卡的税单)。

他在柜台登记的来处,路引上的确记载着河南开封府,去向目的地:京师,期限:两月,事由:探亲。

只要有门路,想打听一个人的底细并无困难。

柜台管事登记他的姓名是杨敏,二十三岁,姓名很普通,没留下多少印象,只是觉得这位开封府的刀笔师爷,人才一表,身材修伟,做专打官事的刀笔讼师,未免显得太年轻了些,做讼师,必须是老姦巨猾阴险狡狯的人精才能胜任。

落后洗漱毕,天色尚早,他穿了天蓝色的长衫,柬发不戴冠,进城逛了一圈。

城里没有城外热闹,街道宽阔商肆林立,市容可不怎么整洁,可能是人口增加过速的结果,乱丢垃圾的人太多。

城内有一座称上山的大丘,大街绕山西端与府前街衔接,商个颇为繁盛。

但府前街这一段不是商业区,商期中断,街两侧全是大户人家的宅院。逛街的人稀稀落落。

每一座大宅,都有打手护院警卫,闲杂人等过往不会有问题,停下来探头探脑,即使这人不是满脸贼相,也将倒大相被接得半死。

他施施然沿街信步游玩,背着手神态从容悠闲。

经过府城十大名宅之一的田家大院,他仅有意无意地瞥了雄伟的院门楼一眼,目光扫过那位把门的粗壮如巨熊的大汉,便将目光投落在街上的行人身上,缓步从容地向府衙迈步。

田家大宅的主人田家级大爷,是府城的十大仕绅之一,祖上曾经有功名,任职某一处二等县的县丞。这两代的人都进过府学合作附学生问e公费),因此列为“仕”绅,虽则并不符实。

仕绅,是曾经获得功名的土人,也称结绅,比乡绅、豪绅的地位身分高出多多。

功名,指曾经任官的人上人。

三年大比参加廷试的举人公卿,只有高中第一甲的状元、榜眼、探花三个人,可以赐给小功名,功名不是从天上乱掉下来的。

田大爷也是府城的首富,而且是修桥补路乐善好施的大善人。

可是,大院内养了大批奴仆、歌舞妓、护院、打手、神气的诗女仆从。

一个大善人,受到府城人士的尊敬,声誉地位甚隆,似乎不需养那么多闲人。

把门的大汉,似乎没发现他的存在。

当然,怎么看他也不像一个为非作歹的人。

大院的后院不招待外客,别有洞天。

房舍连厢接阁,比深如海的侯门,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白昼进入其中,也不分东南西北,有若置身迷宫。

二更天,后院的一栋大楼灯火辉煌,楼下的大厅更有百十盏明亮蝉纱灯笼,照耀得有如白昼。

大厅真的大,设备华丽,八根大往,两面有廊,堂上设胡床锦褥、雕花漆金的矮脚长案,两侧另设胡床式雅座,可能的用途是招待次要贵宾的座位。

堂下,中间是耀目闪亮的朱地,对面设锦帷,后面是铺红毡毯的乐伎席。

朱他也称舞池,可供数十名歌舞伎起舞。

外面,是遍设盆景或盆栽的中型院子,搭了目下最流行时兴的戏台,雕花画草五彩缤纷。

正在演戏曲,女代们载歌载舞粉墨登场,五彩的灯光与百彩戏服,令人目迷五色,丝竹琶筝八音齐奏,令人沉醉在天籁似的旋律中。

居然有恃女不时用卿筒,喷出沁人心脾的香雾。

正所谓声、色、香俱全,极尽奢华。

由于楼在房舍深处,四周华屋围绕,所以尽管丝竹悦耳,钟鼓齐鸣,邻屋决不可能听到声息,除非深入堂奥,不然绝难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故。

看戏的雅座有三列,上面撑以彩棚,可知白天也可演戏,甚至雨天也可观赏演出。

主座除了三位主人之外,客座有五位男女贵宾,其他十余位侍女与小童,在一分伺候,毕恭毕敬。

演戏的全是女的,男角皆由女的扮演。

通常,大户人家的歌舞伎与优伶,不会买男优,有也仅限于妾重。

而公设的教坊中,演戏的优伶则全是男的,不容许女的混迹其间,男份女装居然有些成为名角。

戏台上,正火杂杂地演出全武行,那些美娇娘扮起武打的男角,扭扭捏捏玉拳粉腿齐飞,居然颇有着头,热闹得很。

按理,这些贵宾该看文戏,或者歌舞剧,该以元曲四大传奇赏心悦目的。

可是,欣赏的却是杂剧武戏。

戏目颇为醒目:(黑旋风仗义流财》。

那位扮黑旋风李逢的女代,身材窈窕股型小,扮起大花脸黑旋风,委实有点不伦不类。

扮浪子燕青的女代扮相俏巧,飞跃翻滚居然有章有法,十分俐落。

两女正演至强娶弱女的新郎赵都巡进洞房,立即撕掉新娘与扮伴娘装,和新郎众豪奴大打出手,打得满台飞,热闹滚滚,把台下的观众注意力全引到台上来了。

那时,水流梁山故事民间流传甚多,似乎每一州每一县,都有人编说水游故事,以表达对当政皇朝的不满,已经流行了两百多年。

后续故事仍在不断编出,推陈出新情节于变万化。

这出以元曲型式演出的杂剧,编剧出于皇朝的龙子龙孙手笔,太祖高皇帝的孙子,周定王的儿子周宪工朱有底他,是皇室两位宗室剧作家之一。他的堂叔宁献工朱权是另一位,朱元障的第十七位皇子。

周宪王推出这出戏之后,另出了一出(豹子和尚自还俗》,演花和尚鲁智深被宋江计逼还俗的故事。

以后经过一百二十余年,据说才由明代武定侯郭勋,命门客搜罗梁山故事,以施耐庵笔名,辑成(水讲传)正式刊刻问世,举世哗然。

接着,是金瓶梅接跟问世。

但周宪王这两出剧的故事剧情,并没选辑在水讲传内,可知当时所流行的梁山故事,不知到底有多少种。

剧情演至即将杀光赵都巡狗官全家,右后方贵宾座,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一个不清自来的贵宾。

这人的左首,是一位花样年华,盛妆艳丽,浑身香喷喷的贵妇,大概看戏看得入了迷出了神,身旁多了一位男宾也浑然未觉。

假使她有所发觉而转首察看,可能会吓得花容失色胆裂魂飞。

那根本不是人,没具有人形,只有一双仔细才能分辨的湛湛双目,才可分辨出是人的眼睛。

头罩、衣裤、靴……是软软连线的丝绸所制成,绘了灰、暗红、淡青各种大条斑或不规则斜扭曲多角斑纹,没有五官,并在一起时,只是每块怪斑的组合,完全没有人的形态。

创插在皮护腰上,另系了一只有同样斑纹的百宝囊,整个人传坐在铺了锦褥的交椅上,像一堆奇形怪状的零碎布料,怎么看也不像是人,只有那双神光炯炯的大眼睛象征是活物而已,同时这双眼眼也流露出阴森妖异的气氛。

“好哇……”当朝官赵都巡的人,被扮李逢的女优打倒时,台下叫好声大起,女贵宾们的欢呼娇嫩嗓音,最为高亢尖锐。

毕竟人间还有天理,还有良知,虽是演戏,坏人被打倒时,仍可获得观众的欢呼。

至于欢呼的人是好是坏,就无法估计了。依常理,坏人是不会为被杀的坏人欢呼的。

鼓掌声随即在贵宾席响起,鼓得特别响亮。

所有的目光,突然向鬼怪般的人集中。

“啪啪啪……”鬼怪仍在鼓掌。

主客人男女,几乎同时惊跳起来。

乐声倏隐,台上大乱,乐住们花容失色狼奔家穷,惊叫声中群鸟乱飞。

“九州冥魔!”主人田大爷嘶声厉叫,迅疾地从长衫内拔出一把晶光四射的锋利匕首。

没练过武,本城的大富豪,与任何江湖人无关的田大爷,居然用江湖口吻叫出对方的江湖绰号,传出去绝对无人敢于置信。

田家鹦大爷已年近花甲,惊跳起来身手矫捷无比,虽则身材粗壮如熊,简直只能以轻灵如猿可比拟,手脚弹性之佳,决不比年轻人差多少。

那把尺二匕首是一把小剑,宝光四射光可鉴人,匕身隐现龙纹,是传说中鱼肠一类小型主刃。

九州冥魔身旁的青春贵妇,决不是深闺弱质,像豹子一样蹦起来,身形一起,右手的纤纤五指,已像魔爪般抓向九州冥魔的五官,她目标是双目。

九州冥魔中止鼓掌,左手一抄,以更快一倍的奇速,扣住了贵妇的右手脉门,长身而起。

“叭叭叭叭!”四记清脆的耳光声像连珠花炮爆炸。

“飞天仙女……”九州冥魔的洪亮叫声传出,飞掷而出的贵妇,像急剧飞舞的蝴蝶,向奔出棚外的贵宾飞砸。

飞天仙女试图稳住身形,却劳而无功。

田大爷虚晃一匕,飞出拥外发出惊恐的警啸。

人的名,树的影。有些人的名号,真可以把胆小的人吓昏。

三年前,山东济宁州名震江湖的黑道大蒙俄虎魏鸿,四十大寿大开寿筵的庆祝大典中,突然冒出一个自称九州冥魔,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怪物,向饿虎讨取半年前所做下的一笔罪案所获得的一万两银子赃款。

饿虎不但否认罪案,而且策动上百位前来祝寿的三山五岳高手名宿,愤怒地群起而攻。

结果,九州冥魔那把比常剑短了六寸,品质极普通的狭锋剑,杀掉了三十三个烽涌而上的高手名宿,伤了二十余名,把那些自以为天不怕地不怕的黑道群雄,杀得心胆俱寒作鸟兽散。

九州冥魔带来一群鬼卒,不但搜出那一万两银子二十箱赃银,也搬走了俄虎地窖中的十余箱金珠,用船载了放舟远随。

俄虎被打碎了右膝和左肘,后来不知躲到何处逃灾去了。

不到三月,湖广黄州白道之雄神刀破浪黄霸先,不该逞强私刑执法,没收了大江一位私袅两船苏杭绸缎,杀死六个小混混,并没将私货做交黄州府衙,吞没了藏在江滨的别业地窟中。

九州冥魔不知从何处获得消息,午夜出现在黄家大宅,剑毙七名高手,勒索了一千五百两黄金。

神刀破浪也被剑毁丹田气机,成了平凡的人。

这三年来,几乎每三四个月,便有一桩九州冥魔执行报复,或者勒索讨债的事故发生,受害人包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冥魔厉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