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1章 蹑扰追袭

作者:云中岳

四海牛郎是一代之雄,年轻一代的佼佼出众者,未来的江湖霸主,些少挫折算不了什么。

他预定设立的八金刚十大将,只是计划中的一个贴身组织,成员并不固定,升迁调补并无特定的人选。

这次随行招兵买马的金刚与大将,虽则几乎全军覆没,并不影响他的根基,随时皆可派人补充,因此在穿越山东潜经南京期间,网罗了一些牛鬼蛇神,身边仍然有八金刚十大将的称号,相当威风。

可是,他神气不起来。

神针织女像索命的阴魂,死缠着他不时给予他致命一击,宰掉他不少新网罗的爪牙。

再就是一到南京,便被南镇抚司的人找到了,以重金要他对付大盗太爷霍然,纳入指挥系统听任差遣。

他哪敢对付杀得皇帝也往宫城躲的太爷霍然?断然放弃招纳四海盟余孽的打算,机警地摆脱南镇抚司皇家特务的掌握,悄然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居然摆脱不了神针织女的追蹑,他真奈何不了这个机警的小女人。小女人的轻功比他高明多多,神出鬼没打了就跑。

这天,他一行九个男女,快马加鞭进入光州地界。

喘过一口气,已远离是非多的南京地面,进入他的势力范围,即将进入有效的控制区。

预定日后振武社的山门,设在他的家乡汝宁。

汝宁府地属豫东,与南京毗邻。

退,可到南京混世;进,可逐鹿中州,转向关中。也可下湖广,把湖广收入势力范围。他的野心不小,准备一手控制所有的黑白江湖行业。明暗相成,以合法掩护非法,大张旗鼓巧妙地交通各地官府。

预计三年五载,定可成为名震天下的江湖霸主。

控制黑白江湖行业,必须出面经营黑白各种行业,需要大量资金与人才,初期的活动周转资金必须准备充分。

因此,他在行走江湖招兵买马期间,暗中就积极筹措财源。

当武力胁迫成功时,受胁迫的牛鬼蛇神豪霸名人,必须供给活动轻费,以后再利益分沾。

在顺德如果胁迫飞虹剑客成功,他有把握人财两得,获取大量资金,挟余威前往京都扩大招兵买马活动。

可借功亏一篑,被九州冥魔和叫杨敏的人破了他的大计,反而落得全军覆没的厄运。

他这八名男女爪牙,有四个是沿途新招的爪牙,都是有地位的高手名人,成为他强而有力的臂膀,与原有幸存的四随从,暂时充任八金刚。

能顺利逃离南京,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未牌初,光州在望。

光州是府属州,属汝宁府,一度曾经属南京的凤阳府。

这是一座相当醒目的城,与徐州大小相等,而城墙稍矮些。

但论形势,却又胜了一筹,因为城分为南北二城。

北城有五座城门,南城有六座,八年前新砌砖石,显得特别雄伟壮观。东郊西乡皆有山冈,势若卧龙,如张两翼。

城西北光山旧治,还有遗下的旧城,称滑城。在这一带打仗,攻三座城实在非常费劲,天知道会死多少人马?

进入光州地境,这位千里狼狈归来的年轻一代之雄,大感脸上无光,真不知如何向他的爪牙解释。

数千里耀武扬威,最后一败涂地;去时爪牙一大群,归来仅有四个旧日的亲信,该怎么说,才能掩饰失败的事实。

他把杨敏这个人恨之入骨,也对九州冥魔怀有极深的憎恨和恐惧。

看到州城,他心头一块大石落地。现在,他再也不必恐惧仇家追来了。

光州是他势力范围的南端界限,当地的牛鬼蛇神有一半倾向他的,另一半由本地的光州三杰统治,三杰的旗号,已快要被他四海牛郎所掩盖了。

“到侯家大院安顿。”他向在前面领路的一男一女两亲随叫:“不走了。我要在这里逗留几天,让侯二爷派人前往汝宁报讯。”

“长上,还可以赴半天路。”男亲随扭头答:“也好早些回家哪!”

“不,我要在这里摆布那该死的小泼妇。”他坚决地说:“如果让她跟到家里去同。我的脸往哪儿放?”

“好吧,到侯家大院。”男随从顺从地说,马鞭轻抽,健马驰入路西的小径。

州城的仁义大爷,追魂魔剑侯英武侯二爷,十余年前便已是江湖一流高手,做过护院,也做过私盐贩子,谁也无法把他分类为白道朋友或黑道私袅。

所谓仁义大爷,指各地的有声望头头,流财仗义排难解纷,急难求助的人登门不拒,是江湖朋友所尊敬的人物。

至于这位仁义大爷是白是黑,只有圈子里的人才心知肚明,也心照不宣。

侯家大院建在漠河东岸,出南城西门约两里左右,抬头便可看到谢灵桥旁,红墙绿瓦花木扶疏的普光寺。

寺北不远处,便是有园林之胜的侯家大院。

漠河在这里向北流,东折穿越南北两城的中间,出城东再向北流。河成了两城中间的护城河,以浮桥作两城的交通。后来改建石桥,方便多了。

从侯家大院进出两城非常方便,步行片刻可到,不需用坐骑。

侯二爷经常带了随从,进城与朋友聚会,一天可能进出三两次。

本城的人,对他的印象颇为深刻,甚孚人望,州衙的衙役也与侯家的人往来密切。

侯二爷是四海牛郎的得力臂膀,南疆的守护神,光临本地的江湖朋友,最好不要在四海牛郎的地盘内撒野,侯二爷足以摆平一切麻烦。

半个时辰后,城抓社鼠大举出动。

城南郊十里事以内一段官道,也有潜伏的眼线活动。

所有的人皆奉到指示,留意一个女人的行踪。

这个女人绰号叫神针织女徐菡英,十余岁的大姑娘,年轻貌美,但化装易容术相当高明,很可能扮成老大娘,或许扮成大嫂,甚至扮小女孩。

如果发现,不许打草惊蛇。

可是,所有的眼线,皆不曾发现可疑的老少女旅客,白等了半天。

旅客络绎于途,光州本来就是豫东的大城。

人手多,发现可疑女旅客该无困难。

傍晚时分,一辆南乡农户普通使用的鸡公车,载了一车养麦进城。

那位老村夫身材不高,推得颇为吃力,但总算能操纵自如。所有的人,皆没有留意一个老村夫的兴趣。

这种独轮手推车,不是行家决难控制自如。

手推独轮车藏在城根的草丛中,短期间不会被人发现。

老村夫摇身一变,成了褐色脸膛的流浪小子,一身破衣裤,又宽又大布满补丁,百宝袋也破破烂烂,打狗棍不离身以防狗咬,住在大街小巷的角落,寺庙也可以住殿角,居无定所到处流浪,生活过得真苦。

她是神针织女,盯住了侮辱她的仇家,有耐心地等候机会报复,她是一个有决心的勇敢女人。

这一月来,她真像一个伺机讨债的阴魂,给予四海牛郎相当沉重的打击,先后狙击暗杀成功,杀掉四海牛郎好些得力爪牙。

首先,她得了解四海牛郎的动向。打听消息并无困难,四海牛郎离开南京之后,便不再隐起行藏,站在明处的人不难对付,她是很有耐心的,江湖经验愈来愈丰富,更为精明更为机警。

没在江湖闯荡时,她便信心十足作弄九州冥魔,可知她是天生的鬼精灵,九州冥魔也出于真诚地赞赏她。

天黑后不久,她在西门附近的小巷空屋,用破门板作床,架在梁架上睡觉,劳累了一天,需要充足的歇息和可恢复精力的睡眠。

她已经打听出,四海牛郎住在城外的侯家大院。

本地的情势,她已有颇为深入的了解。

进入四海牛郎的地盘,她更加小心了。

有耐心不躁急不贪功,是她成功的秘诀。

这段追踪期间,她练功极勤,反正不急于报复,充实自己,苦练是唯一的保证。

她知道论武功及内力,她比四海牛郎差了一段距离,要想拉近距离,苦练是不二法门,因此她的进境神速,连她自己也感觉出进步了。

床高高在梁架上,练功则须在地下进行。在蛛网尘封的堂屋伸展手脚,不会惊动三二十步的邻居。

最需要下苦功的是暗器,她练得最勤。

她所使用的无影神针,磨制不易,价格昂贵,中下等级的城镇,有钱也无人承造。

因此,她改用廉价的六寸双锋针,稍像样的铁器店皆可承制,来源不绝。

只要打磨得精细些,便可达到光亮的要求,高速飞行时,光芒似电不易看清。更快些,即可到达无影境界。

刚舒张手脚活络筋骨,浑身的肌肉舒张血脉畅流,正打算改动为静练内功,屋外突然有异样的声息传入。

屋内暗沉沉,她像猫一样伺伏在没有门的门框侧下方,浑身缩小至最小限,像一团泥堆。

门外侧传来一声轻咳,丢入一块小瓦片。

“要早些歇息,你毕竟不是铁打的人。”门外传来熟悉的语音。

她消去戒意,长身而起。

“老前辈,你也不怕累吗?”她闪在门侧低声说:“你老人家不断在我左近飘忽如魅,什么也不做,任何事也不管,到底为什么呀?我以为你跟到南京,就走你的阳关道了呢!”

屋角踱出在她家中现身的老怪人,挟着杖轻灵得脚下无声,像飘的鬼影,一头白发加上穿的暗青色长衫,夜间依稀只能看到白的头,很难看清身躯,胆小的人保证会被吓昏,以为看到了鬼头。

“我老人家想通了,在南京绝对找不到杨小子,他是从南京北上的,遁回南京定然躲到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找不到他的地方。因此,老夫改变主意跟着你。”

“有理由吗?”

“四海牛郎曾经被九州冥魔教训过。”

“我知道。”

“九州冥魔也曾经和你有过节。”

“我并不介意呀!”

“老夫觉得,很可能你和四海牛郎,都与九州冥魔有关。杨小子与九州冥魔,也可能有关。所以,老夫跟着看究竟。反正老夫无所事事,以冷眼旁观的心情,发掘一些江湖秘辛,也可以证明老夫不是老得快进棺材的废物。你查出那牛郎住在城外侯家大院。”

“是的,他的重要爪牙,可能从汝宁赶来策应,发誓要我生死两难。”

“你知道凶险日亟,居然敢追到他的巢穴来,如果老夫劝你放手,你肯吗?”

“我决不放过他。”她语气无比的坚决:“这也是历练的机会呀!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

“我希望杨敏也留意他,预防他报复。杨敏折辱了他,他的报复念头比我还要强烈。我真的希望能有报答杨敏的一天。”她有点心中紊乱:“这畜生很可能大举出动,去寻找杨敏报复。”

“第一个要对付的人是你,你不明白吗?”

“其实他并不怎么在乎我的騒扰,我真的奈何不了他,杀掉他几个爪牙,对他没造成致命的伤害。当然我也不怕他,我会非常有耐心地和地玩猫捉老鼠游戏。”

“这游戏非常危险。”老人不住摇头:“你也估错了他的打算。他的爪牙追魂魔剑侯二,你知道这人的底细吗?查清了?”

“一个过了气,却又不甘寂寞,妄想重振雄风的坏剑客,在光州当然可以呼风唤雨,真才实学比那畜生差了三两分,我不怕他。”

“小丫头,你忽略了追魂魔剑暗中往来的朋友,快去查,不然你要后悔。”老人向后退:“留意侯家大院的邻居曹光寺的动静,小心了。”

“老前辈……”

“侯二是普光寺的护法檀樾,普光寺有女人夜间秘密往来,按理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值得注意。千万自己小心,老夫不会助你,保持冷眼旁观的愉快心情,可以看得深远些,再见。”

眼一花,老人像是幻没了。

“唔!我得分心留意其他的征候。”她喃喃自语。

她心中明白,这怪老人虽说抱持冷眼旁观的态度,在她身边神出鬼没,其实是偏向她的。

至于老人为何想从她身上把杨敏引出的真正用意,她却猜不透玄机了。

人手足,布天罗地网势所必然。

神针织女的估计虽然不太正确,的确也相当中肯。

四海牛郎的确没把她看成心腹之患,不怎么重视她的威胁,双方交过手,她禁不起牛郎一击。

她所恃的是轻功,以及聪明机警有耐心,在牛郎这种气傲天苍,自诩武功超尘拔俗,以未来江湖霸主自居的人眼中,她根本不配称敌手。最多也不过聊算癣疥之疾,只能制造一些困扰小麻烦而已。

但她忽略了情势,等于是打上门来,就算牛郎不介意,牛郎那些爪牙弟兄怎受得了?她激起公愤,毫无疑问会群起而攻。

第一个火冒三千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蹑扰追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