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2章 大张魔旗

作者:云中岳

一击得手,毙了两个高手爪牙。

下一步,她得找地方躲起来,躲得稳稳地,以应付即将展开的大举搜索。

她不能远逃,远逃便会失去与目标保持接触的机会。

目标如果一走了之,便得多花几倍时间,重新寻觅目标的去向了。

人手不足的追踪,极易把目标追丢。

即将到来的大搜索,城内反而安全,对方决不会料到她反而在城里藏身,定会大搜城郊各隐蔽处。

再就是州城毕竟是有王法的地方,大举搜索会让官府的威信扫地,更引起市民的反感,官府必定出面干预。

侯二爷虽是交通官府的豪绅,但做得太过火,官府不得不为了威信而出面干预,爪牙们不可能搜查全城。

预定的撤走路线有危险,她绕过城南郊,走远些,打算从城东爬城。

侯家大院在城西郊,这时该已高手齐出,大搜西郊附近。她从城东返城,应该是安全的。

远出三里外,精力已耗掉一半,奔掠的速度也减半,气血流速加快,浑身汗水呼吸急促,脚下已有点不俐落,得放慢速度向东绕,迫的人大概在西门附近穷搜,该已脱出危险区啦!

夜幕刚张,不易辨别景物。

她脚下一慢,将剑从背上解下,换插在腰带上,这样拔剑的速度要快些。

其实她心中明白,除非到了生死关头,决不可拔剑而斗,必须避免与人用剑相搏,她最可靠的武器是飞针。

用剑必被缠住,她输定了。

她不能输,输不起。

钻出树丛,打算从天上的星斗找出方向。

夜间身在林中,什么也看不见。

很不妙,二十余步外的草坪边缘,隐约可看到一个衣裙飘动的女人形影,动的衣裙吸引她的视线。

假使对方不动,她必定对面撞上了。

“你来了吗?算定你该来了。”

那女人的嗓音清脆悦耳:“彼此正好亲近亲近。”

近字声犹在耳,黑影已冉冉而至。

“慢来!”她飞退入林,鱼跃穿过两株树仆倒,轻灵地一滚一窜,蛰伏在一株树干下。

女人不入林,一闪即设。

片刻,她心中开始发慌。

她不能逗留,身形一动必被发现,不动怎能通走?对方定然是埋伏在这里的人,召集人手的信号可能已经传出了。

不走不行,悄然而起,小心地蛇行睦伏向侧移动。

很不妙,林下枯枝败叶甚多,野草也枯叶丛生,天气炎热久未下雨,走动怎能不发声?

一声娇笑发自侧后方,黑影连闪近身了。

她反应仍然迅疾,可惜精力不继,有欠灵活,只好再次仆倒滚出贴在另一株树下。

黑影又不见了,移动比她快。

“是什么人?”她硬着头皮问。

“擒住你之后,便知我是谁了。”声音传自左侧不远处,看不见形影。

“为何要擒我?站出来,我们谈谈。”

“我知道你的无影神针厉害,等击倒你之后再谈。”

她心中一凉,对方是冲她而来的,闪躲的身法极快,而她所余的精力有限,很可能被对方击倒,因为她必须动,对方却可守株待兔用暗器袭击。

她必须冒险,猛地一窜两丈。

利器破风的尖锐啸声令她毛骨悚然,对方果然用暗器对付她,暗器在她身后不足一尺掠过,好险。

她不假思索扔出一枚双锋针,身形再起。

“厉害,神针的绰号不虚传。”身后传来那女人的喝彩声,像是发自耳后。

两起落远出五文外,全力急窜。

娇笑声衔尾追随,但不见形影。她专心窜逃,也无暇向后察看。

真走运,窜入一处地沟,野草小树可以提供最佳的掩蔽,循沟飞窜速度提至极限。

老天爷保佑,地沟已尽,后面毫无声息。

刚想爬起飞奔,前面传来一声轻咳。

“你认为人一定会从这一带逃走?”另一个女人的口音,在前面不远处传来,看不见人影。

“你真笨哦!”又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这是唯一撤走的地方,西面是河,东面是城,北面也有河阻隔,换了你,你往何处逃?”

“可以泅水呀!”

“那个织女生长在北地,北地的大姑娘,敢在河里习水性?在澡盆里学吗?”

“说得也是。二姐恐怕把人追丢了,好久没听到声息啦!。我们也搜吧,守株待兔不会有收获的。”

“不要急,可不要乱了章法。人到了谁的埋伏守候区就是谁的,夜间移动太危险,你想挨针呢,抑或想争功?别乱来。”

她心中叫苦,这一带是埋伏区,她一头演进来,脱不了身。

等天一亮,她死路一条。

“我忽略了那位老前辈的警告。”她心中暗叫:“他要我防备出人侯家的女人,我却不进行侦伺,终于自吃苦果。”

略一观察地势,她飞窜而起,发出两枚双锋针,全力逃生。

又是估计错误,双锋针落空。

那两女人的话,是说给她听的。

右侧黑影一闪即至,剑的闪光与强烈的剑气同至。

手中恰好没有针,不假思索地拔剑、挥出。

是先前追逐她的女人,这次突袭不用暗器向她攻击,大概认为突袭必可得手,身到合一凌厉万分。

“铮”一声狂震,居然被她在仓猝间,封住了这一剑突袭,强猛的震撼力,把她震得摔出丈外。

生死关头,把剩余的精力全用上了,一滚而起,臂套内一枚无影神针滑入掌中。

猛然一怔,针及时停发。

一个黑影正抓住那个女人的背领,一扭身,那女人飞抛起丈高,发出一声尖叫,像蝴蝶般向外飞。

“快走!”她耳中听到熟悉的语音,声甚低,却入耳清晰:“西南。”

是那位神秘的白发老人,声落人已失踪。

她飞掠而走,脚下像是突生神力。

身后,传出那女人摔落的响声和尖叫声。

三个女人在草丛边缘发征,不知该向何处追。

那位被抓住背领摔飞的女人并没有伤,根本不知道是如何被人从背后抓住摔飞的,不见人影,力道又巧又猛烈,抓她的人像是把她当作玩物摆布。

她可以肯定的是:决不是被神针织女扔飞的。

织女被震倒摔出丈外,怎么可能反而从她后面抓住她的背领摔飞?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如果是织女所为,她决不会留得命在,不可能仅将她摔飞而已,铁定会一击致命。

“她另有党羽策应。”这女人向同伴说。

“我们应该一现身就毙了她的。”另一女人慢声说:“偏偏侯二不愿意,指定要活的,因而坐失良机……”

“要活的,咱们冒的风险太大了。”第三个女人倒也谦虚:“这小泼妇的针非常可怕,我几乎把命赔上了,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毛发森立,难怪四海牛郎奈何不了她……”

三人突然一分,同时挺剑扑向近树林一面的草丛。

金鸣震耳,火星飞溅,三人先后暴退,强猛的迸爆剑气,把野草震得七零八落。

一个暴起封架的黑影,也暴退入林。

“你们在说我吗?”暴退人林的黑影,在眨眼间重行出现在原处。

“是你,凌社主。”踉跄稳下马步的穿裙女人,似乎并不怎么惊讶:“说你奈何不了那个织女,没有什么不对呀!你也不讳言她跟在你后面,等候好机会偷袭暗算,受到不小的损失,对不对?”

“我也没怪你们呀!”四海牛郎收了剑藏好牛角裆:“你们没拦住那泼妇?”

“没有。这个机警万分的女人,很难对付。”

“你认识我。”四海牛郎话锋一转:“谁要你们在这里布埋伏的?”

“哦!你以为我们是你振武社的人?”

“不是吗?”

“不是。

“可否请教三位小姐贵姓芳名?”

“我们是得了侯二爷一些好处,助他擒住那个小泼妇的人。”女人有意回避问题:“看来,活擒的成功机会相当渺茫,要付出的代价可能太大,咱们不得不放手啦!要死的或可商量。”

“原来如此。”四海牛郎的口气有点不正常:“侯二爷另行安排一些人,布下另一棋局,总算发挥了意想不到的功效,那小泼妇几乎被你们弄到手了。我不知道这一带派有人,所以预先安排五个人,向这一带快速追赶再包抄合围,却劳而无功晚了一步。”

他随即发出两声短啸,召集其他四位同伴前来会合。

“凌社主,你可别误会了。”女人纠正他的话。

“我误会什么?”“我们不是侯二爷的人。”女人郑重地说:“只是有些交情的朋友。他请我们协助,也给我们一些好处,我们的行动不受他管制,如何进行,我们有自主权。在这里潜藏埋伏,侯二爷并不知情。”

“这叫做慾盖弥彰。”四海牛郎这句话是含笑说的,含义令人莫测高深:“有朋友协助,有人可用,就可以纵横捭阖,培植人脉。不过,侯二爷似乎有点不够朋友。”

“咦!你是什么意思?”

“朋友应该肝胆相照,同甘苦共患难,也共享富贵。小姐们,难道你们不觉得,一个人争取江湖霸业是如何难吗?结合所有朋友的力量,壮大扩张便可事半功倍,登高一呼,天下豪杰景从,权势财富于取予求。侯二爷没请你们加盟振武社共襄盛举,不要你们共富贵,是不是不够朋友情义?”

“我们不会加入某一个组合,自由自在不受拘束。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以万分诚意,邀请诸位共襄盛举。”四海牛郎抢着说:“振武社不以主从维系组织,以加盟为主旨。侯二爷就是独当一面的地区负责人,他有最大的自主权。他这里如果发生某些重大事故,振武社便会全力支援,众志成城,任何事故皆可摆平,任何困难皆可迎刃而解。江湖情势日趋复杂,结合同道凝聚实力,是唯一逐鹿江湖,号令天下的好机会。”

黑影乍现,两个人飞掠而至,远在两文外止步,不言不动屹立如山,那股无形的冷森气势,会令人感到寒气袭人毛发森立。

“我们得考虑考虑。”女人口气一软,大低已感觉到危机。

这新来的两个人。显然态度并不友好。

“应该,侯二爷方面,诸位也应当有所交代,我诚待回音。可否亮诸位的名号?”

黑影像幽灵幻现,又来了两个人。

黑夜中难辨面貌,仅可看到黑黑的形影,却可感受到所流露的压力,行家是可以感觉出危险的气势。

人多势强,即使这四个人是三流混混,摆出的气势,也会让一流高手心中懔懔。

“天府三女煞……”

语音未落,三个女人倒飞出两文外,鱼龙反跃的身法不但快捷,而且姿态妙曼轻灵像已失去重量。

手一沾地,吸腹错腿沾地再次倒空翻,三个空中倒翻腾,像快速飞舞的蝴蝶。不用猜,也知道她们在有意卖弄。

“好高明的轻功,佩服佩眼。”四海牛郎高声喝彩。

喝彩声未落,天府三女热已经一落地便形影俱消。

“侯二爷肯吗?”一个黑影向四海牛郎问。

“一定肯。”四海牛郎显得信心十足。

“有理由吗?”

“以一比三,她们并没占上风。这种心高气傲的女霸,也佩服真正比她们强的人。再对她们客气些,她们会死心蹋地拥戴你。”四海牛郎似有知人之明。

双方初见面碎然一击,天府三女煞的确没占上风,双方心中有数,谁强推弱心照不宣。

“可能的。”黑影说:“而且,她们不仅喜欢英俊的男人,更喜欢财宝,也对争名十分热衷。这种女人缺点太多,最易于控制的。”

“所以侯二爷不可能满足她们的慾望,振武社能。”四海牛郎肯定地说。

神针织女失了踪。四海牛郎的人大搜四郊,浪费了三天时间,毫无线索,所有的人累得人仰马翻。

见好即收,隐忍一段时日。

她是很有耐心的,这是她成功的地方,不贪功不急利,所以四海牛郎虽然人多势众,个个都是高手名家,皆奈何不了她。

四海牛郎站在明处,她站在暗处伺机而动。见识与经验与时俱增,愈来愈精明小心。

她是天生赢家型的人,知道自己只能赢不能输,因为她输不起,输了就输掉一切,下场可悲。

大搜索的人中,有天府三女煞在内。

四海牛郎不但获得天府三女煞的效忠,更获得天府三女煞的师门长辈支持。

天府三女煞在四川,作恶多端被四川群雄逐出,潜逃至下江图谋发展,是四川有名的黑道婬荡女霸。

同行的有她们的师叔冷面佛母了因尼姑,是四川的隐身巨盗。目下寄居在普光寺,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大张魔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