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3章 蜂皇攀交

作者:云中岳

用不着故意放出风声,消息必定不胫而走。

九州冥魔准备组九州会开山门的消息,深具爆炸性,像黑夜中荒野的明亮火光,吸引了各方的飞蛾,这可是轰动江湖的大事。

杨明走在三阴手一群人的后面,慢吞吞奔向颖州。

这条路是进入河南的大道,旅客络绎于途,颇不寂寞,只是在七月流火中赶路,相当辛苦。

他无意紧跟在后面,这些人与他无关,到颖州要三天,他不急。

第二天过了蒙城,他便完全失去三阴手那些人的踪迹,也不在意这些人的动向,这些人不可能供给他任何有关九州冥魔的消息。

近午时分,炎阳正烈,该歇脚打尖了。可是官道前后旅客一群群埋头赶路,前不见村后不见店,何处可以歇息午膳?

扭头回望,五匹健马拥着一辆双头轻车,以比正常速度稍快的脚程,正逐渐赶上了他。

没错,是有兵刃的人,五骑上像保缥,腰间有刀剑,不易看出来路。

他没带兵刃,策马傍着路侧小驰,让出去路,最好不要妨碍有刀剑的人赶路。

轻车超越,他看清车厢门上所刻的简单图案:一头神采飞扬的飞虎。

“凤阳临淮的飞虎公孙成。”他自言自语:“来向九州冥魔讨公道的淮河黑道大豪。呵呵!这混蛋大概赚黑心钱赚得太多了,要找人替他花钱消灾。看样子,把他的保镖五太岁全带来了。”

护车的五骑上,长相一个比一个狞猛,真有当头太岁的霸气,胳膊上可以跑马,拳头上可以站人,胆气不足的人看了他们肯定会发抖。

五骑士甚至不曾瞥他一眼,他是平平凡凡,身无长物,不会引人注意的无害小人物。

两里、三里……“好极了,有地方打尖啦!

路右是一座大凉亭,东面有两家小店。

亭后里余,是一座小村。

西面,另有三株大槐树,可以歇脚,也可以停车驻马。

飞虎的车和保镖的马,则停在一家小店前。

亭内有几个旅客,小店的食棚也有旅客进食。

这种双头轻车,只能乘坐两个人,加上一个车夫,速度甚快,比一般双套马车快得多。双套车的两匹马是前后相连,双头轻车是双马并列。

并列竞驰比前后跟跑快些,双套车就不能与坐骑一起飞驰。

他不想惹麻烦,在另一家小店前挂好坐骑,进入食棚占了一张小桌,先喝碗冷茶,要了一大海碗羊肉泡馍两角大饼,惬意地填五脏庙。

相邻的小店,相距仅十余步,食客即使以平常嗓门说话,邻店食客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飞虎公孙成与五保镖坐一桌,身材雄伟的车夫在下首相陪,似乎主从的界限模糊,飞虎没有主人的威风,倒有点像称兄道弟的江湖同道。

飞虎已半百出头,身材修长,豹头环眼,口中的上大齿特长特尖,还真有点像虎牙。

腰间的佩剑古色斑调,份量轻,是重仅一斤六两的轻灵狭锋剑,不能砍劈,不是行家,决难使用这种轻剑格斗。

跃起在空中交手搏击,这种轻剑的作用也有限。飞虎公孙成敢使用这种刻,想必在剑术的修为上下过苦功。

“老大,好像沿途没发现江湖名家走动呢!”那位长相特别狞猛的保瞟,把主人称为老大:“九州冥魔在领州开山门的消息,很可能是空穴来风。”

“去颖州看了再说,应该不会是空穴来风。”飞虎咬牙切齿:“那混蛋天不怕地不怕,必定以为气候已成,挟慑人的声威化暗为明,结帮组会有了爪牙,声势更非同小可,谁还奈何得了他?等他正式亮出九州会旗号,我找他讨债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如果能证实是他,把他交给我,我要碎裂了他,或者剥他的皮”保镖虎目滚圆,杀气腾腾:“他只会夜间偷偷摸摸称雄,潜入警戒疏忽的内堂暗室行凶,显然真才实学有限得很,光天化日下交手,他一定死。”

一声怪笑,邻桌多了一个人,一个半死不活的干瘦老头,挟着的鸭舌枪却是镔铁打造的重家伙,重量可能有二十斤,扁扁的枪尖光芒四射。

“呵呵!铁臂熊娄义,你吹牛脸都不红,了不起。”老头的右脚,搁在所坐的长凳上,懒散地盯着保镖怪笑:“去年九州冥魔籍口你们飞虎老大,唆使爪牙洗劫一船旅客的财物,伤了两条命,勒索了两千两黄金赎罪。那时你这头熊,没把他剁碎,不要。说当时你不在场吧?嗯?”

铁臂熊跳起来,飞虎却冷冷地摇手示意不要冒失。

“魔怪,你不要惹火我。”铁臂熊仍然冒火,脸红脖子粗,却不敢含怒出手:“她娘的,你真没知识,咱们老大的家,其他弟兄能共住在一起吗?那天晚上咱们五太岁都不在场,才让那混蛋得逞。你天下三怪的魔怪出现在这里,不是巧合吧?”

“你说呢?”魔怪眯着老眼反问。

“投奔九州会?”

“九州冥魔是魔,我魔怪也是魔,投奔他也是情理中事呀!这叫做魔味相投,流速一气,有什么不对吗?”魔怪的脚放下来了,警戒的神情可见。

五太岁都站起跃然慾动,飞虎却冷然端坐。

“你最好不要投奔他,以免替他挡灾而丢掉老命。”铁臂熊的手,扣住了雁翎刀的刀把:“你魔怪的名头声威比那混蛋高出多多,做他的爪牙你不见得光彩。”

“江湖无辈,武林无岁;在真正超尘拔俗高手前,我不想找挨骂倚老实老。”

“听口气,你已经投奔他了。”

“没错。”

“那么,你是有意阻止咱们去找他了?”

“也没错。”

“你……”

“凡是九州冥魔的仇家,都在阻止之列。诸位,赶快向后转,滚回临淮还来得及。”

“在下却是不信。”

铁臂能向棚外走:“棚外见,看谁能阻止在下向西行。”

第二位太岁却抢先一步,一跃出棚。

“大哥,你退。”第二位太岁向同伴伸手相阻,往广场中心一站:“这老魔不成气候,他是我的。听说他的护体魔罡火候精纯,宝刀宝剑也伤不了他一根汗毛。我夺魂一钻却不信邪,给他两枚夺魂钻玩玩。”

双手一分,一抖手,向两侧自然下垂。

双脚平立没拉开马步,整个人悠闲地屹立,怪眼中却精光闪烁如电,死盯着缓步出棚的魔怪。

似乎双手的掌心内,没有任何物体。

夺魂钻该是可以旋转的利器,长度应该不短于六寸,太短了不可能用巧劲使其急速旋转,不旋转就不能称钻。

魔怪显然怀有戒心,脸上的泰然神情消失了。

倚老卖老是一回事,夸海口自抬身价又是另一回事,真要碰上可伯的高手,可就是性命交关的大事啦!

夺魂一钻与人交手,只需一钻便可夺魂取命,现在说给两枚,已表示把魔怪看成空前未有的劲敌,要用连珠手法行致命的攻击。

“他姐的,又是一个大吹其牛的混蛋。”魔怪口中不饶人:“把你那一囊夺魂钻全掏出来吧!老夫童心未泯陪你玩玩……”

玩字未落,突然身形乍闪,远出右侧两丈,右手的鸭舌枪几乎失手掉落。

站在棚口的大太岁右跨一步,接住电射而来的一枚淡灰色的六寸夺魂钻。

“好!”

大太岁喝彩:“二弟,再给他一枚。魔怪,你只有这么一点点道行吗?”

魔怪的左上臂衣破血出,是夺魂钻掠过的遗痕。

“老怪收玩的不是烂泥巴。”二大岁嘲弄地说:“返老还童不是好现象,你若大年纪童心未泯,那是患了老年痴呆症的症候,快没救啦!来来来,看你能玩得了多少枚夺魂钻,我多得很呢!”

魔怪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下不了台。

歇脚亭中人影冉冉而至,像刮来一只彩蝶,裙袂飘飘,更像仙女飞天御风而至。

是一位穿连身彩衣裙女郎,腰间有彩色大绣囊,不胜一握的柳腰佩了一把绣鸾刀,在魔怪身旁倏然止步,衣裙仍在飞扬。

女人用刀,刀的份量一定轻灵。绣鸾刀也是狭锋单刀,但短了四寸,一尺八。

锦衣卫将爷所用的狭锋单刀,称绣春军刀,长两尺八至三尺二,双手使用,是真正的拼命单刀。

同样称绣,但长度重量相差远甚,男人与女人是不同的。

“老前辈请退,我陪这位太岁玩暗器。”彩衣女郎含笑伸手虚拦魔怪,笑容又娇又媚,浑身散发出艳冶的风情,面庞也美得出奇。

“二哥,你的夺魂钻,对付不了这个女人的百毒摄魂蜂,她一撤一大把,摄魂蜂满天飞,保证你手忙脚乱。”三太岁出来了,手中有一根儿臂粗,长两尺的红白相间怪简:“只有我雷火星君的五雷火龙,可以把满天毒蜂化为灰烬。女皇蜂,你我才是旗鼓相当的冤家,我陪你玩玩,在何处玩任凭你选。”

五雷火龙可喷五次火,每次可化为一条通及三四丈的大火龙。这玩意是从边军或三大营的神机营所使用的火器九龙筒衍化而来,威力小些,用来杀人纵火,恶毒霸道绝伦,人被火龙攫住,铁定会变成烤猪。

女皇蜂笑不出来了,三太岁一亮绰号,她红艳艳的面庞,便渐渐变成苍白。

“毙了他们!”棚内的飞虎声如乍雷,愤怒地拍桌子。

魔怪像是中了邪,一蹦两三丈,向亭后的村落如飞而遁,老骨头弹性惊人。

女皇蜂却晚了一刹那,成了追杀的主目标。

彩影射出,后面的三太岁雷火星君已飞跃而进。

在村落中不能使用火器,因有房屋可以躲避,所以都向里外的村落逃,也有意引追的人在村内决战,暗器在房屋中威力倍增,危险也倍增。

五雷火龙用在兵马交战有无比威力,用在个人格斗也注定了是胜家,但在复杂的地势应付几个强敌,那就成为有限了。

这玩意使用后便成为废物,即使仅发射第一番,也不能重装火葯,剩下的四发不能久置,必定受潮报废,所以制造困难,使用受到限制,一旦攻击失败,就会任人宰割了。

雷火星君衔尾穷追,却没有使用五雷火龙的机会,女皇峰不是沿入村小径逃的,穿林越野不时折向,轻功了得,能保持三丈以上的距离。

三丈虽在五雷火龙的威力围内,但雷火喷发,人仍然继续拉远或折向,便可超出威力圈外,威胁不大,五雷火龙怎敢妄发孤注一掷?

何况得防备逃走中的女皇蜂,向后打出百毒摄魂蜂,与他同归于尽,一命换一命实在无此必要。

女皇峰年轻貌美,是江湖最有成就的名女人之一,曾经替王公巨贾的内眷保镖,也替私枭集团对付劫掠私货的牛鬼蛇神,名女人兼富婆,怎肯与雷火星君同归于尽?

她的轻功值得骄傲,可是起步晚了些,摆脱不了轻功相去有限的雷火星君。

她做梦也没料到,魔怪会不打招呼就丢下地撤走,老魔怪应该策应她,制造发射百毒摄魂蜂决胜的。

即使要撤走,也该用信号知会她一声。

左统右折,她已离开进出村落的预定路线,逃人陌生的另一角落。后面雷火星君的得意狞笑声,感觉中似乎愈来逾近了。

冲出矮树丛跃入草坪,她心中一凉。

前面是密密麻麻的野生酸枣林,有如铜墙铁壁,那交织浓密的寸长利刺,扎入人体谁受得了?

更糟的是,跃落处是一处狐穴,一脚踏下,洞穴向下崩坍,砰然一声大震,她仆倒在地。

她死定了,拼命滚转要爬起临危反击,头刚扭转,便心中狂喜。

正冲出矮树丛的雷火星君,身后多了一个人,像是紧附在雷火星君的背后,左手扣住颈脖,右手抓住持五雷火龙的手,连手带筒一把抓。

“砰!”雷火星君倒伏在草中,像被虎扑住的羊。

她隐约看出这个人,是邻店进食的旅客。

这位剽悍魁伟的旅客系坐骑时,她曾经瞥了一眼,甚至心中突然一跳,这位旅客的特殊气质吸引了她。

但她必须注意飞虎那些人的动静,不得不将注意力移开。

“走!”旅客是杨明,向她挥手低喝。

雷火星君像死人,被压得像是闭了气。

她嫣然一笑,举手一挥飞掠而走。

该走的人都走了,旅客们各奔前程。

杨明是最后走的,策马小驰显得无牵无挂。

前面路右的小径,驰出一匹桃花马。白底褐花的牝马适于女性乘坐,不能当军马冲锋陷阵。

桃花马配彩衣裙女郎,显得调和极为相衬。

“谢啦!”彩衣女郎女皇蜂笑得媚极了,策马与他并辔小驰:“你没毙了那玩火的淮河大贼,真可惜。”

雷火星君被弄昏,自始至终,不知是如何被人弄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蜂皇攀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