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4章 险哉魔窟

作者:云中岳

回到宾馆的客厅,小厮重新生火彻茶。

按相处的融洽气氛估计,九州会招纳他已成定局,问题在于他是否愿意加盟,他必须在态度上给双头蛇明确的交代。

“本会将在最近宣布开山门亮旗号,外八堂所有人选大略底定,其中五堂皆由加盟弟兄中进选。”双头蛇郑重地说服:“每堂有两位护法,名义上与实质上,地位皆比堂主高,处理情况时可以要求堂主配合行动。因此荣任各堂护法的人,必须是声望武功,皆季人望的超拔高手名宿。以在下观察所得,杨兄正符合护法的条件,务必请杨兄迁入馆,明天是天德合日,正是开坛加盟的吉辰,杨兄有何高见,可否见告?”

“在加盟之前,在下希望谒见会主。”他也郑重地说:“也让会主看看在下是不是可雕之木。要技奔的人是谁都不知道相貌如何,这会被人耻笑的,被看成是丧家之犬,乱觅主人乞食。会主是否在尊府下榻?”

这才是他此来的主要目的,看看九州冥魔的庐山真面目。

九州冥魔即将现身组织九州会的消息,是最近才传出的,传播的范围有限,肯深信不疑的人并不多。

前来投奔的英雄好汉,如果不是穷途末路的英雄,要求先拜会未来的主子,是合乎江湖规矩的正常要求。

如果九州冥魔住在孙家,见面应该毫无问题。

“会主目下在外面活动,你明天便可见到他。”双头蛇像在向他保证。

“那么,在下明早就前来尊府听候吩咐。”他也像提出保证,但保证不是现在而是明天。

明天,这期间充满许多变数。

“杨兄,住在客店不安全。要是让五太岁认出你的面貌,岂不极为凶险?在城外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女皇蜂也关切地促驾:“我不放心,这就派人去把你的行囊取来,不要再回客店了。”

“这……”

“答应我啦!”女皇蜂挽住他的手央求:“贵宾内院十分清雅,你安顿在我的邻房,我先和你去看看,包君满意,走。”

“这样吧,我到客店拾摄,房内的物品放置零乱,必须亲自收拾。”他用上了缓兵计。

“放心啦!杨兄,保证所派去的人,能称职地把你所有的东西,巨细无遗完整地收拾交给你。”双头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流露出主人的威严:“王姑娘,你领他到贵宾内院安顿。”

强行留客的意图明显,他走不了啦!援兵计失效。

“我们走吧!”女皇蜂欣然拉他离座。

“事先毫无准备。”他拒绝动身,女皇蜂拉不动他:“王姑娘,你和我出城至客店拾掇好不好?一去一来,要不了半个时辰。”

“在江湖闯荡的人,行囊随时可以丢弃,你却十分介意,岂不可怪?”双头蛇脸一沉:“杨兄,你是不是另有用意,可否坦诚相告?”

“咦!孙大爷话中之意……”

“在下怀疑你另有图谋,甚至可能是飞虎的心腹弟兄。他另一批爪牙,咱们已掌握了他们的动静,还查不出是否另有一些人暗中活动。你是他派来卧底或摸底的人吗?”

“那怎么可能?在下根本不知道他们……”他急急分辨,看出了凶兆。

“你轻易放过雷火星君,就不合情理,苦肉计用得并不高明,我一听就知道其中有诈。”双头蛇声色俱厉,怪眼中冷电暴射。

“孙大爷,你的想象力末免太丰富了吧?”他反而神情轻松:“在下从北面来,行踪一清二楚。飞虎这些淮河巨豪从南面来,从宿州转向也走在我前面。在下不怪你们起疑,可否多派几个人调查在下的根底?”

“住在这里,我会进行调查,不能让你脱出控制,安顿后不许擅离宾馆。”

“在下拒绝,你这是莫须有的胁迫……”

“我的要求不容拒绝。”双头蛇沉叱。

“在下…”

“你要扑上来了。”双头蛇冷笑,左掌作势攻出。

“我不会。”他冷冷地说。

“正是你劫持我的好机。”

“在下不会在情急之下劫持任何人。”

“你最好不要妄想。”

“在下……”

“你已经是罗中的鸟,网中的鱼。”

“咦!你……”

“你要躺下了。”

他身形一晃,脚下一乱,眼前突然发黑,倒入女皇蜂的怀中便人事不省。

神智倏清,眼前大放光明。

他并不急于爬起,整理思路。

他一直小心留意,防备主人弄玄虚,不乱吃主人的食物,不接受任何物品。

当场沏的茶,不可能弄鬼,任何葯物经沸水一冲,必定有些少气味挥发,不为茶香所掩盖,他是行家。

怎么可能着了道呢?怎么一回事?

再重新回忆自客店出发,至昏倒时的一切细节,终于脸色一变,找出症结所在。

最容易忽略的时刻,也就是关键时刻。

“我真蠢,百密一流。”他心中狂叫:“厉害!”

挺身坐起,发现躺在一间颇为像样的客房中,设备齐全,甚至有洗漱的内间。

第一个反应是活动筋骨,似乎并无异状。

但开始试运内功,便感到气血一阵汹涌,接着突然中断脉动,人似乎觉得正向万丈深壑急沉,然后猛地停止,气血重新开始运行,心脉吃力地搏动,呜呜有声。

非常的不妙,他已成了普通的花拳绣腿五流混混。

“制脉的手法怪异,我得拉到自救的关键。”他心中一凉喃喃自语,后悔已来不及了,重要的是必须设法自救,不能任人宰割。

已无暇让他思索解救之道,房间开处,又恢复艳装的女皇蜂,笑盈盈地入室,小家碧玉的清新风姿一扫而空,恢复艳冶醉人的风华。

“你还好吧?”女皇烽媚笑如花,盈盈走近挽住他的手膀:“气色并不差,大概已经……”

“已经知道被制住了。”他接口:“你不叫我扑上去?”

“你会吗?”

“不会。”他苦笑:“我毕竟是客人,即使知道中计上当,也不会向双头蛇扑击,更不会向你猛扑掐死你。我喜欢你,不会用武力回报你。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我已是你们的俎上肉笼中鸟。”

“我知道你不是飞虎派来卧底的人,但他们不相信呀!”女皇蜂挽他在床口坐下:“我知道孙大爷精明干练,疑心忒大,我无法阻止他公事公办,他的地位比我高。”

“我要知道你们的打算。”

“我在会主面前,力保你不是飞虎的人。”女皇蜂亲昵地伸手揽住他的腰干,快要偎入他怀中了:“会主指出两条路让你走。”

“有意思。”他也轻抚女皇蜂的肩背:“原来会主也在,双头蛇无意让我见到你们的会主。两条路是……”

“立即歃血加盟,你是对付飞虎的主将,我是你的助手,隔邻就是我的卧室。”女皇蜂话中有话,媚态撩人。

“唷!双宿双飞的助手?”

“你不愿意?你说喜欢我,大概不会有假。我不敢说自己美如天仙……”

“的确美如天仙,那是错不了的。在任何人眼中,你都是国色天香女人中的女人。”他话中隐约有讽刺味:“第二条路是……”

“那是孙大爷的事,你交由他处置。杨兄,不要让我失望,你一定要争取唯一的生路,孙大爷的手段……”

“一定很可怕,所以绰号叫双头蛇。”

“你答应歃血盟誓了?”

“我得考虑。”他坚决地说。

“你……你知道后果吗?”

“不知道,大不了剁碎了我。我不信天地鬼神,但不能违反自己的血性任意歃血盟誓。”

“你被制经脉的绝技,出于王屋丹土的秘法,称七星联珠锁脉术。在任督两经脉的三处要穴中间、长度仅四寸左右,布下七处封锁气血的关卡,每一关卡仅容许微量气血通过,不至于毁掉两脉。如想疏解,必须有另一位内功巳臻化境高手相助,前后同时行功内导。这是说,世间无人可疏解这种制脉绝技。勉强轻试,铁定会成为活死人。”

“唔!七星联珠……七星联珠锁脉术……我想起来了,那是说,即使王屋丹上和另一位内功高手,同时前后行功疏解,也不可能一次疏通两脉,必须分七次进行,每日子午进行,前后需四天。当然,这是王屋丹士的说法。”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

“他娘的!”他推开女皇蜂大骂:“你们根本不需要我对付飞虎那些人,那些人不会等到四天后才动手兴师问罪。这时你们替我疏解,五天之后我才能和高手拼搏,你们到底存了什么鬼心眼砰然一声大震,他被女皇蜂抓住摔翻在地。

“该死的!没有人敢当面辱骂我女皇蜂。”女皇蜂发起威来,真有令男人胆寒的威力:“你再三不识始举,我便知道你根本不在乎我。男人真正喜欢一个女人,会为这女人赴汤蹈火。你连做我的同伴也敷衍推倭甚至拒绝,可知心目中根本没有我,哼!”

女皇蜂用真力对付他,而他却发不出丝毫真力,被摔得腰脊慾折,四肢似乎快被摔散了。

“我骂的是双……双头蛇……”他痛苦地爬起嗓音变了。

“我再问你一声,答不答应立即歃血盟誓?”女皇蜂揪住他的衣领厉声问。

“我得考……考虑……”他仍想拖延。

“那就是孙大爷的事了。”女皇蜂恨恨地放了他。

“你听我说……”

“把他带走!”女皇蜂大叫。

抢入两名大汉,先给他两劈掌,劈在双肩窝卸去他双手的抗力,拖死狗似的把他拖出房。

“不懂风情不识抬举的蠢材!”女皇蜂在他身后叫:“你没有机会后悔了,该是你命该如此。我们不需要不肯唯命是从的人,不要怪我。”

一阵急走,拖入一座小屋。

“我们不需派人对付飞虎。”右面拖他的大汉说:“他们会明时势识兴衰,替本会效力助势,哪用得着你出马?阁下,你没通过考验,认命吧!但你还有机会在本会执贱役,看你的运气了。”

“我会记……住……”他绝望地低呼。

任何一个江湖组合,对付卧底的人,手段是极为残酷的,也是江湖不成文的公认通行手段,所以一旦被认定是卧底的姦细,悲惨的下场便决定了。

即使无法逼出卧底的确证,最后查出的确不是卧底的人,但将剩下半条命,死活仍然是本知数。

而错误认定的负责人,是不会受到惩戒或获罪的。主脑人物也绝对支持宁可错杀一百,不可错放一人的全科玉律,不会要承办人担负责任,天理国法在组合里无用武之地。

双头蛇认定他是卧底的人,这就够了。

穷途末路投奔某个组合托庇,或者投靠某一位权势朋友安身,都必须冒被认定为卧底姦细的风险,一旦受到怀疑,命运几乎就注定了。

室中灯火明亮,巨大的青砖墙有门无窗,没有外来的光源,昼夜难辨。

室门外的宽走道,另一端有其他内室,中段有上升的阶级,各处都悬有照明灯笼。

是地底秘室,难怪昼夜难分。

杨明被捆住双手,吊在贴壁的横木上,脚尖恰好着地,可以凭脚尖的力量挣扎跳动,受刑时有动的感觉,悬空吊就无法欣赏挣扎叫声的光景了。

他的险已经被打得紫肿变形,血迹斑斑。身上更是遍体鳞伤,有些伤口血液已经凝固,有些仍在流血,有鞭伤、割伤、淤肿的扑打伤……

显然对方并没有存心要他的命,或者认为他仍可留用,也许仍想追出有关卧底的口供,所以伤势还不算严重,皮肉之伤不至于致命,饱吃苦头痛楚难当而已。

先前挟持他的大汉,曾经无意中向他透露讯息,说如果他的运气好,还有机会留下执贱役。

这表示他仍有活命的机会,但得看他的态度和运气了。

任何一个组合,开创期一段最困难时刻,对付自己人、朋友、敌人,必须采用恩威并施手段,对象因人而异,打击与笼络双管进行,难免有些倒霉鬼遭殃,这是必然现象,不足为怪。

他就是倒楣鬼之一,顽强的态度让他大吃苦头。

三名大汉轮流伺候他,已经过将近一个时辰,三大汉仍然不肯罢手,继续折磨他。

“现在,咱们再重头盘问一遍,你最好不要前言不对后语,必须让我满意。”端了一碗盐水的大汉,站在他面前狞笑,右手挽着碗中的盐水:“从你由京师进入南京徐州这段路,沿途所作所为所闻所见说起,看能否证明你与飞虎有否干连。说!”

不断的重复盘问,追问细节疑点,盘问的速度,要让受盘人没有思索的余地,促使受盘者作反射性的回答,常可找出可疑徽候,追出隐藏的秘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险哉魔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