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5章 避风弓敌

作者:云中岳

杨明复元的状况极为神速,进步的情形,让夜游神祖孙俩大感惊奇,几乎难以相信眼前的事实。

短短的三天,不但淤肿全消,稍深的创口疤已经愈合干燥,呈现将要落痴现象。

他不但可以走动,而且可以活动筋骨。

草棚是小莹匿伏住宿的地方,有事才与乃祖会会,小小年纪闯了两年江湖,已可完全独立自主。

老人家已不再住店,提了行囊在草棚照料杨明。

白天,老人家要外出活动打听消息,很少在草棚逗留,照料病人小姑娘胜任愉快。

小莹灵秀慧黠,说起话来百无禁忌,活泼大方漾溢着江湖儿女气息,江湖经验颇为丰富,随乃祖历练四年,快要成为老江湖啦!

她替杨明上身下身换葯裹伤,连眉头也不皱一下,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几乎全躶的大男人,倒像是替宠物理容。

这天是祖孙俩预定逗留的最后一天,明早祖孙俩便要离去各奔前情。前后六天的照料,情至义尽,对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来说,这份情义比天高比海深。

午后的炎阳,似乎连草木也垂头丧气,久没下雨水份不足,草木都快要枯萎了。

他赤着上身,身上涂满了紫褐色的葯膏,小伤疤已经脱戒,但仍然涂了葯。

棚外是树林,仍然热流蒸人,活动手脚片刻,汗水和葯膏混自成胶质十分刺目,真像妖怪的原形。

小莹在棚内细心地补衣衫,一针针指法极为灵巧,不时目光留意他的举动,似乎如果他倒下,就会冲出救助,仍然不相信他能不需帮助使活动自如。

他坐下了,放松全身凝神内视,吸口气双掌外伸舒张,气机脉动如潮。

已经知道七星联珠锁脉术的底细,他不敢催动气机,以神引导先天真气徐徐运行,不绝如缕小心地进行试探性的探索。

没错,真气循任脉上升至巨关穴,便感到震撼,气血出现窒碍散逸现象,甚至有回行的反应。

这是说,已到达七星的第一星关卡,要想过关,目前他无能为力。

如果巨关是关卡前的中止站,那就表示自下一穴鸠尾,与中庭、膻中两穴,这三穴中的两段经脉,也就是从歧骨以上两rǔ的中间,这四寸左右距离,布下了七道关卡。任何一处关卡,皆不能用强劲的脉动冲开。

即使冲开,也会被距离不足的下一关卡反震,经脉一爆而断。

幸好他是用细水长流不绝如缕的柔劲导引,所承受的震撼不曾损及经脉。

他用最大的耐心,与天赋的毅力,以多种导引术探索,发掘七星联珠的弱点,要找出所用锁脉的方法与技巧,估计解锁时所造成的后遗伤害有多大。

整整一个时辰,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这老杂毛混蛋!”他心中欣然叫:“他把这段经脉,使用移经手法,作弯曲形移外一寸,真气直冲一定会被反弹回进。更毒的是,锁的顺序是相反的,必须从膻中向中庭鸠尾反冲才可。”

问题又来了,而且十分严重,先天真气如何才能在脉尾凝聚反流?

如果任督已通,就轻而易举了。

可是,督脉也施了同样的禁制,根本不可能上升至下chún的承浆穴会合任脉,死路一条。

他导气归元,凝神沉思。

灵光再现,他想到承浆穴。承浆也叫天池,是大肠经、胃经、任脉经与督脉经四经之会。

如果由手阳明大肠经,或者由足阳明胃经,在天地汇合,凝聚充足的精力,进入任脉经反冲而下,以不绝如缕细水长流的连线冲刺过关,有何结果?

“明天再说。”他自语,挺身站起:“今晚我一定可以想出最佳的方法,打通这要命的六星联珠关卡。”

“累了吗?多休息吧!可别蹦裂了伤口。”踏入草棚,小莹关切地说:“出门人一切得靠自己,如果你自己不知道保重,会出大纰漏的。杨兄,你好像喜上眉梢。”

“是的。”他在姑娘身旁坐下:“谢谢你的关切,我会知道自己保重的。我已经找出被制经脉的秘密,正在思索疏解的方法手段。”

“什么?你被制了经脉?”姑娘吃了一惊,手中的针失手掉落。

“对,出于王屋丹上那混蛋妖仙的秘学,七星联珠锁脉术。”

“哎呀!老天爷,那天杀的妖仙……”

“我受得了。”他咬牙说:“要不了我的命。”

“什么叫七星联珠锁脉术?”

“是一种诡异的令人迷惑的手法、妖道自取的唬人名称。武当门人是宗师级的制经穴专家,也经常巧立名目,为各种手法命名乱人耳目。”

“我要知道七星联珠的伤害程度……”

“我也不知道。”他不想谈:“哦!你的女红好细腻,每一针皆排列……”

“我还会绣花呢!”姑娘脸一红,匆匆将衣物收妥。

那是一件长裤,腰部裂了一条缝。小姑娘的长裤哪能让男人观赏?难怪粉脸涌霞。

“我深信不疑。”他微笑:“而且更相信,你的武功必定出类拔萃,我曾经有一个妹妹,小小年纪就会玩针线,好可爱。”

“曾经有过?”

“她去世了,那年她九岁。”

“哎呀!”

“那年,响马攻颖州,兵败朱皋镇,转而流窜宿州地区。我的家乡首当其冲,万骑冲杀,城镇为墟血流漂柞。我一家十八口,仅我和家兄偕残余乡民杀出重围。响马过后,全村遗下七百余具尸骸,我一家……”他双手掩面,嗓音全变了。

“杨兄,我……我好难过,我……”姑娘按住他的手,嗓音也变了,明眸中有泪光。

“没什么啦!”他反握住姑娘的手,搁在膝上轻抚:“替古人担忧,你是一位多愁善感、纯真富同情心的小姑娘,那已是老掉牙的故事了。全村丁口一千五百余人,能杀出血肉屠场,冲出百里尸横遍野茶毒区,而又能生还返村的青少年,仅有九个人,全部遍体鳞伤。其他的人,不知尸填何处沟渠。那年,我十四岁。”

“这是命,杨兄,天灾人祸……”

“是的,人祸。”他眼中闪过一道怨毒的光芒:“白衣神兵那些元帅,将军,十之八九是地方豪强,他们平时争名夺利,攫取权势坐大。一旦发生灾变,便奋起争逐更大的权势,争逐更多的女子金帛。你爷爷不奢言行侠,惩豪强游戏风尘,是我心目中崇拜的偶像,所以我立志要效法你爷爷走他的道路。”

“那很难,杨兄。”姑娘苦笑:“其实爷爷好寂寞,他的敌人太多了,这条路真不好走。”

“自古英雄皆寂寞,我懂,但我无怨无悔。”

不远处夜游神踏草穿枝而来,提了一只大提篮。

“晚膳来也。”夜游神声如洪钟:“城里的牛鬼蛇神快要走光了,不怕有人前来打扰啦!”

“爷爷,他们没打起来?”姑娘跳起来,出棚接过提篮:“真可惜,等不到他们两败俱伤了。”

“老伯!他也站起相迎,不再称夜游神为老前辈:“人怎么可能走光?九州会不开山门?飞虎根本不可能逼他们关门大吉呀!”

“我亲眼看到九州冥魔得意洋洋,鲜衣怒马向东走的。他那些大名鼎鼎的爪牙,都化装易容秘密陆续就道。飞虎那些人,也丢弃轻车骏马,鬼鬼祟祟化整为零走了。”

“哦!老伯看到九州冥魔了?”他讶然问。

“没错,人模人样神气极了。”夜游神席地坐下:“顾盼自雄,不可一世,这混蛋……”

“老伯认识九州冥魔?”

“这……没见过。

“那又怎知他是九州冥魔?”

“他那些狐群狗党,众口一词说那是他们的会主。咦!你怀疑他是假的?你见过他?”

“我在孙宅没见到他,但我知道他是假的。”他信口敷衍:“他们往东走的?”

“不错,听说要前往徐州。他那些走狗中,我认识一些人,役魂使者清虚散人、天下三怪、追魂魔剑侯英武、铁门神欧阳壮。坑害你的那个女人,爪牙们叫她女皇蜂。另一个小辈毒娘子,和一个我相当眼熟的假者道走在一起。天杀的!这欺世盗名的恶魔,短期间怎么网罗了这么多的牛鬼蛇神,日后那还了得?”

他怦然心动,脸色变了。

徐州、毒娘子……是不是卓鸳鸯?江湖上有好几个毒娘子。

目标:他、笑孟尝。

在徐州开山门,比在颖州强百倍。

他心中暗叫:我得赶上去!

怎么赶?打通七星联珠锁脉术,需时七天。而七天之后,那些人早已到达徐州了。

焦急没有用,他得设法争取时效。

身上的伤不要紧。经脉有关卡,他与普通八流好汉差不了多少。而那些人都是一流高手中的高手,甚至是超级的高手。

王屋丹上就是超级的高手,天下三怪也是特等的凶果。

“杨兄,你在想些什么?”姑娘碰碰他的手肘:“人都走了,你可以在这里安心养伤了。”

“我正想那些人的去向,和他们的图谋。”

他必须想,希望不要不幸而料中。

世间并没有真正未卜先知的人,任何现象的发生,凭经验、智慧、见识,定可找出要发生的脉络,从而估计出可能的结果。

“不要想这些了,那与你无关。”夜游神说:“双头蛇是否也走,好像看不出征候,你如果打算向他报复,得小心他留置看守山门的高手爪牙。”

“我会小心的。”

“老夫明早就走,你能照顾自己吗?”夜游神掏出两锭十两左右的纹银送入他手中:“我得跟去看他们弄什么玄虚,也找机会废了那恶魔。”

“老伯放心啦!主子一走,留下的狐鼠没有人管束,哪肯奔波追查一个重伤候死的无名小卒?这里一定很安全。谢谢老伯周济的银子,贤祖孙的大恩大德,不敢或忘,他日……”

“别废话了。不要把恩德放在心上好不好?丫头,早些进食,晚上我还得仔细侦查一番,最好能找出他们的藏金窟,呵呵!”

时不我留,他必须争取时间。

这些人如果在徐州建山门,将有不少人遭殃,可能会掀起轩然大波,江湖暴风雨将降临徐州城。

笑孟尝是徐州可举足轻重的大爷,是侠义道声望极隆的名宿,他的朋友决不会坐视,地方的权势人士也会促使官府干预。

小是小非笑益尝可以担当,大群牛鬼蛇神压境,他想私自了断也势不可能,结果将是一场大灾祸。

他也知道自己的臆测并不一定正确,但必须假设可能发生这种恶劣的情势。

他杨家与笑益尝的项家毗邻,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杀搏,杨家铁定会被波及,他能不急?

最令他不安的是毒娘子出现,那就与笑孟尝绝对有关,也与他有关,可就牵扯在一起了。

江湖上以毒娘子为绰号的人有好几个,夜游神所看到的人,是不是卓鸳鸯大有疑问,可惜他怕夜游神起疑,并没追问这位毒娘子的姓名。

如果是卓鸳鸯,问题更复杂。

毒娘子与阴雷豹那群人,前往河南汝宁投奔四海牛郎,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九州会的牛鬼蛇神中?

那只有一个可能:阴雷豹那些人途经颖州,改变主意留下改投九州会。

不论情势如何诡异莫测,他都必须赶回徐州应变,不能焦急地等候七天,他必须在解经脉禁制上下赌注。

当晚,他便迫不及待着手试探。

一整夜毫无进展,受尽痛楚,内脏几乎失去功能,用了百十种方法与技巧,始终冲不破膻中第一关。

每一次脉冲,便立即经脉抽搐变形,先天真气却而不前,所引发的阵痛极为剧烈,精神肉体皆濒临崩溃边沿。

他不灰心绝望,再接再厉不断改变方法,忍受无边的病楚,以大恒心大毅力不断尝试努力不懈。

除了进食与片刻的睡眠之外,他争取每一可用的分秒时间。

次日已牌初,即将接近气血最旺,不宜练功时刻,他突然浑身停止颤抖,呼出一口长气,肌肉开始松弛,大汗徐收,闭上双目作深长的呼吸。

“我找到方法了!我找到方……法……了……”他突然睁开疲倦无神的双目,跳起来兴奋地高伸双手,向天大声呼叫。

第三天申牌末,他穿了一身村夫装,气色甚佳出现在汝上客栈的店堂,住进他原住的客房。

他失踪十余田,住处受到昼夜不断的严密监视,店东受到严厉警告,不许向官府备案报旅客失踪。

但在九州冥魔动身的次日,监视的人便不再前来守候了。

他的行囊受到多次的彻底搜查,连寄放在原房的马鞍荐褥也不放过,房中各种物品撤了一地,他得—一加以检拾清洗。

次日一早,他策马动身东行,枣驷不需鞭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避风弓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