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6章 神针陷落

作者:云中岳

毒娘子一群人北上徐州,目的便是奉主人的指示,乘机对付笑盂尝,威迫利诱逼笑孟尝就范。

目下天假其便,半途碰上笑益尝的女儿,机会太好了,只要把碧瑶弄到手,笑益尝怎敢不接受摆布。

在两位姑娘逃脱的后片刻,派在北关四周潜伏监视的人便已就位,范围太大,稍嫌入手不足。

一切皆在小莹姑娘算中,打破樊笼飞彩凤。

漫山遍形搜两个狡猾如狐的人,那简直有如在荒野中搜寻两只野兔,连踪迹也找不到,谈何容易?

幸而目标并没完全摆脱他们,不时若隐若现,时东时西,让这些人疲于奔命。

第三天傍晚,七小队人马,浩浩荡荡先后在灵壁城外集结,人疲马乏,一个个怒火冲天,也怨声载道。

一大群天下之雄,连两个小姑娘也奈何不了,脸往哪儿放?日后如何向江湖同道交代?

灵壁城是在响马纵横天下期间,大杀戮过后整修砌石加瓦改建的。所谓加瓦,是把大陶瓮盛土,一层层叠架在石基上,极为奇特壮观,想爬城,免谈。以往是土城,而且厚度不够。

他们不敢进城,更不敢在城中投宿,距城四五里,在一座小村强行借住,安顿了将近百名男女。

在邻村,也安顿了几十个人。

派人进城购买物品,也不带兵刃扮成村民,如果被困在城中,闭上城门插翅难飞。

人已逃至城东一带乡村,晚上不便追搜,预定明早兵分两路,左右包抄形成包围,不能再拖了,成败在此一举,而且志在必得。

被猎的人没有坐骑,精力应该濒临崩溃边缘,逃的速度一天比一天慢,是时候了。

人多,需要食物也多,日用品的消耗也急需补充,安顿时已同时派人进城采购,要在天黑城门关闭之前撤出,以免引起官府的注意。

两个大汉在伦河桥头的路旁树内,看守着八匹坐骑,等候采购的六个人出城,毫无戒心地倚树假寐。

桥在东门外里余,路通东乡各村集。

站在桥头,可以清晰地看到城门,中间有一座像桥,城濠是引沦河的水灌成的。

这是说,出城的人如果被追捕,必须逃过两座桥,才能平安脱险。万一桥先被封,那就麻烦大了。

一个穿得褴褛的老大娘,胁下挂着一个破烂大包裹,右手点着一根手杖,一步一顿出城过了两座桥,似乎老得有点治眼昏花,眯着眼瞥了两大汉一眼,大概看出两大汉已经真的睡着了,相距仅三二十步,连流出的口涎也隐约可见。

身形乍起,两起落便穿林而入。

可惜没留心地下的枯枝,落脚时发出技折的响声。

两大汉非常了得,猛地惊醒跳起来。。

“手不要抬起,抬起一定死。”老妇沉叱,怎会是年已花甲的老妇?嗓音清亮震耳。

“咦!”两大汉大惊,手居然不敢抬起,另一个甚至在发抖:“怎么可……能是……你……”

“你的手指已经来不及会上抽箭的套环。毒手鬼王钟贵,你的手千万不要妄想抬起。”老妇向发话的大汉提出严厉警告:“一抬就死,决无例外。你能听出我的嗓音,已经不错了。把那各生的藏匿处告诉我,换你们两条命,值得的,如何?”

“在唐村。”

“你该死,第一句话就撒谎。”

“我没有撒谎的必要,性命操在你名中”

“唐村住的是九州冥魔。那畜生在颖州与九州冥魔勾结,派了一些人听候九州冥魔差遣,你就是其中之一。难道你生得贱,有奶就是娘,把九州冥魔当成主子了?”

“我怎知道他到底住在何处?反正在黄村安顿时,我亲见他和九州冥魔同时出现,没看见有人离去,当然还在村里。至于我离开后,他是否走了我就不知道了。”毒手鬼王心情逐渐稳定,说话有条不紊:“要是不信,你可以到唐村看看就知道。”

“我不招惹九州冥魔。”老妇沉静地说。

“为何?”

“我只是感到奇怪。那畜生与九州冥魔是死对头,为何突然勾结在一起?替我传话给那音生。”

“传什么话?”

“告诉他,九州冥魔庇护不了他。他虽然在离开汝宁之后,便变换装束秘密飘忽活动,我仍然会找到他的,他不必为了怕我而隐起行藏,这会贻笑江猢,有损他的江湖威望,振武社的招牌,会成为江湖朋友的笑柄。姓钟的,记住了没有?”

“在下记住了,话必定传到。”

“这就好。”

老妇开始拾回手杖、包裹,从容不迫像是把两人忘了:“你们是我第一次正面打交道的人,所以非常幸运。但愿你们能永远幸运,再见。”

两人的眼神有了变化,但毫无移动的象迹。

老妇徐徐侧转,一额一颠地迈步、两步、三步……包裹突然疾转,身躯也扭转、侧倒、手杖脱手,电芒破空,身躯一沾地,立即飞跃而起,包裹也脱手。

包裹上,一支油箭贯入八寸,发出与金属撞击的声音,与袖箭简的机安声同时响起。

“响……”毒手鬼王用手掩住心坎,仰面便倒。

另一大汉的手,仍抓住来不及出鞘的剑把,咽喉贯入一枚双锋针,叫不出声音,一晃两晃,向前一栽。

“又得另找人传话了。”老妇跃落毒手鬼王身侧,毫无怜悯地取回双锋针。

起散了八匹坐骑,老妇欣然离去。

六个人丢下大包小包所购的物品,围着两具尸体大声咒骂暴跳加雷。

“这两个小贱人罪该万死。”

一名大汉咬牙切齿厉吼:“她们竟然下毒手屠杀咱们来办的人,而咱们却奉命要活捉她们,此仇不报,何以慰朋友在天之灵?我不管死的活的,要让我碰上,非要她们死得非常难看不可。”

“别说气话了,梁老兄。”另一大汉冷静些:“咱们追逐了两三天,所为何来?请她们做贵宾?她们有权报复,报复哪管谁是采购的人?如果她们也声称去买食物,你会任由她们大摇大摆来去吗?”

“是被暗器杀死的。”检查尸体的人宣告:“面对面击中的。

钟老兄的袖箭已经发射,曹老哥的剑已出鞘寸余。老天爷,这两个泼妇,怎么可能面对面杀死他们的?咱们有谁比钟曾两位老兄高明?”

“唔!她们的武功,比咱们所估计的高三倍。”另一人打一冷颤:“诸位,咱们沿途必须小心。”

这一说说坏了,人人变色。

如果对方偷袭伏击,结果如何?

“咱们快走,断后的人尤其要提高警觉。尸体暂且留给赶来的人善后,天一黑就防不胜防了。”

人人自危,六个人心虚气低放开脚步飞奔。

出了人命,紧张的气氛增涨一倍。

两个爪牙在城门外被杀,那就证明两位小姑娘并没逃入东乡藏匿,并没打算通逃,定然仍在城厢附近出没,包围东乡的行动只好放弃,转而集中全力封锁城厢附近,必要时入城侦查。

因为躲入城中最安全,两个小姑娘很可能躲入城内藏匿。

封锁城郊,需要大量人手。

他们有一部份人在宿州等候,至少有三分之一人手并没跟来。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时候,必须用雷霆手段达到目的。

眼来看风色的江湖群雄,皆落脚在西门外大街的几处客栈内,夜间都心照不宣守在客栈内,避免外出走动,以免引起误会。

其实这些看风色的人中,不乏名家高手,十之七八不是纯粹为看风色看热闹而来的,而是观察九州会的实力,看是否值得加盟投靠,投靠的心理瞒不了人。

但如果九州会的表现令人失望,实力并不可靠,这些人便会见风转舵,另谋生路,真正冷眼旁观审度江湖情势,无意加入的人为数不多。

二更将尽,西门外大街的来福客栈门前,已是人声静止,不再有旅客出入。这条官道往来的旅客不多,今天比平时多了两三倍。街道其实不大,没有夜市,旅客也就窝在客栈内,不再外出走动。

旅舍内的上房客院,却灯光通明,两座会客厅都有人品茗聊天,也有人喝酒解闷。

这些都是身分特殊的豪客,店伙不敢干涉他们的活动,供茶供酒不敢怠慢,知道这些人不好惹。

会客厅也叫交谊厅,仅没有四张八仙桌,其余都是两椅一几式的双人品茗座位,可供两人交谈。

倚窗的两位中年人气概不凡,一看便知是江湖之豪,一面品茗,一面交谈,嗓门不小,不怕有人旁听。

三个文人谈书,三个屠夫佬谈猪;三句话之后,江湖朋友便谈上了江湖事。

九州冥魔筹组九州会,就是最近最热闹的江湖大事。

他们是跟在九州冥魔后面来看风色的,话题自然而然地以九州冥魔为中心。

“黎兄,你的看法如何?”左首中年人问。

“相当失望。”黎兄摇头:“我觉得九州冥魔不像一个胸怀大志,叱呼风云的一代霸才。”

“怎么说?”

“为了区区两个小姑娘,便停留不走,亲自出动大半弟兄,紧锣密鼓追逐不休,居然奈何不了两个小辈,一事无成,像话吗?这种事,派三两个人便可完满达成。你看,像不像一个未来的江湖霸主?马老兄,不必再等了,咱们另作打算吧!明天咱们就向后转,干脆去湖广投奔南毒程老兄,他的势力已扩展至武阳关,大有可为。”

“我也看出这个魔靠不住。”马老兄颔首同意:“他应该疾趋徐州,直接与笑孟尝打交道,穷追笑益尝的女儿,首先就有失风度落人话柄,哪有主宰江湖的霸气豪情?他是不是另有隐情,故弄玄虚?”

“算了,咱们哪有闲工夫去发掘隐情玄虚?既然要投奔某人逐鹿江湖,就必须投奔势力最大,人才最多,有无限发展潜力的人,不能感情用事与失败者并肩站。马老兄,咱时已年近四十,已不宜再在江湖玩命了,再不找到稳妥的靠山,连棺材本也捞不到啦!”

“说得也是。”马老兄叹了一口气:“即使肯舍命玩,也玩不了几天啦!既然九州冥魔靠不住,咱们就连袂前往湖广投奔南毒程老兄,弄个分堂主干干不会有问题。”

原来这两位仁兄,是前来察看情势决定投奔目标的。

厅日突然踱入气概不凡的九州冥魔,身后跟着四位神气的胡伟中年佩剑人。

全厅一静,鸦鹊无声,所有的惊讶目光,全向这位九州会主集中。有些人被气势所慑,情不自禁站起肃立,像是迎接主人。

“诸位雅兴不浅,快三更了仍在品茗清谈,打扰了。”九州冥魔威猛的神情消失,流露出顺和的微笑:“诸位想必对我九州冥魔不算陌生,特地专程前来与诸位谈谈切身的问题。”

“九州会主顾临,在下深感荣幸。”门测一桌的身材高疫中年人欠身为礼:“在下五花剑骆威,出身威灵门下。但不知会主有何赐教,在下洗耳恭听。”

态度近乎阿泱,奉承的功夫是第一流的。

“长话短说,本会主目下急需人手。”九州冥魔游目四顾,微笑消失了,神情多变,目光在瞬间变得凌厉威严:“因此希望诸位协助,加盟本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共同努力逐鹿江湖霸主,期望诸位共襄盛举。”

所有的人又是一惊,这算什么?有身分的人,必定认为有如儿戏。

“哼!这是扫垃圾吗?”果然有人大声讽刺:“要不就是召集壮勇,人人有份。”

“你们本来就是一堆垃圾。”九州冥魔的神色狩猛阴森,一字一吐:“你们跟来干什么?想什么?你们这些杂碎决不是来主持公道的,这点我可以肯定。你们等我九州冥魔向你们招手,把你们当贵宾恭请你们加盟,这点也可以肯定的。以这种方式邀请,你们觉得没面子,感到没受到尊重,对不对?”

“阁下不要损人……”那人脸色十分难看。

“是吗?贺标!”九州冥魔沉声叫。

“属下在。”一名健壮的随从欠身应暗。

“你来处理。”

“属下遵命。”

呼了一声,九州冥魔掉头就走。

四随从留在原地,堵住厅口气氛一紧。

“本会明天一定要把事情办妥,然后疾趋徐州。”叫贺标的中年人鹰目炯炯,扫了众人一眼:“需要增加人手,完成市网张罗大搜捕。用人之际,在论才方面只好条件放宽,虽则你们这些江湖龙蛇中,很可能有暗中图谋本会居心叵测的人,但本会不计较。”

“你到底要说什么?”有人大声问。

“在下叫十串数,愿意加盟本会共图江湖霸业的人,请抬头挺胸出厅,外面有弟兄接引诸位至客栈的大厅聚会。不愿的人,等咱们走了之后才能自行离去。现在开始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神针陷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