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7章 神通迷离

作者:云中岳

她被一盆凉水泼醒,眼前灯光刺目,想挺身坐起,却无能为力。

双手被牛筋索捆在背后,气机被重手法所制,一用劲就身躯发虚,气一泄即散,无气即无力。她长叹一声,知道完了。

她被摆放在一张八仙桌上,灯火通明,四周围着十余名男女,似乎在检验她这一堆零碎。

她穿了紧身衣裤,但各处分别绑了一些零碎布决。怪头罩已经脱下,露出本来面目。

她认识站得最近的人,没错,九州冥魔。

她在颖州才认识九州冥魔的真面目,九州冥魔在颖州公然露面,有意让人瞻仰他的英风豪气,一代魔头一表非俗。

她的百宝囊和剑,排列在身边。

两囊六寸双锋针,一囊四寸无影神针,另有飞刀、飞镖、扁针、飞蝗石……洋洋大观陈列在一旁。

有针插的一双护臂套,则在九州冥魔手中。

“你是神针织女。你很了不起,所以受到优待。”九州冥魔把玩着她精巧的护臂套,眼神温和,说的话也和气:“你追蹑四海牛郎,千里紧模不舍,杀了他不少得力臂膀,称你为当代江湖奇葩,你实至名归。你是他要的人,我派人把你送到宿州交给他。”

“我算是栽在你手上了。”她绝望他说。

“你说什么。算是栽在我手上了?”九州冥魔一怔:“擒你的人不是我,我哪有闲工夫去各店布状?派在客店暗中侦伺的一个人,平白失踪,而且有两个加盟的小辈逃掉了,所以派人搜查旅舍的客房,发现你的住处可疑,人又不在房中,你的行囊也暴露了江湖人身分,所以派人在房中等你,事先根本不知道你是神针织女。幸好不知道你的身分,不然公然捉你,很可能有几个人死在你的神针下。”

她如梦初醒。

狠盯着这个她应该认识的人。

口音不对,所说的话明显是陌生人。

“你知道我说什么。”她不死心,再用活探索。。

“算了,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目下已是四更,我得分派人手布搜索网,人手不足,暂时不能派人连夜将你送往宿州,天亮后再说。”

“你以往不认识我?”

“不认识,我一直就在颖州坐镇。”

“坐镇?”

“哦——你在探口风。”九州冥魔将护臂套丢下:“我已经用独门手法,制了你的气血二门,你如果妄想挣扎逃走,毁了气血两海就得派人抬你了。”

“阁下……”

“不要再妄想探口风了,认命吧!四海牛郎赶回宿州等你,你却在这里出现,这一错过,你幸运地可以多活两天。”九州冥魔伸手拍拍她的脸颊:“也许他舍不得杀你,你很美,他对美丽的女人是有一套的,顺着他一点,保证你可以逢凶化吉,呵呵……

九州冥魔在大笑声中,率领爪牙出厅,留下一男一女看守,让她横陈在八仙桌上。

这是农舍的厅堂,设备简朴,泥土地面怪昧四溢,没有地方可躺,八仙桌是唯一可躺的地方。

“这人不是九州冥魔。”她心中暗叫。

九州冥魔应该认识她,她以曾经戏弄过九州冥魔而自豪。而这个九州冥魔居然说不认识她,可知必定是冒充的。

为何要冒充?有何阴谋?她百思莫解。

她用不着思索其他的疑团,当务之急是自身的处境,她落在四海牛郎的爪牙手中了,命运也决定了。

但她一点也不害怕,这原是她意料中事,要想得到些什么,就必须付出些什么。

她冷酷无情地杀掉四海牛郎不少爪牙,让四海牛郎的声威无法提升至天下巨霸境地,她用命付出理所当然。

只是,迄今为止,她一直无法接近行致命的攻击,难免感到遗憾,仅杀掉一些爪牙,的确于心不甘。

看破了生死,她的心情并不怎么紊乱。

唯一令她感到遗憾的是,她没有机会去寻找那位让她魂京梦索的杨敏了。

人海茫茫,到何处去追寻?

她也生出后悔的念头。如果她将追蹑四海牛郎,报复所受污辱、几乎毁家的复仇行动,改为努力追寻杨敏的目标,很可能成功地找到杨敏。

找到了又能怎样?她对杨敏一无所知,杨敏对她的看法和心目中的印象,她也无法进一步了解。

浮水相逢,伸手管一件不平的事,帮助某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事后挥挥手道一声珍重分道扬健,这是江湖家客的豪气襟怀,无牵无挂没在心上留痕。她想:或许他已经忘了这件事。

胡思乱想会增加心理上的负担,她强迫自己不要想前情往事。侧卧在桌上很不舒服,背捆的双手已感到麻木,即使她的气血二门不曾被制,也不可能挣脱捆手的弹性韧性极佳的牛筋索,那是捆江洋大盗专用的捆绳、对付内外家高手的利器,挣扎的张力增一分,立即反弹的收紧韧性也增一分,愈勒愈紧,直至双腕成残为止。

挣脱逃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得另行设法逃生。目光落在两名看守身上,心中一动。

男的年约四十出头,粗眉大眼显得精明源悍,站在仅开启一扇门的门外侧戒备。

女的是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所佩的刻装饰相当华丽,坐在壁旁的长凳上倚壁假寐,面对着她闭目歇息。

其实她的一举一动,皆瞒不了这位女看守。

“你们要这样捆住我送到宿州,是不是故意毁我的双手?那须要乘两天坐骑呢!”她用心地制造脱身的机会,向女看守高叫:“我的气血两海已被制住,还怕我逃走吗?”

“小女人,不要妄想打逃的主意。”女看守睁开双目盯着她明等:“不挣扎绝对不影响血脉的流通,捆你的人是此中专家。”

“我……我要方便。

“好呀!你揪住你的头发,拖到后院的茅坑,剥掉你的中衣,按在蹲坑上方便,其他概不负责,脏不脏与我无关。我这就拖你去。”女看守懒洋洋站起阴笑:“不要妄想做上宾,只有做死回的份。”

“你……你不要虐待我。”她继续努力寻找机会:“你知道四海牛郎那混蛋,和我发生的纠纷吗?”

“不知道。”女看守重新坐下:“只知道奉命看管你,不许出差错,只要不整死你,其他事故我有权处理,打骂操在我手中。”

“我如果答应那混蛋的条件,很可能成为振武社社主的女人,那时,你不怕我向你报复?”

“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九州会的人,振武社管得了我?好笑!”

“你心中明白,九州会与振武社其实是一家人。”

“那又怎样?等你成为社主的女人时再说吧!他的女人多得很,多你一个也改变不了他的个性。他的个性是不听女人的床头话,那是一个真正的心硬如铁英雄,所以他的弟兄,很少发生背弃他的事故。”

“这”

“死心了吧?给我乖乖认命,不要妄想出怪点子制造逃走的机会。我知道你了不起,聪明机警工于心计,你把比你超强百倍的劲敌,追逐千里依然盛气不减的事迹,已经传遍江湖。我担任看守的这一个时居中,一定要全神贯注防止你弄鬼,明白了吧?你任何诡计也无法施展,好好睡觉养足精神,明天还要赶路呢!”

拥望的感觉爬上心头,她无奈地叹息一声。

这些人知道她难缠,全神贯注防范她脱逃,看守之严可想而知,她怎能制造脱身的机会?她被捆死再制了气血两海,仍派两个高手严密看守她,她即使能对付得了一个,也逃不过第二名高手的掌握。

唯一的希望,是押抵宿州之前,这期间发生剧烈的变化,出现可脱身的奇迹。

她想到这些人追索的两女,心中油然生出无限希望。

笑孟尝的女儿,也许比她更高明些,所以九州会就在情急之下,用残暴的手段,胁迫跟来看风声的群雄协助,以弥补人手的不足。

只要两女能制造大混乱,她也许能抓住脱身的机会。

外力发生重大变故,她才有希望,目下唯一可做的事,是等待、等待,希望未绝。

五更初,两村的百余名男女整装待发,预计分兵两路,左右抄出二十里,再回头派人分头搜索可疑处所,其他的人听信号布成半孤包围圈,合围将人堵在中间捕捉。

每搜完一区,如无发现,再围圈另一区如法炮制。一天之内,将可踏遍东乡的每一区每一寸土。

这是最笨拙、最浪费时间的搜索方式,而且无用,人马仅百余骑,根本不可能形成有效的包围。

田地、荒野、废墟、野林、河川、沟渠,躲两个人安全得很,哪能按遍每一寸土地?除非有大批猪犬可用。内行人一听这搜捕的方式,便知是狗屎计划不切实际。

但真正内行的人,却知道这是虚张声势、另有用意的计谋,包围搜捕只是幌子。

那些整装待发的人,慢吞吞整理坐骑谈笑自若,毫无急于出发的忙碌气氛流露。

大搜捕的计划与进行方式,昨晚在城厢胁迫群雄时,便有计划地传出了,有计划地让有心人知道计划的内容,也让猎物有机会找安全的地方藏匿。

果其不然,天亮后人马仍然留在两座村落不曾出动。

两村位于南乡,距城四五里,昨晚他们在西门外大街,用雷霆手段胁迫群雄就范,所走的小径不经过南门外,南门外市街的市民,并没受到干扰。

人马终于出发,片刻便散布在南门外的郊野,派出十八个男女扮成乡民,深入南门外的街巷侦查。

其他的人把坐骑藏在树林内;远远地监视南门外市街的动静,注意是否有可疑的人往乡下走。通向南乡的大道,则派有四个人伏路,随时准备现身向可疑的人盘查。

情势有点明朗化了,猎物藏匿在南门外市街,消息可能相当可靠,因此大举出动。

八仙过海,各展神通。

双方在这里都是陌生人,人多的一方显然占了优势,有充足的人手广布眼线,有坐骑可迅速进行追搜。

他们不可能逐屋搜寻,也不敢如此嚣张。

上次白衣神兵过境,县城幸获保全,但四乡杀戮之惨,空前绝后,十室九空,民众死伤八九成。这些劫后余生的乡民,以及城内的百姓,把匪盗恨入骨髓,一旦被当成匪盗,他们这些人势将被埋在麦地里做肥料。

天亮后不久,城内的治安人员蜂拥而出,南门外的市街,可看到成群结队的捕快巡走。

除非能把猎物退出城遁入乡野,他们白天绝对没有拔刀剑行凶的机会了。

两位姑娘摆明了要斗智,他们却摆出阵势要斗力;一在暗一在明,看谁神通广大。

如果两位姑娘真要远逃,可能早已远出百里外,也许已经绕道难宁,昼夜兼程奔返徐州了。

在这里不时现踪,就表示要和他们玩你追我赶捉迷藏游戏,牵着他们的鼻子走,不由他们不玩。

有人受伤,有人被杀,他们怎能不玩?而且发誓要不顾一切玩到底。

九州会打出旗号的第一件影响威望事故,他们哪能半途放弃承认失败?

等待,双方都在等待。

近午时分,在外围封锁的人,轮番进入南门外市街进食,不带兵刃仅带暗器,态度倒还和气,没引起市民的反感,减去不少敌意。

双头蛇孙尚志偕同女皇蜂王玉秀,出现在一家小食店的店堂。

南门不是宿站,街市也比东西两门范围小得多,食店的规模也小,店堂仅可容纳四桌食客。

今天食客少,午膳时分仅有五六位乡民就食,一碗面两角饼狼吞虎咽。

两人吃了四盘小菜,只来一壶酒意思意思。

酒菜刚上桌,邻桌便来了三名雄壮的青衣人,一位腰间有仆刀,两人有铁尺、细绳、镣链……巡捕与捕决,一见便知。

店伙计巴结地送来小菜,也有一壶酒。

佩刀的巡捕盯着双头蛇阴阴一笑,自己斟酒。

“两位,何时可撤走?”巡捕举酒杯亮了亮:“在下不知道你们的消息从何而来,所知道的是,那两个女人根本不在此地,浪费了老半天,还不死心吗?”

“咱们的消息绝对正确,人的确在这里。”双头蛇也阴阴一笑:“只是不知躲在哪一家的地窖里,反正她们是跑不了的,我保证。”

“晚上大搜?”

“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巡捕冷冷一笑:“昨晚在西门外市街,你们幸运地没留下尸体。今晚……”

“老兄,不要吓唬我。”双头蛇也冷笑:“你知道干预的后果吗?”

“他姐的——你才要考虑后果。”巡捕脸一沉,虎目冷电四射:“全县包括宿州,每一座村落都封路断绝交通,对付百十名盗匪,足以将你们化骨扬灰。我不想付出代价,所以开只眼闭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神通迷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