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8章 魔衣怪影

作者:云中岳

出来一名大汉,向女看守打手式示意,转身重行隐入内堂。

女看守一言不发,默默地往外走,向站在门口的男看守打手式,出门顺手掩上两扇大门。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心中一跳,知道即将有事发生。

挪了挪背捆的双手,打算挺身站起。

又听到脚步声,抬头便看到从堂后踱出的四海牛郎。

“你这畜生在这里,不在宿州。”她颇感意外:“这期间没找到近身的机会给你一针,委实遗憾。”

“彼此彼此。”四海牛郎居然没生气,更没咬牙切齿:“没能早些扭住你处治,反而断送了我好几位金刚大将,造成重大的损失,这是我平生最大的一次失败。你说,你要我怎样处置你?”

“杀死我,就可以向你的爪牙交代了。”

“这么简单?”

“生死的事说来非常严重复杂,其实十分简单。成功,就活;失败,就死,简单明了。”

“倘若我还不想你死。”

“你”

“我仍然打算到京都发展,在天子脚下大展宏图,稍有成就便可名动天下,所以四海盟不惜代价上京……”

“结果被百了刀杀得烟消火灭。京都有北地一大鹏,有天下十把刀的两把刀,有……”

“事在人为,各展神通。我的打算是从河南,经徐州,直抵京都,沿途分建一明一路山门,连成一线再向外扩张,把境内的江湖行业加以统合,各地豪杰皆为本社护法,期以三年,我一定可以成为江湖之王。你如果肯说眼你老爹,在顺德主持明的山门“你的野心与要求,已在顺德说过了。结果你也知道了,犯得着再浪费chún舌?家父不会为了我的生死而屈眼,更不会冒抄家灭门大祸而加入黑帮。我家是受到尊敬的有钱有势豪绅,你振武社还能给我家增加多少光彩?”

“至少,你家可以避免午夜屠家之祸。”四海牛郎凶狠地说:“你知道我可以有能力,率领三五十个超等高手,也许今天,或许明天,午夜光临你家屠门绝户。你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我的人愈来愈多气候已成。”

“我不信你那些爪牙,个个都是真正的亡命。”她挺身站起:“江西宁府造反,他的实力比你强一百万倍,结果如何?你就算夺得江山,把命送掉了又能得到什么?你为何不敢在汝宁公然建山门亮出旗号?我知道为什么,需要我点破吗?要不了一天半天,你凌家不会有一个活人,不会有一片全瓦。”

在这小小的灵壁县城,这些自诩超等高手亡命,就不敢公然行凶撒野,不敢向官府挑战。

在顺德惹火了飞虹剑客,几乎全军覆没。只要被官府抓住一个活口,三追两比,势将咬出主谋,一纸公文呈上府衙,命运就决定了。

民心似铁,官法如炉;真正视死如归的亡命。这世间毕竟不多,被杀与上法场,毕竟不是愉快的事。

“该死的泼妇,你还敢讽刺我?”四海牛郎恼羞成怒,爆发似的抓住她的胸襟,猛地扭身把她举起,“砰”一声摔落在八仙桌上。

“你这畜生……”她大骂,不想作贱自己逆来顺受,她才真有视死如归的豪气。

“我要剥光你吊起来,让所有的人看你受辱。”四海牛郎气疯了。

一阵裂帛响,她立即成了上空美人。

轰然一声大震,两扇虚掩的大门倒下了,灯火摇摇,人影抢人。

一声怒啸,四海牛郎拨落半躶的神针织女,一脚将八仙桌踢得向抢入的两个人影飞砸,剑与牛角结同时撤在手中,反应之快无与伦比。

事先早有防范意外的准备,反应快理所当然。

“不许插手!”他怒叫,及时阻止从后堂涌出的人冲入堂屋。

剑光如匹练,两个村姑打扮的人双剑发似奔电。

“铮铮”两声狂震,双剑同被震偏,右面的剑向下疾沉,猛地幻化为淡淡的一道激光。

这瞬间,滚落的神针织女一脚飞扫,壁根下的几件餐具,向四海牛郎飞砸。

“咦!”四海牛郎惊呼,疾退丈外。

“啪”一声响,碗碟在他的腹部开花。

而早一刹那,牛角档的盛羹,被突如其来的剑光,刺穿了一个洞孔。

这一剑来得神乎其神,被击中才发觉不妙,所以惊呼疾退,这一剑怎么可能被击中的?他的牛角裆分明把那把剑震开了的。

莫名其妙挨了一剑,再被神针织女扫飞的碗碟击中,这位不可一世的社主知道碰上了可怕的高手,也愤怒得失去冷静。

“毙了她们!”他不假思索怒吼。

“不要脸的恶贼!”击中他牛角档盛囊的村姑是项碧瑶,而半躶的神针织女气坏了,声出人扑上,剑化激光无畏地抢攻。

两名爪牙冲到,一刀一剑急截。

糟了!她不得不变招封架,真力大打折扣,“铮铮”两声狂震,她被震得向后飞退,“砰”一声背部懂中场空,只感到眼冒金星。

内外都有爪牙而人,来势如潮,肯定会把她俩堵死在狭窄的堂屋内。

另一位村姑是李小莹,已被三名爪牙缠住了。

“卸你的粉腿!”四海牛郎怒吼,剑光下沉射向碧瑶的右膝。

一声长啸与大窗被撞破的响声震耳慾聋,怪影随被窃撞入,“啪”一声巨响,怪影的三尺手棍击中四海牛郎的右外胯,被打倒向左冲,把三名爪牙撞倒,跌成一团。

怪影的手棍真可怕,飞舞中风雷乍起,刀剑着棍便崩飞,人体一触即摔倒。

“快走!”怪影拉起将倒地的碧瑶:“真笨!”

说话中手棍乱挥,三名爪牙又倒了一地。

地面已不能再堆人了,快撒满啦!

“去你娘的!”怪影到了李玉莹身侧,一掌拍翻了向姑娘助下送剑的爪牙,手棍也同时斜挥,另两名爪牙也狂叫着摔倒。

“谢啦!魔头。”李小莹惊出一身冷汗,居然苦中作乐向侯影道谢。

“你也笨,快走!”

“九州冥魔/终于有人狂叫。

这才是真的九州冥魔,怪衣衫不具人形,头罩也吓人,那根本就是一具碎破的烂布袋。

手棍左敲右扫,左掌直拍斜挥,所经处波开浪裂。悬在神案上的两盏菜油灯已熄了一盏,光度有限,那魔鬼形象不易看清,倍增恐怖。

前后人潮仍向内涌,用意就是以人墙把入侵的人挤在一团活捉,一个个踏同伴的身躯冲进,奋不顾身相当勇敢。

“走啊!”九州冥魔再次催促,扶起壁根下的神针织女扛上肩,手棍飞掷,灭了最后的灯火。

两女先一刹那钻出破窗,窗外共散布了七个昏迷的人,大概是负责堵死大窗的爪牙,被九州冥魔在进窗之前摆平了。

她俩听到后面有跟出的声音,扭头一看,九州冥魔的身影,已经升上了屋顶,一闪不见。

“跟他走!”碧瑶低喝,破空上升。

李小莹也飞跃而起,窗内已有人扑出。

瞬息间的暴乱,自开始至结束为期甚暂。

堂屋内人体堆了一地。

四海牛郎挣扎难起,被爪牙踩得愤怒地破口大骂,但堂屋黑暗,涌入的爪牙怎知是他?照踩不误。

手棍击中他的右胯,痛得他直不起腰来。

全村大乱,入侵的人已鸿飞冥冥。

四海牛郎对九州冥魔,怀有无边的恨意,恨之切骨誓在必报,也怀有强烈的恐惧。

这一棍力道相当猛烈,幸好他已经运功护体,抗拒的结果是身躯被打得斜摔出文外,总算禁受得起,不曾向裂骨绽,伤势轻微,但也痛入骨髓,仓车间爬不起来,被爪牙踩得晕头转向。

好不容易挺身爬起,愤火中烧。

“给我追!追他上天入地!”他在黑暗中大叫大吼,向微光透入的大门外冲出。

斜对面的假九州冥魔神萧秀士,带了爪牙到了。

“人上屋走了,快追!”神萧秀士大叫,稍一迟疑,一鹤冲霄跃登瓦面。

黑夜中难辨人影,反正屋上有人掠走,不会是自己人,望影狂追错不了。

总算不错,爪牙们跟上来了,人多胆气壮,追了再说。假使爪牙们胆小不跟上来,追上去岂不是白送死?

留在村中的人并不多,全集中在囚禁神针织女这家农舍附近,外围只有几个警哨,入侵的人突围而出,根本没有余力拦截。

望影而追,追入南乡的郊野。

四海牛郎毕竟根基深厚,追出村外之后,右胯的痛楚已逐渐消失,领了四名随从,超越神箭秀士全力狂追,一面发信号催促后面的人跟来。

追的到底是不是九州冥魔,谁也不敢肯定。

逃走的淡淡人影,终于消失在草木丛中。

追的人不死心,开始小心地分组穷搜。

人一分开,个个心惊胆排。

碰上了真的九州冥魔,胆气仍壮的人就没有几个了。

距西门三四里的一座看守田地棚屋,位于一条小河旁的林缘,村落远在五里外,比县城更远些。

九州冥魔坐在棚屋前的一株倒水上,搬弄着一根树枝,截去枝梢的枝叶,用小刀削制一根三尺长手棍,那古怪恐怖的外貌,真像一个可怖的怪物。

棚中漆黑,神针织女在里面更衣。

这是她的藏匿处,包裹白天藏在河边的草丛里。

“一股仇恨的力量支持着你,所以甘愿忍受这种花子般的苦日子。”九州冥魔专心地削手棍:“如果是男人,可以自嘲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你是千金大小姐,怎么说呢?徐姑娘,值得吗?”

“值得的。”神针织女早已到了他身后,跨过倒木傍着他坐下:“我如果不追蹑他,他会重新带了爪牙到我家行凶。”

“仍然要追蹑他?”

“唉!”神针织女失声长叹:“他的爪牙愈来愈多,我的处境一天比一天凶险。现在我……所有的东西都丢光了,你能帮助我吗?”

“我抱歉。”他摇头,停止工作面向神针织女:“他曾经伤害你,但在顺德他就付出重大的代价了,报过于施,不怎么合乎道义。我如果再继续帮助你,理不直气不壮,必定心中有负担,勇气与信心都会打折扣,我会吃亏的,别怪我。”

“该道歉的人是我。”神针织女低下头:“那个九州会主冒充你,你不找他?”

“呵呵!谁都可以自称九州冥魔,这并不是大圣大贤的尊号。我不找他,自会有人找他算帐,我乐得隔岸观人看热闹,而且有人挑冤担债,元债一身轻。”

“你那一根,该敲破那畜生的头。”

“那另一位姑娘,就得被他的剑击碎右膝。”九州冥魔露在头罩外的双目,在夜空下似乎可以反射星光,感觉中像是猛兽夜间猎食的怪眼,流露出浓浓的阴森然气:“我对某些人有承诺,不在这里大杀特杀,所以用棍痛揍他们。这些混蛋不曾残害本地的居民,所以某些人请求我放过这些混蛋。至于屠杀牛鬼蛇神的事,与本地人无关。”

“你所指的某些人……”

“那也与你无关。你又在用心机,聪明过度不是好现象。回家去吧!你还不足与那个牛郎周旋,早晚会重蹈覆辙,栽得比这次更惨。如果他这次不用你作诱饵对付我,恐怕昨天你就……认识回顺德的路吗?”

“我”

“放弃吧!姑娘,你不觉得,这段追蹑期间,活得多辛苦吗?我相信你不会是为了吃苦,才出生到世间来的,就算把他一针杀死了,消了一股怨恨,付出是否也太多了?我仍是一句话:“回家吧!

“我不甘心啊!”

“你该问那个牛郎是否也甘心。”九州冥魔站起挥动手很试劲:“你每件事都看不开,不甘心,非要报复一下不可,日后的日子是很难过的。好好保重,不要浪费生命。”

上次在见我生财田家,他勒索见我生财,那与神针织女无关,神针织女却强出头向他袭击。

因此他对这位工于心计的小姑娘,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这种人活得相当辛苦,每件事都看不开不甘心,从报复上获取决意,日子哪能好过?

“也许,我该去找我需要去找的人。”神针织女黯然叹息:“把这个畜生忘了。”

“你需要找什么人?”

“那位管我家解危的人,杨敏。”

“你倒是恩怨分明呢!”九州冥魔打趣她。

“不报仇,报恩总可以吧!”她的心情也开朗了些。

“你如何去找他?”

“我也不知该如何才能找得到他。”

“有线索吗?”

“没有,我对他毫无所知。”她沮丧地说。

“灵壁城恐怕有一二十个叫杨敏的人。如果你像追蹑四海牛郎一样固执,人海茫茫,你走遍天下去找,会找得头发变白的。

再见。”

“我会回家……”神针织女高叫。

九州冥魔怪异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魔衣怪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