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19章 双丽逢妖

作者:云中岳

两位小姑娘站在土坡上的大白杨树下,向四野眺望。

这里地势稍高,大白杨树更高,远在十里外也可看得到这座小丘,鹤立鸡群引人注目。

这一带不但百里平阳看不见山,连稍高的丘陵也如凤毛麟角。看到丘坡的大白杨,就知道附近一定有村庄。

站在丘顶远眺,其实看不到什么。

复耕的地不多,人口恢复不到四成,大多数田地都成了荒地荆棘丛生,收获了的田野空间无人,一排排高矮的杨槐杨柳挡住了视线,只能看到无尽的纵横交错树梢,仅最近的两三里,可从树隙隐约看到地面的景物。

如有人马走近,看到时必定已接近至三里左右了。

烈日炎炎,白杨树下却凉风习习,微风一吹,巨大的树叶劈啪怪响。树上的喜鹊窝有五六只喜鹊股噪,比乌鸦的叫声更难听。

“你猜他们会来吗?”碧瑶不再张望,挪了挪腰带上的剑干脆坐下,取水葫芦喝水。

“一定来。”小莹也傍着她坐下。

“怎见得?”

“你是他们在徐州建山门的保证,捉住你便成功了一大半。要是你,你肯放弃吗?”

“他们知道我们有九州冥魔相助……”

“他们也自称是九州冥魔呀!何况他们人多势众。如果他们没有把握对付九州冥魔,怎敢冒名顶替、在外大张旗鼓?即使现在真的九州冥魔出来公布身分,相信的人也没有几个。他们在有计划地攫取九州冥魔的名号据为己有,已成功了大半啦!”

“我想,昨晚他们所布的陷阱,确是为九州冥魔而设的,把九州冥魔诱入绝地,用人墙把他压垮堆死。你我却像扑火的飞蛾,一头撞进绝地罗网里。我们很幸运,小莹姐,下次你多用些心机好不好?我毫无经验……”

“唷!你可不要全倚靠我。”小莹推了她一把:“集合两个人的智慧,两个人统合的力量,可以应付比我们强三倍的劲敌。你也该学习累积经验对不对?我在想,到底谁才是真正的九州冥魔?”

“昨晚救我们的那一个,一定是真的。”

“我也认为是。可是,谁也没见过真的九州冥魔,即使昨晚那个是真的,也没有人能证明。”

“他昨晚用手棍打伤人而不打死人,我想起另一件事。”

“哪一件事?”小莹追问。

“一个用拐杖伤人而不杀人的瘸子……”她将天杀星在徐州寻仇报复的事简略地说了,最后说:“这些性情怪异的高手名宿,所行所事的确令人迷惑。九州冥魔绰号称魔,应该比魔鬼更令人害怕,杀人不眨眼无所不为,所以称魔,其实却不是这么一回事。以发现我的毒娘子来说,她并不毒,长得漂亮人见人爱。我觉得,有些人的绰号,有点名不符实,夸大而已。”

“等你看过天杀星钱森的行事,再下定论并未为晚。那富生人性已失,杀人不分对象,选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少妇孺,也毫无怜悯地挥刀照杀不误。”

“咦!有人来了。”

她向西面一指:“两人两骑,像在欣赏风景。”

西面有一条小径,绕向被后的小村,小径绕过坡南,绕过她们所停留的几株白杨树侧,所以她俩可以循小径远眺三里外的景物,把两人两骑看得一清二楚。

“后面里余还有两骑。”

“小莹下意识地挪动长剑:“一男三女,佩的全是剑。两比四,我们应付得了。再看看,后面如果还有人,咱们走,引他们捉迷藏。四个,要他们好看。“

“唔!三个女的穿水蓝色骑装,一定很年轻。男的像是穿大青色长衫,也应该是年轻人。”

她其实不易看清轮廓,太远了:“后面不再有人,四个人就敢远搜,必定非常了得,我们得小心了。”

四骑都戴了宽边遮阳帽,即使到了坡下,也无法看到面孔,只能从衣衫猜想,浅色衣衫上了年纪的人不宜穿着。所以她猜想都是年轻人。

前面两位女骑士策马徐行,有说有笑,向村落走的意图明显,接近至两里以外,还不曾发现坡上有人。

两女坐在树下,不走近便难发现。

“等他们到了坡下,再招呼他们上来。”没有后续的人跟来,小莹跃然慾动:“我认识不少出入双头蛇孙家的人,概略了解他们的底细。”

“哦!双头蛇孙家大宅,是九州会。”

“九州会的山门。”小莹说:“本来认为是九州冥魔的住处,所以我和……我要去搬他的金银珍宝,没想到他根本不住在孙宅,扑了个空,地窟中没有金银,却是坑害江湖有骨气朋友的地牢。”

“小莹姐,你进去过?”

“是呀!如入无人之境,住在宅中的爪牙,没有一个是超等的高手。”

“你要去搬九州冥魔的金银珍宝?”她大惊小怪。

“嘻嘻!有什么不对吗?”

“但他……”

“他敲诈勒索巨豪大霸,到手许多财物,都是些不义之财,他哪花得了那么多呀?我们去搬一些替他散不义之财积阴德,双方都有好处呀!”

“你仇视他……”

“废话,怎会仇视他?所以进出孙家时,我们伤人而不下毒手杀人。以后,才发现是假的九州冥魔,因此跟在后面看热闹,看他们到底在兴什么风浪?”

“那我就放心了。”她没留心小莹话中的语病,忽略“我们”两个字的含义,以为指的是她和小莹。

“咦!你放心什么?”

“我担心你仇视他,他救了我们……”

“你白担心了,我们只想搬他的金银,也想向他表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出道三年没逢敌手,但仍然有人能要他出乖露丑。嘻嘻!当然我想和他较量一下。”

“还想较量?”

“算了,他的确很了不起。”小莹泄气地说:“连高手组成的人墙也堵不住他,一棍挥出,可把三个人打倒,真有万斤神力勇似霸王。老天爷,如果他手中用的是刀,那……”

“那将有一堆不全的尸体堆积如山。”

先头两骑,已接近坡下了。

她俩只能展望村西的景物,不可能看到村东的动静,认为搜索的人必定从西面来,也就忽略了身后村东的警戒。

事实上即使留意了,也只能看到坡后的村落房舍,村外的景物无法看到更不可能看到从村后接近的人马。

“你别说得那么夸张可怕好不好?”小莹说:“九州冥魔展开行动时,从没听说过他杀了多少人。所以那些被勒索过的大豪大霸们,虽然很得咬牙切齿暴跳如雷,但从没把他看成天怒人怨的凶魔,可别被他的魔号吓唬了。”

“当他曾在丰县现踪时,家父的确紧张得寝食难安。”

“你算了吧!穷紧张。你爹笑孟尝不是大豪大霸,只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烂好人,九州冥魔会找你爹敲诈勒索?无知。”小莹打趣她:“唔!他们看到我们了。”

土坡坡度甚缓,至城脚小径的里余,人的面貌仍难看得真切。两匹坐骑驻马小径,两位女骑上掀高遮阳帽沿,向披上眺望。

她一蹦而起,小宝也站起向下向挥手。

后面里余,另两匹健马速度加快。

两个女骑士向上面指指点点,听不到语音,无意策马上坡。

片刻,后两骑到了,四人商量片刻,策马向上小驰,已可感觉出敌意。

“全是女的。”她低声说。

“是个中年女人。”小莹也看出,先前认为是穿天蓝色长衫的男骑士,原来是女的,长衫虽宽大,但仍可看到胸部隆起的曲线,想必定是大胸脯女人。

“哦!好漂亮。”她脱口称赞。

四个女骑士已将遮阳帽取下挂在背后,露出美丽的面庞。但穿天蓝长衫的女骑士不是中年普通女人,而是拂散一头长发,走近隐约可以看到前顶有几排戒疤,头发掩覆不住疤痕的带发修行尼姑。

带发修行的女人,年龄最少须在五十以上,头上不会有戒疤,正式落发受戒的女尼才有。

三个年轻女骑士眉目如画,隆胸细腰极为撩人,骑装把浑身的曲线,衬得更为夸张,更为动人。

四女所佩的剑,装饰华丽,定然是品质极佳的利器,可能属于宝剑级的精品青钢剑,份量也不轻,绝非摆样子的饰剑。

白杨树粗如牛腰,不宜系马。

女骑士们悠闲地下马,利用野草系坐骑,一直用友好的目光向她们打量,将遮阳帽挂在鞍上,这才向她们接近。

带发女尼领先,依然秀丽的面庞笑容非常怪异。正确的说,那不是笑,如果勉强称之为笑,定是阴笑,真像一个女鬼在向阳世的仇家笑,令人感到发寒颤,烈日下依然觉得寒气袭人。

“小姑娘,你们认识我们,知道我们的底细,对不对?”带发女尼的嗓音并不刺耳,但听在耳中,却令人汗毛直竖,似乎觉得是发自女鬼口中的声音。

“我们不认识你们。”小莹胆气壮,但居然感到说话时喉间有物堵住,脸上与手背的汗毛自行竖立。

自从四女骑士下马,这股怪异的慑人气氛,便控制了她俩的情绪,没来由地心中发虚。

碧瑶的胆气差些,干脆闪到小莹身后,感到这股妖异寒森的气氛,所产生的压力令人精神难受如被控制,恐惧感发自心底,说不出任何理由。

其实四女都美丽动人,连中年女尼也可以称有七八分姿色的美妇,虽然打扮怪异了些,仍可称美丽的徐娘,风韵依然迷人,没有令人感到恐惧的理由。

勇气为何沉落,她俩并不知道,也无意思索原因,完全呈现意识失去主宰的怪异反应。

四个女人在她俩身旁下马,表现善意,系马慢条斯理,悠闲从容。这期间,她们的极端警戒心,便迅速地消失,只是在感觉中,并不知道自己所呈现的变化,当然无法了解原因何在。

“你两人昨晚前往唐村闹事。”

“是的,去找九州冥魔。”小莹乖乖地回答。

“九州冥魔反而救了你们。”

“是的,可能是真的九州冥魔。”

“九州冥魔是九州会的会主。”

“那是假的。”小莹有问必答。

“救你们的九州冥魔目下在何处?”

“不知道。出了村,我们追了百十步,便失去了他的踪迹,无法找得到他。”

“唔!可能的。你是笑益尝的女儿?”

“她才是。”小莹把身后的碧瑶挽出。

碧瑶也两眼发直,但毛发森立的神色仍在。

“你是她的朋友?”

“我在宿州客店认识她的。”

“你姓甚名谁?”

“我姓李,叫小莹。”

“很好,我们找到你们了,双手伸出来,乖。”

她俩傻傻地伸出双手,任凭两个女骑士替她俩用牛筋索上绑。

发出一声怪异的低啸,带发女尼走向坐骑。

后面村落传回一长两短长啸声,有爪牙在村内回讯。

“到村里把人交给会主。”带发女尼向三女说:“回头我们去找九州冥魔,今天一定要把他找到,擒住他炼他的神魂,他将成为咱们最乖顺、最得力的臂膀。”

“这个小丫头一脸聪明相,一定是个鬼精灵,有大用。”那位瓜子脸女骑士拧住小莹的下巴摇了摇:“师父,收她做徒孙,是个好人才,如何?”

“这……”

“笑益尝的女儿才有用,其他的人带着是累赘。把这小丫头赐给那些牛鬼蛇神享受,实在可惜。可用移神大法消去她的家世记忆,她可能比徒儿更出色。”

“唔!确是可造之才,已经是个绝色小美人,骨格也极为清奇。好吧!给你调教。”

“谢谢师父。”女骑上欣然牵了小莹向坐骑走。

碧瑶却霉运当头,被牵在马后走。

小莹则被女骑士安置在鞍前,一马双驮受到重视。

四马六人向村落定,上坡距村落仅里余。

□□□□□□

村口出现人马的身影,有四匹马迎出。

碧瑶被拖了十余步,“砰”一声被草绊倒,神智猛然一清,惊叫一声,又被拖了几步,狼狈地挣扎而起,不得不脚下加快些跟着坐骑走。

“你最好放乖些。”拖她的女郎扭头向她说:“情势不由人,放明白些才免吃苦头,如想反抗,拖片刻你就会丢掉半条命,好好走。”

“你们……你们用妖术……”她看清了处境,知道大事休矣:“你们是……”

“天府三女煞。”

“什么叫天……天府?”她不想多吃苦头,脚下的速度与施速相等。

“你不懂?”

“你们该是地府的女鬼。”她恨恨地说。

“煞比鬼高一级。”女郎脸一沉:“你最好不要在嘴皮子上逞能,以免激起本女煞的杀机。要不是你可以派用场留你有大用,我早就把你整得成一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双丽逢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