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0章 废道觅佛

作者:云中岳

小径直抵唐村,撒开大步片刻可到。

两村都留有几个人,这里是临时指挥中心。宿州赶来的爪牙,必须先到这里,留守的人负责把当前的情况,向赶来的人说明。

主要的负责留守人员在唐村,邻村只留下几个受伤的人在守。

双头蛇与女皇蜂受了伤,应该不在唐村。但唐村是指挥中心,他必须先到唐树,表示他并不知道双头蛇被九州冥魔打伤的事,去邻村找受伤的人也毫无意思。

距村口里余,便看到六名男女在路口排开,刀出鞘剑在手严阵以待,似已料到他会找来。

由此可知,留守的人没有几个,而且首脑不在,所以不敢主动前往城外找他问罪,打伤了三个人,这些人多势众的人怎肯甘休?

他放慢脚步缓缓接近,调和因飞奔而急促的呼吸,也像是让对方放心,呼吸不稳表示修为有限,容易对付。

“咦!真是杨明小子。”堵在路中间的暴眼凸腮大汉有点失惊:“你这混蛋幸运地逃出地牢,却眼巴巴又专程赶来送死。”

“你记得我,很好很好。”他大摇大摆走近,毫不介意对面的三把刀三支剑,笑得邪邪地:“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只是穷途末路,投奔九州会的混世烂货,双头蛇谋害我,用不着你们替他挑冤担债。如果强出头包揽是非,后果自负。我是一个相当讲理的人,千斤重担一肩挑。记住,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让路,我要进村去我双头蛇了断是非。”

“你去死吧!”大汉怒吼,冲上就是一刀,“天外来鸿”从上至下斜劈,刀风虎虎,劲道非常猛烈,突然急袭,志在必得,刀上的火候极为精纯,猛袭一个赤手空拳的人,一刀该可以结果对手的老命。

“他娘的!你真干呀?”他踊跳急退,再左闪右避。这两句话的刹那间,大汉共攻了七刀,可知刀势之猛烈快速,刀刀生险颇具功力。

最后一刀,他已绕回原位,双方互调,他的背部暴露在五名爪牙的刀剑前。

另一位爪牙看出便宜,悄然冲上挫马步斜劈他的腿弯。只要砍中腿,就可以活擒了。

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记漂亮俐落的后空翻,在头向下的瞬间,双手已分别抓住爪牙的双肩,下身疾沉,一膝撞在爪牙的腰脊上。

真快,快得令人目眩,一声闷响,爪牙向前面挥刀冲来的大汉猛撞,单刀易手。

“不要……”爪牙狂叫。

“嗤”一声响,大汉的单刀刺入爪牙的右助。

他翻落时已夺获单刀,大旋身横刀面对四爪牙,不再理会身后两爪牙互撞的结果,似已料定不必再分心。

“有人上吗?”他挥刀叫。

他精彩绝伦的反击技巧,把四个爪牙吓了一大跳,变化太快太突然,四爪牙毫无抢救的机会。

误伤同伴的大汉急疯了,跨两步便到了他身后,咬牙切齿刀发似奔雷,“力劈华山”要将他劈开两半。

他依样葫芦并没回顾,估计得极为精确,千钧一发间略向右移,右手刀反从左胁向后吐出,身形也向后疾退。

对方的刀落空下沉,他的背也贴上了对方的身躯,刀尖准确地贯人大汉的右肋外侧,部位与先前中刀的爪牙几乎相同。

“呃……”大汉向下挫。

一声怪啸,他疾冲而上,刀似狂龙分张,人影似流光一掠而过。

“里面有人吗?”他向村口边走边高声叫,手中刀血迹斑斑。

“救……我……”身后有人狂叫,有人体倒地声。

四个爪牙有三个摔倒,碎了膝骨。一个折了有小臂,是砍断的。三个膝骨碎的爪牙,是被刀背敲碎的。

六个爪牙,幸好有三个仍可站立,捂住伤口狂叫求救,挣扎着向村口走。

村中家家闭户,像是空村。

他到了村中心的祠堂,那是指挥中心所在地,可以安顿三四十名爪牙。祠前广场的拴马桩,系有七八匹已备妥鞍的健马,留在这里的人,随时皆可利用坐骑出动,准备得相当周全。

祠堂内没有人留守,几个爪牙已见机从村后溜之大吉,奔向邻村与该处的爪牙会会。他搜了一圈,里面鬼影俱无,来晚了一步。

膝骨被敲碎的大汉,用木棍支撑躲入村口的一家农舍,由主人帮助他裹伤,这条腿算是完了。刚裹妥,堂屋出现杨明高大的身影。

“你进去。”杨明和气地将主人推入通向后堂的走道。

“你……你想怎样?”大汉惊恐地问,慌乱地抓起搁在身侧的剑:“在下受……受了伤,你……”

“我在地牢受的苦,你知道,对不对?”

“这……这是不……不同的”

“一样的,老兄,甚至更残忍百倍。”

“你……你想怎样?”大汉绝望地叫:“那……那与我无……无关,冤有头债有……有卞……”

“你们向我动刀剑,六比一,债上加债。”

“放我—……马,我……不关我的事……”

“有条件。”

“什么条件?”

“消息换你的命。”

“我……”

“冷面佛母与她那三个娇艳女徒天府三煞住在何处?”

“阁下,谁也不知道。”大汉心中一凉:“活剥了我,我也无法奉告。她们是振武社社主的心腹,不受任何人指使,住的地方恐怕只有社主与会主知道。”

“你对我没有多少用处了。”

“饶我……”大汉狂叫,以为杨明要灭口。

叫声倏止,张口结舌。

杨明不理他,掉头昂然走了。

□□□□□□

邻村相距仅里余,像是两村对门居,是一座无名小村,有三四十户人家,也是一座新建不久的小村落,由流落在本地的落藉人士所建立,属于多姓聚落。与唐村不同的是,没建有宗祠,因此借住的暴客,皆分别占住各家农宅,无法聚集在一起形成防卫区。

杨明出现在这座小村,逐户寻找留守的人。

他已经获得口供,知道留在这里的人十之八九是伤患,伤患人数相当可观,一会一社损失不轻,迄今为止,追擒项姑娘的行动并没真正成功,得而复失,引来好几个九州冥魔,被打伤了不少人,也死了好几个。

双头蛇受伤不算沉重,丹田的功能失禁,内功毁了十之八九。头不易经常抬起,颈椎骨拒绝支撑他的头,也许他另有一个无形的头,却有实质的重量,难怪颈椎拒绝支撑超重的两个头啦!

他住的地方很好找,本来就是地位甚高的主事人,住的地方是全村最大的宅院。

女皇峰也住在同一宅院内,右膝包扎得像巨粽,且用木板夹牢,走路需借助拐杖。治疗初期,至少一个月以内不能走动,以免让裂了的膝骨滑脱。愈合困难。

村民不敢管强梁们的事,避得远远的免招是非。

双头蛇仍有反抗的基本武技,结果被打得天昏地黑。

女皇蜂躲在内室里发抖,她作了最妥当的应变措施,左手有一把百毒摄魂蜂,右手有剑。当然,她知道很难对付得了死而复生的杨明,但她已别无抉择,有决心作孤注一掷;她本来就是女亡命。

“砰”一声大震,房门轰然倒塌。

她惊得跳起来,一枚寸大的摄魂蜂破空飞旋。

“不……”门外传来双头蛇惊心动魄的狂叫,身影也出现在房门口,正挡在百毒摄魂蜂的必经路上。

是被揪住背领推入的,用来描兵刃暗器。摄魂蜂飞旋而至,直射胸口。

一声怪响,百毒摄魂蜂在双头蛇的胸前三寸碎裂而坠。

杨明的右手有一根凳脚,及时一拂击落了致命的百毒摄魂蜂。

双头蛇已吓得魂不附体,浑身一软;双脚支撑不住身躯,像被抓住颈皮吊起来的小狗。

“女皇蜂,你真够情义哪!”杨明拖着双头蛇入房,脸上有令人莫测高深的笑意:“十几天不见,非常的想你,你想我吗?”

“你……你不要过来……”她将左脚伸下床,将剑伸出惶然叫:“你……不要怪……我……”

“没有怪你的必要,你也是奉命行事。”杨明信手将病狗似的双头蛇向她抛去。

“哎……”两人跌翻在床上狂叫,滚成一团。

杨明抢进,缴了她的剑和百毒摄魂蜂丢在床脚,坐在床口,把两人堵在床上。

“真的不……不关我的事。”

女皇蜂扶腿坐起,痛得泪水如链:“我……我是那么喜欢你,曾经郑重要求这条双头蛇,要他不要残害你……”

“我并没答应你。”双头蛇抢着说:“也由不了我作主。这混蛋不……不屈服……”

杨明一耳光把双头蛇打倒,再一掌拍在丹田上。

“女皇蜂,我来找你并无意报复,毕竟你我曾经相好一场。你的身分地位也主宰不了我的死活。”

杨明轻抚着她的沾满泪水的脸颊:“俗语说:有所得必有所失。你得到了些什么,也将失去些什么。组会结社争逐名利,固然人多势众容易达到目的,但也将失去可贵的自主自由,会供人驱策,身不由己。你的本意并不想伤害我,但你作不了主;所以,我原谅你。”

“杨明,我……我错了……”她哭了个哀哀慾绝。

“你已经替他们尽了力,可以毫无愧色地回家,找你下半辈子的幸福,不必在刀光剑影中浪掷生命了。”杨明挺身后退:“百日后你的伤可以复原,但不可能再奔逐名利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祝福你。”

“杨明……”

他消失在门外。他来,的确无意向女皇蜂进一步报复。

“你……你这混蛋为何不杀……我……”双头蛇拍打着床厉叫。

杨明那一耳光,把双头蛇的脸打歪了;再加的那一掌,震毁了膀跳经的血脉。所以,这条双头蛇不但头低脸歪,而且旦夕尿屎不禁。

□□□□□□

一群闻警快速赶回的人,集中在双头蛇的房中,七嘴八舌向他询问经过,进行了解状况。

“你一定看错了人。”那高年老道王屋丹士,用肯定的口吻大叫大嚷:“贫道的七星联珠锁脉术,是武林独一无二的绝技,就算把武当的祖师张王丰从坟墓里拖出来,也解不了贫道所制的经脉,七天过后一定经脉寸断而死。你在地牢已经用酷刑要了他大半条命,所以死得更快,你居然说他来找你……”

“道长,你不要嗓门大自以为有理。”双头蛇已经为了伤势沉重而痛不慾生,登时气得扭曲的脸更扭曲狰狞可怖:“众所共见,有些被打伤的人认识他。女皇蜂是他的女人,难道也看错了?我相信你的七星联珠制脉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绝技。武当祖师张三丰已经死了几十年,从坟墓里把他成了白骨的尸骸挖出来,当然解不了你的制脉绝技啦!我当然一百万分相信他不如你,你活着,当然比一个死了的人强,这点我毫不怀疑。”

老道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气虎虎地出室走了。双头蛇重伤成残,老道怎能找成残的人出气。

“好了好了,别生气啦!”一名爪牙打圆场:“这姓杨的是否真的厉害,其实你也不能证明呀!打伤你和女皇蜂的人,是自称九州冥魔的混蛋,跑来乘人之危揍你一顿而已,你并没正式和他交手。”

“我和他比过武功,当然知道他厉害。他如果不厉害,我会在茶水中用毒制他?他娘的!你厉害,你去找他好了,替我报了仇,我感激你,哼!”双头蛇拍打着床板,怒火愈来愈炽,没有人相信他的话,难怪他气得七房生烟快要爆炸了。

“咱们不去找他行吗?”爪牙苦笑,也不敢和他计较:“他打伤了咱们这许多人,会主不大发雷霆才怪,咱们谁也休想安逸。走吧!咱们分头搜寻。”

先后共有三批闻讯赶回察看的人,指挥中心受到袭击,接到紧急信号,当然得赶回应变。

总人数其实不多,仅有十二个人,而且都是负责在外围搜索九州冥魔的高手,十二个人足以应付像九州冥魔那种超拔的强敌。这些人,哪把一个江湖默默无闻的杨明放在眼下。

必须分头搜寻,十二个人仍然分为三组。人手一分散,实力就显得稍弱了。

他们的分组本来够坚强,自以为四个人定可对付得了九州冥魔,至少也可以从游斗术把九州冥魔缠住,让其他的人赶来合围。

王屋丹士与三位中年人,策马奔向里外的唐村,认为杨明可能在唐村潜伏,即使遁走,也须经过唐村,在唐村可能查得出去向。

距村侧的巷口不足二十步,健马缓下蹄,巷侧的大树下。踱出倒曳着二枝红缨枪的人,枪长六尺四,操练时颇为美观,却不怎么管用。碰上厚背薄刃的军刀,一刀可以砍断好几支枪,只有两膀有千斤神力的人,才可以使用浑铁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废道觅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