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2章 明攻暗袭

作者:云中岳

城南郊的人想前往城北郊的龙车山,如果不穿城而过,就得绕城东郊北行,走环城小径要穿城东门外的小市街。有坐骑而又讯刀带剑,穿城而过相当危险。所以从唐树前往石泉亭赴约,非统东门走不可。

在东门外的市街留意动静,要比提前至石泉亭等候有利些。

至少,可以留意对方是否另派爪牙策应布伏。

他住在东门外大街的一家小客栈,客栈太小食物粗糙,本来就是穷苦旅客的栖身处,睡的是大统铺,毫不引人注意,所以爪牙们忽略了这种小客栈。

其实他无意躲藏,只是不想被盯梢,一旦有人日夜不断盯梢监视,就不能活动自如了。

日上三竿,旅客都走了。

他一个人在空旷的食堂进早膳,没有人打扰他,连店伙也不再走动,他也不需店伙照料。

街上的客栈,白天不会有麻烦,一社一会的牛鬼蛇神,只敢夜间撒野。

当一个美丽妖艳的女郎进入食堂时,他大感意外。没错,是天府三女煞中的一个。

他对冷面佛母所知有限,只从口供中知道一些零星消息,一社一会的爪牙中,对这四个横行四川的女强盗,也所知有限。

甚至有些地位并不高的爪牙,根本不清楚她们与四海牛郎的关系如何。她们不与其他的爪牙走在一起,不与其他的人往来,爪牙们只知道她们是自己人,如此而已。

三个女煞姓甚名谁,恐怕只有少数亲信知道。

他也不知道,昨晚见过面,印象并不深刻,也不会正式打交道。

“佩服佩服。”他放下碗着坦然喝彩:“像你这种女强盗,做案无往而不利,任何地方,也可让你来去自如。你不会是一早盛妆打扮来这里早膳吧?这种小店够资格招待你吗?”

二女煞打扮得确是出色,连身碎花套装衣裙,绣带佩如意锁城囊,梳飞凤擎,薄施脂粉,走动时幽香四逸,小坎肩的流苏穗轻摇,浑身曲线玲现,十足大户人家青春少妇形象,走到何处都会成为众所注目的焦点。但出现在低级的小客栈内,就不够高贵了。

“在大庭广众间,你如果指我是女强盗,一定被人把你看成疯子。”二女煞嫣然一笑”,在桌对面拖出长凳坐下:“你说得不错,在四川作案十年,从来就不曾失风过,失败出川远走高飞,并非失败在作案上。我想,你真是与女皇蜂相好的杨明。”

“如假包换。我想,你已经到唐村走了一趟求证过,所以。

不再怀疑。更可能是替九州会主传讯息的,他对今午的约会是否有意见?”

“你把他约到石泉亭,是不是有意再向我们挑战?”

“你们是振武社四海牛郎的人,与九州会主无关,你们会帮助他吗?”

“你早已知道一社一会其实是一家。我们捉住李小莹和笑孟尝的女儿交给九州会主,李小莹知道一清二楚。”

“但我不知道呀!我与四海牛郎无冤无仇,也不认识他,他用大嗓门向江湖朋友宣告,他是英雄豪杰,怎么可能与九州会主九州冥魔沈迅一气成为一家人?强盗通常自诩英雄好汉,四海牛郎这种英雄与你们是一家,我一点也不奇怪,与魔道人物联手就令人难以相信了。所以我觉得谣言不可信,也希望振武社与你们这些女强盗,不要助纣为虐,帮助九州会主对付我。还没请教姑娘贵姓芳名呢!失礼失礼。”

“姓名重要吗?”

“至少便于称呼呀!你总不能双方你喂我喂,或者阿猫阿狗乱叫一通吧?江湖混世者十之九九用假名,你会把真名实姓告诉我吗?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女皇蜂说她姓王闺名叫玉秀,只有傻瓜才肯相信。”

“不和你胡扯啦!你就叫我二女煞好了。告诉我,你为何救那个李小莹小丫头?”

“她把只剩一口气的我,从双头蛇家的地牢中把我救出,我能不回报她吗?你们幸好没有伤害她,所以你们师徒四人仍然活着。”他郑重地说。

他一直就在信口开河胡缠,只有这件事是真的,大丈夫恩怨分明,他不希望妖女用异样的眼光看这件事。他一说,等于是揭开他逃出地牢之谜。

“难怪你说愿为她赴汤蹈火。”二女煞恍然。

“你不会是为了这件事来找我吧?”

“你说对了,我是替九州会主传口信的。”

“他怎么说?”

“破例招纳你加盟,取代双头蛇招贤馆八方功曹的重要职务,免除奉纳加盟金。八方功曹的地位仅次于八金刚十大将,权势却比金刚神将大,负责招贤纳士共图富贵,可任意调度往来的资金。日后如果会务兴旺,发展蒸蒸日上,可望升任副会主或重要埠头的分会主。杨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千万不可轻易放过,以免抱很后悔,你意下如何?”

“开玩笑,空口说白话毫无诚意。”他干脆停止进食,满意地拍拍肚皮表示吃饱了:“我在江湖混了一段时日,知道各种组合的组织规章,了解那些阴谋野心家的心态。我本身也做过采雄巨率。没有任何一个首脑人物,肯把重要职务交给心腹以外的人担任,避免大权分落。我与九州会结仇,已到了势不两立地步,情势明白表示我占上风,他们肯在屈辱中用名位向我表示拢络的诚意?就算那位混蛋会主亲口向我表示,我也心中凛凛,一旦落在他手中,前车可鉴,我会死得更难看。”

“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吗?你比我还要清楚君子与小人的区别,我死过一次,不想死第二次。二女煞,你最好转告四海牛郎,如果他胆敢站在九州会主的一边对付我,他称霸江湖的雄心壮志必定落空。”

“有这么严重?”二女煞的语气有调侃味。

“比你想像的更严重。一旦他的江湖霸主梦,影响我的生存,他将会发现莽莽江湖,仅招集百十个亡命,玩些不守规则的游戏,是成不了大事的,美梦必定成空。你们这些追随他追逐名利的人,又得另投明主了。”

“嘻嘻,是虚张恫吓吗?”二女煞可没把他的大话当真:“在江湖混世的好汉们,劣根性是死不服输,输阵不输气,被打得头青脸肿还嘴巴死强硬穷吹牛。你一个人打了就跑,就凭这点吹牛,恫吓?真是不知死活。我大姐与四海牛郎相好,你知道吗?”

“有所风闻,好事呀。英雄爱美人,天经地义。牛郎穷追织女,要霸王硬上弓,结果几乎生死相见,那织女受不了他这个英雄。你大姐别具慧眼,女煞暂代织女星。我一点也不嫉妒牛郎艳福齐天。但走桃花运的人,赌运一定每,他最好不要和我赌命,毕竟命只有一条,人只能死一次,他绝对不可能是打不死的九命怪猫。叫你大姐劝劝他,不要和九州会主并肩站,离开我远一点,对大家都有好处。”

“也许你真的很了不起……”

“我已经证明给你看了,你师父腿上的那一刀就是明证。如果我真把你们当仇敌,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无意灭你们的威风,你们的巫门大法,绝对不比玄门正宗弟子的王屋丹士强。王屋丹士的结果如何,九州会主没告诉你们吗?那他一定存了私心,有意让你们面对不可测的强敌。我就是不可测的强敌。”

听口气,他已经知道冷面佛母师徒,并不知道王屋丹上把供出卖她们,当然也不知道他毁了王屋丹士右手的交手经过。

“王屋丹士这位妖仙,其实浪得虚名。”二女煞撇撇嘴,表示对王屋丹士的不屑:“你打倒这种已入土大半的老朽,并不表示你英雄了很。老道是双头蛇的家饲护法,九州会主其实指挥不了他。杨兄,四海牛郎并不希望与你为敌,他的振武社与九州会却是同盟,你向九州会寻仇,他怎能坐视?”

“如果是组合之间,为争名利而你打我杀,同盟的人两助插刀,合乎江湖道义受到尊敬。但私人的个人仇恨,同盟的人哪能插手?插手就不合道义。振武社所有的人,也不会同意替个人的仇恨挑冤担债。四海牛郎如果公私不分,那他是在玩火,玩自己的命,”我等他。你最好置身事外,以免殃及池鱼。你很漂亮,又妖又媚,很合我这种人的胃口。但你如果向我下毒手,我可不敢保证动手时有何种结果。我喜欢女人,但更喜欢自己的命。我喜欢女皇蜂,但她出卖我,如果他没被九州冥魔打伤,我也会毫不迟疑废了她。你聪明伶俐,明白我的意思吗?”

“如果我真心和你好,你也不想放弃向九州会主寻仇?”二女煞妩媚地白了他一眼,眉梢眼角漾溢着春情。

“可惜太迟了。”他坦然地说,二女煞露骨地向他表示情意,他没感到惊讶:“女皇蜂的事故余创犹在,我不想再死一次。你可以走了。”

“你拒绝我了?”二女煞的笑容僵住了。

“你很可爱,但我不能爱一个仇敌。”他站起离座:“昨晚我向你们所说的话,你如果当真,那就注定了是输家,重新再犯错。如果美人计真可以对付我,我会把弱点告诉你们吗?你不走,我走。”

“你这畜生……”二女煞恼羞成怒大骂。

“在我眼中,你根本不是美人。女皇蜂也不是。你们只是一些浪费自己生命的混世女人,只知道互相利用有慾没有情的江湖浪女。正午石泉亭见。”他大踏步出门走了,背后的二女煞眼中冷电迸射。

二道电芒射向他的背影,他的身影却消失在门旁。

“我一定要杀死你。”二女煞凄厉地尖叫。

街上行人不多,没看到有江湖牛鬼蛇神走动。

如果暗中派人前往石泉亭附近埋伏,就应该有人化整为零动身了,没发现可疑的人经过,他颇感诧异,那个九州会主,真敢带两三个人和他了断。

三个人跟上了他,然后走了个并排。

“你没痛宰他们?”与他并行的人笑问,是定一刀余世贤巡捕。

“我不想报过于施。”他坦然说:“再就是杀那些一二流混口食亡命,其实并不愉快,他们奉命行事身不由己,与我无冤无仇。至于那些首脑人物,身边高手众多,硬碰硬用命来拼,犯不着哪!何况也找不到他们。那个九州会主,迄今我还没见过他的人影呢!”

“你找不到他了。”

“他早晚会和我碰头的,我已经约了他……”

“他走了。”

“走了?”他一怔。

“只留下少数几个人虚张声势,四更天化整为零,陆续走荒野西奔,恐怕已经远出五十里外了。”

“这混蛋是怕死鬼,他怎配冒充九州冥魔?简直就有意站辱九州冥魔的声誉。”他跳脚大骂:“糟了,我又不能失信现在去追他。”

“这就难了,除非你能通权达变……”定一刀摇头。

“如果他派两个人冒充他,而我却不在石泉亭露面,他就可以用大嗓门充好汉,我就成了受人早视的懦夫啦!我知道他的去向,他跑不了的,反正现在追也来不及了,午后再说。晤!这混蛋还真不易对付。”

“留下赴约的人,必定非常了得,尤其是那位冒名顶替的家伙,很可能是集恶魔性格大成的可怕人物。老兄,你应付得了吗?”

“应付不了也得去。公爷,不要干预,好吗?”

“我哪敢干预?死掉几个捕快,我怎么向乡亲们交代?我带一把刀去,也奈何不了他们。”

定一刀叹了一口气:“江湖凶果一旦结成蛇鼠众多的组合,那就成了燎原的大灾祸。我这里如果没有你们几位小菩萨在,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祸事?宿州就没有如此幸运了,一些稍有名气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只有一些向他们屈服的人,向他们投降或破财消灾。谢啦!杨兄。”

定一刀所说的几位菩萨,指他和先后与的果们周旋的人。由于他们的牵制騒扰,四果们无暇分出人手向本地人施压,本城的治安人员才得以置身事外,一社一会的人失去残害本地人的藉口。

世间有太多的无奈,向强权屈服、是无奈之一。

定一刀抗拒不了蜂拥而至的大f生命,以情势权衡利害,有两种途径周旋:其一,不惜牺牲,为保持执法的尊严,把一社一会的人搏杀,或驱逐逮捕法办。其二,在暴力胁迫下屈服,暗中助一社一会的人,早早把对头摆平,消除灾祸之源以保全自己。

定一刀采取的是第三种手段,表现可圈可点。

石泉亭只是一座普通的八角小亭,是北门外小街居民的散步歇息的地方,喝两勺石泉甘美的泉水,小孩们也成群结队在这一带山被揭戏。

酷阳高照,午间不会有人在这附近游荡。

杨明挟了一根齐眉棍,出了街口沿小径泰然自若像在游山,他必须先一步在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明攻暗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