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3章 胁迫徐州

作者:云中岳

神针织女一蹦两三丈,三两起落便消失在树林深处。

自始至终,两人都不曾通名。

“看样子,她有死而后已的决心。”

杨明自言自语:“四海牛郎不但雄心勃勃,而且工于心计阴毒得很,早晚会重临顺德府,把她爹爹打下地狱,难怪她不甘心,要死而后已。我劝她走,显然不是好主意。”

石泉寺白天也罕见人迹,夜间更是鬼较飘忽,鬼火飘浮,野狗长峰,枭啼摄魄,森然有如鬼域。

冷面佛母师徒仍在寺内住宿,短期间不能走动。

冷面佛母的腿挨了一记小法刀,没伤到筋骨,本来仍可勉强走动,真不该昼间仍然逞强,借三女煞配合四海牛郎布伏,强提真力行雷霆一击,反而被杨明全力御棍破法,震得她创口进裂,行动时痛楚难当,走不了啦!

大女煞更糟,神针织女那一剑深入内腑,幸好有灵丹妙葯保住了性命,更走不了以免伤势恶化。

但她们必须走,杨明肯定会来找她们讨公道。她们也知道杨明也受了伤,但以逃走的速度估计,伤势不会太重,将会在短期间找她们算账,在这里等候强敌前来报复,她们的禁制绝难对付杨明这种可怕的高手。

二女煞和三女煞主持大局,显得忧心忡忡,四海牛郎没留下人手相助善后,她们自卫的能力有限得很。

因此,受伤的大女煞不时诅咒埋怨,认为四海牛郎对不起她门,只顾自己逃命,不管她们的死活,无情无义毫无一个首脑人物的担当。

二女煞悄悄跑了一趟县城,预定在两乘小轿,把受伤的人抬走,夜间快速西奔宿州,与一社一会的人会合,人多势众足以对付杨明的报复。

天黑后不久,距动身至北门外乘轿仍有半个时辰,马匹已备鞍上辔,行囊也系妥在鞍后,一切停当,只等时间一到便悄然动身。

三女煞正在收取布下的防险法器,这些法器是准备对付杨明的,这半天毫无动静,猜想杨明不会来了,很可能伤势不轻,没有前来冒险的精力。

刚将寺门外的几支旗幡木人收妥,山门外的阶下人影幻现。

昨晚杨明深入虎穴,直捣中枢,并没触及禁制,是被她们引狼入室“请”进来的。

今晚,禁制一收就来了。

她眼角瞥见黑影幻现,不假思索地纤手急扬,两只小金铃与一把八寸小法刀,发出奇异金鸣呼啸横空,黑夜中看不清形影,金鸣声也乱人听觉难辨位置,即使是暗器宗师级的名家,也逃不过两铃一刀的狂猛急袭。

“是我……”黑影急叫,人化流光斜掠出三丈外,险之又险地脱出两铃一刀的控制区。

“你还不算无情无义,我还以为你丢下我们走了呢!”

她及时停止发射第二群暗器:“进来吧!我们正准备动身去宿州找你,你如果不来,彼此之间肯定会有是非。”

是四海牛郎,身边没带有保镖,穿了灰黑色夜行衣,不再穿华丽的衣衫招摇。

“我安排窝弓金钩,非宰了这个混蛋不可,就算他是龙虎,也逃不过金钩窝引”

四海牛郎走近,并肩进入寺门:“眼线没发现这混蛋的踪迹,“我们已雇了轿……”

“我知道,我已替你们另行安排。”

“你没先和我们商量,就替我们决定行止?”她大为不满:“今晚不走,等他精力恢复,我们能走得了?师父与大姐皆伤势不轻……”

“找另派有人掩护你们,放心吧!今晚你们一走,他便不可能紧蹑在你们身后,我的埋伏便不能发生作用,日后要除他更非易事了。”

“你还有多少人?”她要知道实力。

“不太多,但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打埋伏算是委屈了他们,光明正大硬拚咱们也稳占上风。”

“人不多,能有多少胜算?你利用我们做引媒,存心要我们冒可怕的风险,你……”

“不会有风险,信任我,好吗?”四海牛郎安抚她:“我的人必须加紧追赶九州冥魔,所以不能多抽出一些人手对付杨小辈。”

“你真发现九州冥魔了?”她竟似不信:“在这里出现了好几个九州冥魔,你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吗?”

“我见过他,是一脸色红润的老人。在顺德我就和他打过交道,那时他和神针织女并肩站。”

四海牛郎不便将在顺德发生的事故详情说出,几句话带过:“现在那老鬼又和那泼妇走在一起,好像身边多了一两个人。老魔其实浪得虚名,真才实学有限,真要生死相拆,三十招之内我有把握摆平他,所以不足为患。我觉得这姓杨的小辈,反而比老魔高明,很可能是心腹大患,因此必须先除掉他。见了你师父,我再把埋伏的计划提出来商量。”

“你最好小心些,大姐很不谅解你呢!”

“我没走,表示我重视情义,对不对?为大局着想,她应该谅解,你也该替我美言几句呀!”

“哼!谁知道你怀有些什么鬼心眼?大姐认为你雄才大略,对你期望甚殷……”

“你呢?我是说你对我的看法……”

“你像楚霸王。”她冲口而出。

“呵呵!谢谢你的夸奖。”

“楚霸王是个彻底的失败者。”

“你……”四海牛郎笑不出来了。

“你自己进去吧!”她指指没有灯光的黑暗排房,自己袅袅娜娜循小径往偏殿走了。

楚霸王不在关中称帝,跑回徐州(彭城)建西楚霸王皇朝,就是没有远见的失败者。

所以当时有人骂这位霸王沐猴而冠,讽刺楚人没出息。

同一期间,杨明单人匹马,出现在西行的官道上,夜黑如墨,官道上鬼影俱无。

已远出三十里外,健马轻快地小驰,前面隐约可看到一星灯光,像吸引飞蛾的荒野星火。

这条路他熟悉,知道那是路旁的三家小店,前不沾村,后不近镇,旅客可在这里歇脚进食,赶不上宿头,也可以向店主精商暂住一宵。

他在五里外便策马驰入路右的荒野,不久便像幽灵般出现在三家小店的后方。

小店早已关门,夜间不可能再有旅客行走,最右首的一家小店居然是了盏气死风圆形门灯笼。

地头熟,他在地利上占了先。

店堂有灯光,三名大汉正面据桌品茗聊天。

门外侧的小广场边缘一株槐树下,躲着一个警哨,贴树而立不言不动,可以完全监视它道两端里内的动静。

三大汉身材特别壮实,四十来岁正壮年,一举一动沉着稳实,流露出名家高手的气势,一佩剑,一佩刀,另一位胁下有盛判官笔的革囊。兵刃不离身,表示他们随时皆有防范意外的准备。

“咱们这一组只有六个人,真对付得了姓杨的小辈吗?”

佩剑的大汉喝干杯中茶,一面斟茶一面说:“连冷面佛母四位巫门大师,也自认对付不了他。社主把希望寄托在咱们两组人身上,是不是有点倒因为果?”

“周老哥,你不要心虚好不好?”佩刀的大汉倒是信心十足:“咱们大才小用,明天要扮店伙旅客,茶水食物皆下了人喉即生功效的封喉毒葯,再六人暗器兵刃出其不意全力一击,他即使真练成不坏金刚法体,在毫无防备下,同样禁不起一击。”

“咱们六个威震江湖的高手名家,被安排暗算埋伏,实在不是滋味。”佩判官笔大汉开始发牢騒:“我想斗一斗真的九州冥魔,不该答应留下的。老魔可能已经到达宿州了,但愿还有机会赶上去。斗一斗这种威震天下的魔头,才是出人头地的英雄行径;暗答姓杨的小辈,成功了也不光彩。”

“谁也无法证明那老魔是九州冥魔。”佩剑的大汉说:“社主硬指那人是九州冥魔,却又不积极图谋,与往昔操之急切的态度完全不同,可知连社主也不敢断定是真的九州冥魔。你真有意斗那个魔头,日后一定有机会斗他一斗的,咱们留在宿州的人不多,人都赶往徐州布置了,留下的人绝对奈何不了那魔头。社主说那魔头不足为患,我看靠不住,他就无法缠住那魔头,我们赶到时,魔头早就不知去向了,傍晚才发现魔头三男女西奔,想追已来不及了。”

“灭杀的!到底有多少个九州冥魔?”佩刀大汉大拍桌子:“可以肯定的是,打伤双头蛇女皇蜂的年轻九州冥魔,决不是一个白发老头化装假扮的。社主硬说那个红脸老鬼是真的九州冥鹰,我不相信。诸位,如果我说姓杨的小辈,是真的九州冥魔,你们相信吗?”

“社主说谁是,你们最好是相信。”佩判官笔的大汉大声肯定颁兑:“社主在顺德府,与九州冥魔交过手,在这里再次相逢,交手略占上风,应该不会有假。早些歇息吧!明天有得忙呢!等冷面佛母的小轿经过时,就得看我们的了,那混蛋一定会跟在后面,在这里也必定歇息饮马,咱们千万不要误事,务必按计毙了那杨小辈,如果失败,咱们的脸往哪儿放?”

“真得早些歇息养足精神,明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佩剑大汉喝干杯中茶离座。

自始自终,他们没发现堂屋左后侧的货架房,隐伏着一个体形缩小近倍的怪影。

次日辰牌未已牌初,两乘小轿八名轿夫,加上扮成村姑的二女煞三女煞四匹坐骑,在小店歇息片刻,不久便向西道赶。

始终不见有陌生的可疑单身旅客出现,表示没有人跟踪盯梢。

直至未牌时分,六大汉才撤走策马西行。

所有的沿途埋伏落空,一步错全盘皆输。

第二天午后不久,住进宿州北关外的兴隆老店,算是安全抵步,沿途没发现任何警兆。

断后的一组人,在傍晚时分赶到,也一无所见,似乎杨明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也许,已经伤重死在灵壁了。

一社一会留在宿州候命的人并不多,其他的人已向徐州走了,事先已有安排,不需留下太多的人应付意外。

几个九州冥魔在灵壁出现,就是意外之一。杨明的现身讨债,更可算是意外中的意外,把四海牛郎拖住,主将留下处理意外确是失策,没能把精力放在徐州开山门的大目标上,错失大好时机。

徐州方面,笑益尝正与紧急赶来声援的朋友,作了妥善的应变准备,严阵以待。

冷面佛母与大女煞的伤势,已受到有效的控制,不愿在宿州等候杨明前来报复,仍然催轿往徐州出发,有十余名高手名宿随同保护。不怕杨明兴师问罪。

在宿州仅停留一天,便动身北上,二三两女煞仍可派用场,四海牛郎需要她们助威。

一会一社仍有一些人留在宿州,而且有效地建立了联络站,连接领州与河南汝宁,形成一线势力范围。

其他的人,已陆续奔向徐州,预定一会一社的山门,在徐州建成中枢指挥中心,再向北扩张,务必有效控制这条南北大官道,完全掌握所有的江湖行业,广辟财源继续广罗羽翼,要在短期间形成势力最大的组合,作为逐鹿江湖霸主的根本,持续壮大志在号令江湖。

计划早已拟定,各路负责人分头进行,灵变的意外事故,虽然影响既定的计划,有所延误,但并不影响大局,两位主事人被这件事耽搁了几天,并没影响其他各路执行人的行动。

可是,主事人的耽搁,却影响了先到达徐州布局的人,无法如期展开大规模的行动,主事人迟迟不来,大规模行动没有主事人指挥,行动当然有顾忌,等于是没有强大的实力支持,谁敢冒险如期进行?

早些天先到达宿州的人,并没在宿州逗留,快马加鞭赶赴徐州布局,并不知道后来宿州所发生的变故。

最早住进兴隆老店的人,是美丽的妖饶的毒娘子卓鸳鸯,美丽而面孔冰冷的阴煞吴霜、漂亮丰满的散花仙子罗云装,另几个男的,首脑是阴雷豹张大胜。

男男女女一起落店的,共有十二个人。

早些天,这些男女都曾经在这里落店,闹了个满城风雨,地位甚高的江湖名杀手天杀星钱森,被一个刚落店的老病于,两耳光加上一脚,成了残废,无法兴风作浪。

店东多臂猿沈如山心中暗惊,知道大事不妙。这些江湖强龙,上次是来向笑益尝挑战寻仇的,失败逃离疆界,这次卷土重来,还会有好事?

其他客店中,也陆续住进一些不三不四的男女。

消息传入旭园,笑孟尝更是大感不安。

当天,便有人找上了燕子楼帮,把帮主混世星宿姚家驹,整得服服贴贴。徐州第一大帮的蛇鼠,成了外来强龙的忠心爪牙。

进展极为顺利,如期引起本地龙蛇的注意。

中原镖局的局主飞枪将董君山,心中更是不安。

像局是白道行业,也是江湖行业之一,办事守规守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胁迫徐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