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4章 势夺飞虎

作者:云中岳

经过群雄协商,人人都感到奋起反击,才是图存的最佳选择,必须众志成城才能渡过难关。

第一步便是在四乡,组成机动的反击队,每队必须不论昼夜,备有三十匹健马备鞍以待,接到警讯立即出击,以弓箭为先,不用枪改用烧钩捉人。然后是利用各村里的警匪通讯网,建立不分昼夜的传警姑,声、光、旗号、烟火指示方向位置。

第二步便是建立封锁断路的警备队,策应机动队反击,彻底封锁每条道路,有警时擒捕可疑的陌生人。

碧瑶能及时逃回,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让本城的人士,知道要对付的是些什么人,促成空前的大团结。

她这才明白,救她的九州冥魔,要她火速赶回徐州的用意,让她爹爹有时间全力应变。

事实上她赶回之前,她爹爹根本不知道要对付的是何方神圣,把阴雷豹和毒娘子一群人,没当成真正的威胁,并无积极防变的准备。

次日一早,她带了侍女小秋,以及两位堂兄,四匹坐骑南下。

眼线已经查明,大群匪徒在五十里外的桃山驿逗留,有些人已潜抵二十余里外的村落,借住乡村民宅待机而动。要了解情势,最好能与对方的人接触。

艺高人胆大,她敢四人四剑前往看风色。

南下走上大官道之前,她顺道统向杨家庄。返家的这几天,情势险恶,全家忙了个人仰马翻,哪有机会前往拜会杨明的大哥杨大爷?今天,正好顺道走一菌。

灵壁的杨庄已经废弃九年,杨明为何全回老窃调兼?可能的是,杨明有意隐瞒逃世的隐居处,不再与乡亲往来,年纪轻轻瘫痪成残,生不如死,何必受人怜悯?

她希望杨大爷能告诉她,杨明到底在何处隐性调养。

说巧真巧,在通向杨家庄的岔路口,恰好看到杨大爷车了一头小妒,驮了两箩食物进城送亲友。

今年农产丰收,牲口家禽六畜兴旺,猎获的野兔又多又肥。

杨大爷人缘好,经常将一些自制的肉脯、果蔬,携入城送给亲友分享,他才是纯朴殷实的地方老好人。

她策马向前急迎,跳下马在道口含笑欠身打招呼。

“杨大哥你好。”她不称杨旭为大爷,亲见地称大哥,称杨明杨二哥:“这些时日我家忙得一踢糊涂,没能专程向大哥大嫂请安。有件事很急迫,应该向大哥禀告。”

“晴!大小姐,干嘛这么客气呀:“杨旭笑吟吟牵牢小驴,以免小驴与马发生冲突:“什么事急迫?”

笑孟尝是地方豪绅,身分地位甚高,所以杨旭把项家的子女,客气地称少爷小姐。

“大哥可记得引诱二哥去南京的女人吗?那女人绰号叫毒娘子,一个很坏很坏的江湖浪女。”

“记得呀!杨明和我说过,他喜欢那个女人。他已经可以自主,所以我不便干预他的事。上次……罢了,他受了伤,只能怪命该如此,不能怪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又回来了,这几天躲在南面的乡村里,曾经打听二哥的消息。杨大哥,二哥到底在何处调养?我一定要知道,请告诉我好吗?”

“这个……”

“灵壁那座杨庄,被白衣神兵焚毁之后,并没重建,我白跑了一趟。”

“哦!你去灵壁走了一趟?”

“我去找他。他出事我恰好在场,我心里不好过。”她眼前朦胧胧,嗓音也变了,“从小我们在一起玩,一起长大,我……”

“杨庄虽然不曾重建,但在北乡另建了村庄,但不叫杨庄了。

是劫后余生的人,合建的多姓村。”杨旭含糊其词:“他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早些日子派人传回口信,说已经可以起身坐起,他正在努力使自己能站起来。你在忙些什么?带了剑往南走……”

“我家与毒娘子那些人,可能……算了,这不关旁人的事。

杨大哥,回头再拜望大嫂,再见。”

“不要往南走,大小姐。”杨旭向前面一指:“榆林沟那一带;有不三不四的人,鬼鬼祟祟出没,一个个贼头贼脑带了凶器,有男有女,要被他们弄伤坐骑埋伏行凶,实在危险,何必让他们得逞?不要去。”

榆林沟距此约五里左右,附近没有村落,大官道白天旅客多倒也安全,赶夜路的旅客,很可能受到歹徒的袭击,甚至会丢命。

“哎呀!那表示他们三天的期限靠不住,随时都可能发动袭击。我得去看看……”

话未完便匆匆上马,策马飞驰急如星火。

杨旭淡淡一笑,牵着小驴仍然往州城走,似乎任何事也不需他担心,打打杀杀不关他的事。

飞虎公孙成放弃神气的马车,但并没有放弃华丽的豪强服饰,带了六名随从偷偷摸摸行动,五名是淮河好汉威震江湖的太岁,另一名是他的军师阴司秀才许彪。其他的爪牙,则远远地跟在后面相机策应。

他一点也不介意九州会主冒充九州冥魔的事,而且心中相当高兴,只要可以把真的九州冥魔引出来,其他的事懒得过问,有九州会主这些实力雄厚好汉相助,更可以提高他的声望,何乐而不为?

但他不想和九州会的人走得太近,以避免受到利用,一旦形式上出现受对方指挥的局面,影响他的威望,所以他一直避免与那些人走在一起,好整以暇地慢慢推近徐州,到徐州去等九州会开山门,把九州冥魔引出来。

结果,他很少从九州会的人得到讯息,也可能九州会的人不想将消息告诉他,因此灵结出现几个九州冥魔的消息,他毫无所悉。

九州会的人在宿州逗留,迟迟不肯北进,他不以为然,好在事情并不急。

他早知九州会先遣布局的人,已在徐州展开活动,急急前往露面并不恰当,所以慢慢向徐州接近,通常昼伏夜行,找到合适的宿处就留下等候。

已经接近徐州外围,他的行动愈显得神秘,不再找村舍安顿,辛苦些找茂林郊野露宿。

榆林沟浓荫蔽天,正好隐伏待机。在这些为非作歹的好汉们来说,露宿平常得很。天气炎热,露宿反而舒适些,需要食物草料,可以到村落去张罗。

他们是昨天午后抵达榆林沟的,看上了这一大片高大的榆树林,西南角三里左右有一座小村,购买食物马料片刻可以来回,相当方便。

在树林露宿,可以看到半里外大官道的景物,少不了得,四处走动,察看地势也为了防范意外,因此被往来官道的人所发现,邻近的村民更感到诧异和不安。

他们无意完全隐下行踪,也估计不会有人注意他们。在这里,他们是全然陌生的外地人。

一早,两个太岁牵着坐骑,驮来从村落购来的食物,与马的草料麦豆,在林旁的小溪边露营处,闲暇地进食,一面商讨行止。

“老大,咱们不能再等了。”大太岁钱管熊娄义,拍拍盛满食物的大肚皮表示满意,说的话却流露出不满:“迄今为止,还不见九州会主率领主要人手赶来,似乎并无积极的企图心,到徐州开山门的意愿并不强烈。再拖下去,开山门的事将愈来愈困难,山门如果开不成,哪能把真的九州冥魔引出?不如咱们先赶去,或许可以助那些先去的人一臂之力。哼!他到底在等什么?”

九州会的主力逗留宿州不走,的确令他们生疑。当然,他们不知道后面所发生的事故,也不知道九州会主碰上了些什么困难。

九匹健马来自南面,分两行小驰人林。负责了望的一位太岁颇感讶异,发出一声信号传警。

对方不赶路而策马人林,显然冲他们而来的,对方怎知道他们在林中逗留?可知对方早就知道他们的举动了。

这些人在林中拴妥坐骑,非常准确地疾趋他们的歇息处,神情显得轻松,毫无敌意流露。

是熟人,难怪没渡露出敌意,领先到达的人,赫然是九州会主。

“你就带了这么小猫小狗三五只,大摇大摆闯来徐州?虽说你有一些眼线在徐州潜伏,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呀!”飞虎从树后踱出现身,忍不住出言讽刺:“要不是你老兄真的武功冠盖天下,就是欺徐州无人。你们在宿州逗留不进,到底在弄什么玄虚?”

“公孙老大,你不要说话带骨带刺。”九州会主笑容可掬,说的话其实也带骨带刺:“当然有重要的事故耽搁了,有不得不逗留的理由。你们在这里停止北进……”

“我能先到徐州?你们才是主将,开山门是你们的事,与咱们淮河的好汉无关,你老兄希望咱们替你打先锋?想得真妙。”

飞虎打断对方的话:“你们在宿州发生了些什么变故?”

“九州冥魔现身了。”

“什么?他现身了?在宿州?”飞虎大惊小怪。

“不知是真是假。”九州会主有意吊胃口,说话的口气要死不活懒洋洋。

“说来玩的?”

“因为出现了好几个九州冥魔,所以不知是真是假。”

“胡说八道。”飞虎嗤之以鼻。

“我就是假的一个。你和他交过手,打过交道,应该可以分辨真假,所以想请你出面确认一下。”

“跟你回宿州分辨?”

“不,他们就要到了。”

“他们?”飞虎听话倒是相当细心。

“跟来了两个,很可能有一个是真的。公孙老大,咱们到路边去等好不好?”

“可能吗?”飞虎大表怀疑。

“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走吧!他们快到了。”

“你说得像真的一样。好。看你的。”

两老一少三村夫,坐骑居然相当雄骏,不徐不疾从南面悠闲地问北小驰,仆仆风尘并不急于赶路。宽边遮阳帽戴得低低地,遮住了面孔,可能是避免露出面目。

大官道穿越茂密的榆林,路两旁林内的视野有限,是埋伏的好地方,躲上千人也无法发现。但大白天,不可能有强盗埋伏,大官道不时有车马行人往来,徐州的治安良好,不可能有人劫路。

偏偏就有人拦路,奔出五个大汉一字排开,四剑一刀出鞘拦住去路,刀剑伸出防备健马冲出闯阵逃走。

“哈哈哈哈……”堵在路中间的大汉仰天狂笑,拂动着长剑气势慑人,树林似乎枝叶簌簌而动。

坐骑勒住了,真不便用马冲险。三人扭头回顾,很不妙,后面也有三个人堵住退路,不能回头。

三人不得不下马,脱下遮阳帽挂在鞍上,由小村夫牵了三匹坐骑驱至路旁。

小村夫是李小莹改份的,顺手从马包内抽出连鞘剑插在腰带上。心理上已有准备,露了行藏不可能善了,化装易容术瞒不了行家法眼,出了事,就得有用武力解决的准备,是祸躲不过。

两位老村夫是夜游神和掌里乾坤,各带了一根枣木棍。他们是游戏风尘的老怪杰,不便佩了刀剑在外招摇,棍就是他们的兵刃,非必要不用刀剑招惹是非。

“距徐州不足十里地,居然有大群强梁劫路,罕见罕见。”掌里乾坤笑容可掬上前打交道,说的话有骨有刺,豪笑中中气充沛,声震林野,练气将臻可御音伤人境界:“佩服佩眼。诸位,老夫所带盘缠不多……”

“闭嘴!老鬼,不要在嘴皮子上逞能。”大汉沉喝,怪眼彪闸,“你一代老魔,必须保持尊严。”

“一代凶魔?”掌里乾坤恍然,心中一镇:“好家伙,你们赶到前面来了,人在宿州招摇,用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妙计,似乎老夫栽了。呵呵!你们八个人前后一堵,吃定老夫了。”

“咱们还有人,埋葬你绰绰有余。”

一声呼哨,路右八个人穿林而至。

看到领先出林的九州会主,掌里乾坤心中又是一震。

夜游神对飞虎公孙成不算陌生,也脸色一变。

“师兄,咱们真的栽了。”掌里乾坤向夜游神低声说:“明明看到这个会主,在宿州的客店进进出出,毫无动身北上的意思,咱们只好先走……”

“结果,这混蛋却在前面堵住去路。”夜游神接口:“那个社主四海牛郎,把你看成九州冥魔,计设暗度陈仓在这里迎头堵截,咱们确是栽了。如果我所料不差,那混蛋可能连夜跟在后面来了。”

“可能的,那混蛋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不是九州冥魔,他也要把你埋葬掉。”

九州会主与飞虎七个人,取代了拦路五脚的位置。

“那个红睑的老鬼,就是九州冥魔,真是他。”九州会主得意地说:“凌社主和他交过手,这凶魔如此而已,真才实学不怎么样,难怪他只敢夜间活动撒野。”

飞虎哼了一声,冷冷一笑。

二大岁夺魂一钻沈忠,更是嘿嘿怪笑。

“狗屁!”三太岁雷火星君朱信,收了五雷火筒,表示无意动手。

“你们怎么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势夺飞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