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5章 阻建山门

作者:云中岳

“呵呵!那不具人形的怪影不是你?”掌里乾坤怪笑着走近:“你是顺德那个杨敏,错不了。”

“我叫杨明是错不了的,木易杨,大明皇朝的明。项大小姐是我的老邻居,我看着她长大的。李老伯与小莹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不会将人认错”他指指树下的小草坪:“不会再有老虎来了,大家坐下歇息好不好?即使有人再来,该是牛而不是虎。”

“哈哈!你小子捞猪吃老虎,把冷面佛母整得灾情惨重,却又悄悄溜掉了。咱们扯平,谁也不欠谁的好不好?”

夜游神傍着他坐下:“敝师弟掌里乾坤张平,不要说你不认识他,他在南京便留意你了,在顺德……”

“我没到过顺德;也没到过南京。”他半真半假否认:“呵呵!那个会巫术的假尼姑,把我擒到那座破庙的,我死过一次不想死第二次,只好揍她们一顿溜之大吉。”

“杨二哥。”碧瑶怯怯地傍着他坐下:“我……我到灵壁去探望你……”

“我本来回灵壁故乡调养的,到了宿州就自行痊愈了,便想起了曾经答应毒娘子,前往南京盗宝的承诺。没想到毒娘子改走河南,我便跟下去了,在颖州碰上女皇蜂。”他扯谎扯到底:“我知道我不是好人,与江湖男女鬼混,主要原因,我不是种庄稼的料。振武社和九州会这些人,必须能控制你老爹,不然在徐州决难立足,所以志在必得。你必须赶回去应变,万一落在那些人手中……”

“我们正打算前往项家,助笑孟尝一臂之力。”小莹傍着夜游神坐下,盯着他做鬼脸:“你要是不把克制妖术的心诀教给我,我跟你没完没了。碧瑶小妹,你老爹为何不请他来助拳?”

“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会武功,好惭愧,”碧瑶苦笑:“他在城里揍那些泼皮地棍,拳打脚踢毫无章法。我们是好邻居,但他不屑与我家往来。”

神针织女在对面席地坐下,用心地审视探索他的眼神,困惑的神情,愈来愈显著。

“我仍然认为你是救了我家的那位杨爷,是我厚着脸皮去请你相助的。”神针细女语气肯定,但眼中仍有疑云:“你的相貌和神韵……也确有些不同。”

“咱们大明皇朝有六七千万人口,六七千万张面孔,有几张相同或全同,并非怪事呀!”

“你在灵璧救了我……”

“我是跟在假九州冥魔后去的,只听说你曾经与那个牛郎死缠不休。”他等于否认相救的事。

“你也是真的九州冥魔。”神针织女这次说得更肯定。

“那怎么可能?”他笑说:“那凶魔现在盯住了四海牛郎,不信你等着听。”

“等着听?”

“听鬼哭神嚎,一定会有人倒霉。”

话刚落,东南方向突然传来几声惨号,那种惊怖或痛极的叫号声,真会令人听得毛发森立心底生寒。

“你小子说话真灵。”夜游神跳起来兴奋地大叫:“走啊!看热闹去。”

“我也要去找假九州冥魔。”杨明也一蹦而起,顺手拉住碧瑶的手:“你快回去把情势告诉你爹,务必加强戒备,能挡住他们的突袭,便成功了一大半,走!”

“你……你又要赶我走……”碧瑶扭着小腰肢拒绝,抓住他的手不放。

“你一定要走,绝不可落在他们手中。”杨明没留意碧瑶的话中玄机,关切地催促:“他们显然因小忿而乱了大局,没能出其不意袭击项家或旭国,已经失败了一半。但如果捉到你,失败的劣势又可扳回了。”

“我的人早就回去报信了。”碧瑶央求他:“我们有这许多人,必要时可以助真九州冥魔一臂之力,更可以对付假九州冥魔,是吗?”

“走啦走啦!别听他的。”小莹过来拉了碧瑶便走:“在灵璧你我合作得相当圆熟,真九州冥魔肯定会再次帮助我们的。”

“我替你们用暗器打头阵。”神针织女住两位姑娘身边靠:“杀一个算一个,那个牛郎要留给我下手。”

又传来两声惨叫,声源似乎比先前要近些。

“丫头们记住。”掌里乾坤领先窜走:“不可逞强,咱们必须采用浑水摸鱼手段周旋,碰上了就连打带跑,切不可被缠住,走啊!”

杨明倒拖着打狗棍,走在最后泰然自若。

一个有才华有野心的年轻人,如果性情刚愎自负,很容易陷入鲁莽冲动,难以自制,情绪不稳定,反应出于直觉,对外界的刺激十分敏感,一旦受到挫折,就会失去控制,连续犯错。

至徐州布置的先遣人员早已就位,成效也可观。当然受到的反抗也相当强烈,有起有伏,并不如预计中那么顺利,亟需后继的人如期到达策应,排除意外的障碍,捕捉战机把握战机。

毒娘子阴雷豹那些明暗间到达的先遣人员,等候主力到达,有如大旱之望云霓,因为笑益尝的反击超出预期的强烈。

可是,仅有负责外围的人陆续到达,真正攻击的主力,却逗留宿州迟迟不进。

在宿州逗留,为了捕捉顷碧瑶而追逐至灵壁,就是最大的错误,项碧瑶并非可以左右大局的重要人物。

榆林沟发现九州冥魔,攻击的重要关头,突然将主力投入铲除九州冥魔的行动,错得有点离谱。

其实也难怪这位江湖未来霸主临阵变计的行动不当。

他改在徐州建山门的大计,主要目的便是将九州冥魔诱出,加以歼除泄愤,也要夺取九州冥魔的威望以壮大声势。

现在九州冥魔果然出现了。而且打击他袭击项家庄的行动,他能置之不理?九州冥魔是他主要的消灭目标。

这毕竟不是用兵打江山的行动,出了意外状况而犯错,事权平常不算什么,黑道发展本来就是见不得天日的绵长斗争,而非有时限的攻城掠地行动。

二十八个人,全是名号响亮的江湖牛鬼蛇神,但深入树林便无法发挥统合力量,更不可能一直走在一起,加以走在前面的人心急躁进,后面便逐渐拉远了距离,因此丢失了三个人,前面的人仍然毫无所觉。他们没料到,神针织女跟在后面捡死鱼。

神针织女先一步发现有怪影出没,以为偷袭暗杀的行动被发现了,机警地改道撤走另候时机,她并不急躁,愈来愈精明机警。

九州会主一面搜寻,一面间歇发出啸声,引导爪牙跟来的方法颇见功效,一旦速度放慢,掉队的爪牙便可陆续赶来了。不久,七名爪牙总算一个也没走失。

所有的人。对搜寻的兴趣几乎完全消失。走得很慢,虚应故事而已,猎物可能已远出十里外了,不会躲在树林里等候搜出。

这期间,一直没有看到飞虎七个人跟来。

这是说,一旦发现夜游神三个人,不可能寄望飞虎相助,一切得靠他们八个人了。

走在最后的两个人,其中之一是巨人铁门神欧阳壮。身材魁梧的人。所耗的精力也比其他的人多,浑身汗水,懒洋洋显得无精打采。

刚绕过一株巨树,便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在冷哼了一声。声不大,如发自耳畔,两人反应敏捷,警觉地扭头回应。

老榆树粗可合抱,枝干参天,下段两三丈树干没有小横枝,下面的杂草高度及肩而已,不影响视线。两人目光犀利,一瞥之下一览无遗。

褐色裂纹斑驳的粗大树干上,赫然出现一双精光四射的大眼睛。

“哎呀……”铁门神大骇,脱口惊叫。

树干上竟然有一双眼睛,胆小的人真会被吓昏,不是鬼怪就是妖魅,胆大的人也会大惊失色。

裂纹一动,打击加闪电般光临。

是一个人,而非一双眼睛。

所穿的褐色宽衫和头罩,颜色与树干相同,加绘了与树皮裂纹相同的纹路,贴站在树干上,完全与树干融和,一瞥之下,只看到露在头罩外的一双眼睛。如果在夜间,那将什么也看不见。

额面挨了不轻不重的一掌,双目难睁星斗满天,然后右胸被抓了一爪,衣破肌裂。

“啊……”

两人同时惨号,一个左胸被抓,一个右胸开裂,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痛得魂魄离休。

前面六个人倏然转身戒备,骇然变色。

褐色怪影一闪、再闪……连续隐没在几株大树后。

每一闪便蓦然消失,与树干浑如一体,像是没入树干内,再闪时才隐约可辨动的形态。

连闪三株大树,便形影俱消,隐没在三二十步的草丛内,也许没入树干了。

“妖魅……”有人惊恐地狂叫。

铁门神两个人的伤不算重,双目也没受损,仅胸肌被抓裂而已,可知怪影手下留情,无意致人于死。

一阵好搜,鬼影俱无。

“这鬼林太过阴森,定有妖被,咱们得赶快离开。”有人心虚地建议。

“屁的妖魅。”

另一名爪牙似乎在发寒颤:“是九州冥魔,一定是。妖魅不会要我们的命,他会要。”

“不许胡说八道。”九州会主大声喝止,但脸色也呈惊恐。

怪影突然在右侧二十步外一闪、再闪……

草枝簌簌,微风飒然,闪动速度之快,几乎目力难及,三四次闪动,绕着他们转了半圈,然后向下一沉,一切寂然。

没有人敢贾勇冲出拦截,眼睁睁目送怪影隐没。

告警的啸声传出,六个人挤在一处戒备。受伤的两个人不需派人保护,摆在侧方的树下表示脱离斗场。

胆寒的人,肯定不会有攻击的勇气,唯一的希望,是有人赶到策应。

如果派人背了伤者撤走,可用的人只有四个,沿途随时皆可能受到袭击,再伤了一两个就惨了。

老天爷保佑,策应的人终于赶到了,远远地从树隙中,便可分辨出狂奔而来的人,一个个穿得神气,四海牛郎的身影最为鲜明。

“社主快来,九州冥魔在这里。”九州会主心中一宽,叫声充满兴奋:“就在这附近,小心偷袭……”

怪影从右侧方一掠而过,一闪即没。

“哎……啊……”右侧方那位爪牙,右耳轮失了踪,鲜血泉涌,“砰”一声撞在树干上,狂叫着反弹倒地。

每一株榆树皆粗可合抱,有些更巨大如牛腰,树后躲两个人,在这一面也看不到形影。

如果穿了与树干同色。且加绘了相同斑驳裂纹的衣裤,闪动速度稍快些,也难以分辨是人是树。

四海牛郎飞掠而至,后面的人也加快陆续抢到。

“怎么一回事?”他一面奔近一面问。

“哎唷……”后面传出爪牙痛恨的狂叫。

怪影三闪两闪,冉冉而逝。

“纳命……啊……”后面远处又传出在号声,但看不到人影,草木挡住了视线。可以肯定的是,有后面赶来的爪牙遭了殃。

有人热心地抢救,一阵大乱。

一名爪牙的右上臂,像被老虎抓了一爪,皮开肉绽,几乎把皮肉剥下来。

另一位爪牙的右肘被打碎,右手废定了。

两人除了看到像树干一样的怪影之外,根本没看清是人是鬼。

右肘被打碎的爪牙看到怪影出现在身右,本能地转身出剑攻击,剑一出怪影已贴身。抓碎了右肘便突然消失,仅看出确是人的轮廓,不是鬼物。

结阵自卫,人人变色。

四海牛郎惊骇莫名,不但在这短短片刻损失了两个人,再一清点人数,又发现少了三个,很可能落在后面还没跟来,也可能遭了毒手,怎能不惊?

九州会主把经过说出,一口咬定怪影是真的九州冥魔。

仍有可以拼搏的高手名宿二十九名之多,实力仍然空前雄厚。

四海牛郎惊怒交加,断然下令搜索。

“九州冥魔一定是夜游神,这老狗算不了甚人物,给我搜,一定要把他搜出来活剥了他。”了解经过后,这位眼高于顶的江湖未来霸主火冒三丈,惊骇愤怒迸发:“分四组包抄快搜。逼他现身,他跑不了。”

正在分配人手,怪影在北幻现,一声狂叫,一名位于最外侧的爪牙飞地而起,砰然摔落大声叫号。右踝骨被抓碎,右脚报废。

怪影在众目睽睽下,三两间便幻没在三十步外。

众多的人聚在一起结阵自卫,怪影仍可接近伤人。如果分组搜索,天知道会折损多少人手?

看怪影幻现隐没的速度估计,在场的高手名宿人人心惊胆跳,即使能把怪影围住,也没有人能阻止怪影突围脱逃。

“人如果分开,要不了多久,剩下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了。”追魂魔剑不安地劝阻:“社主,咱们唯一可做的事,是尽快退出密林,树林对咱们不利。”

“本来就该遇林莫入。”魔怪郑元猛拂着鸭舌枪埋怨:“我魔怪也自以为天老爷第一我第二,但要我与武功相等的人在树林中玩命,我可没这份勇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阻建山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