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7章 二煞三女

作者:云中岳

飞虎是实力最强的一方。可以左右大局,如果加入四海牛郎的一方,注定了是胜家。

而杨明与从前的泼棍形象判若两人,威风凛凛霸气十足,以英雄决斗把四海牛郎扣住。指名单挑豪气飞扬。

手中的双怀杖拂旋力渐增,破气的风雷声慑人心魄,前段铁截已幻化为圆光、风雷声一阵紧似一阵,可见杖上的力道,令人不寒而栗,挨上一下,很可能肢断骨绽。

奇门兵刃的发展,本质上就以克制刀枪为目标,不仅可以硬崩硬架,更可折向伤人。

用剑斗双怀杖,彼此功力相当。剑肯定会成为输家。

杖一敲,剑很可能一折两段,撞一下剑也会缺口成为废物,绝难打磨成原状。

“长上,咱们有一大半人,被摆平在下面,上不来了。”

一名高大中年人浑身汗水,脸色泛青指指飞虎:“公孙老大有这么多人,见死不救,不替咱们挡一挡,委实可恶。”

“去你娘的!”飞虎破口大骂:“太爷和九州会主协议时,说得明明白白,太爷的人,只负责向九州冥魔讨债,其他的事与我无关,要太爷帮你们打江山,替你们抵挡仇敌,你是不是昏了头?呸!混蛋!”

“老大,咱们走。”大太岁怪眼虎目,狠瞪了中年人一眼:“和这些志大才流,毫无英雄气概的人走在一起,有损咱们淮河好汉的身分。他们全是输不起的货色。在灵璧,咱们派了几个人在他们身边联络充信使,结果伤了两位弟兄,他们居然不提供保护,现在反而怪咱们不保护他们,真是岂有此理。”

飞虎哼了一声,举手一挥,领了所有的同伴,大踏步从山北原路走了。

四海牛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居然不曾发作。

“喂!四海牛郎,你这位未来的江湖霸主,就不敢和我一个徐州泼皮公平决斗,你有何面目在我徐州建山门?”杨明的大嗓门,几乎连山下也可以听得到:“你卸不卸甲悉从尊便,挺剑上吧!我等你。”

“呵呵!拳掌招术中,有一招叫霸王卸甲”,双手一抄一拂,破解正面攻来的拳掌,神气威猛极有看头。这里是霸王的故都徐州,卸给咱们开开眼界啦!凌社主,不要害羞。“夜游神怪笑怪叫,嗓门也不小。

“他如果不卸甲,我真奈何不了他呢!”杨明说:“我这根杖敲在他身上,还不配称替他抓痒。头部不易击中,只有上臂和大腿可攻,李老前辈,你这么一叫,我激他卸甲的计谋落空,你得负责。”

四海牛郎实在受不了啦!精力已经恢复,呼吸平顺气机活泼,该是奋起保卫尊严的时候。

“你这狗养的混蛋牙尖嘴利,我要把你剁碎了喂狗。”四海牛郎怒火冲天大骂,狞猛地一步步逼近,气势极为磅礴,真有几分未来江湖霸主的慑人形象流露。

杨明卓立在草坪中,吸口气功行百脉,虎目中冷电乍现,杀气似乎随之涌发。

这次,他知道将有一场可怖的生死恶斗,必须将对方摆平,才能阻止牛鬼蛇神在徐州建山门的行动。

上几次接触,他没有除掉四海牛郎的念头,觉得这位未来江湖霸主,有志上京都称霸的野心,与他没有利害冲突,勇气可嘉,值得鼓励。

但现在情势转移,四海牛郎要在他的家乡建山门,用雷霆手段胁迫地方人士就范,那就直接与他发生利害冲突,侵入他的生存地域,威胁他的安全。

挖垃圾坑掩埋垃圾,谁都会同意挖,但首要的条件是:不要把垃圾坑挖在我家附近。

这些黑道垃圾杂碎,不能在他家乡挖坑堆放。

这次相逢,四海牛郎为了防范神针织女行刺暗杀,加穿了护甲,很难对付,所以他必须全力以赴,今天就要在这里解决了断。

“彼此彼此。”他拉开马步,双怀杖劲道突然收敛,拂动的速度减缓,风雷声消失:“咱们先说好,不死不散。即使你怕死跪下来求饶,我也会毫不迟疑打破你的狗脑袋,你死了,一社一会才会树倒猢狲散,另投明主各奔前程。所以,你不死很难善了。给你一杖!”

杖头一旋,猛地向前飞射,不是扫劈,而是笔直地弹出,像一根四尺长的手棍。

双怀杖、两截棍、三节棍、九节鞭,原则上皆属于软兵刃。

劲道可变成硬兵刃使用,普通技巧是不易办到的,必须内劲收发自如,技巧更需极为熟练。

正面进招,下乘得很,而且是强攻硬碰,几近狂妄自大,没把对手放在眼下。

四海牛郎果然愤怒得火往上冲,牛角铛上提外崩,硬封射来的杖影,右进步剑光如匹练,“灵蛇吐信”行致命一击,连封带打一气呵成。

牛角铛有如把手加大两倍,封住粗如鸭卵的杖绰绰有余,以短架长,有赢不输。

“当”一声狂震,仅将杖头震偏半尺,无穷大的反震力,牵动四海牛郎的马步,重心向右移,点出的一剑也就自然向外偏失去准头。

钢环“喀啦啦”怪响,杖头反曲。“叭”一声重重劈在四海牛郎的左肋上,响声的确是金属片挤压所发生的,也证实了杨明的判断正确,是十三片铁叶叠成的龟甲。

四海牛郎有甲护身,扩大受击面打击力分散,不会受伤,但总承力却沉重无比,双脚稳不下马步,哎了一声。向右踉跄急移三步。

马步还没稳下,“啪”一脚左肩又挨了一下。

“你死吧!”四海牛郎左肩这一杖承受得了,下压的劲道撼不动马步,牛角挡在身躯下沉中向左上方撞出,要用角把杨明挑起。

糟了,杖头一旋,像是突然拐弯,重重地击在左小臂上,牛角铛下沉抬不起来了。

“去你的!”杨明沉喝,一脚扫中四海牛郎的右胁。

四海牛郎像是斜跳而起,冲出丈外马步大乱,大喝一声,剑后挥来一记“回眸返顾”狠招自救,阻拦身后跟来的人追击。

这一招颇见功力,拿捏得相当准确,跟进的杨明问不容发地从剑尖前右闪,脱出危局,几乎挨了一剑。

第一轮接触告一段落,四海牛郎穿了甲负荷量大,身法便明显呈现有欠灵活,在电光石火急剧变幻中,共挨了四下重击。

“你这混蛋大有进步,这期间你曾经痛下苦功。但你太过倚赖龟甲护身,那就肯定要死得更快更难看。”杨明一面旋动双怀杖逼进,一面用教训的口吻说:“累不累呀?我让你喘口气补充真力,以免气散功消,一击即垮。”

“我一定可以毙了你。”四海牛郎色厉内连。开始移位争取空门:“你玩棍的技巧不差,不过算不了什么。”

双方都以内力御刃。杨明的真力至少也比四海牛郎强一倍,牛角铛仅将直射的杖震偏半尺而已,是真力的凶狠接触,并非技巧性的碰撞。

那位身材特别魁梧的金刚,剑垂身侧悄然移近。

碧瑶立即横截移位。手中剑隐发龙吟。

“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碧瑶盯牢金刚的移动,出言相阻:“阁下如果妄想抽冷子偷袭,本姑娘一定可以阻止你撒野。”

金刚的身材比她高大一倍,哪将她放在眼下?哼了一声,突然转向她挥剑猛扑而上。

她人化流光斜掠而走,快得不可思议,就在身形倏变的刹那间,剑光反从金刚的左侧一掠而过。

“哎……嗯……”金刚踉跄稳下马步,左手一摸左胁,摸了一手血,被割裂了一条血缝,可能肋骨也受损,因此马步一乱。

轻描淡写一剑中的,三位金刚大吃一惊。

一阵声响震耳慾聋,杨明与四海牛郎疯狂地缠上了,双怀杖拂挑抽劈急猛似雷霆,有效地击溃一剑一铛的抢攻,然后传出一声怪响,猛烈纠缠的人影倏然中分。

四海牛郎直冲出两丈外,几乎失足摔倒,会折向拐弯的双怀杖,扫中腰脊怪响惊人。

南面树丛奔出一名大汉,浑身大汗脚下发虚。

“长……上……”大汉上气不接下气大叫:“九州冥魔……在下面……伤……伤了我们不……少人,长上快……快下去接应……”

四海牛郎刚稳下马步,脸色一变,发出一声信号,飞步向南冲。

爪牙们架起受伤的同伴,随后急撤。

受伤的人为数不少,笑孟尝摇手示意同伴不必追赶。伤害受伤的人,赶尽杀绝,是江湖禁忌。

“回去看看。”

笑孟尝并不担心旭园的安危,子侄们和助拳的朋友,防守旭园绰绰有余,对方除了封锁騒扰之外,不可能驱使爪牙攻坚,否则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亡命之徒并非真的不怕死,冒死攻坚任送性命何苦来哉?

“我去叫飞虎那些人。”杨明乘机脱身:“那些淮河好汉居然妄想向九州冥魔讨债,正好给他们有面对九州冥魔的机会。”

他一跃三丈,向北面飞虎的撤走处狂奔。

“等我……”碧瑶急叫,收剑飞奔。

追至登山小径,她愣住了,小径中鬼影俱无,杨明可能已钻林追赶飞虎,她怎知该向何处追?叹了一口气,沮丧地一步一回头。

她感到沮丧,杨明不愿亲近她的态度并没改变。

率众围困旭园的主将是九州会主,目的是騒扰,阻止园内的人登山策应笑孟尝,本来一切顺利,目的达到了,旭园的人难越雷池一步。

可是变生仓猝,怪影突然出现,与榆树干同色彩的装束改变了,改为灰绿色的松叶纹衣裤,同色头罩。

云龙山的树林以松柏为主,全是一两百年树龄的茂林,林下仅生长着一些不怕松柏排斥的野草荆棘,视野比榆林稍好些。

但旭园的四周,栽的并非全是松柏,视野甚至比榆林差,怪影飘忽如鬼魅,此隐彼现幻没无常,重施一击即走的老把戏,把人打得半死而不将人打死,把九州会主四五十个爪牙,打得晕头转向叫苦连天。

四海牛郎藉机摆脱杨明,哪有胆气搜杀九州冥魔?等笑孟尝撤下山,旭园附近已无敌踪。

化明为暗,爪牙们不再公然出面示威,这对采取守势的人不利,摸不清对方将采取何种行动,不知该采用何种对策应付变化。

日日防饥,夜夜防盗,无时无刻皆需提高警觉,日子难过。

暴风雨前的平静期不会太长,更强烈的暴风雨即将接踵而至。

杨明成了抵抗外地强龙的主将,声誉鹊起,压下了笑孟尝,城狐社鼠们服服贴贴听候他差遣。

一连两天,负责侦查南乡一带的泼根,由于不敢放胆追蹑,因此所获的消息有限,只知一社一会的人,正在积极查访九州冥魔藏匿的地方,无暇兼顾收服笑益尝的事。

据一社一会的爪牙们无意中透露的消息说,他们认为九州冥魔如不早些解决掉,逼笑益尝协助建山门势不可能,因此目下最优先的目标,是除去九州冥魔。

侦查网不但布在四乡,城内城边上也派有爪牙侦伺。

这表示在近期间,不会有人到旭园撒野,无形中戒备便松懈了些,不必听到稍异的声息便草木皆惊,正好不时结伙外出踩探动静。

这天午后,兴隆客栈沈东主的私人花厅中,五位品茗的人皆神色凝重,气氛沉闷,令人不安。

多臂猿是主人,这期间,在内盛有暗器的皮护腰不离身,甚至带了匕首,随时皆准备应付不测。

这次抵抗外地强龙的行动中,他奋起周旋的表现可因可点,不再是和气生财的店东,倒有点像保护巢穴的猛兽。

中原镖局局主飞枪将,表现得也相当积极,所有的镖师皆全力支持不与强龙妥协的行动,不介意日后走镖可能发生的凶险。

笑孟尝今天笑不出来,一社一会狡诈多变的手段,令他感到忧心忡忡,压力沉重。

对方不按江湖游戏规则乱搞,他确是穷于应付,死伤了不少朋友,善后的事已让他焦头烂额。

夜游神老眉深锁,世故的面孔居然流露出忧虑神情。

在座的人中,他是上一代的名宿,辈份最高,按理他应该负起撑大旗的主事责任。

但他不是本地人,只是一个无意中涉入的老一辈游侠,与各方的利害无关。

插手干预是有限度的,强龙与地头蛇之间,谁胜谁负,不论结果如何,事后他都会带了孙女离去,仅在声望上受到影响而已。

当然,他难免替徐州的情势担忧,一旦笑益尝撑不住,道消魔长,他不愿见到这种变局,日后很可能掀起江湖争霸战的风暴,谁也休想脱身事外。

杨明是唯一保持乐观冷静的,他是晚辈,不想逞能表示意见,除非有人问他的看法。其实,他才是今天聚会的中心人物。

“他们突然僵旗息鼓,像伺鼠的猫等候机会扑上,委实令人担忧,我们能撑多久?”笑孟尝的话,充满无奈与失败感:“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二煞三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