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8章 出乖露丑

作者:云中岳

“是你!”三女煞脸色大变:“你的迫蹑术愈来愈高明,一时大意,被你……你死吧!”

蓦地风生八步,一股淡淡青烟涌出、扩散,随风向碧瑶小莹刮去。

数道淡虹,则射向神针织女。

二女煞的左琵琶骨近膏盲穴附近,斜贯着一枚双锋针,幸好是斜贵在肉中,不然将贯入内腑。

这一针虽则仅伤了肌肉,但也影响真力的进发,御发的法刀断绝力源,失去击中碧瑶的机会。

二女煞痛得脸色发青,无法挥剑拼搏了,靠在一株大树上。吃力地伸手到后面拨双锋针。

神针织女袭击三女煞的针被击落,大吃一惊,从背后偷袭应该百发百中,竟然被三女煞用剑击飞,知道不妙,不等反击的数道谈虹射到,伏地斜滚、窜出、贴树干滚滑,藏身在第三株树干下。

有两道淡红折向遭袭,但皆被树干挡落。

碧瑶与小莹也不笨,早知妖女会巫术,看到异象便知不妙,趋吉避凶躲避第一,不等青烟刮到,不约而同飞退三丈,再折向急窜。

三女煞太贪心,分袭左右两侧的人,结果同时落空,枉费心机。

“二姐……”三女煞放弃追袭,扶住了二女煞:“我来取针,不要紧吧?针是斜穿的。”

“不要管我,快捉住她们……”二女煞大叫。

机会稍纵即逝,三女已逃出三四十步外。

远出里外,三人不得不停下来调息,短期间全力飞逃,精力耗损至巨。

“厉害,这些女匪真不易对付。”碧瑶不住喘息,香汗淋漓:“徐姐,谢谢你啦!只有偷袭暗算,才能摆平她们。面对面交手,妖术可怕,我们毫无机会。”

“你们不要乱跑好不好?都是你们误事。”神针织女坐在树下调息:“我好不容易查出她们的藏匿处,想在她们那里等候那个牛郎,被你们一闹,那恶贼不会来了。”

“我们不久前发现这里有人藏匿,不敢太接近侦查,还不知藏匿的是什么人,没料到两个妖女反而盯在后面,真的好险。”小莹余悸犹在,不住拭汗:“徐姐,我们如果待在这里,又聋又瞎岂不任人宰割?偏偏杨二哥馊主意甚多,坚持先稳定他那些城狐社鼠,待在城里等贼上门,自然消息也不灵通。你还不是出来乱跑?我们已经够衰了,不要再埋怨了好不好?你盯住妖女多久了?”

“她们离开这里,我就跟在她们后面,以为她们去见那个恶贼牛郎,却料错了。她们见飞虎那些人,不知有何图谋。飞虎那些人不屑与一社一会的人同行,她们也不与一社一会的人走在一起,没有会面的理由,可惜没能抓住她们问口供。”

“谁也休想抓住她们。”小莹摇头苦笑:“不但她们那一身零碎防不胜防,武功也极为出色。看来,只有杨二哥才能对付她们。不能再逗留了,我们进城去找杨二哥,他恐怕不知道这一带的情势,得提醒他注意。这些人如果向他袭击,片刻便可进城行凶突袭。”

“走吧!去找杨二哥。”碧瑶说:“徐姐,牛郎那些人坐镇上奎村,远得很呢!你在这里找那恶贼,一南一北白费工夫。”

“我总觉得那恶贼,不会在上奎村坐镇,一定自命不凡,在这一带神出鬼没,等候时机向你家的旭园突袭,所以在这一带等他。”神针织女同意进城,领先动身:“那恶贼怕死穿了护身甲,我成功的机会不多。”

“放弃吧!徐姐。”碧瑶诚恳地说:“杨二哥一定可以对付他,不容许他们在徐州建山门,断绝他北进的路,他不可能逐步向北扩张,不可能重临顺德到你家行凶。”

“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你口口声声说不可能,倒是信心十足,以为杨二哥真能勾销他北进的大计?”神针织女的口气,分明对杨明缺乏信心。

“一定可以。”碧瑶却信心十足。

“你对杨二哥了解多少?”

“这……我感到惭愧。”碧瑶脸一红:“从小我就对他有好感,他有一股特殊的气质吸引着我。如何特殊,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反正……白衣神兵围城,十四岁以上的男丁都编伍出战。他与他大哥表现得最为勇敢出色,夜间出城偷营劫寨更是勇冠三军,是本城大名鼎鼎的勇士。他兄弟俩的弓马出类拔萃,突围贯阵锐不可当。这种兵阵战技,武林人士并不重视,冲锋陷阵兵马如潮,勇气是被逼出来的。所以,我家的人,都不知道他会武林技击术,经过这次灾难,我……我想,我从小喜欢他,终于获得超乎意外的回报,我已了无遗憾。”

“我知道那是一个铁打的人,一个令人莫测高深的怪物。”小莹也发表对杨明的看法:“九州会主唆使双头蛇,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我和我爷爷把他救出,以为他无葯可救了。他居然轻易放过双眼蛇,也放过女皇蜂。碧瑶妹,如果你喜欢他,最好设法阻止他外出闯道。像他这种爱与恨情绪都不强烈的人,闯不出什么局面来的,而且存活率不高,所以几乎死在双头蛇的地牢内。”

“男儿志在四方。”碧瑶民目中有异样的光彩:“我不会劝阻他外出闯过,尽可能设法陪伴他邀游天下,并肩携手历练人生,是否闯出局面并不重要。”

“唷!你可真一厢情愿呢!”神针织女打趣她:“你是他的邻居。他敢带你闯荡四方邀游天下?你老爹肯吗?”

“我爹还鼓励我到天下各地,走走增长见识呢!你神针织女的名头,已经列入江湖新秀之林,甚至已高出四海牛郎了,谁不羡慕你呀?家父为盛名所累,不许女儿在外闯荡,怕有辱门风,我们家这一代,默默无闻没有一个获得绰号,想起来实在不甘心。”

“我的绰号害苦了我,想扔都扔不掉。”神针织女脸上有哭笑不得的神情:“后悔已来不及了。日后你如果取绰号得特别小心,可不要像我一样倒霉。我告诉你们有关霉运开始的经过……”

她择要地将顺德所发生的事故娓娓道来,重点在杨明取笑她牛郎织女天配的经过。

“天下事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偏偏就冒出这个恶贼四海牛郎。”神针织女最后说:“这件事已成了江湖笑柄,很多江湖朋友认为我藉此抬高身价,实在令人气结。所以,我与他之间,必须有一个去见阎王,不死不休。”

“这个牛郎简直狗屎。”小莹不屑地撇撇嘴:“怎能用天配做藉口迫害你?江湖上有不少以凤做绰号的女人,有更多以龙做绰号的男人。龙凤配被当作天配的颂辞。那么,以龙为绰号的男人,见了以凤为绰号的女人就名正言顺,毫无理性地强掳为己有,岂不天下大乱?”

“我如果能宰了这条牛,就改名回家做闺女,不再做江湖女杰梦了,把神针织女的绰号忘掉。哦!小莹姐,你没打算用凤做绰号吧?”

神针织女心情开朗了些,居然有心情打趣小莹。

“怎么会呢?那多俗气。我可不想被以龙作绰号的臭男人缠住,更不想掂着剑去宰掉号称龙的杂碎。”

“嘻嘻!碰上一个癫头龙,不气死你才怪。”碧瑶也加入调侃:“据我所知,淮安的大河好汉中,就有一个可怕的怪物,叫秃龙江勇,把他的水寨称为凤巢,抢到取名为凤的女人,就往凤巢送。”

正说得高兴,前面路右的灌木丛枝叶摇摇,接二连三钻出九个劲装男女。

“算定你们会走这条路返城,等个正着。”迎面堵在路中的九州会主,英俊的面庞流露出得意的狞笑:“你们是本会主进入旭园的保证。”

九比三,人多势众。

三女互相一打眼,碧瑶首先撤剑上前。

“你们是开山立门的英雄,想必有英雄气概。”她无畏地用剑向对方一指:“有敢决斗的英雄吗?站出来亮号。如果没有,九州会主,我向你单挑,不要让我这晚辈失望。”

“小女人,你用大嗓门叫没有用,不会有外人替你做见证,活着的人才算英雄。”九州会主嗓门更大,得意极了:“这一带有你们的人活动,不能让他们赶来救你,所以为免夜长梦多,必须尽快把你擒住。重要的是,论身分地位,你根本不配向本会主单挑。我这八个人是十大将的八将,他们如何擒你,那是他们的事,准备吧!小女人。上!”

十大将是振武社四海牛郎的心腹兼保镖,九州会主好像还没公布撑门面的重要爪牙名号。

两名大将往会主身边一靠,表示要和会主对付碧瑶。

另六将左右一分,三比一大踏步上前列阵。

“真无耻。”碧瑶咬牙说,徐徐后退,与后面两女列出三才阵候敌。

三才阵可以协同合击的力量,三比九不一定是输家。

假使被冲散割裂,三比一分而切割,那就输定了,她们宁可协同攻击赌命。

“这可不是英雄决斗,小女人,认命吧!哈哈哈……”

九州会主拔剑出鞘,左手也取出致命的兵刃神箫。

箫内有一枚可杀人于五丈外的绝命针,神箫其实是铜铸的强力弩筒。

三女皆知道情势恶劣,心情沉重不易稳定情绪。

“我有把握在接触的瞬间,杀死他们三个将。”神针织女沉声说:“我主阵。”

双方刚开始布位,碧瑶突然凤目生光,愁容尽消,不安的神情一扫而空。

“九州会主,你真是九州冥魔吗?”她提高嗓门,似乎有意向四野宣布:“九州冥魔是当代怪雄,从不招朋引类欺世盗名。”

“在下当然是九州冥魔,正式结会雄霸江湖,三年来威震天下,气候已成,应该以本来面目逐鹿江湖。小女人,有什么不对吗?”

“你如何证明你是九州冥魔?”

“我的属下弟兄,都知道我是九州冥魔。”

“我要旁证。”

“你可以去找呀!”

“那么,你身后那位怪物又是谁?”

她用左手向九州会主身后一指。

九个人半弧形列阵的,谁也没留意身后的变化。

“咦!”共有五个人同时惊呼。

九州会主堵在小径中,小径其实宽有丈余。

徐州附近普遍使用车马,所有的小径都可行驶大车。

身后三丈左右,形如鬼怪的身影直挺挺站在路中,连露在头罩眼孔内的一双怪眼,似乎也从不眨动。

没错,传闻中的九州冥魔。

头罩、衣衫,是软软绉绉的薄丝绸制成,绘了灰、暗红、嫩绿、淡青……各种各样条、斑、块、三角……扭曲歪斜纹路怪异,没有五官,整个形体是各种颜色斑块的组合,像一根怪柱竖立在路中,完全不具人的形态。

如果向灌木丛中一钻,必定形影俱消。

总算让看到的人心中一定,不会认为是鬼怪白昼幻形,因为同样绘了花纹的皮护腰,可看到斜插着的剑,虽则剑鞘也绘了怪斑纹,仍可看出是剑。

至于胁下所悬绘了怪斑的百宝囊,可就不易分辨了。

这是第一次有符合传闻的九州冥魔出现,引起的震惊可想而知,八名大将皆脸色一变,持刀剑的手呈现不稳定。

灵璧出现好几个九州冥魔,形状皆不符合传闻中的魔形打扮,可能这种皱绸衣裤不易缝制,只好用另一种打扮替代,反正都是恶魔形象,用不着太过逼真。

榆树沟出现的怪影,形状有如榆树干,贴在树上,走近也不易分辨。

在榆树沟出现的人,都把怪影看成九州冥魔,是真是假,没有人计较追究。

“桀桀桀……”真的九州冥魔怪笑,笑声难听极为刺耳:“那小丫头形容得非常恰当,我九州冥魔足以称怪雄,也可称魔雄,从不招朋引类欺世盗名,却有不少人盗我的名欺世。桀桀桀……你这混蛋好大的狗胆。”

最后一句声如炸雷,九州会主几乎吓得跳起来。

八名大将互相打手式,开始掏暗器。

先前他们倚仗人多势众,而且要活捉三位姑娘,所以不用暗器,现在大敌当前,非用暗器不可啦!

长啸震天,九州会主用啸声求援了。

八大将脚下急动,两面抄出。

“混帐东西!你们敢背叛?”九州冥魔大骂:“众所周知,九州会主是九州冥魔,你们居然向会主行凶,该当何罪?犯了会现那一条?你说!说!”

手动剑出鞘,向从中间逼近的大将厉声责问。

众大将一怔,被指的大将更是吃惊地不进反退了两步。

谁是会主?众所周知九州会主是九州冥魔。

九州冥魔姓甚名谁?没有人知道。

这个打扮一如传闻的人,自称九州冥魔。

“你们干什么?上!毙了他!”九州会主跳脚厉叫:“我才是会主,他是假的!假的……”

八大将仍在迟疑,没有人奋勇争先上。

“哈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出乖露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