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29章 斗室生春

作者:云中岳

片刻,两个披头散发,穿了灰斑衣裙的女人,手中剑无力地拖在身后,跌跌撞撞钻出林。扶住树干喘息,脸色苍白如纸。

“像……像是伏魔神……音……”二女煞嗓门虚弱,说话有气无力:“这人一身所……学,深……深不可测,我们栽……栽得不……冤,下……下一次……”

“下一次……没有下一次。”三女煞的声音在发抖:“这……这笔赏金,会……会让我们付……付出生……命。快回去禀告师父,能放手时须……须放手……”

路对面树林中,飘出一个怪影,淡土绿色长衫,嫩绿色草纹,尖头罩仅露出双目,手中有一根俗称捆仙绳的四尺长、牛筋加丝线精编的怪索,有一半缠在手臂上。人如果往草木中一钻,不移动便与草木成为一体。

所谓捆仙绳,意指绳的两端末稍,裹有一段金属,重量约在四两左右,挥动时速度加重力,劲道非常猛烈,脖子会硬生生折断,头可飞出文外。

向三五丈外的人飞旋掷出,会把人捆得结结实实勒倒。

内力足,也可当流星锤使用,威力惊人。

但难学也难精,把自己缠住的机会多。

本质上与双怀杖相像,但困难度高十倍。

“九州冥……魔……”二女煞骇叫,迎着似乎足不沾地飘近的怪影,用尽全力一剑射出。

捆仙绳一拂,剑被缠住飞起,枝叶簌簌而动,剑消失在三立外的草丛中。

二女煞感到手中一震。便机警地松手飞窜而走。

三女煞也够机价,像惊兔般一蹦三丈。

这期间,出现的怪形每次的装扮都不同。

今早九州会主与八大将所碰上的怪人,是唯一符合传闻中的九州冥魔形象。

装束是可以改变的,谁也没见过九州冥魔的本来面目,因此所有的人,只要碰上仅露出双目怪装扮的人。都不约而同把这怪人看成九州冥魔。

九州会主也冒充九州冥魔,怪装束却不敢穿,爪牙甚多,穿起来谁认得他是会主?

因此以曾经在丰县出现,自称九州冥魔那位年轻人的外型做模仿对象,反正谁也不认识真的九州冥魔是何模样。

“桀桀桀……”刺耳的怪笑声锐利震耳。

两女煞连回头察看的勇气也消失了,哪有勇气分辨九州魔是真是假?

冷面佛母师徒住在山北。

飞虎一群人也在山北借宿。

十二个人堵住小径,堵住狼狈遁返的两女煞。

飞虎答应协助四海牛郎对付笑孟尝,穿针引线人就是冷面佛母师徒。

“该死的女妖,你们竟然把咱们也算上了。”飞虎像吃了一桶火葯,似乎随时皆可能爆炸:“趁火打劫已够可恶了,居然想把咱们也一并除掉。你们把人送到何处了?说!太爷不会让你们有施展妖术的机会,最好不要妄动,所有的暗器皆锁定你们了,快招。”

“你这头胆小病虎,还真会恩将仇报呢!”二女煞大汗已收疲态仍在,一股怨气发作了:“我们如果晚到一步,你剩下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了。

你们扮胆小鬼溜之大吉,可害苦我们了。你以为我们把人用法术擒住了?“

“不是吗?你们的妖术使用有毒物……”

“天杀的!你看我们像胜利者吗?”二女煞爆发似的大叫,女人放泼真够瞧的:“我连剑都丢掉了,幸好见机逃得快。都是你们这些浪得虚名的好汉误事,真是见了鬼了,你们不该先逃的。,”你……你们没得手?“飞虎意似不信:“你们的毒雾已经罩住他们,那杨小子的求救啸声……“

“求救啸声?他用啸声震得我们魂都快离体了。你们主要的目标,不是九州冥魔吗?”

“没错。”

“你们如果不逃,便可看到那恶魔了,你们平白失去大好的机会,或许是幸运之神照顾了你们……”

“咦!你是指……”

“九州冥魔在原处现身,我禁不起他轻轻一击。你们快回去找他吧!也许他还在那里,你们去收拾他。天还没黑,快去吧!还来得及。我们怕他,不敢助你。”

两女煞匆匆从中间奔过,像惊弓之鸟。

“回去找,走。”飞虎一咬牙,飞步急赶。

震天长啸声引起旭园一阵騒动,却不敢派人外出查看,天快黑了,真不敢派人外出冒险走动。

片刻后,警卫才发现杨明与三女匆匆返回。

全园进入紧急状况,风吹草动也引起不安。

强敌长期压境,日防夜防,日子难过,像这样坐在家里挨打而又无力出击,能撑得了多久?十天?半月?两月?

笑孟尝与千手准提、夜游神,亲自送杨明至园门外。

在这些名宿前辈眼中,他已是受到敬重的年轻后学,把他看成应付压境强龙的主将。

他也实至名归,与强龙周旋有声有色,全城的人皆对他刮目相看,身分地位直线上升,名气甚至比笑孟尝还要响亮。

“天黑了,你还是不要回去好不好?贤任,有你在,我们的胆气也壮些。”笑孟尝一再留客,别时仍想把他留下壮胆:“你一个人回去,太危险。”

“他们的目标不在我,不会再埋伏暗算了。”杨明婉转拒绝:“飞虎只想逼我置身事外,这家伙总算是条汉子。妖女埋伏突袭,事先他一定不知道。”

“天杀的,这日子真不好过。”千手准提恨声说:“我担心他们另用歹毒的手段,像女匪和飞虎那些强盗一样,不顾一切不惜牺牲,来一次杀人放火强攻,咱们委实挺不住……”

“四海牛郎不会采用这种下策,他的汝宁根基怎舍得丢?一旦捉住他们几个党羽送官究治,他汝宁的基业丢定了。放心啦!明天约会后就会有结果。”

杨明对情势却相当乐观。

“明天就会有结果?”笑益尝讶然问。

“对,明天约会后就会有结果。他们如果不放手,我会要他们滚出徐州地境。项老伯,我们已经忍耐到极限,江湖朋友知道你已是情至义尽,展开雷霆反击,不会有人认为你不对。”

“但今晚恐怕……”

“今晚必定有惊无险。”

“你的意思……”

“你们只要坚守不出,他们不可能长驱直入,甚至不可能接近防守区。至于飞虎那些人,他们不是笨蛋,除非一社一会的入攻入,他们是不会打头阵的,一定会躲在一旁观望看风色,风色不对就向后转。”

“这小平的话有玄机。”夜游神欣然说:“项老弟,你最好相信他的话,他要咱们严加守备,说那些人甚至不可能接近防守区,一定错不了。他一个人在灵璧,神出鬼没百战百胜,回程这几里路,谁拦得住他?让他走吧!”

“我必须回客栈,让他们放心。”

杨明的话又有玄机。

“他们如果袭击客栈……”笑孟尝眉心紧锁。

“不可能,客栈在徐州起不了作用,他们犯得着牺牲一些爪牙,夺取毫无作用的客栈?这比袭击旭园风险更大,落网的爪牙,明火执仗一定会上法场的。不论昼夜。客栈都是安全的。派三两个人騒扰倒有可能,他们派有眼线留意客栈的动静。明天见,诸位请留步。”

四野虫声卿卿。繁星满天。

小径隐约可辨,空荡荡渺无人迹。山林中不时传来几声野狗的长号,以及枭鸟的各种怪异啼声。

他洒开大步,泰然自若不徐不疾东行。

沿途略为停顿了几次,凝神倾听片刻,一直不曾回头察看,也没向两侧的树林探视。

距大官道还有里余,路北的树林里簌簌而动,脚步声急迫,突然涌出飞虎十二个男女。

杨明对飞虎的评论颇为中肯,这家伙倒也像条好汉,不会埋伏偷袭,一涌而出一拥而上倒有可能。

“你这混蛋还在这里?”飞虎颇感意外:“你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你就不怕了?”杨明大笑:“呵呵!我一个人你才真正要怕。有三位小姑娘在,我不愿她们冒险,所以和你不瘟不火打交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一个人便无后顾之优,正好下重手痛接你们这些唯利是图的杂碎,来得好。”

“喀啦啦”扣环声震响。双怀杖有节拍地左挥在旋,风声虎虎,慑人心魄。

刚冲上两步的三个人,退得更快。

“我问你,可曾看到九州冥魔?”飞虎竟然不敢下令围攻,斗志不足。

“九州冥魔怎么可能找我?废话。”

“只有你在这里……”

“他娘的!我就不能在这里?”杨明笑骂。

“你可能假冒九州冥魔。”

“胡说八道。”

“或者你就是九州冥魔。”

“我是九州冥魔?那么,那位又是谁?”杨明向飞虎身后一指。

飞虎一怔,扭头回顾。

一声狂叫,一名爪牙的右脚,被怪绳缠住,身形倒翻飞起。

“桀桀桀……”怪笑声刺耳,与草木同色的怪影,沿小径向东冉冉而逝,像一眨眼便幻没了。

“追……”飞虎怒吼。

杨明身形一闪,暮尔失踪。

“哎呀……”后面路右的草丛中,惊煌的娇叫声相当悦耳。

被扑倒的是神计织女,幸好地吓得惊叫出声,扣住她后颈的大手才及时松劲,不然她将大吃苦头。

“快走,先移出风暴外。”扑倒她的人是杨明,拉起她向林木深处潜行急走。

远出百十步,后面传出枝叶簌簌声,有几个人自左至在潜行蹑走,相距约二十步,声息听得真切。

“是什么人?”她低声问。

“四海牛郎的高手爪牙。”杨明附耳说:“今晚是决定性的一夜,他们将精锐齐出,如能占据旭园,明天的约会便毫无意义了。”

“哎呀!我们……“

“先看看风色。你为何悄悄眼来?真是不知……”

“不知死活,你一定会这样说。”她跟着杨明钻入一座石崖下的草丛,紧挽住杨明的手膀坐下:“笑益尝知道今晚将十分不好过,所有的人皆彻夜戒备。碧瑶小妹倒还沉得住气,她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她从小就信赖我。”杨明一言带过:“你像个鬼悄悄跟在后i面,幸好我心血来潮没下重手,因为感觉不出强烈的敌意,不然……你难道真不知道凶险?”

“我的跟蹑术是相当高明的,当然你比我更高明。”她颇为得意:“杨二哥,如果我真的样样不如人,我是不会冒必死之险和这畜生周旋的。你突然近身,真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你太快了,我……我在顺德……原谅我,我那时只想……只想了解高手名家的武功,有何超人的特质。我对九州冥魔并无印象,仅偶或听人提及有这么一个可怕恶魔,而这恶魔其实并无恶迹。”

“咦!你弦外之音。”

“我们都知道你就是九州冥魔。”她轻笑:“只有一件事难解。”

“你们。”杨明大感意外。

“这几天,我们三人住在一起无话不谈,根据我们所经历的事故互相参证;逐渐理出头绪。难解的事,是世间根本不可能有神话中的分身法。在榆树沟,青天白日,巫门大法的真灵神游术见不得日光。元神出窍也不可能在行走中施展,而且元神是没有形质的。可是……那位九州冥魔鲜明可见,而且能伤人,爪功神奇得匪夷所思。现在,你在我身边,飞虎那些人,却去追九州冥魔。我要摸摸着,你是不是元神出窍了。”

“不许胡闹。”杨明捉住她向胸怀探的纤手:“大姑娘心眼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也多。你不会认为我的元神出窍化为九州冥魔吧?”

“你是吗?”她笑问。

“可能吗?听,他来了。”

右面不远处有几个人的轻灵脚步声传来,表示有人潜行搜索。

左面怪影穿枝而过,隐约可看到依稀的形影一闪即没,然后才传出枝叶擦动声,可知游走的速度惊世骇俗,不可思议。

“哎……啊……”立即有狂叫声从右面传来,然后是人体摔落压折草木的声浪。

呼喝声大起,人产迅速远去。

“不会是我吧?”杨明笑问。

“这……难道真有几个九州冥魔?”她迷惑了。

“有什么不对吗?神箫秀士九州会主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

“走,我们也乘机浑水摸鱼。”杨明长身而起。

“好哇我……”

“记住,除了四海牛郎之外,你不可使用神针杀人。”

“我听你的。”

“好,往西,顺便送你回旭园。”

西南角远处。传来一声可怕的痛苦长号。

“有人被抓断肢体了。”她欣然说:“难怪你说旭园今晚有惊无险,有这一位九州冥魔四出騒扰,那些人自顾不暇,哪有时间袭击旭园……有人来了。”

“五个。”杨明挪妥双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斗室生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