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3章 君子好过

作者:云中岳

那是八年前的事,白在神兵围攻真定府,卫学武学舍的子弟出动,教头们带领生员子弟参加保卫战。

他挨了三箭一刀,刀砍中右胁,斩马刀几乎把他砍成两段,幸而保住了老命。

在本城,他的声威比在真定更盛些,本城的三教九流好汉,还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徐家的子任,家传武学个个不等闲。

小女儿徐菌英,更是本城一枝花,接起人来掌挥脚飞有如母大虫,附近的混混见了她就躲得远远地,对她的一双手又爱又怕,白白做嫩春笋似的小手可爱极了,挨上两下可就灾情惨重。

她也来了,带了两位侍女,穿了骑装,腰间有剑,手中有马鞭,美丽大方流露出英气,的确有女英雄气势。

在城外乘马,平常得很。

南关悦来老店在城外,所以她乘坐骑来的。

店伙早就知道他们是来寻仇的,一个个躲得远远地,而且事先叮咛店中的旅客,关上房门不要外出自找麻烦,出门人必须避免惹祸把灾。

二十名男女,把这一进客房的走道占满了,人多人强,一个九州冥魔算得了什么?一个外地旅客与本地的豪强发生纠纷,地方豪强铁定是胜家;也就是说,孤身的旅客将与全城为敌。

还来不及打门叫阵,房门倏然而开。

堵在房门外的好几个人,不由自主地悚然后退。

四海牛郎像把门的天神,高大促伟英气勃勃,左肋有盛牛角销的革囊,皮护腰斜插着佩剑,一身有骑装,浑身肌肉绷得紧紧地活力澎湃。

“哼!他娘的真壮观。”四海牛郎虎目中神光炯炯,扫了众人一眼,说的话讽刺味十足:“没想到这座城充满这许多暴民,难怪昼夜都有无法无天的人騒扰。好,以暴制暴。我是杀暴民的专家,一封一个,来一个杀一个。他姐的!杀一千个你们不怕,那就杀一万个,我不信每一个暴民都不怕杀。他娘的!后不光你们,算我栽了,你们下令上吧!”

这些倚仗人多势众的好汉们,碰上一个以杀止杀,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气势迅速沉落。

世间真正不怕死不怕杀的人毕竟不多,连凶名昭彰的天凶星,也感到对方的杀气低人心魄,感到手心沁汗心中生寒。

在所有的人中,天凶星算是声威名头最高的,虽然武功并非最高,事实上神针织女就比他高明;至少,昨晚神针织女就曾经替他解危。

“小辈,你的绰号叫四海牛郎。”天凶星打手式要众人后退,鼓起勇气上前打交道。

“如假包换,太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四海牛郎傲然拍拍胸膛:“太爷四海牛郎凌云飞,记住了没有?”

“你”

“天凶星姓韩的,你已经在江湖横行了半甲子,也已经获得你应享的权势,早就应该在家享福老死床褥,实在不宜再在江湖现世,休想抬出破招牌,吓唬我这种雄心勃勃的间道年轻人。”

“好狂妄的小辈/天的星居然不曾暴跳如雷:“小辈。你夜间活动的绰号叫九州冥魔,这可不是闯过英雄扬名立万的表现呢!”

“去你的!怎么硬把太爷当作九州冥魔?那温蛋绰号称魔,却又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太爷出道两年之后,那温蛋才在江猢混出名头。我四海牛郎名动天下,那混蛋还不配管太爷提鞋。”

这等于是表明不屑与九州冥魔争名利,也瞧不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九州冥魔,按常情论,四海牛郎决不可能是九州其魔了。

“世间右许多人,满哈仁义道格,行事却男盗女婿……”

一声怒吼,四海牛郎勃然大怒一掌拍出。

两对一代凶果,这一掌当然用上了内家真力,不需预先运气行功,掌出立即劲道破空狂涌。

外发劲道可伤人于三尺外,须下二十年苦功,也许更久些,不预先运气行功便可外发,练半甲子不一定能有成效。

其实,双方早就在作拼搏的准备了,只是运气行功不着痕迹而且,双方的真力已随时可摔然发出。

一声蓬然闷响,罡气进爆,两人的外发劲道,在相距八尺的中间接触。

天凶星急退两步,拚内功也差了一段距离。

“你是什么东西?哼!”四海牛郎踏出一步沉声道:“太爷要拆散你一身老骨头!”

一阵鼓掌声,从人丛后传出,吸引了在场好汉们的注意,所有的目光皆向鼓掌的杨敏集中。

杨敏穿了青骑装,雄壮魁梧不下于四海牛郎。

不同的是,四寸宽的皮护腰是系在衣内的,手中空空,没佩带任何兵刃,要不是身材修伟,真不像会武的间遵英雄。

他脸上绽发怪怪的笑容,没流露摄人的气势,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小有身分平平凡凡的人。

“对,拆他的骨头!杨敏停止鼓掌,嗓门大得很:“这家伙绰号称天凶星,名震天下前后半甲子,目下凶名仍保持额峰状态而不坠,仍然是威震天下的名宿。你老兄如果能打倒他,就可以挤身天下高手之林了。要打倒他就得趁早,可别等到他老掉牙眼茫茫发苍苍再打,那就来不及了。打倒一个老朽,决不可能成为天下级英雄的。”

“混蛋!你多什么嘴?”四海牛郎想叫,昨晚的一肚子不爽,又加了几分不爽。

神针织女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杨敏一眼认为他多事。

天凶星主仆三人更为不悦,也感到惑然,认出他是昨晚搜房时,躲在一旁打哆咦惊惶恐惧的旅客,今天怎么胆气出奇地盛壮?变化未免太出乎意料了。

“哼!我在帮你,你怎么反而把气出在我头上?”杨敏聪明地避免接近,站在人丛外大呼小叫:“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干错万错,无条件帮你不是错,对不对?看你如何打发这一群暴民,要帮忙不妨招呼一声,多一双拳头就多一份声势,没错把?”

人人都有刀有剑,他一双拳头哪派得上用场?而且又不接近,站在人丛外说风凉话,极易引起各方的反感,其需要帮助的人,也不会领他这份情。

“你给我滚到一边凉快去!”田家的护院头头怒叱,冲上就是一耳光。

他哈哈一笑,疾退丈外表示无意动手。

神针织女又对他哼了一声,转向四海牛郎接近。

“你不会说不认识我吧?虽然你的口音与前晚不同。”

神针织女有意挡在天凶星的进路,不希望天凶星冒火出手攻击,脸上绽起慧黠的笑容,相当动人:“这就是你白天活动的面目?”

“哦!好美的小姑娘。”四海牛郎爽朗地颔首赞美:“你的话悦耳极了。可是,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该认识你吗?请恕我唐突,请问芳名。”

神针织女已先入为主,认定四海牛郎就是九州冥魔,对四海牛郎这种否定的态度不以为逆,九州冥魔本来就是保持神秘、不以真面目露面的神秘魔头,即使她已经有百分之百的确证,九州冥魔也不会承认的。

以她一个初露头角的江湖新秀身分,说的话份量也有限,不会有人肯相信,她有揭开九州冥魔真面目的能耐。

“不要再故作神秘欺瞒世人好不好?以另一面目为非作歹的人不止你一个,田大爷就是其中之一,我就知道他的真面目。你九州冥魔被我揭开真面目,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呀卜神针织女咬定对方是九州冥鹿,说的话肯定坚决,信心十足。

“呵呵!你这美丽大姑娘真会说话。我想,你就是昨晚前来查房的花脸女夜行人了。你果然不死心又来找我,硬指我是九州冥魔。昨晚我以为你是女妖怪,所以出手重了些。今天看到你漂亮的本来面目,还真不便对你失礼。现在,我郑重告诉你,我不是九州冥魔,叫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滚。尤其是那个什么天凶星,叫他滚远些,永远不要再让我看到他。我渴望交你这位美丽的朋友,请到房里喝壶茶,咱们好好聊聊,我对九州冥魔也有一分好奇,你会告诉我有关那魔鬼的事吧?”

四海牛郎的话,直截了当表明不是九州冥魔。

双方各说各话,无法沟通。

“你否认你是九州冥魔?”神针织女仍不死心。

“在下坚决否认。”这次,四海牛郎不再自称太爷。

“我不信。”

“这就难了,你我都坚持己见……”

“我要搜。”神针织女截断地的话。

“搜?”四海牛郎一怔。

“对,搜,搜你的客房。”

“搜我的客房?搜什么?”

“搜你昨晚从田家取走的珍宝箱和盛金箔,以及扮魔的面具和怪衣裤。”神针织女振振有词:“面具和怪衣裤被我用水泼湿了,一定还留在房中晾着候干。”

要搜房,一个有声望的人,会认为是有报声誉的严重侮辱,连普通的平民百姓,也咽不下这口气。一如果我对你没有好感,我会一脚把你踢进城。”四海牛郎果然生气了,脸色一沉:“趁我还没冒火之前,赶快收起你这荒谬的念头,我还有五七分喜欢你,你还来得及改正你的错误。”

“除非你让我搜,或者你承认是九州冥魔。”神针织女倚仗人多,不肯认错:“把珍宝和黄金交还,不伤和气,不然……”

“不然,你要撒野。”

四海牛郎怪笑:“撒野的女人一定很够味,我喜欢。呵呵!我让你先撒野,再好好疼借你……”

神针织女拔剑作答复,而且发出一声动手的信号。

“你可恶!”她左手一拂,食中两指发出劲流,指劲破空,气流激荡。

相距不足一文,指一佛便拉近了三尺,七八尺距离,指动形成的无形气柱丝丝税啸。

想用指劲伤害八尺外的人,须下二十载苦功。

四海牛郎并不认为是唬人的虚招,昨晚便已领教过神针织女的所学,怎敢大意,扭身闪避同时切人伸手,巨爪光临神针织女的高耸酥胸。

与女人交手,正面攻击胸部是大忌。

四海牛郎却毫无顾忌地正面探人,可知必定是百无禁忌的叛逆性人物。

切入的同一瞬间,右手已拔剑出鞘。

爪深入攻出,剑出鞘蓄劲待发。

三方高手同时发动,倚多为胜刀剑汇聚。

接触太快,变化快得令人目眩。

神针织女以为指功弊然攻击,必可得手,因而在心理上没有反击的准备,右手的剑也无法在同一刹那注人神功内劲,失惊之下,急退中本能地一剑急封。

四海牛郎的武功与经验,比她高出多多,巨瓜一拂,指背击中她的剑身,剑向外震弹,爪同时变掌,疾挥而入,如影附形贴上她的胸口,信手一按,劲道恰到好处,不至于直透内腑。

乘一接的劲道反弹、倒退、旋身、剑发。

左手,已套上牛角档向外挥。

从这一面冲上的有四个人,包括天凶星主仆三个,另一个是田家的护院,武功可因可点。

没听到兵刃接触声,四海牛郎的身影,透围而出剑光闪烁,到了侧方两丈外,不等身形稳下,一声狂笑,扑向另二侧的人丛。

天凶星主外发出厉叫,远冲出两丈外。一个健仆稳不下马步,厉叫一声摔倒在地挣扎难起。

三个人的右外胯近肋处,各裂了一条三寸余长的创口,鲜血泉涌。摔倒的健仆,右小腿多开了一条血缝,因此支撑不住。

那位田家护院,被牛角档挑飞摔出丈外。

“杀!”四海牛郎的可怕叫声震耳慾聋。

众人心胆俱寒,一哄而散。

“小美人,你走不了。”四海牛郎懒得追逐其他的人,怪叫着扑向神针织女。

“铮铮”两青暴响,抢救神针织女的两诗女,连人带剑被震得倒摔而出。

“打!”神针织女的无影神针及时破空。”

“缝衣针这么粗?”四海牛郎稳下马步,牛角销一挑,将无影神针挑起:“你最好用绣花针……然走!”

神针织女心中一虚,扭头飞奔。

四海牛郎冲势又急又猛,飞针的速度更快得难见形影,牛角档竟然能将对进的针挑飞,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居然发生了。

她真惊出一身冷汗,再不走可就得任人宰割了。

她快,四海牛郎更快,剑已接题而至,拍向她的腿侧,剑气压体,被拍中很可能斜挥出丈外,甚至可能伤及腿骨,也许会折腿。

“抽你一鞭!”叱喝声震耳,起自身侧。

她拼命向前仆倒、滑出,间不容发避过剑的拍击。

四海牛郎的右时,“叭”一声挨了一马鞭,剑向下一沉,只感到右半身如中电硬,大吃一惊,猛然沉下马步。

右侧不远处站在廊栏旁的杨敏,轻拂着马鞭笑容怪怪地,似乎有点吃惊,这一鞭居然不能让剑脱手,对四海牛郎的评价提升了许多。

“你这混蛋再三向太爷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君子好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