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30章 涤荡外围

作者:云中岳

百十匹健马出了南关,奔向旭园。

骑上全是徐州城厢的有头有脸人物,有飞枪将,有多臂猿。每三人为一组,一排已一携钩镰论,一携盾兼校刀手。

全体动员,一致对外。

旭园内的大院子里,备妥鞍的三十余匹健马,随时皆可能出发,项家的亲朋友好已整装待命。

城厢的人马到达,并不急于出发,百余位骑土,开始分配任务。平时,民壮每月有一次聚集操练,所以对结阵分组并不陌生,有章有法毫不含糊。

杨明不在,碧瑶也不在。

神针织女的坐骑最为雄骏,她有追上四海牛郎的准备和决心。

掌里乾坤对神针织女有好感,因此与夜游神祖孙,策应神针织女,四人为一组行动。

眼线不断将消息传到,健马不住往返飞驰。

消息令人失望,恶贼们已离开上奎村,向南散去走得匆忙。眼线不敢紧跟,猜想可能撤往宿州去了。

恶贼们已经离境,他们没有追击的理由。

剪除羽翼,是必要的手段。

等候渔利的人最可恶,是防不胜防的祸患。

毒娘子一群人匿伏的地方换了人,撤走时绕乡野溜之大吉,眼线知道她们的去向,但杨明却不愿计较,宁愿人负我,不愿我负人,请笑孟尝不要派人拦截。

他偕同碧瑶,出现在冷面佛母寄住的农舍前。碧瑶对这些妖女极为反感,真像要发威的母老虎。

冷面佛母师徒,名义上不是一社一会的人,声称是看风色的第三者,谁占上风就站在谁的一方。但她们可以不理会笑孟尝问罪,却不能拒绝杨明要求讨债。

讨石泉亭的债,名正言顺。

兴隆客栈布机关的债不能算,无法举证是她们所为。

他不再嬉皮笑脸,一反常态变得脸色阴沉,虎目中放射出促人的幽光,大白天依然带有几分鬼气。

最先出来的是三女煞。三个女煞中,这位师妹最精明,眼光远,虽则武功是最差的。

看到怒容满面的碧瑶和面色阴沉的杨明,三女煞悚然而惊,发出一声警号。

来意不善,必须召来外援策应。

她们却不知道,一社一会潜伏在这附近的人,已经悄然撤走了,并没派人通知她们。

一社一会的人,皆对她们拒绝协同行动,不与四海牛郎以外的人接触,自命不凡的态度大表不满,很少供给她们情势变化的消息,因此她们几乎是孤立的。

能在外活动的只有二女煞和三女煞,消息不灵通理所当然。

情势不利才想到向一社一会的人求援,来不及了。

冷面佛母不得不出来,对头已打上门来啦!

假妖尼的伤并没完全复元,但必要时仍可忍痛一搏,在石泉亭,就曾经不顾一切行致命一击,事后创口恶化,迄今仍感有点行动不便。

深入内部的刀伤,上了年纪的人,即使有灵丹妙葯,生理上的复原,仍然相当缓慢。挨了一拳头淤血发肿,也得痛上十天半月;扭伤了筋,百日内休想完全恢复机能。

大女煞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糟些。

右助挨了神针织女一剑,创口已入内腑,目下走动时稍一用劲,隐痛便会通使全身发软。

这期间,这位四海牛郎的情妇始终不敢露面走动,事实已成为累赘,还得雇请村妇照顾。

人都出来了,表情各有不同。

冷面佛母像讨不到债的债主,用手下意识地抚摸创口已复原的左耳轮。

大女煞气色甚差,披下的长发,半掩住苍白但仍然美丽的面庞,像个女鬼。

二女煞咬牙切齿,似乎美丽的面庞呈现扭曲现象。

杨明藐视她的美貌,用粗俗的言词拒绝她的情意,自尊心所受的伤害极为深切,把杨明很入骨髓。

三女煞倒还镇定,是唯一能保持女强盗气势的人。

必须等策应的人赶到,她们不是杨明的敌手。

六双眼睛流露出六种表情,在瞪着像要拼眼神气势。似乎谁也不想先采取行动,先看谁的气势先崩溃。

以往杨明多次和她们打交道,嬉皮笑脸装疯扮傻,已让她们吃足苦头。现在脸色阴沉,令人望而生畏,打交道还会有好处?

想起昨晚杨明几乎遭了毒手的事,碧瑶愈看愈冒火,不再干耗,缓缓拔剑上前。

上次在灵璧,她和小莹莫名其妙被女妖们捉住,心中本来有点虚,但有杨明在,她的怯念完全消失无踪,而且信心十足。

她的内功拳剑,比乃父差不了多少,差的是搏斗的经验和胆气。这两种缺点,这期间正快速地补正充实,进步神速。

“二女煞,你出来。”她托大地用剑向对方一指,杏眼睁圆:“昨晚你不在,保住了性命,却断送了四个或六个爪牙。今天,看你的命能不能保住。”

“你夸起海口来了,忘了被擒住交给九州会主的耻辱。”指名单挑,二女煞必须挺剑回应:“凌社主在灵璧追捕你,我们并不赞成,笑孟尝不会因为女儿失陷,便抛弃侠客尊严在胁迫下屈服。现在……”

“现在,你们已正式接受四海牛郎的重赏,用恶毒的手段图谋家父,助一社一会在徐州建山门。”碧瑶替对方说出原因:“你我已是势不两立的仇敌,是彻底了断的时候了,我进招啦!准备了。”

“你任何时候皆可进招,你来吧!”二女煞的嗓音,突然变得怪怪地。

碧瑶心中一跳,举起的剑尖下沉三寸。

“神凝剑尖。”杨明的洪亮嗓门及时传到:“心一定神控对方躯体要害,发则必中……”

激光墓地破空,碧瑶闪电似的扑上了。

锋尖疾射对方的右肋,钻隙迸射见光不见影。

二女煞一剑急封,“铮”一声封中碧瑶的剑愕上方。碧瑶的剑尖,距二女煞的右肋近腹侧不足半寸,封得险之又险,几乎一剑受创。

二女煞的剑被震偏,飞退丈外惊出一身冷汗。

“你这威震天府的女悍盗,如此而且。”碧瑶胆气提升至颠峰,并没追袭退回原地:“丢掉贼巢跑来徐州撒野,你跑错了地方。”

“小瑶,不要逼她了。”杨明示意她退回,举步上前:“你的以神御刃心法,稍欠一分半分火候,所以出手有点跟不上神意的缺憾,差了半寸,而且被她封中你的剑。下一剑,你可能贯穿她的心坎,就没有玩头啦!我来陪她们玩玩。哈哈!危险。”

碧瑶这一记神来之剑,真把二女煞镇住了,不敢再冲上。三女煞乘杨明上前说话的好机,突然人化流光,出其不意冲出,身剑合一行致命一击。

杨明身形一扭,在大笑声中不可思议地移位,似乎早已料到三女煞突袭,间不容发地脱出剑势控制的威力圈边缘,信手乘扭身移回原位的瞬间一爪抓出。

“嗤”一声裂帛响,抓住三女煞的背领,三女煞仍向前冲,一剑落空刹不住脚步,上衣被撕破自背中分,露出诱人的水红色胸围子。

“淬!这算什么呀?”本来准备截出的碧瑶,脸红耳赤反向倒退。

“她要和师姐二女煞别苗头,用脱衣来诱惑我。”杨明丢掉破衫,脸色不再阴森:“二女煞在灵壁曾经诱惑我,失败后恼羞成怒,发誓要杀掉我,所以昨晚装设歹毒机关要我的命。”

三女煞光赤着双臂,酥脑半露,居然毫不在乎,悄悄伸手在革囊掏法宝。

杨明拔出两把鸳鸯刀,双手开始往复抛弄。这种飞刀重心在前面两寸,除非用旋转手法发射,不然就不会旋转翻腾。

他抛弄的速度愈来愈快,光芒愈闪愈急,先是两把对抛,然后成了三把,最后是四把,抛弄的光孤并没增大,因此几乎形成一圈光环,一刀串一刀,颇为悦目。

“上次你们四个女匪,各种法器真有四十件之多,至少有十件在我身上留下伤痕,并没把我弄死。”杨明一面抛弄一面说:“我只有四把飞刀,给你们每人一把。射不中,你们活;射中了,你们死!”

“你们不要害怕。”碧瑶在一旁说风凉话:“那是多臂猿沈东主,送给他玩的飞刀,他初学乍练,保证射不中你们的。”

“敢打赌吗?”杨明叫。

“赌什么呀?”碧瑶怪腔怪调。

“赌她们的命。”

“明哥,我们第三者赌她们的命,不合道义呀!该由她们和你赌,对不对?命是她们的,她们才有权赌。我赢了,也得不到好处,何必做坏人?别找我赌。”

三女煞的左手,突然抽离革囊。

光芒一闪即逝,落入三女煞后面三支外的树篱内。

“哎呀……”三女煞惊叫,手一松,掉落三把小法刀。掌背出现一条血缝,鲜血涌现。

“你的命保住了。”杨明仍在抛弄三把刀,话是说给三女煞听的:“初学乍练,失手是可以原谅的。”

所有的人皆心中雪亮,并非他失手,而是有意阻止三女煞施展妖术驱动法刀,示威而非行致命一击,真要下毒手,飞刀射中心坎将毫不费劲。

“罢了,咱们认栽。”冷面佛母不得不出面了。

她咬牙切齿喊叫,极不情愿地认输。

“去你的!你以为这是比武较技吗?”杨明收了飞刀,双手一收,三把飞刀断成六段,信手丢在脚下:“我不用飞刀,任你们施展妖术要我的命,公平吧?”

“四比一,这怎能算公平?”碧瑶提出抗议。

“在灵璧石泉亭,七比一我也不怕。这四个女匪真才实学有限得很,让她们全力发挥,死得瞑目。”扣环怪响,他取出双怀杖。

“不要逼……我……我冷面佛母曾……曾是一代之雄。”冷面佛母厉叫,拔剑出鞘。

“我准备有效地逼你。”杨明冷酷地说:“你替四海牛郎卖命,兼送女徒给他做情妇,你得到些什么,便得付出些什么。双方已是势不两立的死敌,你付出性命理所当然。”

“我们立即远走高飞。”

“得人钱财,与人消灾,你们岂能一走了之?笑孟尝那些被杀的朋友,在九泉下也不瞑目。”

“我们并没找害任何人。”

“我就是受害者之一。”杨明步步煎迫。

“阁下,退一步海阔天空。”

“死了的人肯吗?”

“天杀的!你到底要怎样?”冷面佛母厉叫。

“四海牛郎请你对付笑孟尝的代价是多少?”

“这……三千两银子。‘”把三千两银子留下,买你们的命。“

“什么?事没办成,哪有银子?那志大才疏虚有其表的社主,这几年招兵买马,快要囊空如洗了,所以才急于建山门筹措金银。”

“在光州他给你们多少银子?”

“那是追魂魔剑侯二爷给的。”

“混蛋!”杨明大骂:“你是说,你还没得到他半文钱,我也追不出半文钱了。”

“你……”

“你们到处筹钱,准备返回四川东山再起,到底筹到了多少?说!”

“你……你是什么意思?”

“用银子买回你们的命,全给我留下。”杨明嗓门像打雷。

“这是勒索!”佛母也大叫。

“没错。”

“你……”

“你留不留?”

“我给你拚了……”

“欢迎。”杨明挥杖直上。

二女煞抢出,迎面张开双手拦住了。

“杨兄,何必呢!”二女煞哭丧着睑:“光棍打九九,不打加一。我们的钱……”

“是招摇撞骗,威迫利诱,兼送女色,软硬兼施弄来的。”杨明毫不留情指斥:“现在你们失败了……”

“你会做落井下石的事吗?”

“我本来就是混世浪人。”

“在灵璧你把我挖苦得不值半文钱,我的美貌……”

“你们滚吧!”杨明脸一红,扭头便走。

“我们立即远离疆界。”二女煞在他身后叫。

“不要往南走。”杨明拉了碧瑶的手扭头沉声说:“记住,走了就不要回来。”

“回来,我们又没发疯。”二女煞居然嫣然一笑。

“她说她的美貌,是怎么一回事?”碧瑶紧挽住他的手膀,笑得怪怪地:“说来听听好吗?”

“不懂的事,不要问。”

“人家要知道嘛!”碧瑶扭着小腰肢央求。

“她毛遂自荐,要取代女皇蜂,条件是不要再向一社一会寻仇报复。希望能成为一家人,妙不妙?”

“你没答应。明哥,她们的美……”

“你有完没有?”杨明拧她的小鼻尖。

“你就喜欢和这些漂亮女人……”

“一个混世浪人,你认为……”

“我不管啦!反正……反正……”

“反正你不喜欢……”

“我不愿意。”

两人抢着说话,笑成一团。

“她们漂亮,也曾经毛遂自荐,所以你轻易放过她们。”碧瑶重拾话题:“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涤荡外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