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31章 惊逃溃退

作者:云中岳

同一期间,永福老店也气氛紧张。两店相距仅百十步,说话声音大些也可以听得到。

“社主,正好乘机毙了那恶魔,机会来了,错过了就不会再来。”

天狼公羊毅的手本能地抓紧刀把,跃然慾动:“正好用大嗓门高呼除魔卫道,也可以弥补徐州失败的声威损失,公私两便,一举两得。”

这位夷陵双凶的老大,一直是四海牛郎的心腹兼谋士,阴险狠毒血都是冷的,是主张以武力扩展的核心人物,主张不择手段发展实力的中坚份子。

上次顺德的失败,可以说败因出在九州冥魔身上,因此包括四海牛郎在内的主战派,皆恨透了九州冥魔,发誓要歼除九州冥魔此障碍,所以才有成立九州会,引出九州冥魔的大计出炉。

“对,良机不再。”神箭秀士不再沮丧,大概认为可以保住九州会主的地位了:“chún亡齿寒,飞虎那些人尚可利用,必须前往……”

“废话!咱们还能不去歼除那恶魔吗?”大太岁打断他的话:“你以为那恶魔打发了飞虎那些人之后,便不会来找我们吗?我敢打赌他会来得很快,要找的人第一个便是你。”

人人都在准备,当然要去。

四海牛郎已整装待发,全副武装有模有样。

人都散居在各处,正陆续赶来会合。

“谁能先击中那恶魔,让咱们分他的尸。”四海牛郎大声宣布:“赏银子五百两,升任内堂重职。今晚一定要毙了他永除后患,四面围堵不许畏缩……”

店内突然传出凄厉的叫号,全店突然大乱,旅客们争相走避,店伙们惊惶失措。

店堂奔出一名中年人,狂冲入店前广场。

“九州冥魔在里面,快进去毙他……”中年人厉叫:“八手仙猿方兄弟完……完了……”

怎么可能?九州冥魔在街西的悦来客栈,向飞虎挑战,喧闹声在这里仍可隐约听得到呢!

不由他们分析是否可能,必须入店应付。

正要回店,街北传来狂叫声,表示有人遭殃了。

“杨明小狗来……了……”

一个奔跑的人影,远在五十步外狂叫示警。

家家闭户,市民的反应是躲起来。

距徐州仅五十里,桃山驿仍是徐州地境,徐州群雄乘胜追击极有可能。杨明来了,笑孟尝可能也带领群雄倾巢而至。

果然不错,蹄声隐隐传来,有大群健马正沿官道南下,可能已到了三里以内了。

四海牛郎在顺德,受到大群勇士逼击,几乎全军覆没,似乎今晚要故事重演了。

“往南撤,暂且回避。”四海牛郎怒火冲天,却又明时势无可奈何,咬牙切齿断然下令急撤。

信号发出。有一半的人来不及准备坐骑,仅带了行囊,奔入郊野狼狈南奔。

四海牛郎有坐骑,共有十七名爪开,能匆匆备妥坐骑追随他。店前没有其他旅客逗留,店伙也走避一空,他们得自己整理坐骑装载,大家都在忙碌。

蓦地一声惊叫,一名大将手按腰背向前仆,另一手抓住了马蹬,缓缓挫倒。

“啪”一声响,四海牛郎的背心上方近后颈处,一枚双锋针反弹跳飞。如果再上升一寸,便可击中后颈窝的大椎穴了。颈部没有护甲保护,这一针幸好射低了一寸。

“泼妇你……”四海牛郎转身怒吼,一跃三丈。

一匹坐骑侧方的暗影中,神针织女飞跃出三丈外,再一跃便到了街对面。

“我会追你到汝宁,不杀你绝不回家。”神针织女跃上街屋,站在瓦面大叫大嚷:“你这丧家之犬漏网之鱼,最好能逃过徐州群雄的搏杀,留得命在逃回汝宁,我才有机会把你搞得家破人亡。”

几名爪牙飞跃而近,到得最快的一名长身飞升,半空中突然狂叫一声,身形一顿,然后手舞足蹈向下掉,“砰”一声像掉落一头死猫。

屋上,神针织女已形影俱消。

九州冥魔在屋上大呼小叫,指名骂阵,强盗贼匪地大喊大叫,揭破这些淮河好汉的身分,附近民宅街道上的人,皆听得一清二楚,问题逐渐显得严重。

不要妄想九州冥魔肯上当跳下来,可他们岂能呆在里面忍受羞辱挨骂?

房门悄然而开,人影疾冲而出。

第一个人刚冲出,还来不及挺剑向上跳,身形还没停顿,上空怒鹰疾降,一声怪叫,扣住这人的右膀,双足落地扭身将人摔出,身形借势上升,回到先前站立的檐口,发出刺耳的怪笑。

是向房门摔的,在狂叫声中,撞翻后续跟出的两个人,堵住了房门。

“我的右……手……”被摔飞的人厉叫。

在榆树沟,一社一会受伤的人中,有七成是被可怕的爪功抓伤的,手脚如被抓中,必定肉裂骨绽成了废人,人人闻爪色变。

没有人出来了,这一击真像饥鹰搏兔,没有人能看到下扑的人影,天太黑速度快,一落一起像是鬼魅幻形,不可能有交手的机会。

“我,大太岁铁臂熊娄义。”房内传出愤怒的声音:“你九州冥魔是一代奇魔,威震江湖,这样胡搞放泼,算什么玩意?我要和你决斗。”

一起涌出的打算落空,只好用单挑应付了,只要能把九州冥魔缠住,其他的人便可乘机冲出同下毒手。

“好,你出来,我在屋顶等你。”九州冥魔不上当:“你有种决斗,总算不是懦夫,出来吧!我等你。”

决斗,不容许其他的人在场。在屋顶决斗,只许铁臂熊一个人上屋,其他的人只能在下面院子里等结果。

大太岁昂首阔步出来了,不必害怕从天而降的突袭,急跨几步向上飞升两丈,庞大沉重的身躯,飘落时居然脚下无声。

在屋顶搏斗不易施展,必须分一半精力小心脚下,稍有差池便会踏破屋瓦,脚陷入大事休矣!

因此,功力强劲的人稳占上风。

铁臂熊手上的劲道享誉江湖,内功更为惊人,手臂可格刀剑,像两根大铁棍,格斗时不需使用空手入白刃技巧,直接硬碰硬徒手格拨抓扣对方的兵刃,抓住刀剑一震两段,武功比飞虎扎实多多。

他的雁翎刀,更是威力惊人,一触对方的刀剑,几乎可以保证对方的刀剑非折即飞。在淮河好汉中,号称第一虎将。

飞虎把他带来,充任对付九州冥魔的第一先锋。

“阁下,取下你的头罩,让在下看看你的本来面目,看你是不是神箫秀士。”占住等高位置,大太岁雁翎刀立即立下门户,刀势将对方圈人控制范围内:“你已是一代怪魔,该以本来面目见天下英雄了。”

星光朗朗,三丈内可辨面目。

不远处大街传来间歇性的叫号声,双方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下面的人心中大感不安,猜想四海牛郎那些人有了麻烦,而且情势必定不妙、不可能派人赶来联手对付九州冥魔了,外援已绝。

“没有必要。”九州冥魔的剑徐徐上升:“在颖州你们第一次与九州会主见面约会,便知道他是神箫秀士了,而且订了协定,狼狈为姦。你居然还疑心我是神箫秀士,到底有何用意?”

他们位于客院的小厅屋顶,小厅与两厢后院是相连的,房舍共楹连栋,各处屋顶高低参差。侧后方的另一栋房舍,一侧黑影蛇行鹭伏贴瓦沟爬行接近。

“用话套你,有什么不对吗?”大太岁当然不会说出用意,但不急于进招的举动引人怀疑:“咱们老大被你勒索了两千两黄金,阁下……”

“喝!你是说理来的?”

“阁下……”

“两千两黄金只有百余斤,不算多,用不着心疼。公孙老大坐地分赃,不算你们这些爪牙谋财害命的钱,他一年赚多少银子我明白,勒索他天公地道。要不是我只能携走百十斤,我还想要五千两呢!”

“咱们赚的都是卖命钱……”

“闭嘴!”九州冥魔沉叱:“冷面佛母师徒做女强盗,她们赚的才是卖命钱。你们这些狗王八……”

“你怎么骂人?”大太岁大喝。

“该骂。你们吃定了淮河整条河水,运盐船不论官盐私盐,每一大引是一两银子常例钱,一小弓旧钱银子。官船每艘十两,货船按货值十取一。他娘的!你们一年赚多少?与官府抽税相等。再加上你们偷、劫、抢、敲榨勒索,谋财害命,拐卖妇孺“混蛋!那不关你的事……”

“去你娘的!”九州冥魔怒骂,剑信手点出,似乎情绪失控,愤怒中信手挥剑,毫无章法,仅有点像“仙人指路”唬人的招式。

被人骂急了,愤怒出手抽对方的耳光,就是这到德行,是本能反应而非出手攻击。

妙极了,大太岁早已蓄劲以待,雁翎刀已聚足真力,蓦地风雷乍起,刀光狂掠。

“铮”一声狂震,剑果然毫无劲道,被刀封出向外急崩,火星直冒,崩势极为猛烈,剑身已幻化为淡芒。

雁翎刀应该预期地切入,顺势进马步刺入九州冥魔的小腹,封括反击一气呵成,必可一招得手。

按理,九州冥魔的剑有两种可能变化:剑折、剑飞。人则虎口震裂,身形也震退一两步。

预期的变化并没发生,而且出乎意料地走样。

剑光急旋,借刀劲速度加倍,像一只光轮,转了一圈像是电光一闪。

雁翎刀还没递出,剑光已旋过大太岁的右肘。禁得起刀砍剑劈的铁臂,突然应剑而折。

“当啷……”雁翎刀连着断臂,抛落在瓦面向下滚。

这瞬间,屋角人影长身而起,棍状物上提。

同一瞬间,这人影身后侧的屋角也有人出现。

“雷火星君转身……”娇叱震耳。

这人影倏然转身,根状物随身急转。

“呃……”棍状物还没转正伸直,这人却浑身一震,棍失手掉落,想抬手掩住心口却力不从心,抬起一半,“砰”一声仆倒向下滚。

是雷火星君,三太岁朱信。根状物是成名兵刃及五雷火龙,没能抓住发射的机会。他是从屋后潜出,小心翼翼绕后面屋顶爬近的。大太岁争取时间的策略完全成功,爪牙们绕屋后抄出协助大太岁。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黄雀是神针织女,双锋针奇准地穿破雷火星君的心房。

同一瞬间,另一屋角娇叱声齐起,剑气破风声慑人心魄,可看到剑身反射的星光急剧闪烁,人影闪动,瓦片碎裂声震耳。

“啊……”惨号声动魄惊心。

九州冥魔一闪即至,剑贯围而入,山崩海裂,左一招“乱洒星罗”,右一记“织女投梭”,两冲错摆平了五个人。

“跟着我。”他向左面的屋顶电掠而上,右手剑砍断一个人的右腿,左手抓裂了另一人的右上臂,将人摔出两丈向地面飞坠,及时把并同向碧瑶攻击的人解决掉。

“下面还有人没上来。”碧瑶跟上叫。

九州冥魔的剑突然破空飞旋而出,“嗤”一声在另一间屋顶贯入一名爪牙的左助,锋尖入体尺余,把爪牙震得飞摔丈外。

爪牙是从神针织女的背后袭击的,剑尖距她的背心不足三寸。如果掷的剑晚一刹那到达,她难逃大劫。

神针织女的剑,贯入一名爪牙的胸腹交界处,即使知道身后有人攻击,也来不及有此反应,剑无法拔出,何况根本不知道身后有人。

九州冥魔与碧瑶掠到,一打手式,两起落便到了客院小厅的屋顶,毫无所惧往下跳。

下面已经没有人了,走得最慢的一名爪牙,背影刚消失在前面另一座客院口,消失在惊惶失措的旅客丛中。

夜间追逐十分危险,须防困兽之斗,所以说穷寇莫追,追了需付出重大的代价。

桃山驿是追击的终站。其实,笑孟尝也无意作歼灭性的追击,用意仅在于把恶贼们赶离疆界,属于消极性的示威行动,也没有真正消灭对方的实力。他甚至禁止群雄搜索各处肃清匿伏残余的行动,以免被看成暴民。

他只是个地方上的名人,缺乏土豪恶霸的土皇帝特质,所以被四海牛郎看扁了,认为他承受不了多少压力,狠狠一逼便会乖乖就范。

仅来了三十余位可派用场的人,那能真正追击?远在三里外便策马狂冲,故意增加震撼力而已,如雷的蹄声,果然把恶贼们吓跑了。

如果没有九州冥魔先在街市内发动袭击,也不可能把恶贼们吓跑。

能把恶贼们逐出境外,笑孟尝已感到心满意足。三更天,几位重要主事人物,在街南的一座大宅内聚会,商讨下一步的行动,其实却是暂且歇息,准备动身返回徐州。

杨明仍是流里流气的地棍头打扮,腰带上插着双怀杖,神色泰然自若,表示他今晚并没出手与人搏斗,衣衫没出现汗迹,大型百宝囊似乎从没打开过。

“咱们出动这么多人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惊逃溃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