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4章 牛郎吃瘪

作者:云中岳

牛郎配织女,仙配。这是说,江湖朋友不会苛责四海牛郎行为不当。

其实,四海牛郎迄今为止,所表现的英雄形象极佳,风度也令人激赏,人才一表,武功出色,如果与神针织女连袂出现,谁也会同意他俩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极为匹配的佳侣。

神针织女想起那天九州冥魔称说四海牛郎的话,所以脸红耳赤。

由于九州冥魔的话,所以仍然认为四海牛郎是九州冥魔,虽经杨敏的分析解释,否定四海牛郎是九州冥魔,仍难改变她先入为主的看法。

“英雄豪杰无不好色。”

杨敏微笑着碰碰她的手臂,有伸手抚摸那吹弹得破、红艳艳光彩四射粉脸的冲动:“四海牛郎也不例外,你很美很美,知道吗?”

“你……淬……”她的睑红到脖子上了,狠狠地白了杨敏一眼,眼中有另一种光彩焕发,却不回避杨敏投送过来的目光。

通常,牵涉到男女感情,大姑娘必定感到羞怯,不敢热烈回应的。

四目交投,一根无形的感情之线,把他们牵系在一起了,陌生感已完全消失。

“我本来准备今晚前身北上的。”杨敏反而感到有点局促,离座到床尾拍拍整理妥当的马包:“希望在一两天之内,把你的问题解决。至少,我有信心把这位英雄,引他向北追赶我。要激怒这种英雄是十分容易的,一句话就可以引他追至海角天涯找我。”

他的确感到有点局促,因为他毫无接受神针织女这种女伴的准备。

而神针织女的美丽形象,却逐渐加深地吸引着他,接受与否,他心中大感难以取舍。

在情感上,他得承认喜欢这位织女;在理智上,他必须远离这位具有扬名立万野心的大姑娘。

在情感上是相吸引的,在理智上他必须互相斥拒,以免回后是非多,双方极可能发展成积不相容的仇敌。

“你要上京都,我陪你走一趟。”

神针织女显得兴高采烈:“皇帝目下在江南,京都群龙无首好玩得很。早些年百了刀大闹京都,我和三姨正好在京都游玩,那时我年纪小,不知道观赏皇宫禁苑。这时前往游玩,正是大好机会。”

“我哪敢在京都冶游?也没有工夫浏览皇宫禁范,办完事就走,免惹是非。”他一口拒绝:“你如果想去京师,最好小心些。”

“哦!你的意思……”

“六七年前,天下九把刀之一的百了刀,大闹京都的事迹,我颇有所知。目下造反失败的江西宁府的爪牙,早年成为京都的主宰,现在失败了,爪牙四散,有一部分逗留在京都的余孽,树倒猢狲散,等待机会另投明主。这位四海牛郎……”

“怎么扯上这个人?”

“他的爪牙中,认识江西宁府神龙密谍中的一些人。这次上京,就是有意把那些人罗致在身边替他卖命。神龙密谍最得力的外围爪牙中,以四海盟最出色。目下神龙密谍瓦解,四海盟也冰消,那些漏网的高手余孽,正是各方有心英雄争取罗致的对象。四海牛郎正是各方有心英雄之一,他不是前往京都瞻仰皇宫禁苑的。如果在京都你再碰上他,结果很难想像,如果我是你,最好近期内不要接近京都。”

“这……这次但愿能平安打发他离境……”

“他不会在这里逗留。”他肯定地说:“其实他心中明白,如果在这里出了难以收拾的事故,势必影响他在京都的活动,所以他不会笨得在这里大开杀戒。”他拉开房门伸手示意:“你走吧!那位仁兄,很可能在打你的主意了,你必须小心身后暗算,尽快进城。”

“咦!他们敢白天在街上行凶?”神针织女不想早早离去。

“夷陵双凶没有什么不敢的。”他郑重地说:“闹出大事,他们一走了之,谁能在仓猝间拦得住他们?谁抓得住这种无所不为的凶手?到何处去抓?注意,小心身后。”

“好的,我会留心在身后暗算的人。”神针织女知道情势严重,不敢再逗留,出房匆匆走了。

杨敏关上房门,心中好笑,这位大姑娘毕竟嫩得很,经不起吓唬。

夷陵双凶是监视他的人,怎么可能擅自离去转而打神针织女的主意?更没有必要跟踪在大街暗算。

四海牛郎也不聪明,实在没有派夷陵双凶监视他的必要,双凶没有阻止他做任何事的能耐,徒然浪费人力与时间而已。

地方豪霸之间,平时勾心斗角巩固或扩张势力范围,免不了发生明争暗斗的事故,大致保持平衡。

如无特殊变故,互相维持表面的均势,不至于发生你死我活的大事故。一旦受到外力侵扰,就会联合一致对外。

府城四霸自然而然地结合成自保的阵营,各派了可派用场的人,聚集在徐家共商对策。

其中有些人对四海牛郎的底细不陌生,已经意识到风雨慾来的大变故要发生了,胆气不足的人,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心理,纷纷提出主和的妥协建议,认为除非已到了生死关头,最好不要走上以武力解决的血腥道路。

不是强龙不过江,四海牛郎是超级的强龙,其实在所有的人心目中,并无与四海牛郎生死相拚的打算。

用武力解决,是最后的一步行动,能和平解决,当然求之不得;因此,他们没有积极备战的准备。

天一黑,徐宅灯火通明,但极少有人在各处走动,气氛随时光的飞逝而渐趋紧张。

日落城门关闭,夜间赶路的旅客,必须绕城外大道而过,住在城内的旅客如想夜间赶路,必须在日落之前出城。

悦来老店的旅客已经先后就道,但杨敏并没动身,他已经住了四天,并不急于北上。

监视他的夷陵双凶也没动身,留意他的动静虎视眈眈,大概如果他想有所行动,便会现身阻止他。

晚膳后,他的客房门窗都闭上了,熄灯睡觉毫无动静。

双凶也没采取进一步行动。

风雨慾来,城内城外同样紧张。

五里亭是官道分岔处,不需在府城安顿的车和马,须走绕城大道,不必穿城而行。

天黑后不久,官道行人几乎绝迹。

北来的健马蹄声得得,以不徐不疾的小驰接近五里亭。亭中的两个灰衣人,站在亭口向北眺望。

健马接近至三十步外,两个灰衣人举步到了路中,拦路的意图明显,而且将佩剑挪至趁手处,有动剑的准备,大概已看出骑上的底细了。

健马速度减至最低,一步步徐徐接近,在十步外止蹄,人与马像黑夜出现的幽灵。

人与马丝纹不动,夜间视力有限,隐约可看到骑士画了大花脸,真像个鬼。

佩剑,右胁下有盛牛角档的革囊,除了脸成了大花脸之外,穿着打扮确是四海牛郎。

两位灰衣人并肩挡在路中,黑夜中依然可以感觉出浓浓的敌意。

“你一定要在本城闹事吗?”右首的灰衣人声如洪钟,字字震耳。

“阁下,你们要阻止在下吗?”四海牛郎也声震四野:“英雄不但要利用时势,也要创造时势。贵地的强龙招惹了在下,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横行江湖的恶魔九州冥魔在贵地作案,也是不争的事实。在下帮助贵地的强龙,对付九州冥魔,这是两蒙其利的大好时势,天下英雄皆会为在下喝彩。不要用另一种眼光,批评在下的义举不当。”

“九州冥魔作案之后,还会在本城逗留?而且,田家并没报案。阁下的藉口理由不充分,你也不可能对付得了九州冥魔。阁下从河南穿州过府,沿途藉故生事,不断制造事端,对付各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是不是太过份了。”灰衣人的态度愈来愈强硬,指出对方的野心:“本城毕竟仍有一些人物,咱们正打算阻止你前往徐家闹事。”

“原来你两位是本地的地头神,这条路的仁义大爷顺德双太岁,果然挺身而出,为保护你们的地盘而抛头颅洒热血,可敬。”四海牛郎下马,一步步向两人欺近:“事先在下对这条路上的风云人物,派人调查得一清二楚。贵地的四豪霸尚可交朋友,有利用价值。你们双太岁武功虽然勉强可列二流,尚可派用场。但固执桀骛,排外性强,在下不能用你们这种人。既然你们要逞英雄,在下就成全你们。”

“听你的口气,阁下果然正在着手网罗羽翼,恩威并施要筹组一个什么组合,江湖传闻并非空穴来风了。”

一灰衣人独自迎上,手按上了剑把:“难怪阁下说不能用我们这种人,我们这种人是不会受人驱策的……”

“所以你们这次强出头,注定了被除名,接剑!”四海牛郎抢着说,声落剑出鞘化为激光,快得令人目眩,似在同一瞬间声落剑发,如何拔剑,灰衣人根本就没看清。

霸王手段,勇悍有如扑向猎物的猛兽。

灰衣人大骇,声与光突现异象便知不妙,已来不及有所反应,总算武功与经验超人一等,惊恐地飞退,放弃拔剑的念头,以手助势暴退,在激光乍现时倒飞而起。

激光如影附形,破空追逐速度更快些。半空中身形无法控制闪避,按激光的速度,灰衣人脚一泊地,激光便会同时贯体,在数者难逃,命运已经决定了,身陷绝境无可挽回。

另一灰衣人早已全神戒备,手按剑把随时有冲出策应同伴的打算,同时看出危机,大喝一声从侧方切入,剑化电虹射向四海牛郎的左肋,围魏救赵逼四海牛郎闪避或变招封架,以免两败俱伤。

“铮”一声暴震,不知何时已经出囊的牛角铛,奇准地震开攻及左肋的长剑,剑向侧扬,把主人的身躯也带动得随剑震开,几乎摔出丈外,抢救的打算落空。

激光仍然前射,丝毫不受阻滞,锋尖直指发衣人的胸口,眼看要贯心透背。

一旁黑影幻现,罡风怒发,谁也来不及有所反应,这黑影像是平空幻现的,太快了。

一声问响,四海牛郎直进飞跃的身躯,突然像被狂风所刮,向左飞掷而下,剑尖间不容发离开灰衣人的胸口。

右肋挨了一掌,力道相当猛烈。

四海牛郎骤不及防,这一掌来得太突然,护体神功的抗拒力居然只能发挥三两成自保功效,几乎被拍得气散功消,“砰”一声摔落在路侧,滚了一匝飞跃而起,惊出一声冷汗,幸而发觉并没受伤,仅滚了一身尘埃。

“混蛋!你偷袭……”四海牛郎愤怒地用剑一指,叫骂声震耳慾聋。

九州冥魔那魔鬼形态屹立在路中心,夜间显得特别恐怖,仅有一分半分像人形,真会把胆小的人吓昏。

“嘿嘿嘿……”九州冥魔阴笑,声如鬼哭:“你一个有志威震天下,要在江湖称雄的所谓英雄人物,乘双方打交道的机会,突然发起致命的一击,比偷袭更可耻十倍,你还敢骂我?你混蛋!”

“九州冥魔……”四海牛郎终于看清形态了。

“你没眼花。”九州冥魔身躯丝纹不动,直挺挺地飘前三尺像在飘浮:“你一听本魔头在此地出现,便动了利用本地人物,以便夸耀自己的英雄行径,打倒本魔头让他们畏服。你这混蛋昏了头,本魔头不找你,已是你祖上有德,你居然打起我的主意来了,简直混蛋加三级。你好好准备,本魔头要替你除名。”

“你配说这种话?狗东西……哎……唷……”四海牛郎本来起马步冲上的,脚刚滑出,突然下裆传出一声怪响,一块拳大的小石,震散成十余块碎屑。

这一石相当绝,恰好击中耻骨。

挥剑冲出发招,马步是右脚在前滑进。

这是说,身形是左偏的,怎么可能被对面的人击中小腹耻骨?除非这块小石会拐弯;当然小石不可能拐弯。

这一击也相当沉重,滑进的身形反而后挫。

又传出三声怪响,又是三块小石鱼贯及体,右肩、左腹、右膝。

“哎……狗养的混……蛋……”四海牛郎这次苦头吃大了,挨一下退两步,最后“蛋”字出口,人往后栽。

原来脚下踏空,跌落半人深的排水沟内。

“要你好看……”九州冥魔高叫,疾冲而上。

四海牛郎学聪明了,怎敢站起?贴沟急窜,远出两丈飞跃而起,再跃起便上了马背,兜转马头鞭声乍起,健马向来路狂奔。

“前辈……”两灰衣人高叫,趋前道谢。

一声怪啸,怪影一闪、再闪,墓地失踪。

路两侧是茂盛的粗大行道树,非榆即槐,显得特别幽暗,目力在这里大打折扣,限一花便毫无所见了。

两人目定口呆,乖乖回城。

徐家的大宅,比田家大院的规模小些,有势的人与有钱的人,是不能相比较的。

田大爷的见我生财绰号,以及隐身大盗的身分,只有几位知交洞悉。

在顺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牛郎吃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