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5章 长箭短针

作者:云中岳

这里,正是她要来的地方。

杨敏住在这里,住处已被四海牛郎所控制,人多人强,狗多咬死狼;杨敏的武功深不可测,但双拳难敌四手。

她得设法示警,对面客房只隔了一座小院子,示警该无困难,难在她动弹不得。

“半点不假。”四海牛郎得意地说:“必要时,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我宁可死。”她厉叫。

“你死不死无关宏旨,只要你的身躯在我手中,他必定肯接受我的摆布。因为他多次帮助你,必定对你有情,他这种人,会为情甘愿赴汤蹈火的。”

她的心跳又加快了,但这次脉动与上次迥然不同,毫无恐惧感,却是体温增加。

因恐惧而产生的猛烈心跳,只会令人产生寒冷感;为动情而产生的快速脉动,却是温暖甚至灼热的感觉。

杨敏会为她赴汤蹈火吗?她衷心希望是真的。

可是,她却希望杨敏已经动身北上了,寡不敌众,她宁可死,也不愿杨敏被这些人杀死化骨扬灰。

“我只正式和他见过一次面,他会为情赴汤蹈火?可惜他对我没有情,决不会为我而赴汤蹈火。”她有点沮丧,杨敏不可能对她生情,无可置疑。

情只是她单方面的希求,杨敏的眼中,看不出丝毫对她发生好感的征候,情从何处衍生?

“你等着瞧,不久便可分晓。”四海牛郎得意洋洋向她走近:“你很美很艳,含苞待放国色天香。英雄无不好色,所以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我也不例外;那混蛋更不可能例外,所以,我赢定了。”

“你在打如意算盘,一厢情愿的想法相当危险……”

四海牛郎一把揪住她的领襟拉起,脸上的狞笑像逮住小羊的狼。

“小女人,你还不明白吗?”四海牛郎的口水,直向她的脸上喷:“我的八金刚……七金刚,十大将的六将,武功超拔的八亲随,皆已先后到达,这里已完成包围,鸟也飞不出这座院子,他死定了,你必须信任我。”

“我为何要信任你?”她无法挣扎,心中恨极。

“因为你即将是我的女人,做我的亲随。”四海牛郎的另一手,毫不留情地拍打抚摸她的脸颊狞笑:“所以,你必须绝对忠诚地信任我。我是牛郎,你是织女,天生就是我的女人……”

“放手!你这畜生……”她尖叫。

“你还敢撒野?”

“你……”

“哼!大概你还没正式成为我的女人,所以胆敢撒野及反抗,语出不逊。好,发动期还有一个更次,五更初发动,有的是时间。长夜漫漫,我不想错过这大好良宵,我是已渡过鹊桥的牛郎。”

“不,……你……”她尖叫,全力挣扎。

四海牛郎已将她按倒在床上,手脚并用,压住了她的手脚。

其实,她那点点轻微的挣扎力道,根本不需压制,四海牛郎只是用身躯压住她,享受她,从中获得快感而已,与她的挣扎反抗无关。

她急得要上吊,可惜无处可吊。

四海牛郎沉重的身躯,在上面压住她的娇小身子,一手抓住她高耸的右rǔ,右手抓住了她的领襟,火热的嘴chún,吻上了她娇嫩的颈脖,一股可怕的男性怪味惹得她发昏。

“天……杀的……”她尖叫、挣扎,手动脚踹,作绝望的反抗,力造微乎其微,毫无功效。

“叭叭!”四海牛郎挺起上身,给了她两耳光。

“你这种受苦受难的鬼样子,我看了十分愉快。”

四海牛郎的话,吓得她发抖。

“我是英雄,不喜欢乖顺小绵羊的无趣女人,所以我那两位女随从,能长久获得我的钟爱。你,比她们更够味。叫,大声叫……”

“嗤”一声裂帛响,她紧裹着矫躯的夜行农,左襟被撕开了,里面水粉色的绣花胸围子外露,发育均匀的酥胸玉rǔ隐约可见。

这一进客院是上房区,面积广阔,晚上旅客不多,赶夜路的旅客天没黑就走了,空了的客房甚多。

她有气无力,尖叫的声音并不大,门窗紧闭密不透风,即使她叫破了喉咙,也惊动不了沉睡的旅客。

“我……我会……会记住你……你的嘴……脸……”她突然放弃徒劳的挣扎,不再尖叫咒骂,惊怖的神情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阴森的冷漠。

她是女强人,有勇气接受万分惨痛的命运摆布,内心燃烧着怨毒的火焰,把仇恨在心底深埋。

“嗤”一声响,右襟又被撕开了。

“对,你会记得的,而且记忆鲜明,永远记得我这张貌如潘安子都,文武双全的英雄霸主嘴脸。”

四海牛郎低下头,隔着胸围子一口咬住她的右*峰,抿了几下再抬头:“跟着我,你会死心塌地爱我恋我……”

手拉住她的胸围子的右系带,只要一拉便断,她的酥胸玉rǔ便会暴露在眼下。

“他娘的!你这鬼样子,像个英雄霸主吗?你真会自吹自擂呢!恶心!”

房内突然多了另一人的声音:“牛郎织女一年一度七夕渡鹊桥相会团聚,会是这鬼样子强暴打闹度良宵吗?真是见了鬼啦!”

四海牛郎惊得跳下床,不自主地拉断了胸围子系带,酥胸玉rǔ突然解放,呈现在灯光下。

她身材均匀,发育良好,虽然是平躺在床上,仍然展现优美的动人曲线,足以令男人心荡神摇。

四海牛郎像疯虎,冲上虚空一拳遥攻,相距丈余,拳一出立即传出慑人心魄的风雷声,室内的气流,出现激荡的异象。

传说中的少林绝技,苦练半甲子方能有成的罗汉拳“隔山打牛”,就是这种现象,拳劲真可将丈外的人虚空打飞,骨碎肉烂。

门是开着的,地下有断了的门闩。

杨敏先前一面说话,一面向前徐徐迈步。

拳劲脱体,以无形的狂猛劲道,破空形成柱状的力场,凶猛地向前撞击,一发即至,速度惊人,似乎拳一攻出,暗劲已远及文外了。

拳攻出,杨敏恰好侧迈一步,身形半扭转,拳劲恰好擦胸掠过,砰然一声大震,墙壁像受到地震影响,发生撼动现象,门村摇摇格格作响。

快,学拳千招,不如一快,一眨眼,杨敏便切入近身,四海牛郎的拳还没收回呢!

“去你娘的烂破拳!”杨敏沉叱,叨住四海牛郎的右脱脉,扭身信手借力便摔,“带马归槽”运用得极为圆熟老到。

四海牛郎马步一虚,发狂似的飞冲。

房门是开着的,真像一头莽牛冲出房,冲过走廊,冲断廊栏,冲入院子几乎摔倒。

“我带你走。”杨敏到了床口,匆匆替她用破襟掩住酥胸,轻灵地背起她,“砰”一声大震,撞破了窗户,跳出窗钻入屋角,逃之夭夭。

救人第一,不妨示弱遁走。

人声暴起,包围杨敏客房的人,纷纷现身向这一面冲来,人数真有二十人之多,像一群争食的饿狼。

这是普通民宅的小房间,除了一张破床,空无一物,霉气甚重,一看便知是无人管理的空宅。

窗台搁了一支蜡烛,光度有限。

穴道已解,神针织女默默地用衣带连结破衣襟,掩盖住胸部的尴尬,脸色显得可怕,与往昔明艳照人的神情迥然不同。

“你没哭哭啼啼,反而令人感到不安。”面向门外站立的杨敏,剑眉攒得紧紧地:“你天性灵慧刁钻,改变性情不是好现象,受到委屈……”

“没有什么委屈可说啦!”她一面束襟一面说:“更没有哭哭啼啼的必要。我立志做武林女杰,当然知道所要面对的凶险,如果没有承受痛苦打击的动理准备,就该躲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乖乖大闺女。”

“晤!也许……也许你的改变是好现象。”杨敏盾一舒,不再担心:“其实,一辈子躲在家里过太平日子,并不一定太平,也不见得一定没有凶险。你能预计日后所要面对的凶险,受伤害的机率便可降低了许多。记住,日后与那个四海牛郎交手,千万别让他有机会给你全力一击,用紧逼死缠的快攻,不让他有聚功的机会,三天三夜他也没有向你聚功一击的可能。”

“我知道啦!”她的脸上有了笑意,那种慧黠的笑。

“最好不要和他碰头,你的武功相差好几分,因此很不容易完全打消他聚功的机会,风险太大……”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关心我……”她到了杨敏身后,慾言又止:“那畜生……你知道他的底细?”

“那位大英雄的底细,虽然不是众所周知,至少一些名号叫得响的人,对这位大英雄不陌生。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所知皆来自风闻。”杨敏走向窗台取烛:“等他的振武社正式开山门,必定轰动江湖。”

“你的名号叫得响吗?”

“我还没混到绰号呢!身边没有人捧哪!那位大英雄羽翼渐丰,叱呼风云以争霸主宝座为目标。我想,他会成功的,我真的有点羡慕他呢!”他吹熄了烛:“走吧!知道回城的路吗?”

“送我回去好不好?谢谢你啦!”她挽住了杨敏的手膀,反正黑夜中看不到她脸上的神色变化。

“这个……”

“好嘛……”

“我有事……”杨敏不愿答应。

她突然踞起脚尖,在杨敏的脸颊亲了一吻。

“走吧走吧!”杨敏身躯一震,烦躁地挽了她便走,真被她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亲昵的举动还真令人仓猝间难以适应。

“那个大英雄,还会到我家行凶吗?”她紧挽着杨敏的臂弯,舍不得放手。

“你老爹不会利用官府,调集各街坊箭馆的弓手吗?只要射到了一个,结果如何?”

城内每一座坊,皆建有箭馆,平时训练民壮箭术,经常举行各种比赛,每月两次的召集民壮训练刀枪弓马,则在北校场举行操练。

一旦有战乱,全民皆兵,各坊的壮勇,也不时接受紧急召集参加围捕盗匪。在乡镇,这种民壮组织更为健全,更庞大,动员也迅速。

如果射倒一个活擒,不必问结果,民心似铁,官法如炉,门口供的残酷手段,铁打的人也熬不过淬炼。

四海牛郎只有一条路好走:加快远走高飞以免上法场。从此,足迹不敢接近顺德地境。

“这……这恐怕影响家父……”

“影响全家安全的事不重要?”杨敏摇头苦笑:“你爹的一个朋友丢了命,还想多死几个?我现身晚了一步,也没料到那些人敢悄悄使用毒暗器行凶,错不在我,但我仍然感到心中有愧呢!”

“看来,也只好如此了。”她呼出一口长气:“家父即使不借助官府之力,也可以请来三五十位弓手相助。”

“那就好,这是避免凶煞登门的最佳手段。”

四海牛郎并不愚蠢,而且是胸怀大志的不世之雄,明时势识兴衰,聪明得很。

他的爪牙用淬毒无影针,谋杀了飞虹剑客的一位朋友,激起了众怒,势将动员所有人手对付他。

杨敏,更令他心惊。

还有一个神出鬼没的九州冥魔,也同样令他心惊胆跳。

走,是他唯一的选择。

一大队凯旋北返的边军,由一位千户领队,浩浩荡荡徐徐通过五里亭,千余人的队伍拉有四里长。

凯旋,应该人强马壮,盔甲鲜明,胜利者的军容应该极为壮观。

可是,一点也不像凯旋归来的盛壮军伍。

正德皇帝御驾亲征,自称威武大将军,皇帝的至高头衔不要了。兵出京,在江西造反的宁王,已经被督师赣南的王阳明先生捉住了。

但皇帝不许奏捷,要乘机到江南玩玩,江南的美女多,寡妇也多,皇帝就喜欢这两种女人,也想亲自平定叛乱表示威武。

因此,这些在江南玩了一年的十余万边军,根本就不曾作过战,不断在各地逛来逛去。

他们都是所谓重兵,全身重装备,有盔有甲,有坐骑需要照顾,南方温热的气候,把他们整得十之四五水土不服,搜刮来的财物,全被军官们吞没了,没得到丝毫好处,无不怨天恨地。

长途跋涉,盔挂在鞍前,甲卸下搁在鞍后的马包上,倒挟着长枪斩马刀,衣衫不整,一个个垂头丧气,真够瞧的。

后面的辎重车队更糟,四匹健骡拖挽的双套大轮军车。车厢车架挂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甚至有盔甲,有晾晒的衣裤。

形容为残兵败将,不算离谱,难怪千余人的队伍,拉长了四五里,打前站的兵马到了五里亭,殿后的后卫还在城外的环城大道上。

杨敏与十余名旅客,跟在队尾保持半里距离,任由健马自由举蹄,慢慢北行听天由命。

军队不许旅客超越,旅客天胆也不敢放马奔驰抢道。

他的坐骑是二级枣紧,算是良好的坐骑。

行李也简单,一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长箭短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