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7章 鸳鸯毒娘

作者:云中岳

这时街上有个人影大踏步进入广场,脚步声沉重,有意引人注意,所以放重脚步。

“二少爷,何不请我作陪?”杨明的嗓音声震全街:“燕子楼只许官绅登临,是官方宴客游览之地,平民百姓不敢去,我敢。那几个管楼的老卒我认识,我吃得住他们。哦!这位……我该称你夫人呢?抑或称姑奶奶?”

他是向毒娘子说的,一双虎目显得色迷迷,流里流气嬉皮笑脸,目光在曲线玲珑胴体间瞟上瞟下。

毒娘子居然不生气,媚目中又现异彩,而且以巾掩住樱口,妖媚地噗嗤一笑。

他的衣襟半掩,古铜色的健壮胸膛半露,站在那儿英气勃勃,浑身充满活力,放荡不羁的形象极为鲜明,与项家福那公子哥儿的气质,相去十万八千里。

一个是公子,一个是泼皮,哪能比?

腰间的双怀杖不在,身上似乎没带有武器。

“你就叫我姑奶奶好啦!”毒娘子显然喜欢他这一类的人,声调嗲嗲地:“唷!你又是谁呀?”

“我姓杨,叫杨明,兴隆老店的管事,年轻力壮相当能干。我向店东主多臂猿学暗器,向中原镖局的局主飞枪将学弓马拳棒,武功是第一流的,只比项二少爷差那么一点点。姑奶奶,我配不配做陪客?”他信口胡扯,口沫横飞状极得意自负,说话嗓门大,像连珠炮喋喋不休。

项家福一皱眉,碧瑶小姑娘向他翻白眼。

“很配,很配,我就喜欢你这种人。”毒娘子笑得更媚了:“杨明,好名字。哦!你与项家……”

“同一个城的老乡邻。项二少爷是本城的公子,我是本城的蛇鼠,但并不影响我们的友谊。哦!你这条漂亮的丝巾……晤!用来吊人,一定可以吊断脖子。”

他放肆地挽起那条丝巾,双方略拉了拉,他随手放了:“好香,令人心猿意马。”

“放肆!”毒娘子笑唤:“你知道我这条丝巾的底细,居然不怕?”

“冤枉。”他怪腔怪调:“我看过把玩过不少姑娘的饰巾,各式各样都各有特色,怎么可能知道这条丝巾的底细?除非你送给我加以说明。我连你贵姓芳名也一无所知,怎么怕?姑奶奶,你贵姓芳名呀?”

“我叫毒娘子卓鸳鸯。”

“哎呀!”他大惊小怪,装得神似。

“你又怎么啦?”

“燕子楼去不成了。”

“怎么说?”

“你有同伴在兴隆老店投宿,那是一个时辰以前的事。”

“这……对,我有同伴。”

“有一位叫天杀星的人,和另一位旅客起了冲突。天杀星不小心挨了揍,正在召集出店的同伴。卓姑娘,天杀星是不是你的同伴?你不回去替他分忧?”

“哎呀!”毒娘子惊呼,裙袂飘飘飞掠而走。

项家福兄妹脸色一变,互打眼色。

“可能有二十四五个人,分批落店的。”杨明低声说:“他们要前往南京。但我听到他们的谈话,牵涉到令尊。所以我赶来报讯,你们家要小心提防。这些三山五岳的龙蛇,恐怕没有一个好人。我走了,注意提防意外。”

“他们……”项家福想加以解释。

他飞步离去,急于返店。

“天杀星,那天杀的杀手。”

项家福向乃妹示意:“你留在这里戒备,我赶回旭园向爹禀告。

“街上他们不敢行凶,我随后赶回去。”小姑娘匆匆奔向院门。

警卫派出了,大宅戒备森严。

项大爷笑益尝是侠义道名宿,有是非不足为奇。

兴隆老店生意兴隆,即使不是落店时光,有也旅客落店,这得靠军运频繁渡口拥塞之赐。

有些知道赶不上渡的旅客,及早投宿安顿,免得在五六里外的渡头枯等,甚至得在渡头露宿。

旅客陆续落店,店中十分忙碌。

东客院第三进的六间高级上房,已经被十余名衣着粗矿的男女包下了。

毒娘子拥有单间客房,在这些人中地位颇高。

天杀星钱森是江湖的名杀手,专替雇主杀死仇家,花红的价码甚高,是名震江湖的冷血杀手。

江湖朋友提起这个人,又恨又怕心胆俱寒。居然在旅店的院子里,被一个刚由店伙领入的旅客,两耳光加上一脚,打倒在地几乎要满地找牙。

旅客打消住店的念头,匆匆走了另找旅舍。

十余个人挤在天杀星的房中,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找遍了六家客栈,没找到这个人。”

一个生了一双山羊眼,脸色阴沉的人说:“钱老兄,这个留了鼠须瘸了右脚的人,到底是何来路?没名没姓的,怎么找?”

“我怎知道那混蛋是谁?”天杀星的牙齿幸好没被打断,双颊紫肿,下裆发胀起不了床:“他居然骂在下好狗不挡路,我刚开口,掌便掴在脸上了。他是存心算计在下的,没错。”

“别胡乱猜测了,老钱。”毒娘子好言相劝:“如果存心算计你,那就表示他认识你这天杀屠夫,决不会掴你两耳光踢一脚了事的,一定会要你的命。”

“我没胡乱猜测……”

“是吗?有哪一个仇家肯轻易放过你?算了吧!光是城外四周,就有七八十家大小旅舍,怎么找呀!我跑累了,要好好歇息。”毒娘子曾经搜寻客店追凶手,跑遍南关外的客店,真有点累了,不再远留。

“信息传到了?”跟在她身后的豹头环眼中年人问:“有何反应?”

“哪有工夫把信息传到?刚抵达项家,天杀垦挨揍的消息便传到了,我只好赶回应变。”毒娘子含糊其词:“这是天杀星钱老兄的事,目下他还能办事吗?他如果不亲自处理,咱们替他办能得到多少好处?他会不会在用苦肉计?”

“什么意思?”

“要他的朋友,把他揍一顿。”毒娘子冷冷地说。

“鬼话。”中年人嗤之以鼻。

“这样,他就可以不出马,请咱们替他办事报仇了,可以坐享其利。”

“可能吗?”中年人眼有疑云。

“世间没有不可能的事。项老鬼剑术通玄,功臻化境,子侄众多,会接受他单挑决斗吗?不接受,就必须冒险行刺。届时,咱们能袖手旁观吗?他不出马,就得靠咱们全道义大举兴师了。老哥,咱们会有多少人遭殃?老实说,决斗他的胜算有限,所以……”

“我不信。”

“不信就走着瞧,看他是否要求咱们出马。他要求我送信息,我便怀疑他的用意了。”

“他要借咱们的势,所以……”

“是呀。咱们的实力,唬得倒徐州群雄?这家老店的店主多臂猿沈如山,就不会被咱们这些人的名号所唬倒。”

“依你之见……”中年人意动。

“咱们到南京的事要紧,让他自己处理私仇。给他三天时间了断,如无必要,咱们不必强出头,我要歇息,该怎办你拿定主意。先说好,我是不会自告奋勇出面的。”

“罢了,我得好好想想。”

“是的,你是主事人,真该好好想想。”毒娘子拉开自己的房门,不再多说。

杨明有自己的住宿房间,向店伙打听一问便知。

店内的事务与他无关,有人闹事才需要他出面处理排解。

小房间闷热,门与窗皆是洞开的。

他赤着上身,独自享受两壶酒两盘小菜,似有所待。

他心中有数,一定会有人找他的。

平时,他要在全店各处走动,随时准备处理意外事故,甚至防火防盗。

正确的说,他是店中的保缥打手,其他事务,他可以不管也可以管。

那十余名江湖高手名宿,有两位执事大爷负责监视,对付高手名宿他不够份量,没有人知道他身怀绝技,手脚快力气大,对付不了天下级的牛鬼蛇神。

他的见识与经验极为广博,早知来的是什么人。

喝了半壶酒,香风人鼻。

果然不出所料,简陋的小室贵宾光临。

他是背向房门的,房门洞开,嗅到异香便知来人已登堂入室,虽然听不到脚步声。

身旁有人靠近,纤纤玉手伸向桌上的酒壶。

“还早呢!不是喝酒的时光。”呖呖莺声悦耳动听,酒注入他的酒杯:“两壶酒,大概不会醉吧?”

“唷!天仙光临斗室,斗室生辉。姑奶奶,请坐。”他向侧挪,让出长凳的一端以便排排坐,接过酒壶乘机摸了那只纤手一把:“很难说,这是咱们徐州名动天下的徐沛高粱,你如果喝一壶不躺下,明天我作东请你游云龙山,一切开销我负责。”

是毒娘子,仍是那一身动人的打扮,不同的是已经洗漱过,薄施铅华更显得娇艳如花。

“我不喜欢酒鬼。”毒娘子傍着他坐下,偎得紧紧地:“三分酒是英雄,七分酒扮狗熊。我打听过了,你确是这家店的小伙计。”

“是呀!正正当当混口食,不算丢人呀!沈东主对我不薄,每年赚三十两银子外加红利,日子很好过,比种地好三倍。别的伙计一年能赚十两银子,已经不错了。你们这些追逐名利的江湖英雄英雌,十两三十两银子当然不屑一顾啦!”

“你不想到外地闯荡扬名立万?”

“我哪敢?”他伸手轻抚毒娘子的香肩,眼神热切:“我学的武功杂得很,也没正式拜师,半吊子派不上用场,中原镖局就不肯雇我做趟子手。”

“你算了吧!我打听得一清二楚,本地的牛鬼蛇神,把你看成小金刚。”

“所以本城的可敬父老,把我看成混混呀!”

“跟我到南京,我带你闯荡见识见识,一定可以创出不小的局面。你瞧,你多壮?”

毒娘子一点也不介意他躶着上身,眼神亮晶晶,毫无顾忌地轻抚他的胸膛,呼吸有点急促。

“我下过苦功打熬筋骨,确有几斤蛮力。只是……”他的手挽住了毒娘子的纤腰:“只是不会练内功,蛮力并无大用。你看,你的小蛮腰柔软娇弱,但运起功来,我一定毫无着力处……”

他的手那会老实?少不了乘机在小蛮腰下工夫。

“猖狂!”毒娘子娇媚地拉拉他的手,其实慾拒还迎:“门开着呢!”

在江猢闯道混世的江湖男女,十之七八具有叛逆性,藐视世俗狂放不羁,对男女的七情六慾见解与众不同,对感情的奔放不愿自我约束,所以近乎任性,男欢女爱并不认为是大逆不道。

普通女人,绝对没有勇气踏入他的房间。

任何旅会,皆有教坊的粉头或流莺活动。

教坊的是官营的,不但旅客可以召来陪宿,连官府招待贵宾,也可召粉头应局,而且是无偿的,粉头只好自认倒霉。

彼此心知肚明,这里不需假道学。

毒娘子是有名的荡妇,今天居然脸上出现羞态。

“抱歉,姑奶奶,你让我情不自禁。”他慾擒放纵,依依不舍地收回手:“你这天仙似的大美人,哪能要求我这种人做柳下惠?”

“油嘴!我哪敢比美天仙?随我前往南京的事,你怎么说?”毒娘子也装腔作势整理衣裙。

“你到南京有何责干?”他在毒娘子耳畔信口问,突然亲吻那红艳吹弹得破的粉颊。

“去抢一位皇亲的珍宝。”毒娘子更大胆,蜻蜓点水似的亲亲他的嘴chún:“那个混蛋狗皇帝在南京抢劫,劫财也劫色。他那些走狗大臣,抢得更凶,一个个珍宝满船,美女塞舱。咱们邀了一些人,不抢个够决不罢手。”

“原来如此。”他恍然,的确不是冲项家而来的:“到南京抢珍宝,你们将和正在大闹南京的太爷霍然,有了利害冲突。”

“怎么说?”

“你们要抢皇亲国戚的珍宝,他正在抢皇帝的珍宝。目下南京乱得一踏糊涂,皇帝老爷气冲牛斗,十几万官兵,全在捉拿大盗太爷霍然。你们去,误了太爷霍然的事,不但太爷霍然不肯,皇帝更不肯,你们十几个人不啻飞蛾扑火,能活得了多久?不要去,姑奶奶。”

皇帝国下在南京,被一个据称是大盗,绰号称太爷,姓霍名然的人,偕同名震天下的笑魔君父女,闹得食寝难安。

这件事轰动天下,目下仍在轰轰烈烈进行,天下人心大快,同为太爷霍然喝彩。

“咱们就是乘机前往浑水摸鱼的。”毒娘子表示知道太爷霍然的事:“本来我们打算走运河,乘机抢劫运珍宝的快马船。后来打听出快马船已加强戒备,下手风险太大,所以走陆路前往南京,浑水摸鱼一定收获极丰。”

“死得也快。”他摇头苦笑:“你们去抢劫皇帝,我感到高兴,所以好意劝阻你们不要去冒险,你们的武功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我毒娘子……”毒娘子抗议。

“好好好,你行,你的毒很厉害,鸳鸯销魂巾可以有形无形地杀人。”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鸳鸯毒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