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8章 脱羁离群

作者:云中岳

有三个人起不了床。一个右胯也被打得骨伤肉肿,也行动不便。

客院的小客厅气氛不对,愤怒、悲哀、沮丧、恐惧……酸甜苦辣百味杂陈。

“还有谁赞成去旭园?”

毒娘子是最沮丧的一个,说的气话可以伤人:“我不去,我逃不过千手准提的致命暗器。要我和笑益尝拚剑,免谈。我承认我怕死,勇敢的人要去请自便,别把我算上。”

“卓姑娘,不要说气话了。”豹头环眼中年人一脸晦气,说话有气无力:“咱们是否能平安走出徐州地境,得看笑孟尝是否肯高抬贵手!当务之急,是该如何神不知鬼木觉远走高飞。我更担心那混蛋瘸子不放过我们,随时随地洗劫咱们的财物。那混蛋真可怕,我根本没看到他出招,我们的人就倒了,咱们拚得过他?”

“如果要走,定可平安离境。”毒娘子一语惊人。

“为什么?”

“笑孟尝是侠义道有声望的名宿,咱们大摇大摆走,不让他找到袭口。他不会公然截杀。那该死的瘸子既然放过我,应该不会再找麻烦。”

“天杀星几个人……”

“雇人抬走,愈快愈好。”冷煞吴霜知道害怕了,真犯不着替天杀星挡灾:“须防项老匹夫来阴的,他那些朋友一挑唆,咱们就走不了啦!老大,赶快拿定主意。”

“你们走,我随后跟上。”毒娘子不愿走,她要等杨明早上来店值班再定行止:“你们仍然坚持到南京劫珍宝?”

“是呀!”豹头环眼中年老大又说:“这是难得的发大财好机会,不可放过。咱们日后的成败,在此一举。”

“大盗太爷霍然,正把南京闹得烈火焚天,咱们硬着头皮闯入刀山火海,在数难逃。”毒娘子满脸沮丧:“我得着正确的消息,所以的牛鬼蛇神都逃离南京避免波及,咱们反而往里闯,风险太大了。”

她是从杨明口中知道的消息,徐州距南京并不远。

军队中的一些人,曾经被派出搜杀大爷霍然,在徐州宿营,夸大的消息传播得更快更广,那些败兵是传播消息的灵媒。

车船店脚牙,消息最为灵通。

杨明是店伙,所获的消息可靠性甚高。

“传闻怎能相信?”

“不信你们就去吧!我保证会随后赶上。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们,这传闻绝对可靠。你们去,我一定去,我毒娘子不是食言的人。老大,不要过问我的私事。”

“罢了,也许咱们真不该前在冒险。”豹头环眼大汉泄气地说:“又少了三个人,力量愈来愈单薄。”

“那……你又有何打算?”

“去找四海牛郎。如何?他的振武社已有基础,可以共襄盛举。”

“我赞成。”梳道髻的女人第一个响应。

他们本来打算到南京,劫得巨额金银之后,大举招兵买马,筹组帮会逐鹿江湖。

既然劫宝无望,哪有本钱招兵买马?筹帮组会初期,威迫利诱需大量活动的资金,没有资金哪能招人入伙?

与已有根基的组合联手,是可行的手段。

商量片刻,便决定了行止:去找四海牛郎合作。

天下大乱的这十余年中,玩命的亡命之徒大走鸿运,敢杀敢折便可出人头地,人人不择手段争名夺利。

江湖更乱,道义荡然,黑白难分,是非仅以利害论定,谁强谁有理。

受打击最深的是侠义道真正有所秉执的人,所以像笑益尝一类侠义道名宿,多年来珍惜羽毛,除了不时与朋友相聚之外,几乎不问外事,濒临封剑边缘。

现在,居然有他家找上门来。

是可忍孰不可忍,但却又不希望事故扩大,虽则不愿反击,防人之心不可无,必须严防后患。

毒娘子这些人准备动身,笑益尝早已组成防险人手,暗中跟蹑在后,严防这些江湖枭雄另生毒谋。

计划预定跟踪至凤阳附近,如无变故才正式撤回。

在枭雄们动身之前,防险的人已备妥行装。

通知朋友策应的信使,则立即动身。

道消魔长,侠义道人物日子难过。

想做英雄豪杰的人愈来愈少,要做枭雄豪霸的人愈来愈多,想做邪魔外道的人趋之若鹜,取的绰号愈来愈惊世骇俗,杀气腾腾魔鬼味十足。

九州冥魔,就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毒娘子,也令人闻之色变。

什么一剑愁、什么一笔勾、什么夺命萧……杀气腾腾令人心惊胆跳。

笑益尝这些人这次外出跟踪,如果打出侠义道旗号,日子必定十分难过,说不定凶多吉少。

他有自知之明,打定主意少管闲事。即使枭雄杀手秘密回头重临徐州,他也不能出面阻止。

缚手缚脚,侠义道的处境相当困难恶劣,完全失去主动,只能作消极性的应变。

官道绕过云龙山,笔直地从奎山与太山的中间通过。

这一带的山都不高大,也许该称丘。

两山夹峙,其实并无阻碍,毫无险要可言。

但这些山的草木一概禁止砍伐采薪,所以林深草茂,在这里打埋伏,打了就跑脱身不难。

南来北往的旅客,必须经过这里,好在距城仅五六里,治安良好,从没发生劫路翦径的事故,旅客可以放心大胆赶路。

毒娘子这些人,可不敢掉以轻心,惹毛了本地的天下级超级强龙笑益尝,必须防范意外。

笑孟尝本人也许不便出面兴师问罪,但他那些朋友很可能义愤填膺,制造藉口把他们埋葬在这里。

这就是自不量力,估错对方实力,所以付出的错误代价,失败后的恶劣情势很难扭转,结果相当可怕。

四海牛郎在顺德,就犯了相同的错误,结果是几乎全军覆没,断送了不少得力臂膀。

所以江湖朋友的口头禅是:强龙不斗地头蛇,如果没有把握,最好在过境时不要耀武扬威惹是非。

杨明已经答应伴同毒娘子至南京看风色,但毒娘子并没把众人协议,改投四海牛郎的计划告诉他,这是枭雄们的秘密,不会向外人透露;他就是外人,一个无足轻重的外人,正确的说,他是毒娘子的情人。‘他的武功也许可称第三流,三流人物在这些一流枭雄面前没有地位,做做跑腿也可能不胜任,做随从也不称职。

杨明是本地人,热心地张罗四乘小轿,空鞍的四匹坐骑也由他牵带,二十六个男女不再分开走,浩浩荡荡南下,名义上是直趋南京。

他本来反对前往南京,力劝毒娘子不要去南京,劫宝发财固然值得争取,但赔上老命这又何苦?

劝阻无效,他只好参与。

上了贼船,参加做贼是唯一的选择。

他知道南京的情势,那里正被大盗太爷霍然闹得烈火焚天,太爷霍然公然抢劫皇帝所搜刮的珍宝,更公然大闹中山王府向皇帝动刀。

目下全城的边军、锦衣卫、东西厂、内行厂、侍卫、治安人员……全在捉拿太爷霍然,戒严令一直没解除。

凭区区三五十个一流枭雄闯进去,不啻飞蛾扑火,珍宝没到手,命却丢掉了。

他喜欢这个叛逆性强的女人,那是无可置疑的。

毒娘子毫不掩饰明白表示是坏女人,让他平空生出认同感,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坏人,好人应该行不越矩。至少,他是本城公认的混混。

好人决不会带了双怀杖,踢破混世星宿的大门挑战。

项家是好人,意识上便产生疏离感。

一个地方的混混,不会受到各方的注意,所以他活得如意,重大事故皆与他无关。

瘸于惩戒毒娘子天杀星这些果雄,当然与他无关,虽则那天晚上他不在店中住宿。

动身时已是日牌初,雇轿需要时间。“好在沿途皆有村镇可以投宿,不必按站头赶路。

半个时后后,山口在望。

杨明有自己的坐骑,后面牵了四匹空鞍马。

他走在最后面,毒娘子陪伴他并辔而行。

“你们的头头似乎对前往南京劫宝,信心满满兴趣极浓。办事信心十足是好现象,也是成功的要件。”他泰然自若找话题:“你们都叫他老大,从不提名道姓。落店登录的姓名是张三,大概不是真名实姓吧。”

三,可以说是排行,但那年头,以排行做名字十分普遍,所以这位头头老大,对外的姓名是姓张名三。

在家族中,也必定是第三个儿子。

平民百姓的姓名,愈简单愈好,叫猫叫狗,无伤大雅。等到发达以后,再改还来得及。

排行三,名三,这群人却叫老大,显然这种称呼表示是领头人,谁行谁就是老大,与排行无关。

“在外面闯荡称雄道霸的人,谁敢使用真名呀!你这次跟我闯天下,不能用真名。我会替你准备伪造的路引。”

“不必改名啦!我这个明宇平常得很,不会引人注意,取响亮的名字反而麻烦。我叫他老大,行吗?”

“应该可以,他觉得你很能干,虽然认为你的武功差劲派不上用场。”

“他很了不起?”

“阴雷豹张大胜,在江湖名号相当响亮吧!”毒娘子无意中透露豹头环眼老大的底细。

“哦!冀南的坐地分赃隐身大盗。九年前,他惹火了江湖四霸天的北魔、沧州魔鹰于天才——黑道朋友北地的司令人。北魔挖了他的根,九年来在江湖不时重拾旧业又抢又偷。鸳鸯,你怎么跟在这种人身后摇旗呐喊?”

“我也是黑道人呀!这年头,单枪匹马称雄道霸不时兴啦!必须拥有一些人,才能开创霸业。其实他的武功与见识,皆是超一流的,也具有不错的号召力,所以我愿意和他共襄盛举,口头上约定尊他为老大。”

“他又抢又偷,应该有万贯家财……”

“别说外行话了。”毒娘子白了他一眼:“又抢又偷,你以为容易呀?你去抢枪看,哪一家放有千儿八百金银让你抢的?有钱的人保镖护院一大群,普通小财主能搜出百十两银子,已经算是走鸿运发大财啦!你能天天抢得到这种小财主吗?你徐州这种小财主不会超出十个人。所以,他想到南京抢那些皇亲国戚的金银珍宝。他已经五十出头了,五十不发,不能再发啦!所以他要大干一场。”

“有志气,所以我不计较你们……”

“你说什么?”每娘子没听清他的话。

“没什么。咦!那些人……”

已经进入山口中段,对面七八七骑正小驰而进,掀起的尘埃像淡雾。如果加快些,就得吸尘土了。

一声哈喝,双方在第一骑相错而过时,对方的骑上发出吆喝声,双方的人都勒住了坐骑。

七骑士一式对襟骑装,佩刀挂剑,鞍后有长程马包,一个个雄赳赳神气得很。

“阴雷豹张兄,是吗?”那位特别雄壮,留了大八字胡的骑士高声问。

“哦!人熊曹霸曹老兄。”阴雷豹欣然挥手示意:“喝!鲜衣怒马,你老兄春风得意,发啦?”

“还过得去啦!张兄,你这些人……”

“都是道上的弟兄,名号响亮的朋友,要到南京……”

“好,咱们聊聊,到林中歇歇,兄弟有事商量。”人熊举手向同伴一挥,不管阻雷豹是否同意,策马驰八路右山坡的树林,下马整缰。

人太多,双方也无意为己方的人引见。

人熊曾霸拉了阴雷豹席地坐下,神色显得沉重。

“咱们过去曾是好朋友,恕我不多客套。你老兄带了这许多弟兄,想必有了可观的局面。”人熊曹霸说:“请问诸位前往南京有何贵干?”

“这……”阴雷豹有点不悦,这岂不是盘问吗?

“如果是前往看风色,不要去。”

“你的意思……”

“兄弟在某一位权贵旗下,有一份不算坏的差事,目下在南京有了困难,困难克服不了。假使你老兄在南京没有特定的目标,何不助我一臂之力?”

“助你?曹老兄,你知道你在要求什么不上道的事吗?”阴雷豹更不悦了。

“正确的说,不是助我,而是替官方办事,管官方对付一个逆犯亡命。以老兄的人才武功名气,官方不究出身,安家费是五百两银子,以后月支纹银二百两,待遇极为优厚。你们如肯应允,兄弟给你一块符记,前往南京中山王府,找南镇抚司的陆大人……”

“什么?南镇抚司?”阴雷豹大吃一惊。

“没错,南镇抚司。”

“锦衣卫南京的衙门?”

“是呀!”

“老天爷这……”

“不究出身,不溯既往。他们目下需要各方人才,声望愈高愈受重视,侠义英雄邪魔外道,一概欢迎,保证加以重用。搏杀那亡命的赏金,是一万两银子。”

“我知道了,太爷霍然。”阴雷豹恍然。

“你知道这个人?”

“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脱羁离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