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魔踪》

第09章 设伏截赃

作者:云中岳

阴雷豹这群残兵败将,财物被洗劫一空,百宝囊中只有一些应急的钱物,雇村民始人已所费不赀,哪有心情赔两家被打坍的小店?

小店的人,也不敢向他们索取赔偿,认了命。

没想到反而因祸得福,在村会养病的杨明,请来了两小店的主人,每人赔偿三十两银子重建费。

像这种小市集的简陋小店,拆掉重建,十余两银子绰绰有余。

那年头,三两银子可以买一亩好地。稍讲良心的江湖闯道好汉,身上有十余两银子已经不错了。

村舍位于集口的对街小巷内,残兵败将们走后不久,他满脸的晦气色一扫而空,躺在床上和村舍的主人有说有笑话家常。

打发走召来的两位小店主人,他居然能坐靠在床头谈笑自若。

“小哥,要不要请人抬你到州城医治?”村舍的中年主人坐在长凳上好意提供意见:“半天便可赶到。在州城有很好的郎中,有名贵的葯材。在这里,我只能到土地庙,抓把香灰给你吃,那是不行的。”

“呵呵!大叔,不要撵我走。”他大笑着说:“该走时我会走。如果我现在走,何不让轿夫顺便抬我回城?那些轿夫都是我请来的。”

“小哥,但在这里养伤……”

“算不了什么啦!我如果现在走,就会引入怀疑。那些人是很精明的,说不定留下一两个人暗中留意动静,我就玩不出把戏啦!”

“小哥的话我听不懂呢!”主人猛抓头皮。

“听不懂最好。反正你只要知道,我这几天动不了就是啦!重伤下不了床对不对?”

“小哥还需要什么吗?”

“酒菜。”他说:“我不忌嘴,牛羊鸡鸭都好,来两壶一锅头更妙。”

“好吧好吧!能吃能喝就好。”主人直点头。

脊椎是人身的支柱,本身具有承受打击的保护作用,但一旦受到重大打击,身柱一倒,下半身瘫痪就成了废人,注定了一辈子缠绵床席。

老虎号称猛兽,据说是铜头铁爪豆腐腰意思是说,它的腰是要害。问题是,用什么打如何打这块豆腐。

普通大汉用拳头去打,手打断了,也休想打破这块豆腐;老虎也不会让人近身用手打它的豆腐腰。

人的腰虽不是要害,受了重伤可就不得了。

他受伤的消息,轿夫们当天便传回州城。

次日日牌时分,项家福兄妹带了两名随从,出现在他的病房中,神色充满关切。

人不亲土亲,兄妹两关切他是情理中事,但也令人感到不解,因为他与项家的仇敌走在一起,不是仇敌也算仇敌,项家兄妹不会对他关切客气。

小姑娘不避嫌,坐在长凳上把玩一根六尺长、儿臂粗、有托腋丫叉的柏木拐杖,下端有打击过的斑斑损痕。

是湿的柏木杖,从活树临时砍来作拐杖的,沉重坚实,用来揍人会出人命。

六尺长,怎样作拐杖?

真要做代步的拐杖,五尺已经不是平常身材的人所能使用的了。

但黑夜中心里已有瘸子,怎知瘸子是否用拐杖代步?

“伤势多严重?让我先看看。”项家福一团和气:“你知道我家的金创葯非常有效,接筋续骨很灵光。”

他的下身盖在薄表内,但他拒绝检查。

“不算严重,我撑得住,过几天再说。”他谢绝顶家福的好意:“屋子垮下来,压着腰背而已。”

“那就回城就医呀!你……”

“不必了,我还得南下赶上他们呢!”

“什么?你还要跟着他们……”项家福不悦了。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又说,干金一诺。我应诺他们前往南京,岂能食言背信?”他说得理直气壮。

“你算了吧!我知道你是人精。”项家福笑笑:“你故意危言耸听,催促他们远走高飞,避免他们再到我家行凶撒野,出了人命对我家有百害而无一利。你的心意我明白,你报讯的情义我家深深感激。不要再胡闹了,回去吧!那毒妖女不值得你眷爱,他们丢下你,便表明……”

“他们并没丢下我,是我催促他们赶快早离疆界的。我担心那个天杀星,他不死将是你们最大的祸患。我听到他发洪誓大愿,要请人来对付今尊。他们这次如果投奔四海牛郎成功,你们所要面对的……”

“四海牛郎?”

“对。那位未来的江湖霸主,未来振武社的社主,新败之余亟需加强网罗羽翼,双方必定一拍即合。汝宁距咱们徐州并不远,并吞地方强龙,是组帮结社的首要工作,明白处境了吧?”

“唔!的确严重。”项家福脸色大变:“老天爷,哪能日防夜防?只有千日做贼,哪能千日防贼?他们……”

“知道防范,危险便减少了一半啦!令尊与天杀星,到底结了些什么不解之仇?”

“说起来并不算什么呀?听说过河南开封的灵剑周元坤这个人?”

“听说过,河南开封的侠义道名宿。灵剑与开封的神拳电剑路武扬,同是江湖十大剑客之一。灵剑的振武镖局,兼承销官盐,与咱们徐州的中原镖局李局主有往来。令尊与灵剑交情不薄。四年前,天下九把刀的飞灾九刀,把河南黑白道群雄杀得鬼哭神号。令尊曾经前往助拳,幸好不曾与飞灾九刀拚搏。”

他的消息灵通,谈起江湖动静如数家珍。

这固然与他在客店干活有关,也表示他对江湖见闻十分留心研究,不时至外地走动,目的就是吸取经验充实见闻。

“飞灾九刀不再过问外事,在老家种庄稼。天杀星不知自量,得了某人一千两银子花红,在大相国寺当街行凶,用断魂镖从背后行刺周局主。恰好家父在旁目击,一掌拍裂他的左肩骨,断魂镖落空,他机警地钻入人丛逃掉了。这三四年来,家父一直不知道他的下落。”项家福把结怨的经过说了。

“难怪。”他笑笑:“江湖朋友再三强调:破人买卖,如同杀人父母。意思是说旁人千万不要干预他们的事。令尊破了他的买卖,难怪他抓住机会就报复。他们的计划是,由天杀星出面约定时地进行决斗,由其他的人届时乘机杀入旭园。毒娘子并不完全信任我,真正的行动计划我并无所知,只希望他们早离疆界,大事化小大家都有好处。日后,务必严防意外。”

“罢了,他已受了重伤,我们没有追杀他们的理由。”项家福叹了一口气:“所以我们仅出面示威恐吓,促使他们早离疆界,不想落井下石,让那位瘸子前辈处理,没想到反而连累了你,真抱歉。”

“那位瘸子前辈不是瘸子,是假装的。”小姑娘举起拐杖:“这是他使用的拐杖,就丢在集口旁的水沟里。杨二哥,假瘸子前辈没洗劫你的钱财吗?”

“没有,我被压在坍壁下”

“所以你有银子赔偿小店的损失。”小姑娘紧吸住他的眼神。

“算不了什么啦!我也算是这群好汉的一份子。你们知道我家相当富裕,百十两银子我花得起。”他的话有自嘲味。

“你见过那位瘸子前辈。”小姑娘追问。

“没错,在客店见过。昨晚毒娘子不许我出房,所以不知是不是那个人,也无法知道他是不是假瘸子。”

“这根拐杖,猎犬可以嗅出杖的主人,我要带回家,让猎犬……”

“大小姐,你在说外行话。”他笑了:“这根拐杖一定接过不少人,他们有不少人受了伤,杖上一定有好些人的气味留下,甚至有血腥。猎犬对血腥最敏感,会找得到真正的主人吗?就算假瘸子已经回州城,怎么找?牵着猎犬满城走?”

“这……算了。”小姑娘把拐杖丢至屋角。

“可以留给我做拐杖。”他忍住笑。

“做屋柱还差不多。”小姑娘白了了一眼,知道他在说俏皮话:“我们已经雇妥人,把你抬回家医治。”

“这……”

“不肯也得肯。”小姑娘一跺脚,嘟起小嘴:“杨大哥应该好好管你,免得你让那些恶贼诱坏了。这次幸而你受了伤,真是谢天谢地。看你的气色非常好,脊伤或许不会太严重。我爹是金创专家,一定可以治好你。来人哪!把他抬走。”

涌入两位亲随,两位村汉,七手八脚不理会他的抗议,连项家福也帮着替他拾掇,小姑娘像指挥若定的将领。

人熊曹霸急于赶路,不愿在徐州逗留,越过徐州驰向渡口,怔住了。

慾速则不达,过不了大河。

一大队从南京北旋的铁骑边军,也可能是御林亲军,沿河岸扎临时营帐,码头挤得水泄不通,车、马停满三里宽的河岸。

十余艘大小渡船,要渡五千多名官兵,两百余部军车,与七八千匹坐骑和驭马,一天能渡过多少?所有的旅客,皆望河兴叹叫苦连天。

人熊是特权人物,携有权贵的勘合军符。

但那些军爷被赶出南京,已经是怨天根地,满肚子委屈愤怒,对特权人上尤其反感,哪肯通融让他们优先过河?几乎没收了他们的坐骑。

渡头距城约五里左右,位于城东北角,与运河(祖河)口相连,建有小浮桥,自然形成一处小市集,有几家颇像样的旅舍。

这是早些年大河北移之后,所形成的小市集,那条运河已经快要淤塞作废了。

七个人在渡头落店,眼巴巴地枯等。

一天、两天、第三天入暮时分,最后一辆军车才上了船。

天一黑,渡船停航,他们只能等待,明早才能动身。

他们根本不知道身后的事,不知道阴雷豹那些人的遭遇,似乎已经把这件事忘了。

地头蛇根本不想正式乘渡船过河,他们有往来的捷径,位于上游五六里的洪口村,有小船可以偷渡。

他们是外地的强龙,呆在渡头枯等。

大官道从丰县进入山东,从曹州贯入京师地境,北行直抵广平府。

七月天炎阳如火,大平原中热浪蒸人,即使有车马代步,也极为辛苦。

前面有军队占路,他们只好耐住性子慢慢跟,打算出了南京地境,改走山东或河南超到前面去。

这天午后不久,丰县在望。

在丰县改道比较有利,右走山东左出河南。

他们打算住宿一天,然后绕河南放马奔驰。

丰县,好地方,与邻县沛县合称丰沛,汉高祖的故乡。

汉高祖与老乡楚霸王争江山,用计唆使楚霸王在徐州建皇都,他自己却在关中建都城,结果东下吃掉了楚霸王。

这是说,徐沛根本就不适宜做皇都,平原无险可守,江山稳固不了。

丰县的县城,没有人把它看成可以死守的城,因此小得只有周围五里多一点,而且是土墙尚未砌砖,表示随时皆可放弃。

白衣神兵就曾经三度攻破这座城,目下仍是满目疮疾,元气未复,人民死掉十之七八。

南门外也有象征式的南关,没有关墙,建了一座具体式微凉亭似的南关门。

小市街以南关门为中心,像一座市集而不像城厢。

军队过境而不入,继续北行。

不想走的旅客,纷纷找城内城外的客店投宿。

官道绕城东而过,岔出的大道沿河堤直抵南门城外的街口,旅客纷纷直趋大道,表示不再北行。

有坐骑的人赶着领先,人与车后随。

但前面已有些徒步旅客走动,路两侧鱼贯而行。

偏偏就有不按规律的旅客,走路中而不走两侧。

路中是车与马的优先通行道,在这一段禁止驰马,只能徐徐放缓慢步,以免伤害行人与掀起尘埃。

一名留了大八字胡,脸色如古铜,粗眉大眼的大汉,手点一根问路杖,似乎眼睛有近视现象,点着问路杖在路中漫步,背了一只大包裹,风尘仆仆身材高大,一看便知是长途旅客。

七匹健马快步到了大汉身后,有特权的人特别神气,不理会只能慢走的成例,用的是小驰。

旅客纷纷走避,七匹马几乎横列占满宽阔的大道。

大汉不但眼睛有毛病,很可能也有点耳背,没听到蹄声,也没看清旅客走避的光景,仍走在路中,点着问路杖悠闲地一步步向街口走。

中间坐骑略为超前的人熊曹霸,大概大太阳晒得火气旺,被军队堵路也心中焦躁,认为旅客有意挡路,有如火上加油,怒火一冲便露出强者的嘴脸。

就在越过的瞬间,俯身一马鞭抽出,“叭”一声脆响,鞭抽中大汉的胸口。大汉背上有大包裹,所以马鞭是向后抽的,一击便中。

“哎哟!”大汉厉叫,仰面便倒。

糟了,右侧第二匹健马来不及收蹄,同伴没料到人熊会冒火揍人,马蹄疾落,踹中大汉的大包裹。

大汉幸运地没被踹中,滚了两滚。大包裹破裂,乱七八糟破衣裤杂物散了一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设伏截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魅影魔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