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1章 乌江斗霸

作者:云中岳

四月天,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官道上奔忙的旅客,一个个精神抖擞,正是赶路的好时光。路旁三家村前的小食店,未牌时分显得冷清清,不是打尖的时光,往来的旅客除了停下来喝口水之外,别无所求。

因此,两个店伙计显得懒洋洋无精打采。

小伙计闲得无聊,伸手擦了擦酒坛子上的灰尘,拍拍手转头向北望,突然叫“嗨!好雄壮的客官,歇歇啦!喝碗酒赶赶乏提神,等会儿上路保证精神些。”

北面来的客官大踏步进人店前的凉棚,“砰”的一声将大包裹往桌上一放,再放下长布卷,伸腿勾出一张长凳,大马金刀地坐下说:“小伙计,给你这么一说,真把在下的酒虫儿引出来了。来三五壶酒,切几味下酒菜,要快。”

这位客官不但雄壮,而且一表人才,粗眉大眼,鼻直口方,脸颊透着红红的健康色彩,留着剪得短短的八字胡。

年轻、雄壮、英姿、活力充沛、手长脚长。

他那双明亮的大眼中,流露出精明、机警、灵活的神色,但并不凌厉,嘴角经常流露一丝笑意。

因此令人觉得他和雹可亲,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穿的是青直缀,像个庄稼汉。

小店伙计含笑张罗,先送来了茶水和汗巾。

酒菜是现成的,一盘卤肉,一碟豆干,一味炸龙芽豆,再加一碟五香笋丝便够了。

酒当然是先上一壶,小伙计替他以上一碗酒。

年轻人一口便干了半碗酒,泰然自若地嚼着卤肉,向迟至一旁的小店伙招手。含笑问:“伙计,你这里是何处地面?”

小伙计哈腰笑答:“小地方,小杨村。”

他呵呵笑。信口说:“你也姓杨?”

小店伙点头道:“是的,咱们这里三家全姓杨。”

“三家人也叫村?”他笑问。

小伙计呲牙咧嘴笑,说:“客官,你可别看小了敝村,当年这里还是乌江县北面的大镇呢。”

他指指西面两里外的一座小土山说:“对,看了那面的乱坟山,便知道七八成了。”

小上山全是白杨树,荆棘丛生,但仍可看到不少坟墓,断碑残碍颇为注目。一片荒凉。

一群老鸦在山头哇哇叫,追逐着一头盘旋林梢的苍鹰。

“客官的意思……”小店伙计不解地问。

“呵呵!那儿躺着千儿八百个去世的好人。总不会是从你这三家村抬出去的吧?”他调侃着说。

“客官取笑了。”小伙计讪讪地说。

他喝了一口酒笑道:“小哥,别见怪。开玩笑的。我这人百无禁忌。说真的,这里是乌江县地面?”

小店伙计直摇头,说:“乌江县已经撤掉百余年啦,目下这里乃是江浦县地,南面七八里便是和州地面了。”

“哦!就到了和州?”

“不,和州还有五十里左右,那是和州的乌江镇。”

他哦了一声,点头道:“原来是西楚霸王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己砍下脑袋来的地方。”

“对,正是这地方。客官经过时,可到镇南三里地的霸王庙会瞻仰瞻仰。”

“我会去的,谁会错过呢?世人皆以成败论英雄,这是不公平的。”他喃喃自语,突然抓起酒壶,咕噜噜干了一壶酒,道:“取大瓮来。”

店伙一惊,狐疑地叫:“客官……”

他虎目倏张的问:“你打算不卖酒?”

店伙一惊,急急人店,喃喃地嘀咕:“这位客官发起威来,眼神好慑人,大概是个令人害怕的活霸王。”

不久,送来了一坛酒。

他一手提过,眼神已恢复原状,向店伙笑问:“你说,如果当日楚霸王得了江山,有楚没有汉,会不会今日仍是大明皇朝这种乱糟糟的天下?”

小店伙脸色大变,摇手道:“客官,生意人不谈朝廷事,小的……”

“好,你走开吧。”他挥手说,眼神柔和了许多,拍开泥封,举起酒坛咕噜噜牛饮。

两名店伙躲得远远地,感到心惊胆跳。

不久。他已有了六七分酒意,以左手三个指头举起空酒碗,右手用筷敲着碗信口长歌:“君不见,淮南少年游侠客。白日球猎夜拥掷。呼声百万终不惜,报仇千里如飓尺。少年游侠好经过,浑身装束皆绮罗。兰蕙相随喧妓女,风光去处满里歌。骄矜自言不可有,侠士堂中养来久。好鞍好马乞与人,十千五千旋沽酒……”

“啪”一声碗筷放下了,他眯着醉眼向屋旁招手叫:“出来吧,你来了不少时候了,老兄。”

一声长笑,屋角钻出一个挟了打狗棍,挂了百宝袋的肮脏的老花子,后面跟着一条癫狗,直趋桌旁说:“可找到对手了,咱们拼一百碗。

他向店伙大叫:“添一双碗筷来。”

老花子拖长凳坐下,顺手抓起一把卤肉。向癫狗一丢,说:

“添碗筷,不添肉?你是个小气鬼。”

他淡淡一笑,抓颗龙芽豆往嘴里一丢,说:“南乞,你知道自己令人恶心么?告诉你,我这人从不自命清高怪诞,虽没有洁癣,至少不喜欢用手抓食物填五脏庙,你明白么?”

南乞咯咯怪笑道:“看不惯,你为何不走?”

他推碗面起说:“走就走。”

南乞抓把龙芽豆往口里塞,说:“希望你走得了。”

他呵呵大笑道:“好家伙,你要留住我?”

南乞脾睨着他说:“我老要饭的这两斤重能耐,想留下大名鼎鼎的江湖神秘客神龙浪子周永旭、谈何容易?算了吧。”

他冷冷一笑,冷冷地问:“失时子、南乞名不虚传。你知道神龙浪子多少鸡零狗碎?”

“有几个人能看一眼便能叫出你的名号?”南乞颇为自豪地反问:“当然啦!我这个老江湖可不是白叫的。”

“不多。哦!大概你钉上在下许久了。”

“不久,大概有三五天工夫。”

“螳螂捕蝉,你果然高明。”

“夸奖夸奖,不过,你敲了江浦地低三尺赵剥皮一记闷棍,我竟未能赶上。”

“不错一敲了三百两金叶子。地低三尺赵剥皮的金银,我不替他花,岂不罪过?”他傲然直说。

“赵剥皮不是善男信女,他饶得了你?”

“哈哈!下次我再敲他千儿八百。哦!你想分一杯羹不成?”

“我?开玩笑,你把我南乞……”

“呵呵!在下失言了,你是誉满江湖的侠丐,当然不是为一分羹而来,大概是打抱不平,伸张正义来的了。”

南乞咯咯笑,说:“即使你把赵剥皮榨干,老要饭的也懒得过问。呵呵!你知道浦口三英?”

周永旭哼了一声,撇撇嘴说:“江湖道上,谁不知那三位仁兄见钱成开?”

“但人家是侠义道名士,名震四海九州的侠客。”南乞摇头晃脑地说:“你知道,为钱而行侠不算大罪过。”

“我不在乎他们。”周永旭冷冷地说。

“不在乎就好办,他们就在前面等你。”

周永旭丢下十两银子,向送碗筷来的店伙说:“把好酒菜取来,让这位花子爷吃个饱,十两银子该够了。”

说完,抓起长短两个包裹,扬长举步。

南乞手疾眼快,长身而起,手闪电似的伸出,急抓刚被他提起的包裹。

这一记突袭,来得突然奇快绝伦,可是手指刚要沾及包裹,周永旭似乎像是助生双翅,平空地斜拔而起,硬生生飞出两丈外。

优美地翩然而降,点尘不惊,头也不回地向南走了。

店伙惊得呆了,张口结舌如同中魔。

南乞一抓落空,颇感错愕,摇头喃喃自语:“好高明的平步青云轻功,不愧称神龙二字。这小伙子如果沦入魔道,世间能制他的人,屈指可数聊聊无几,可惜啊!可惜。”

附近全是青绿的稻田,一望无涯,小村落星罗棋布,桑林麻园点缀其间,一切皆显得生气勃勃,和平安样美景如画。

前面路旁的一排大树下,三个中年人抱财而立,穿了天蓝色劲装,佩了银鞘长剑,身材修伟,气概不凡。三双虎目冷电四射,打量着南下的每一个旅客。

和州是小地方,从江浦县伸下一条官道,商贾往来皆走水路直放南京。因此陆路上旅客并不多,往来的都是附近乡民,陌生的外乡人,决难逃出有心人的眼下。

周永旭抬头挺胸,撒开大步往前闯,已有了六七分醉意,脸红得像关公,口中哼着荒腔走板的词曲:“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相对飞,相逢知几时?”

三个中年人仅扫了他一眼,根本不加理睬。

他穿得寒酸,又是个灌足黄汤的醉鬼,委实不起眼,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轰动江湖的名人,江湖名人谁又不神气?

他越过三人身前,突然止步,眯着醉眼打量着这三位仁兄,不住打醉叹,站着不走啦!

他的神态怪怪的,前俯后仰左看右看。

看得为首的中年人火起,瞪了他一眼,直着大嗓门叱喝:“看什么?还不快走?你这醉鬼!”

他连打两个酒呕,歪着脑袋撇撇嘴,问:“你……你们带……带了剑?剑……利不利?能……响呢!能杀人么?”

“滚开!醉昏了是不是?”另一名中年人沉叱。

他放下背上的大包裹,咯咯笑问:“你……你们是……是劫路的?”

“去你娘的!”第三位中年人粗野地咒骂。

“劫路,我……我也会。在……在后面用棍子敲,叫……叫做打……打闷棍。用套……套索在后面套……套脖子,叫……叫做背……背娘舅。你……你们是……”他已到了三人面前:“是偷鸡摸狗的?”

两名中年人无名火起,正想上前动手。

为首的中年人大概大人大量,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说:“阁下,你醉了,咱们不与你计较,你走吧。”

“谁……谁说我醉了?”他大叫。

“好,好,你没醉,你走吧。”中年人善意地说。

他嘀咕着抓起包裹,哼了一声,打了两个酒顺说:“再来十斤酒,我……也醉不了。走……走就走,你们失…失去机会了,这个包裹里有一二千两银子,劫路的居……居然没……没长眼……”

为首的中年人摇头苦笑道:“即使你带了一二万两银子,也没有人会动你的。你不要穷嚷嚷胡说八道,传出去多难听?咱们不是劫路的;而是在这里等朋友。”

“哦!等朋友?不是等仇人?”他放下包裹,显然不想走,赖在此地穷夹缠。

“没你的事,老兄。”为首中年人不悦地叫。

“等仇人,我帮你们一手。”他特袖叫,醉态可掬。

“你……”

“我叫地老二,天是老大。在南京,龙江关一剑镇江南徐千是我老二的螟岭义子。白鹭洲神拳秦霸是我老二的徒侄辈。至于江对岸的浦口三英施智施仁施勇……唔!好像是我老二的徒孙子……”

为首的中年人正是施智,身为老大倒还沉得住气。

老三施勇是出名的霹雳火,忍无可忍,无名孽火直冲天灵盖,一声怒叫,冲上两步就是一耳光抽出。

揍一个醉鬼根本不需费劲,因此出乎毫无戒心。

周永旭就等这一记耳光,在出手行将及额时向下一挫,耳光落空,他的铁拳已经同时攻出,“噗”一声捣在施勇的小腹上。

这一拳并不重,但出其不意挨上了,还真不好受。

他一跳而开,大叫道:“什么?你们打人?”

施勇抱着小腹,嗯了一声,蹲下起不来了。

施智吃了一惊,怒叫道:“好啊!你小子装醉扮疯,原来是冲咱们浦口三英来的。”

声落人扑进,鸳鸯连环腿发似奔雷。

周永旭不向左右闪,向后退。

一腿,两腿,三腿……连退五步,三腿落空,第四腿到了。

他在腿踢到的刹那间,左间半步右手一挥,恰好叼住踢来的腿。

“砰!”施智跌了个手脚朝天。

周永旭哈哈大笑,晃着左手的长包裹说:“瞧你,像不像个翻转身的王八?哈哈哈……”

老二施仁心中大澳,突然拔剑出鞘叫:“好小子,你定然是神龙浪子周永旭,咱们几乎走眼了,饶你不得,接招!”

剑发似电,锋尖指向周永旭的右肩并,认穴奇准,迅疾绝伦一剑犬不含糊。

周永旭长包裹一挥,“啪”一声击们来剑,扭身切人捷逾电闪,一把扣住施仁的右手脉门,喝声“翻!”

施仁真听话,身不由己来一记快速的前空翻,“砰”一声跌了四仰八叉。

周永旭哈哈狂笑,拾起包裹撒腿便跑。

老大施智狼狈地跃起,脸色苍白地说:“如果他真是神龙浪子,咱们栽到家了。”

老二施仁跌得不轻,咬牙切齿地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乌江斗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