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0章 装相脱身

作者:云中岳

“留下太危险,过去吧,爹。”姬惠说。

鬼啸又起,这次啸声特别刺耳,不但令人毛发悚然,而且头脑晕眩耳中发疼。

小虎大叫一声,丢下扁担抱耳摔倒在地乱滚。

永旭惊叫一声,也抱头跌倒在小虎身上。

“走!”姬少庄主断然下令,踏入小径。

韦胜抓起了小虎,一手按在小虎的命门上,一手压住天灵盖说:“不要怕,做深长的呼吸,快!”

姬惠略一迟疑,向小笙说:“你去帮那个书虫。”

“小姐,小婢的内力……”小笙苦着脸说,脸色苍白,呼吸急促,似乎正在行功抗拒鬼啸,自顾不暇。

“哎唷……我……我的头要炸了。”永旭在地上尖叫。

姬惠走近两步,却又踌躇不前,最后银牙一咬下chún,像是下定决心,扶起永旭依样葫芦上按天灵盖,下按命门低叫:“不要叫,做深长的呼吸定下神。”

幸而鬼啸声为期不久,终于停止了。

前面,姬少庄主夫妇已经远出二十余步外。

“丫头,不要管他们了。丢下他们。”姬少庄主叫。

“爹,留在此地他们死定了,这附近定然有人潜伏,女儿带着他们好了。”姬惠说,拉住永旭的手便走。

韦胜也挽了小虎,跟在后面急走。

永旭脚下踉跄,感到拉住他的小手柔若无骨,又滑又嫩,鼻中嗅入一丝属于少女身上特有的芳香,不由俊面发赤,想挣脱却又舍不得放手,心说:“这丫头虽然高傲无礼,但心地却是善良的。”

小径左盘右旋,不久眼前一亮,原来已经出了竹林,前面出现一座高五六丈小岗,坡地长约里余,遍生及膝茅草,间有一些小片灌木丛。

二十丈外,草地上一列排开十二名男女,其中有苏杭双娇和她们的两名侍文,两大汉分押着日月双童。。

中间为首的人身材高瘦,大马脸八字胡,一双鹰目厉光闪闪,穿一袭绿袍佩了创,背手而立满脸怒容。

右首那人年约半百,灰发如飞蓬,火眼金睛狮鼻鲸鱼嘴,一身黑衣,腰带上插了一柄双刃斧。

左首那人壮得像巨熊,秃脑袋山羊胡,三角眼阴晴不定,胁下吊了一口大号革囊,手点一根招魂幡。

幡构造得十分奇特,皮制的两尺八寸长幡带宽约五寸,两侧各有一排锋利的双刃钩,几条幡带也是带有倒钩的链子。

这是说,这玩意仅外型有点像招魂幡而已。其实却是一根奇特的挥棒。虽然幡带比虬龙棒短得多。杖长六尺,展开来连幡可远及丈外。前端三尺可以折向。搭身即可钩下对方一排皮肉,击实就不用说了。准死,可说歹毒绝伦。

姬少庄主看到这根招魂幡,脸色大变,脱口叫:“招魂鬼魔缪勇!你的招魂魔啸已修至化境了。”

“小辈,你认识我,不是无名小卒,通名。”招魂鬼魔用打雷似的大嗓门叫。

“天台姬家。在下姬岚。”

“哦!挹秀山庄的小人物,少见少见。”招魂鬼魔傲然地说:“你好大的狗胆,叫那杀阴婆的小女人上前答话,郎老弟有话问她。”

左方的灌木丛中,踱出九名男女,领先的大邪神行无影郎君实五短身材,一字眉暴眼凸腮,脸色阴沉青中带灰。腰间缠了他那威镇江湖,形如软鞭乌光闪闪的夺魂索,阴森森地说:“缪兄,何不将成前辈与路前辈的名号说给他们听听?也可令他们死得明明白白。”

“老夫自报名号。”中间的绿袍佩剑人说,声如狼降:“天凶星戎毅。”

“地杀星路威。”佩双刃斧的人嘎声说:“不知道天地双煞的人,决不是江湖朋友。”

押着日月童子的两大汉,一掌拍开两童的穴道,向前一推,一个说:“滚回去!等会儿让你们死得瞑目,你两个小鬼很不错,该给你们决斗而死的好机会。”

两童踉跄向下走。

日童子扭头叫:“不要脸!你们除了用迷魂香暗算之外。还有些什么绝活?小太爷等会儿就向你们两个大笨狗叫阵。你等着好了。”

姬少庄主示意自己的人止步,独自上前淡淡一笑道:“郎兄,贵友三眼天尊公冶长虹,目前何在?”

“你少给我称兄道弟。”神行无影冷冷地说:“这几天他就可以赶到了,你问他有何用意?”

“真可惜,他还没赶来。”

“什么可惜?”

“如果他来了,你老兄就可以知道他在句容道上,所遭遇的不幸变故了,阁下也许不会对姬某如此傲慢了。”

“小辈你……”

“呵呵!郎兄,稍安毋躁。”姬少庄主轻松地说:“首先。在下为阴婆之死向郎兄致歉,拙荆失手剑毙阴婆。乃事出意外……”

“你那泼妇是故意杀她的。”牛大娇尖叫。

“别吵!让他说。”天凶星微愠地喝止大娇叫嚷。

“姓姬的,你派那两个小鬼在鲁港食店,辱骂郎某的朋友在先,杀郎某的朋友在后,你心目中还有我大邪在?”神行无影声色俱厉,杀气直透华盖:“你,一个边区小小武林世家的小人物,居然狂妄地如此对付郎某,简直是胆大包天。少废话了,你们一个个上前送死吧。”

“盛怒之下,很难听得进忠言。郎兄,可否暂息雷霆之怒,听在下……”

“去你的!唯一可做的事,是全毙了你们替阴婆报仇。娄老弟,出去叫阵。”神行无影怒叫。

日童子一跃而出,指着先前押着他的大汉叫:“大笨狗,你来,小爷再想见识见识你的下五门迷香,滚出来。”

一名手长脚长的中年人缓步而出,阴笑道:“小鬼,没你的事,你该死在最后,我浪里蛟娄辰要和你的主子玩玩,滚到一边快活去吧。”

“找我也是一样。”日童子说,急冲而上。

浪里蛟手按分水刀的刀把,不悦地叫:“本太爷不和小孩子……”

话未完,日童子冲上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两倍,眨眼间便已近身,向下一挫,小脚疾扫而出。

浪里蛟吃了一惊,虎跳侧跃。

糟了,日童子像条蛇,贴地跟到小手一扬,噗一声响碎泥飞溅,一团干泥击中浪里蛟的下裆,左脚又到,猛踢浪里蛟的膝骨。

下阴是要害,虽说是一团泥,浪里蛟也大感吃不消,身形一顿,右膝又挨了一脚,被踢得向侧急退,怒叫道:“小狗你该死……”一面骂,一面急拔分水刀。可是,已没有机会了,日童子右手一抄一抖,系在腰间的腰带突然弹出,闪电似的卷住了浪里蛟的左脚猛地一带。

“砰!”浪里蛟被拖倒了,分水刀仍未拨出。

日童子敏捷得像一头豹,一把扣住浪里蛟的足踝猛地一扭,左脚已踏在浪里蛟的裆下,怪笑道:“哈哈!你一动不要紧,命根子非碎不可。”

姬少庄主由于日月两童已经安全返回,心中已无顾忌,心情开朗多了,叫道:“礼尚往来,你也要放他一马,回来。”

日童子依言收了腰带,踢了浪里蛟一脚:“该你滚到一边快活去了。”说完,徐徐退回。

不但大邪吃了一惊,连天地双煞星也大惑不解,一大一小交手不过片刻,功力甚高的浪里蛟怎么竟毫无还手之力?一个小娃娃力道有限,浪里蛟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他们知道日月双童的实际年龄已经有十八岁,便知道轻敌的浪里蛟失败并非无因了。

月童子接着纵出叫:“叫那个用迷香暗算小爷的大笨狗滚出来。小爷也要好好叫他快活。”

大汉恼羞成怒,不等神行无影招呼,大踏步出冷笑道:“太爷就陪你玩玩,你不动腰带。太爷也不拔刀,你上吧。”

月童子冲上,左手向前一探。

大汉知道是虚招。冷哼一声,不理会伸来的手,挫身一脚探出,用的脚招居然是日童于对付浪里蛟的腿法。

月童子稍退半步,左手下沉“玄乌划沙”反击大汉的膝骨。两人各怀戒心,招一发即收不敢使老。立即展开一场快速猛烈的进攻,拳来脚往各展所学,缠上了。

远远地,永旭从担中取出两个包裹系在一起,向小虎低声说:“小虎会学狗爬吗?““学狗爬?你……”小虎惑然问。

“对,学狗爬,我相信你做过偷鸡摸狗的勾当。”

“这……”

“爬回竹林。身子要低。而且不能太快,入林便往北走赶快逃命。

“哦!那里面如果有人…”

“没有人,这些人自负得很,没派人埋伏。”他颇为自信地说:“要小心,决不可沿小路走。”

“为什么?林子里荆棘很多……”

“荆棘总比被杀可爱吧?姬少庄主的人已经赶到了,就在后面半里地,碰上了准倒霉。是时候了,快爬。”

“公子爷你……你也走吧……”

“我一走,姬姑娘便会追来,你逃得掉?爬!”

月童子与大汉正斗得天昏地黑,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小虎向下一仆,手脚并用爬走了。

永旭将包裹挂在肩下,鬼魅似的接近十余步外正全神观战的姬姑娘,脚下毫无声息,在姑娘身后约两步左右止步。状极悠闲。

不久。他扭头回顾。心说:“大援到了,但愿里面有我要找的人。”

小虎一走,他一身轻松,开始留意察看大邪一群蛇神牛鬼,心中在预谋对策。

场中一声清叱,激斗中的一对倏然分开,大汉跌出丈外,连滚两匝方退出险境。脸色苍白,腰直不起了。

月童子双手叉腰,做个鬼脸撇撇嘴说:“你的迷香不灵光了,要是不服气的话,把你的牛黄马宝全抖出来吧,小爷等了。”

大汉呼了一声,咬牙切齿伸手拔刀。

“退回来!”招魂鬼魔怒叫:“这样胡搞,咱们多没面子;老夫要替他们招魂。”

姬少庄主向韦胜说:“韦兄,鬼魔的招魂幡是重家伙,与韦兄的混铁棍旗鼓相当,如何?”

“在下不是老鬼魔的敌手。”韦胜苦笑着说。

“韦兄斗阴婆,仅用了三成劲。”少庄主笑得蹊跷。

“姬少庄主……”韦胜脸上发赤。

“呵呵!韦兄,如果韦兄不堪大任,令叔岂敢派你独自走在前面探测虎穴龙潭?”

招魂鬼魔已经大踏步出来了,突然仰天长啸。声震九霄,刺耳的可怕啸音,令人头部慾裂,耳膜慾炸。

“哎呀!那书生……”姬姑娘惊叫,扭头便跑,砰一声响,把站在她身后的永旭撞翻在地。

永旭在双手掩耳抱头,脸色发青,脸上的痛苦表情几可乱真。

“老天,你怎么站在身后……”姑娘情急地叫,俯身挽他。这瞬间,狂笑声似殷雷,从后面白竹林发出,笑声与啸声一合,反而有安神作用,啸声的威力立即消散手无形。

“好了,爷爷终于赶来了。”姬姑娘如释重负地说,温柔地扶起了永旭:“真该打发你走的,可怜!”

岂仅是可怜?他像是崩溃了,脸色苍白,冷汗直冒,有气无力近乎虚脱地叫:“哎……我……的头痛,我的胸口也……”

他软绵绵地往姬惠身上倒,不由姑娘不手忙脚乱地搀扶他,这情景真够瞧的。姬惠真被他闹了个手足无措,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本来就红的睑颊更红了。

“你……你坐下来好了,定下神就不痛啦!”姬惠慌乱地说,感到浑身燥热,粉颊发烧。

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听来刺耳,顽固得不近人情。

但以环境论,却又不无道理。往昔的内外分界严得不可再严,大户人家内无三尺之童,男女分开长大,直到长大成人,这期间可说极少机会接触异性,一旦猝然肌肤相接,只有白痴才不会发生变化,一有变化问题就多啦!

永旭久走江湖,江湖儿女接触面广,接触异性的机会多,多就见怪不怪,脸皮厚不在乎,他有意栽花,姬姑娘却是无心插柳,上当乃是意料中事。

这丫头起初对永旭不假辞色,这是说她对永旭的印象不坏,表面上保持姑娘家的矜持和自负,暗地里却是留了心。

第一次助永旭抗拒魔啸,肌肤接触便感到不对,那种神奇的感觉令她芳心紊乱,自然而然地开始关心永旭,这种转变连她自己也不知其然。

再经这一次更亲密的接触,她内心的变化已经形于表面了,羞急之情溢于言表。

幸好小径出现的人影,吸引了双方的注意,即使注意他也没有人感到奇怪,救人嘛,谁还计较男女之防?江湖儿女对世俗的看法,本来就比普通的人开通得多。

八名青衣剑手四前四后,拥簇着两乘山轿沿小径而来。

最前面,是一位灰髯老人,带了两名健仆,看相貌便知是姬少庄主的尊亲,父子俩相貌差不多。

后面,三名壮年大汉断后,带着四名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装相脱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