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2章 荡妇锁龙

作者:云中岳

永旭掠出人丛,然后大摇大摆归回原位。

对面,李驹已大笑着奔回。

共有十六名大汉受伤倒地。

有一半是被轻手法点倒的。

另一半不是摔伤便是撞伤,乱得一蹋糊涂。

恨天无把弄清情势之后,暴怒得像疯虎,咆哮着把党羽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挺虎尾棍上前怒叫:“小狗东西!你这是算什么玩意?给我滚出来领死!”

永旭将一具雷火筒交给靳义,自己缓步而出。

筒向前伸,右手搬弄着筒口向后延伸的拉索,笑问:“阁下!你是不是佛门弟子?是禅宗呢?抑或是净土宗?”

恨天无把脸色大变,一步步后退,叫道:“千万不要动那玩意,咱们公平决斗。”

“你不是准备用这玩意火化我吗?”

“不!不是的,在下……”

永旭转身将雷火筒向后一抛。

李骅接住了。

这瞬间,恨天无把看出便宜,狂野地一跃而上,虎尾棍凶猛地捣向永旭的背心,吼声似石洞里响起一声焦雷:“你死吧!”

永旭向下一蹲,棍从顶门上空滑过。他右脚后伸,用上了贴身后攻的虎尾脚,重重地踢在恨天无把的下阴要害上。

恨天无把气功到家,下阴被踹居然禁受得起,嗯了一声惶然后退,脚下大乱,稳不住马步。

永旭已回身扑到。

“砰!砰砰噗噗……”铁拳钢掌着肉声乍起,永旭贴身展开快速绝伦的攻击,一记比一记沉重,快得令人目眩,拳掌像暴雨般落在对方的颈根、两颊、蔽骨、小腹……好一场凶狠的贴身搏击。

恨天无把不但丢了虎尾棍,而且手已经抬不起来了,挨三四下退一步,最后鼻尖挨了一拳,仰面便倒。

身后恰好是山坡,茅草比油还要滑,直滚下坡底方行停住,手松脚软躺在下面像头挨了一刀的肥猪,哼哼哈哈挣扎难起。

永旭拍拍手,向两侧目定口呆的歹徒们笑道:“拜托诸位传话给大邪,好好管束手下的党羽,不要因些许小事而纵容爪牙为非作歹,多树强敌毫无好处。”

“阁下留大名。”一名大汉咬牙说:“也清阁下转告大魔,不要派人藉故袭击了,会期在即,闹得太不像话彼此皆有不便。郎前辈不计较,咱们却忍不下这口恶气,你们已经接二连三明暗下手,咱们不能不以牙还牙。”

“在下姓周。”永旭说,转身自语:“机会不可错过。”由于恨天无把率领众多爪牙拦截,以及大魔的助拳人绿衣仙子出面招引,永旭心中一动,恍然大悟。

听大汉的口气,恨天无把这次大举拦截,并非一时冲动,要替醉仙翁的爪牙报夏竹木潭受辱之恨。而是由来有自,大魔与大邪之间确有仇恨和成见,双方的爪牙已经有过多次冲突。因此把李驹兄弟误认是大魔的人,以致不惜纠众报复出口怨气。

显然大邪曾经表示过会期前忍耐为上,可是恨天无把这群人却忍不下这口怨气,背着大邪任性而为。

他灵机一动,不否认也不承认是大魔的人,通了姓扭头就走,在偏僻处藏好两具危险的雷火筒,回到登山大道。

看来,大邪大魔双方面的人,真有意在九华清算旧怨,并未投入于王府藉机网罗江湖人怀抱呢。

但谣传宁王府派了天师李自然和毒龙柳絮,前来九华网罗大魔大邪的人,如果妖道成功了,这些江湖上的邪魔鬼怪,势必成为宁王造反的得力悍将。

江湖人本来就为了名利而攘臂,以宁王府的雄厚财力,与成王败寇的权力慾引诱,成功乃是意料中事,威逼利诱双管齐下,不上贼船的傻瓜能有几个?

他必须利用这大好机会。两面放火,扩大双方的裂痕,加深双方的怨恨,断绝魔邪之间可能化敌为友的合作道路,促成双方火拼,令宁王府派来的人无从化解,而后他可以从中取利,找寻他所要找的人。

只要大魔大邪势同水火,和解无门,那家伙不得不挺身而出了。哼!但愿我所料不差,可能我已经找到他了。他不住沉思,暗中打定了主意。

可是,一连串的疑团困扰着他,为免打草惊蛇,他必须小心从事。

“旭弟,该到何处去?”走在他后面的李驹问。

“三天门,到太白书堂借宿。”他信口答。

接近望江亭,走在最后的靳义说:一后面有人跟来,快接近了。”

“他们已跟了两里地,大概准备跟上来打交道。”他泰然地说:“我们到望江亭等他们。”

望江亭也有人等他们。

亭建在路旁的山顶上,向西北望,数十里外的大江像一条银蛇。

城镇隐在淡淡的烟霞里,小得像是玩具,果真是慾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站在这里远眺,令人油然而生万里江山尽在脚下的豪情,视界与胸襟为之大开。

两个人坐在亭中,面向西北安坐不动,着背影便知是一僧一道,穿的都是补了又补已泛灰色的青色袍衲,光头道冠一看便知身份。

相距约十余步,老道突然转身说:“施主想必乏了,何不进亭来歇歇腿?”

那是一位鹤发童颜的高年老道,一双明亮的眼睛依然显得年轻,膝上放置着一把桃木剑,一看便知是天师道的弟子,会画符撵鬼的所谓法师,保养得好,难怪红光满面,脸上皱纹不多。

和尚也扭头回顾,是一位干瘦矮小,老态龙钟的老僧,与老道完全不同,大概是患了长期营养不良症,脸型真像一头老青猿,那双火眼似乎有点昏花,双手仍在数着念珠,口中喃喃像在低念佛号,念一句数一颗,煞有介事。

“呵呵!真也乏了,该歇歇腿。”永旭一面说,一面踏入亭中,长揖为礼说:“打扰两位的清静,罪过罪过,道长海涵。”

“这里本来是大家歇脚的地方,谈不上打扰,施主客气了。

哦!公子爷是来游山的?”老道微笑着问,目光落在最后入亭的靳义身上,似乎神色有了波动:“贫道玄恒。那位佛门道友是释如伽。

公子爷……”

“小生姓周。”永旭在石凳上落坐说:“敝同伴姓李。哦!道长,九华山是地藏菩萨肉身成佛的道场,道长前来不怕被禅门弟子逐下山去?哦!那位如伽大师,小生似乎耳熟得很。”老如你的火眼死死地瞪着他,凶光一闪即没。

“如伽道友的绰号称不戒魔僧,施主应该知道的。”玄恒的目光盯紧了靳义,稽首问:“这位大施主面善得很,请教……”

靳义堆了笑,欠身恭敬地说:“弟子李义,乃是李家老仆,侍伴两位少公子外出游学,不知仙长有何指教,但请吩咐,弟子……”

“你不是姓李吧?”玄恒阴笑着问,眼中泛有疑云:“贵主人姓李,是湖广李家吧?”

“湖广李家多得很呢。”李驹抢着接口:“道长好像有事要说,你就直率地说出来好了。”

玄恒正要往下问,不戒魔僧摇手道:“玄恒道友,可否打发他们到别处去?”

原来两名青袍佩剑中年人,已经出现在亭外。

后面,两名花容玉貌的侍女正从路口的树丛折出,各人手中棒了一只插了不少山花的精致香篮,袅袅娜娜地岔人至望江亭的小径。

玄恒阴阴一笑,向正慾入亭两个来意不善的中年人说:“两位施主,亭里面已经够挤了,到别处去歇歇脚吧。”

“老道,你的口气不像一个方外人。在下不与你对较。”走在前面的中年人冷冷地说,目光转向李驹,语音变得更冷:“你是为首的人?”

传女已到了亭外,一名诗女笑道:“芮氏双雄,你找家小姐的贵宾有何贵干?说吧!芮老大,你最好知趣些。”

“该死的泼妇!”芮老大恶狠狠地说:“你的小姐是谁?叫她滚出来说话,芮某要……”

“你要干什么?”玄恒老道抢着接口:“要脱下她的绿裙吗?绿衣仙子路凝香如果看中了你,是用不着你动手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芮老大脸色一变,沉声问:“老道,你也是大魔请来助拳的?”

“不是,不过,贫道不希望你们双方在会期前反脸互相残杀。”

玄恒老道冷冷地说:“你们都走吧。贫道要和这几位施主谈谈。请勿打扰。”

“道长既然不是大魔请来的人,凭什么?”

“凭我南昌铁柱宫五灵丹士玄恒的虚名,以及不戒魔僧如伽道友的真才实学,配不配请你们离开?”老道狞笑着说。抓起桃木剑,缓缓整衣而起。

两侍女互相打眼色,悄然退走。

芮氏双雄脸色大变,也惶然后退。

靳义向永旭打眼色示意赶快离开,危机将临早走为妙。

刚退了两步,五灵丹主玄恒已伸手虚拦,阴笑道:“诸位施主请小留片刻,没有人再敢来打扰了。”

永旭安坐不动,笑道:“道长果然威名显赫,一亮名号,诸邪回避,人的名树的影,确是不假。”

“不要笑,施主,你知道你们的处境吗?”五灵丹土问:“施主年岁甚轻。大概出道没几天吧严“不错,没几天。”

“施主也知道贫道与如伽道友的名字?”

“听说过。”

“那就好。诸位施主初出道,便不知自量插手管了大邪那些朋友的闲事,是不是以侠义门人自居?”

“呵呵!道长也该知道,年轻人气血方刚,富正义感。初出道的年轻人,少见识欠思量,末沾世间恶习,保有一颗赤子之心,路见不平出头管管闲事。那是免不了的。”

“你们能到达此地,必定已击溃了恨天无把一群乌合之众,身手已不等闲。可是,大邪的朋友不会善了,刚才那两位什么芮氏双雄,就是醉仙翁的知交,也是大邪请来壮声势的高手,你们决难在他俩的浑天合仪剑阵下侥幸。绿衣仙女的两位待女,似乎对你们来意不善。你们是否也招惹了那可怕的女妖?”

“她曾经向在下表示好感,曾表示要咱们跟她走。”

“你们并未跟她走,她居然轻易让你们走?怪事。”

“恰好碰上北丐经过,她追北丐去了,所以我们可以继续登山。”

“哦!难怪。”五灵丹上将桃木剑佩上:“她是大魔请来的人。

施主,一魔一邪的人都要找你们,你们有何打算?是投向大魔对抗大邪吗?”

“咱们目下尚无此打算。”

“前来九华的江湖人,谁也休想脱身事外。”

“这个……”

“只有贫道能帮你。’五灵丹士傲然地说。

“道长的意思是……”

“在会期前,施主们与贫道偕行,没有人敢前来撒野。施主们如果不愿,恐怕大祸不远,在数难逃,唯一化解怨报之途,是随贫道同进退。”

“可是……”

“给你们半天工夫权衡利害。’五灵丹士大方地说:“你们可以到三天门投宿,入暮时分贫道再去找你们讨回音,告辞。”

一僧一道向上走。

五灵丹士临行,狠狠地盯了靳义一眼,眼神十分古怪。

远出百十步外,不戒魔僧问:“老道,为何不立即把他们带走?

若让大魔把他们诱走,以后恐怕要多费手脚了,三个娃娃都是可造之材……”

“和尚,不要操之过急。”五灵丹士阴森森地说:“咱们赶快不着痕迹地,唆使魔邪双方的人,大举向他们发起袭击。”

“什么?你疯了?你想断送他们?”

“疯了?哼!如果我所料不差,九华大会将有大麻烦。”五灵丹士凛然地说。

“你在胡思乱想……”

“贫道从不胡思乱想。”

“那你意何所指?”

“那老仆李义有点面善,我想起一个人。”

“谁?”

“飞天大圣靳大海。”

“哦!你是说千幻剑李玉堂的好友靳大海?”不戒魔僧摇头:“不可能的。那家伙追随千幻剑多年,同隐碧落山庄,十余年绝迹江湖,可能早已骨肉化泥了,你是不是因十五年前,麻山受创之恨,刻骨铭心胡思乱想而找错了人?那次……”

“那次贫道本来已占了上风,眼看可置多臂熊费鹏于死地,飞天大圣却突然在追袭浮云子道友经过贫道身旁时,出其不意一脚踢断了贫道的右股骨,贫道在摔倒时看清了他的脸容,十五年来无日或忘。”

“老道,十五年变化大得很呢,十五年前的相貌,改变自在意中“不,那老家伙一定是飞天大圣。”五灵丹士恨恨地说,眼中有怨毒的火花。

“怎么可能呢?碧落山庄的子弟十余年绝迹江湖……”

“上一代的人绝迹江湖,下一代岂甘雌伏?那三个娃娃两姓李一姓周,如果两个姓李的是千幻剑的子侄,咱们奉命罗致江湖高手的大计,可能受到干扰呢。”

“老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荡妇锁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