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3章 魔邪争龙

作者:云中岳

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希望不要再有人前来打扰,却无法如愿,坡上方怪笑声刺耳,像是枭啼般动人心弦。

笑声一落,刺耳的语音直薄耳膜:“小女人,你们听四周的异响,其声沙沙怪悦耳的是不是?千万不可移动,长虫是不咬死物的,不动就不会受到攻击。”

不怕蛇的女人为数不多,三个侍女惊得毛骨悚然,四周不但有蛇滑行的沙沙声,而且有奇异的喷气声。

“尊驾有何用意?蛇是你养的?”

侍女二姐惶然问,嘴在动,身躯却不敢移动。

“路姑娘,你该听说过老夫真武使者游天容的名号,玩蛇的一代宗师,天下间论玩蛇唯我独尊。”

“你……”

“你们附近,有八条奇毒无比的异种金脚带,咬一口片刻便毒气攻心。”真武使者在上面说:“路姑娘,老夫不想与你结怨,把你擒来的小书生交给老夫带走。老夫也好在大邪郎老弟面前有所交代,如何?”

“你要他……”

“老夫不愿唠叨,女人唠叨最令人受不了。”真武使者大声说:“你把另三个俘虏交给五灵丹士,有不少人不高兴呢。”

“那妖道出动大批高手硬行要走的。”

“等郎老到达后,自会向老道讨人。这几个小辈做得太绝,先杀了江淮八义的四个人,重伤了一个,然后去而复回,把剩下的屠杀净尽,所以姑娘如不将人……”

“好吧,人交给你好了,你是胜家。”侍女答应了。

“老天!谁在我们背后捡便宜?”永旭心中叫苦。

永旭听真武者说出江淮八义的死讯,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显然在他们走后,有人在后面捡便宜,宰了剩下的四义而嫁祸在他们头上。

赶尽杀绝,这是江湖道最忌讳的事,难怪有这么多蛇神牛鬼追逐不休了。

如果落在真武使者手中,带给江淮八义的朋友处治,那还会有好结果?

他想脱身,但已无能为力,软骨散留在体内,他连爬三四步的力道也使不出来。

真武使者还不知道三侍女的身份,还以为其中有绿衣仙子路凝香。

对路凝香这位一代女妖,真有些顾忌,在这种地势中,只要女妖全力一跃,远出三丈外当无问题,然后急速下滑。

蛇是不可能追及轻功高手的,所以见好即收,放下一根绳索说:“路姑娘,老朽深领盛情,为朋友两肋插刀,姑娘务请见谅,日后当向姑娘谢罪。请将人捆住,让老朽拉他上来带走。”

人拖上坡,真武使者抓住永旭探察片刻;向下叫:“路姑娘,人怎么像是死了?”

“他中了黄粱暗香,要天亮后才能醒来。”

侍女二姐不敢不答。

“为何不用解葯?”

“这书生艺业不凡,解了不便照顾,而且因为走得匆忙,解葯留在罗汉墩住处。”

“老朽不信。”

“你以为本姑娘愿意背着人满山乱跑吗?要是不信,就在这里等天亮好了,人醒了你再带走吧。”

“好吧,老朽就相信你一次。”

真武使者悄然将永旭扛上肩,轻敦手中的蛇纹杖收蛇。悄然溜走。

看了真武使者身上的玩意,永旭也感到恶心之至。

这家伙不但两肋的蛇囊有蛇,连怀中也有蛇,两个袖袋沉甸甸地,显然也盛有异物,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味。

“这家伙大概把自己也看成蛇类了。”永旭想。

真武使者身材高大,左手抱住永旭的双膝弯,右手点首蛇纹杖,以不徐不疾的脚程,翻山越岭一阵急走。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突然传出沉喝声:“站住!什么人?”

“真武使者。聂老兄在不在?”

真武使者止步问。

“原来是游老前辈。聂老前辈刚回来不久,请移玉。”拦路的人恭敬地说。

这是一座小小的寺院,位于山坳的崖壁,前面是殿堂,后面是禅房。

寺后的山崖有一个山洞,刻了三个大字:伏虎洞。

一条小径通向上面数里外的百岁宫。

洞侧有梯,可攀上崖顶的怪石。

大殿有灯光,主人将客迎入。

真武使者跨人殿堂,将永旭往拜垫上一放,笑到“聂老哥,幸不辱命。人给你讨来了。呵呵!只怕我那三为同伴,仍在鬼撞墙似的满山乱闯,不到天亮是不会回来了,他们各走各路,还不知兄弟已经得手了呢。”

聂老兄是个大马脸的黑衣老人,腰带上插了一根代表年高德勋的龙纹鸠首杖,似金非金似木非木,映着灯光发出紫金色的古怪光芒,伸出鸟爪似的怪手,拍拍真武使者的肩膀笑道:“谢谢你,游老弟,今晚辛苦了,请坐,老弟是如何得手的?”

殿中有不少人,七男三女一个个面目阴沉,分坐在四周的蒲团上。

一名仆人打扮的壮汉,奉上一杯香茗。

真武使者接过茶,喝了一口税,“雾夜中,兄弟的蛇用处不大因此兄弟走的是丸子岭偏道,瞎猫碰上死老鼠,果然用蛇困住了那妖妇,把人夺来了。”

“哦!老弟不毙了她?”

“不容易,那地方地势不好,蛇不易停留,太滑了,要不是兄弟用话吓唬,恐怕也不易逼她把人交出呢。哦!其他的人好像都没回来呢。”

“没有,老弟已经得手,我这就派人把信号传出通知他们返回。”聂老兄说,向仆人挥手道:“发讯,人已到手,赶快撤回。”

仆人应喏一声,出殿而去。

片刻,长啸声划空而过,山谷应鸣。

“我们来看看这可恶的小辈是何人物。”

聂老兄阴森森地说:“我要他供出十八代履历,以便日后清洗他的家族与师门。”

“得等天亮后才能问口供,他中了黄粱暗香,时辰不到无法醒来。”

“好,等就等。”

“兄弟告辞,会期再见。”

真武使者放下茶杯说。

“何不天亮后再走?老弟。”

“不,兄弟必须去找那三位同伴,咱们江湖四异不宜与人相处,以免惊世骇俗,告辞。”

送走了真武使者,聂老兄回到拜台旁,就灯光打量沉睡如死的永旭,喃喃自语道:“这该死的东西相貌堂堂,难怪妖妇不肯放手。怪事,难道他不是大魔请来的人?”

左首不远处的一个中年妇人说:“聂老哥,难道你还看不出妖妇的阴谋吗?”

“叶大嫂,你是说……”

“如果他不是妖妇的同伙,妖妇肯死抓在手不放?”

“但……另三个人不是已被五灵丹士夺走了吗?”

“你相信五灵丹士不是大魔的人?”

“这个……他不是表明是来参观大会的人吗?”

“哼!防人之心不可无,聂老哥,那恶毒的妖道平生没说过几句真话,谁知道他是不是暗中勾结大魔,相机算郎兄弟的人?”

“等这小畜生醒来就知道了,老夫要用五阴搜脉手段逼供,不怕他不乖乖招来。”聂老兄恨恨地说,信手抽了永旭一耳光:“怪事,郎老弟为何至今尚未赶来?山上乱糟糟,身份不明的人愈来愈多,恐怕会期前便会出事。我不喜欢这种情势,愈来愈难以控制啦。”

“你是知道的,宇内双狂从不守时。郎兄弟带人前往迎接,天知道何时才能将人接到?听说双狂要将玉面神魔请来,玉面神魔失踪多年,谁知道他是死是活?再说,那老魔头他会瞧得起咱们这些江湖浪人?如果真能请得到那老魔,哼!谁也别想安逸。”

“为什么?”

“为什么?哼!玉面神魔是九现云龙的师弟,而九现云龙与碧湖老妖号称黑道两枭雄,是有过命交情臭味相投的好朋友,而路妖妇又是碧湖老妖的姘头,就凭这些渊源,玉面神魔来了。他会替谁助拳?再就是玉面神魔造孽太多,目下天下白道群雄公推玉龙为首,在天下各地搜查他的下落,碧湖老妖就是死在玉龙手中的。他如果在九华现身,玉龙必定偕天下白道高手赶来要他的命,咱们这些人,岂不遭了池鱼之灾?树大招风,我可不希望玉龙那些白道高手赶来凑热闹。如果玉面神魔知道路妖妇受了委屈,一怒之下找咱们的晦气,咱们即使有九条命也活不成,那家伙心狠手辣翻脸无情,说不定会把郎老弟的脑袋拧下来做夜壶呢。聂老哥,眼睛放亮些,玉面神魔如果真来了,咱们必须早一步溜之大吉,你明白吗?”

谈说间,门外有人叫:“聂老前辈,下面来了不少人,怎办?”

聂老哥一怔,匆匆出殿。

所有的人都跟出来了,站在寺外的广场向上瞧。

人是从百岁宫下来的,共有十四盏灯笼,沿羊肠小径蜿蜒而下,时隐时现渐来渐近。

接近至百十步外,便听到念佛号的声浪。

渐来渐近,已可听清语音了。

走在前面的一个人嗓门特大,走两步念一声“南无幽冥教主本尊赦罪地藏王菩萨!”后面所有的人跟着念“阿弥陀佛”!

这不像是念佛号,简直像在混声齐唱。

灯光、香火、唱佛号,有板有眼颇为壮观。

聂老兄的大马脸拉得长长地,叫道:“来头不对,准备应变。”

“是香客嘛!”叶大嫂说。

每年地藏菩萨佛诞,成千上万的香客朝山,就是这般光景。

每人提一盏写有菩萨名号的灯笼,持了信香,领队的人唱前一句,后面的人群齐唱后一句,就这样从山下唱山上,唱至肉身殿,唱至神光岭菩萨的化身金地藏肉身所在地的宝殿。有些信徒,甚至三步一拜拜上山呢。

“这时会有香客?香客也不会来伏虎洞。”

聂老哥取出龙纹鸠首杖:“你见过平时的香客,摆出这种排场来的?”

一名中年人堵在路口,大喝道:“退回去,此路不通,快退……”

上面一声狂笑,一盏灯笼破空飞下。

接着是第二盏……片刻间,灯火全灭,人影飞降,立即风吼雷鸣,刀光霍霍,剑影飞腾,狂笑声与沉喝声震耳慾聋。

寺后的山崖上,也有人急速下降,双方不问情由,展开一场惨烈的恶斗。

来袭的人皆身穿黑衣,白巾缠在左臂,人多势众,一个个膘悍狂野身手不凡。

这是一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突袭,以压倒性的优势扫荡大邪的伏虎洞聚会处。

三名黑衣人冲入大殿,被截出的一男一女缠住了。

接着冲入两名黑衣人,看清了躺在拜台上的永旭,齐向拜台冲来。

永旭浑身的肌肉突然一紧,但立即重新松弛恢复原状,呼吸也回复正常。

“这里有一个人,很像路仙子所说的周姓书生。”一名黑衣人叫:“好像是死啦!”

“死了也带走。”另一名黑衣人说:“路仙子托咱们顺便留意救人,不带走怎能证明咱们曾经替她尽了心力?反正顺便嘛。”

黑衣人将永旭背上,用腰带背妥,一面嘀咕:“这处秘窟没有几个人,咱们上当了。飞天鼠的消息不确,他说这里聚了三四十个小辈,却只有十余只小猫小狗,咱们却来了五六十条好汉,真见鬼。”

当最后撤走的聂老兄消失在下面的林影内,进袭的人也开始撤走,有人抓起廊下的撞棰向大鼓猛撞,鼓声雷鸣,山谷回音久久不绝。

五六十名好汉在一座山顶聚集,清点人数。

黑夜突袭,人多人强,对方不是傻瓜,看风色不对便早早扯活,因此除了开始恶斗时十分惨烈之外,片刻便风消云散。

清点人数的结果,发现死了四个人,十余名负了伤。

据最后撤出的人说,对方留在现场的尸体有七具之多。

“谁知道秘窟的主事人是谁?”为首的黑衣人大声问。

“逍遥客聂宏老匹夫。”坐面坐在一块大石上的黑衣人接口:“老夫拦他不住,这老贼机警得很,恐怕他已猜出老夫的身份了。”

“邹老前辈但请放心,让他们去猜吧,反正早晚要结算的,他们已先后三次向咱们的住处偷袭,咱们以牙还牙名正言顺,理直气壮,他们又能怎样?”

“章兄,这个不死不活的书生怎办?”

背了永旭的人大声问,“人昏迷不醒,无法询问他是不是路仙子所要救的人。”

“带着好了,大概错不了。路仙子为了这个人与招魂鬼魔那群蛇神牛鬼斗法,吃了不少苦头,托咱们留心施救。咱们该送这份人情。这人既然落在逍遥客手中,仙子的三位侍女可能已凶多吉少。喂!谁曾经发现仙子的三位侍女吗?”

没有人回答。

久久,有人说:“路仙子的侍女,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落在逍遥客那些人手中,哪会有好事?恐怕早就被人带至九华镇快活去啦!”

“时光不早了,咱们走吧。”

同一期间,九华镇街尾不远的一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魔邪争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