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6章 大小罗天

作者:云中岳

他在十字街一家裱字画的作坊留连半个时辰,买了一部《地藏三经》——本愿经、占察业报经、十轮经——和一幅《阅公塔诗赞法帖》。

作坊的主人年届花甲,姓王,一团和气笑口常开,请他在客堂款待,彻一壶好茶待客,以为他真是来九华游山的读书士子,述起太白书堂的沿革兴衰如数家珍,介绍九华名胜滔滔不绝。

但他意不在九华,不久便探上正题。

“王东主,贵地山青水秀,九华又是江东香火之宗,怎么似乎并不怎么繁荣,城地甚小,户不及千,岂不可怪?”他问。

“公子爷难道还没看出来?”王东主含笑说:“敝县山多田少,地非冲要,当然没有沿江的商埠繁荣,来往的几乎全是香客,能繁荣得起来吗?”

“东主祖籍青阳吧?”

“不,本籍六安,迁此已有四代。”

“算起来东主已是本地人了。”他喝了半口茶:“南大街有一家姓广的人,好像是罕姓呢。”

“哦!你说的是广二爷广家。不错,广是罕姓,在敝城仅此一家。广二爷为人乐善好施,是本城的仕绅,祖上据说在前朝出了一位什么功名,但他不是本城人。”

“这怎么说呢?灯箱上写着丹阳郡,这里是汉丹阳郡地嘛!”

“广二爷的尊翁在十余年前方迁来本城落籍,所住的宅院是向本城的破落户陈浩买的,在山上还有一座避暑别墅,通常约在六月初上山。汉丹阳郡大得很呢。”

“哦!这时大概已经上山了,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只有两个老仆照管。”

“山上的别墅可有名称?”

“叫九华精舍,那也是买来的,花了三年工夫改建,不到冬天不下山。听说,广二爷还是吉祥寺的护法檀越。但据我所知,他家里供的神好像是玄天大帝。”

“是天师道弟子?”

“不知道,敝地的人皆是供佛的。”

“平时他大概有不少外地朋友来访吧?”

“这个……好像没听说过,往来的都是本城仕绅,听说他的九华精舍,倒是经常有朋友寄居。”

不能再探询了,以免引起王东主的疑心,消息已经够丰富了,这已经证实这位广二爷,明里是地方仕绅,暗里是隐身的问题人物。

九华精舍已毁,消息居然尚未传抵县城,颇令他感到意外,也许是王东主很少过问外事吧?

那么,有关广二爷的消息是真是假?必须再仔细打听求证。

他在别处走了一趟,技巧的向人打听,除了广家供的神无人知悉之外,其他各事皆证实了王东主的消息是正确的。

九华精舍被毁的消息,城里已逐渐传开了,有人说是被强盗打劫,有人说是燃炮不慎而失火的。

难怪姬庄主在广家逗留,显然已得到九华精舍被毁的消息了。

申牌初,他返回九华老店,一脚踏入店门,首先便发现店堂的两名店伙神色有异,见到他便匆匆转首他顾,并未向他打招呼。

再就是掌柜先生和小厮,一反往常含笑道好的神情,惶然低下头不敢正视。

他嗅出危险的气息,没来由他心潮一阵汹涌。

“危机来了!”他心中嘀咕。

他久走江湖,具有江湖人的敏感与机警的反应,这瞬间,他已决定对策。既然李驹兄弟已经暴露身份,他已用不着装疯扮傻了。

上房前面是宽阔的院子,廊下摆了一些盆景,院中是石板铺的地面,是供客人活动的地方。

他沿走廊泰然而行,徐徐到了房外,不由疑云大起,锁仍在门扣上,似乎不曾有人进入,怎么四面不见有人?难道对方并未派人在此监视?也许是疑心生暗鬼,根本没有人来找他呢。

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至少李驹兄弟绝对放不过他,他已经表示要搅散宁王的爪牙网罗黑道群豪的阴谋大计,李驹兄弟也知道他艺业惊人,不派人找他才是怪事。

他掏出钥匙开了锁,淡淡一笑,无所顾忌地推开房门,笑道:“你们这时才来,在下大感意外。呵呵!在下有件事大惑不解,能见教吗?”

房内有三个人,老仆李忠,天罡手赵恒、小姑娘家风,三人的神色极为凝重,小姑娘更是愁容满面。

“老弟台,请立即带了行囊离店。”天罡手抱拳诚恳地说:“客店已受到监视,不久将群魔毕集,大邪的朋友已发现老弟返店了。”

“大邪的朋友并不可怕。在下怕你们碧落山庄的人。”他沉下脸冷冷地说:“你们昨天上了山,怎么就赶下来了?你以为凭你们三个人,就可以把在下弄上山去吗?”

小姑娘不会客套,急急接口:“二哥,不要说些缠夹不清的废话了,今早南乞找到了北丐……”

“你叫谁二哥?我不再上当了……”

“你听我说好不好?”姑娘抢着说:“北丐已将你的事……”

“你们把北丐怎样了?捉去送给妖道剥皮抽筋?”他厉声说:“我警告你们,北丐如果有了三长两短,你们最好赶快返回碧落山庄,周某不把武陵山搞个天翻地覆,就不配称神龙浪子。”

“你这人……”

“我受够你们了。”他不耐地说:“去做你们的富贵荣华梦吧,不要来打扰我。”

声落,身形一闪,像鬼魅幻形般消失在房门外。

“二哥……”姑娘惊叫,疾冲出房。

三人到了门外,院中寂寂,哪有永旭的人影?

“他真的气疯了,平时他是笑容可掬的。”老仆李忠苦笑:“他把两位贤侄看成知己,却发现两位资侄是妖道李自然的贵宾,难怪他生气了,唉!这……这如何是好?”

“忠伯,糟透了,他本来就对我们有成见。”姑娘哭丧着脸说:“他这一走,我们到何处去找他?忠伯。还是派人回家……”

“回家又能怎样?远水救不了近火。”天罡手垂头丧气接口:“难在我们不能出面向妖道索人。这会误了两位贤侄的性命,妖道更可挟人要挟,我们……再说。咱们人手不足。而且也无法与妖术对抗。依北丐所说的情报看来,恐怕唯一能克制妖道的人,就是这位神龙浪子。”

“我们得赶快离开了。”侯刚无可奈何地说:“醉仙翁亲自带人来下手,要捉周老弟替恨天无把报仇,那老酒鬼把恨天无把的账,也算在周老弟的头上啦!他们不敢找妖道拼命,却把周老弟看成罪魁祸首,我们不可卷入,以免暴露身份。”

“可是,侯叔,我们怎办?”姑娘焦虑地问。

“找他,这件事必需解释清楚。”

“难在他不肯听我们解释。”李忠说:“刚才他不翻脸,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只有他才能告诉我们两位哥哥与靳叔落在妖道手中的内情,非找到他不可。”姑娘坚决地说。

“可是……”

“有了。”姑娘凤目一转,脸有喜色:“他不会听我们解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对付他。”

“小姐的意思是……”

“找到他再说,走!醉仙翁人手足,盯住他们定有所获。”

三人出店的同一时间,永旭也进了自己的客房,匆匆收拾简单的行囊,留店钱在床上,跃登瓦面从店后开溜。

他对碧落山庄的人深怀反感,所以不听姑娘的解释,还以为姑娘要说服他向妖道投靠的呢。

他走后不久,大批黑道群豪赶到,立即四出追踪。

路只有一条,夜间走路的人,决难逃过眼线的监视,因此永旭不打算连夜上山,他在城门关闭之前出城,在偏僻处藏妥行囊,二更天再由水门附近偷越城关人城,三更初接近了广二爷的宅院。

他这种出而又入的诱敌术,可以摆脱跟踪的人。

果真收效,醉仙翁一群人在城外大索四郊。

广二爷在这里潜伏了十余年,改建了九华精舍,精舍有地窖或通向外面的地道,更可能有机关陷讲。

这栋大宅是否也有这些自保的御敌设备?顺天王逃亡五载,与广二爷有何关系?

姬家的人在此落脚,是不是巧合?姬少庄主的妻子练有太乙玄功,姬家的人当然也具此绝学,虽然他们在午间从南陵抵达青阳,昨晚那位蒙面人似乎并未下山,姬家的人已无嫌疑,但住进广家,必定与蒙面人有所关连。

这些事他必须查明,而且不能暴露身份,因此他今晚穿了灰黑色的夜行衣,戴了仅露出五官的头罩。

三更初,他像鬼魂般出现在广宅的东跨院,无声无息地飘落在厢房的黑暗角落。

搜了几处地方,并未发现警哨。

人都睡了,整座宅院寂静如死。没有任何可疑征候,没有任何机关埋伏。

宅院共有十余间建筑,要不了片刻便可搜遍。

他不能找人问口供,那会打草惊蛇。

四更将尽,毫无动静。

他像守在鼠洞口的猫,耐心地窥伺着每一可疑角落。

五更的拆声传来,一个黑影幽灵似的出现在后院的暗影中,从外面飘入的身法十分轻灵,轻功已臻化境。

黑影似乎对广宅十分熟悉,毫不迟疑地飞越内进房舍,飘落在东跨院,在院中小立片刻,然后到了南首的厢房前在门上,轻扣三声。

厢房门悄然而开,里面的人低声问:“信带到了?”

“带到了。”黑影低声说:“情势不易控制,请火速上山商量。”

“醉仙翁那些人所找的周姓书生,身份证实了吗?”

“只知他姓周,连真名都无法查出。”

“那两个姓李的小辈,不是说他叫周永旭吗?”

“他们的姓名全是假的。”黑影肯定地说:“李驹兄弟的身份,五灵丹士恐怕料错了,碧落山庄决不会仅派一个飞天大圣保护两名子弟外出闯荡,飞天大圣的艺业并不是第一流的,何况那位仆人李义,是不是飞天大圣尚难判定。不过,等过两天就可以知道真假了。”

“怎么要等两天?”

“离魂鬼母即将赶到,她的离魂大法,可以令任何人在神智迷乱中吐实。”黑影说,退了一步:“天色不早,兄弟告辞。”

“好,家父将立即动身。哦!请转告天师,那个姓周的书生,恐怕就是咱们所要找的人,他原来与韦胜同行,但似乎不会武艺。两人同名,会不会是巧合?因此,人抓到之后,务必将人留下,而且决不可让他与魔邪双方的人合作。”

黑影抱拳施礼。应喏一声,退出廊下以一鹤冲霄身法登上瓦面,由原路出了广宅,隐入黑暗的后街。

不久,出现在城西南角的城头上,飘落城外越野而行,折入登山的大道,展开脚程向九华急赶。

赶了半里地。道旁的树林中,踱出一身黑衣戴了头罩的永旭,挥手示意笑道:“阁下,你才来呀?”

黑影止步,一双眼在微曦下闪闪生光,一按插在腰间的剑把沉声问:“卸下你的头罩,让在下看看你是谁,为何拦路?”

永旭徐徐脱去头罩,笑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姓周书生,你就是那些拚剑阵年轻人两首领之一。”

“咦!你……”

“感到奇怪吗?”永旭拔出腰带上的折扇:“呵呵!在下要知道你向姬少庄主所传的口信,希望你合作。”

黑影知道不妙。

传口信时,双方说话的声音甚低,这位自称周姓书生的拦路客,居然知道内情,可知对方必定早已在广宅潜伏,而且竟能赶在前面拦截,对方的艺业不问可知,不由心中一懔,以奇快的手法拔剑,先下手为强,突然身剑合一抢先动手,剑虹如电,奇快绝伦。

永旭更快,向侧一闪,不但脱出剑网,而且直追黑影的左肋背,折扇一挥,一沾即走,飘出丈外避开第二招快攻,徐徐游走说:“怪事!你阁下的剑术,比那些年轻人差了一大截,你怎配做他们的首领?”

说话间,他左闪右避,在黑影一连十余招狂攻下从容出没,在剑网中游走自如。折扇间或点出直攻对方的要害,迫对方撤招易位,那快速辛辣的剑网,根本无法控制他的中宫。折扇却可从剑网的空隙中递人。点打敲拨灵活万分,已完全掌握了优势。

黑影知道绝望了。虚攻一招撒腿就跑。

永旭呵呵笑,如影附形钉在对方身后笑道:“你往县城跑,不会如意的,挹秀山庄的人。这时大概还在两里外。他们不会是你的救命菩萨。哈哈!你就别走啦!”

他说话的声音怪怪的。人紧跟在对方身后不足八尺,伸手可及,而语音听在黑影耳中,似乎远在一二十步外。

因此黑影根本不理睬他的威胁,无暇后顾全力狂奔,快得如同星跳丸掷,每一起落足有三丈以上,逃命的速度委实令人咋舌。

但永旭的轻功更是惊人。脚下如行云流水,如同影子般附在对方身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大小罗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