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7章 魔邪内讧

作者:云中岳

九华精舍被毁,天师李自然将聚会处迁至九华街的吉祥老店。

这是一家小型的客栈,专门接待带家眷的有身份香客,规模虽小,但设备却是第一流的,十余间上房各有门户,与独院相差不远。

妖道包下了这间客店,因为只有这间客店像样些,同时得力的助手已陆续到达,声势浩大,不怕有人前来讨野火找麻烦。

身份已经暴露,也用不着偷偷摸摸故示神秘啦!

天一黑,吉祥老店灯火全无,一些神秘客三三两两离店,隐没在茫茫夜色中。

二更初,摩空岭的两栋茅屋内外戒备森严,四处皆有警哨,暗桩把守在小径两侧,隐身在树上与草丛中,任何外人接近皆难逃眼下。

草堂中灯火通明,上首席地坐着五位首领人物。

中间,是两个相貌狰狞的老人,佩长剑的是五岳狂客屈大风,腰上插了尺八鹰爪的是狂枭庞申,黑道中大名鼎鼎的宇内双狂,大河南北的黑道魁首。

右首是大邪神行无影郎君实,脸色有点不正常。

下一位是醉仙翁成亮,三残之首。

次一位是三怪笑怪马五常,脸上挂着令人莫测高深的怪笑。

下首,围坐着黑道的知名人物,招魂鬼魔缪勇,天凶星路威,地杀星戎毅、勾魂鬼使公羊无极、凌霄客匠衡。

对面的角落,坐着眉心有一颗青毛大痣的二邪三眼天尊公冶长虹。花甲年纪依然龙马精神。

大邪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兄弟打不明白。穷儒春申兄为何不见踪迹?按理他早该到达九华了。还有火灵官景兄。怎么只派了五位门人前来相助,自己却不来助兄弟一臂之力?委实令人费解。”

招魂鬼魔哼了一声说:“火灵官景兄大概早就来了,那晚咱们进攻九华精舍,奋勇杀人用雷火筒纵火的人就是他。哼!大概他不屑与咱们打交道。不然那天晚上由他主持大局,咱们哪会有伤亡?他不来就算了。”

“那晚杀入九华精舍的人。不是景兄。”三眼天尊接口:“是两个老花子,一个是该死的北丐。另一个力道骇人听闻,身份不明,必须从北丐口中方能查出那人的根底,这人将是咱们一大祸害。”

“你怎知道是北丐?”凌霄客问:“公治兄那时还在数百里外呢。”

“兄弟打听出来的。”三眼天尊若无其事地说。

“北丐总算帮了咱们一次大忙,如果那晚真是他的话。”天凶星说,眼中有疑云,紧盯着三眼天尊:“他既然暗助咱们,为何将是咱们一大祸害?他也算是亦正亦邪的浪人,不错吧?”

“兄弟不是指北丐是祸害,而是说与他同行的花子。”三眼天尊加以解释:“不是兄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那家伙的艺业,比咱们高明多多。因此。兄弟请诸位留意这个人,发现之后,可用暗器给他致命一击,他不死。咱们将有大麻烦。”

“你别忘了咱们与妖道李自然的仇恨。”招魂鬼魔不悦地说:“没有他相助,那晚咱们可能会栽在妖道手中。公冶老弟,你到底在帮谁说话?”

三眼天尊鬼眼一翻,神色凛然地说:“缪兄,事到如今,兄弟不得不说实话了。”

“你要说些什么?”招魂鬼魔怒声问。

“在座的人除了凌霄客丘兄与勾魂鬼使公羊兄之外,便是缪兄你与路兄戎兄不知内情了。”三眼天尊冷冷地说:“郎兄,该说了吧?”

大邪脸色不正常,嗫嚅着说:“公冶兄,你就直说吧,反正早晚要说的。”

“你们葫芦里卖什么葯?”招魂鬼魔不耐地大叫。

“公冶兄卖的是荣华富贵葯。”勾魂鬼使冷冷地接口:“这件事,兄弟已从叶大嫂处知道了。公羊兄、今晚兄弟代表江湖四异出席盛会,任何决议兄弟皆不能作主,必须回去与其他三异商量,因此,你们怎么办兄弟皆无意见,兄弟不能即席答复任何应诺。话讲在前面,免得伤了和气,咱们是替郎兄助拳来的,事先并未打算过问其他的俗务,兄弟只做江湖道义以内的事。譬如说:要咱们对付大魔的人,兄弟义不容辞,要咱们四异打头阵,兄弟可以代表四异答应下来,至于其他……”

“公羊兄,你个人意见如何?”三眼天尊问:“既然公羊兄已从叶大嫂处知道底细,那就说说你的意见……”

“兄弟毫无意见。”勾魂鬼使抢着接口。

“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招魂鬼魔暴躁地问。

地杀星抚摸着腰间的双刃斧。哼了一声说:“缪兄。你还没听出端倪吗?”

“我听出个屁!”招魂鬼魔怪叫:“我这人直肠直肚。不懂玩弄阴谋诡计,请哪位仁兄开门见山,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清楚好吗?”

“缪兄,请稍安毋躁。”三眼天尊换上了笑脸,一脸姦笑:“首先,诸位请先回想咱们的处境。咱们黑道朋友在江湖鬼混,抚心自问,付出的精力的确不小,出生人死刀头舔血,到底得到了些什么?”

“你说的都是些废话。”天凶星不耐地说。

“事关一生荣辱,怎算是废话呢?”三眼天尊笑得更姦:“你,天的星戎兄,半生闯荡,至今仍是两手空空,无家无业,除了天凶星的名头,你还有些什么?八年前,你被黄山的天都老人捉住送进徽州府大牢,整整囚禁了一年之久,几乎把老命都送掉了。你,缪兄,五年前被四海狂生追得上天无路……”

“去你娘的!”招魂鬼魔跳起来咒骂:“狗东西!你敢侮辱老夫?”鬼魔指着大邪怒吼:“姓郎的,你居然装聋作哑,任由这小辈侮辱老夫?冲江湖道义,老夫在这里与你平起平坐,你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了?”

五岳狂客屈大风冷冷一笑道:“缪兄,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定下神听公冶老弟说完,兄弟再还你公道,如何?”

“好吧?你小辈说好了。”招魂鬼魔怒冲冲地坐下说。

“其实,兄弟说的是实情。”三眼天尊不慌不忙地说:“这说明了一件事实。咱们黑道朋友即使声威远播,同样没有好日子过。付出的代价太大,所获却又少得可怜,与其在江湖中混日子。不如轰轰烈烈干一场。”

“你的话已经没有江湖味了。”天凶星冷冷地说。

三眼天尊不理他。继续鼓其如簧之舌:“目下天下汹汹,正是我辈飞腾奋发之时。江西的宁王已尊称国主,天下即将风云变色,特派李天师为专使,专诚招请天下英雄豪杰共襄大举……”

招魂鬼魔再次蹦起,怒叫道:“别做你娘的清秋大梦,老夫不是造反的材料,浪迹天下何等自在,你居然要老夫去替那什么龙子龙孙打江山?真是妙想天开。哼!老夫走也。”

天凶星和地煞星也一跃而起。二人向门外闯。

门口人影乍现,姬老庄主迎门而入,姬少庄主跟在后面,两支剑闪闪生光。姬少庄主的豪曹剑更是光华四射,两人含笑而立,状极悠闲。

“坐下吧,缪兄。”大邪无可奈何地说:“外面足有十八名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严阵以待,何苦给自己过不去呢?既来之则安之,是不是?”

“你……”招魂鬼魔气结地怒叫。“老夫上了你的恶当了,不该这样待我的。”

“缪兄,公冶兄的话,难道不值得三思吗?”大邪诚恳地说:“闯荡江潮终非了局,何不轰轰烈烈于一场?李天师并不要求咱们到王府去听候差遣,每人发给五百两银子安家费,带一块信记在江湖走动等待时机,并不过问咱们的所作所为,其实咱们仍然是江湖人身份,咱们并无任何损失,缪兄何不三思?”

“如果老夫不答应……”

“那是姬庄主的事。兄弟无能为力。”大邪苦笑着说。

地杀星回座坐下悻悻地说:“既然上了贼船,那就做贼好了,反正在下什么都不在乎了。”

招魂鬼魔与天凶地杀两星,领教过姬老庄主的艺业,但勾魂鬼使却不知姬老庄主的来历,冷冷一笑道:“那两位仁兄堵住门,大概以为自己了不起呢,放肆!走开!”

他一面站起一面说,最后一声叱喝,大袖向门口一指,罡风乍起,雾气飞腾。

姬老庄主父子不见了,原处站着天师李自然,哈哈一声长笑,大袖一挥,罡风回头返奔,雾气无影无踪,从容踏入门内说:“公羊道友,江右秘坛杜香主托贫道带口信。请公羊法主至宁王府一晤。”

“你……”勾魂鬼使脸上变了颜色。

“杜香主在南昌建坛两载,法主难道一无所知?”

“在下不知。”为魂鬼使说。

“江右香坛主已答应为宁王效力……”

“哼!本会决不为朱家子孙效力。”

“公羊道友如果不信,何不与贫道至南昌一行便知真假了。”

“在下不能答应……”

“那么,你我已经有了利害冲突,贫道已别无抉择,只好对……”

勾魂鬼使突然身形疾转。人似乎成了朦胧虚影,全室灯火一暗,狂风大作。虚影幻化一道轻烟。随风飘向窗口,青烟四面怒涌。

李天师一声狂笑,桃木剑一指,灯火摇摇中,一道青烟裹住了已到了窗台的轻烟,冲出窗外去了。

“哎……”窗外传来了惊叫声。

李天师失了踪。门口仍然站着姬老庄主父子。

窗外,一名大汉揪住浑身抽搐的勾魂鬼使,熟练地上绑。

李天师站在一分说:“公羊法主,恐怕你得跑一趟江西了,以你法主的身份号召湖广的香坛,贵会的弟子必定望风影而从,省了贫道不少力气呢。”

勾魂鬼使已成了俘虏,咬牙切齿地说:“李自然,你不要得意,跟着宁王起兵,你将死无葬身之地。宁王志大才疏,贪得无厌,成不了大事的,时势未成,起兵妄动等于是自掘坟墓,本会最近苏州之败,便是前车之鉴。要成大事,必先收人心;宁王为人短视。招收江右所有的绿林草寇与残忍的湖匪水贼,以打家劫舍抢偷勒赎手段筹措财源,阴养刺客除歼地方名流清官,已引起天下公愤,怎能成得了大事?浊世狂客江通江五爷,就比你聪明得多。放了我……”

“江庄主目下仍是宁王的亲信。”李自然冷冷地说:“他也许比贫道聪明……”

“他当然比你聪明,你们眼看起兵在即,他却在湖广隐伏,只派了几个人助你,他是不会全力为宁王效忠了,他不会踏入江西一步了,他要另起炉灶,为自己打算,不陪你们做白日梦了。”

“胡说,你想离间分化吗?少做你的清秋大梦。”李自然凶狠地叫:“告诉你,你如果拒绝与贫道合作,贫道要你生死两难。”

“好吧,你如果能令宁王把浊世狂客从武昌召回江西,在下便开诚布公与你合作,不然免谈,有什么恶毒手段,你亮出来好了。”

“贫道答应你的条件,但首先你得替贫道把其他三异召来,九华事了再言其他。”

“在下恐怕无法为难他们……”

“你会设法解决的。”李自然狞笑着说,举手向大汉示意:“解绑!公羊法主,希望你放聪明些,你如果想溜出九华,贫道立即行文各地,着手铲除江南贵会的各地秘坛,对付拒绝合作的人,贫道的手段会令你大开眼界,不信且拭目以待。”

“在下已经在拭目以待了。”勾魂鬼使冷冷地说,不住活动手脚。

当他们返回堂中时,屋内鸦雀无声,姬老庄主与几名手下,已将情势完全控制住,招魂鬼魔几个反对的人,已经在威逼利诱下低头。

以后的事就简单了,由李自然说了一番同心协力,以谋取荣华富贵裂土封茅的大道理,取出花名册,点上香烛行效忠大礼,依次具名画押盖指模,一众群豪身不由己上了贼船。

妖道亲自携带花名册,又说了一番共勉的狂言,说好了在十五日群雄大会的一天,于举行庆功宴时发给安家费分派任务,要大家安心等候消息。最后提出警告,不许任何人向大魔的人挑衅报复,大魔要邀请的人尚未全部到达,大概在三天之内,大魔的人便可加盟,今后都是自己人,过去的江湖恩怨可不必再提了。

这三天中,众人不可出外走动,今晚的事更须严守秘密,不然将受到可怕的惩罚,警告众人切勿以身试法,因为所有的人目下已是宁王府的护卫身份了。

一切停当,已经是三更将尽。

送走了妖道一群人,招魂鬼魔在门外转身,向大邪咬牙切齿地说:“郎小辈,老夫瞎了眼,算是栽在你手上了。你给我好好记住,总有一天,你会为今晚的事后悔八辈子,你会后悔不该降生到世间来。”

老凶魔激动地说完,飞掠而走。

大邪急躁而上,惶然叫道:“缪前辈,请留步听晚辈解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魔邪内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