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19章 鹰犬动魄

作者:云中岳

李驹兄弟初闯江湖,见闻有限,不但毫无江湖经验,见识也浅薄。对这位出其不意击毙了离魂鬼母的丑陋年轻人,虽然听出口音厮熟,却猜不出对方的身份。

而在一旁调息的绿衣仙子,却恍然大悟,这妖妇外表看来像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其实却是年近花甲的老太婆。

她浪迹江湖半甲子,可说是人老成精,一听李驹说丑陋年轻人的口音好耳熟,便猜出来人是谁了。

来人是永旭。他年轻气盛,修养不到家,再次看到李驹兄弟那傲然自得的神色,难免心中有气。

也忘了家风姑娘要他带李驹兄弟前去对证的嘱托,不悦地要李驹兄弟滚蛋。

李骅虎目怒睁,哼了一声说:“阁下,为何不答复家兄的话?难道你不敢通名吗?”

“在下的姓名算不了什么,既没有可傲人的家世,也没有唬人的师门做靠山。”永旭冷冷地说:“你们两位是碧落山庄的武林世家子弟,一露了脸就抬出贵山庄的名头唬人,的确抬高了不少身价,唬住了不少武林高手。在下有自知之明,何必再报出名号自讨没趣?”

“你倒会损人。”李驹恶狠狠地说:“你杀了离魂鬼母……”

“不错,这鬼婆恶迹如山,不杀她的话,往后不知还有多少人死在她手上。”永旭抢着说。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了结这件事。”李驹挺剑迫进说:“你得替她偿命。”

“你简直无耻。”永旭火暴地咒骂,拔剑出鞘。

辛文昭大踏步上前,冷冷地说;“交给我,我得看看碧落山庄的绝学有何惊世骇俗的玩意。”

永旭却挥手道:“大哥,这是小弟的私事。你去打发那几个仁兄滚蛋,能杀就杀。”

“好,我要他们肝脑涂地。”辛文昭说,举步向最近的不戒魔僧走去。

他的双手自然地垂在胯旁,他宽阔的皮护腰上上面有掩护,明眼人一看便可看出,皮护腰里面必定盛了不少暗器。

不戒魔僧心中有鬼、情不自禁地退了一大步,沉声问:“你是谁?你认识杨教头杨廷芳?”

“杨廷芳?当然认识,他……”

“那……你是大小罗天的人?你……”

“纳命!”辛文昭沉叱,左手一扬。

不戒魔僧鬼精灵,大概已知道大小罗天的底细,那些小伙子无不怕地不伯,不理会武林规矩。

每个人都对暗器学有专精,发射暗器从不按规矩先发声招呼,所以不戒魔僧心中早有警惕。

他见对方手一抬,便知大事不妙,本能地向下一挫,斜窜丈外,反应奇快。

“嗤”一声厉啸,一枚飞钱贴贼秃顶门掠过,不戒魔俗的顶门出现一条寸余长的血缝了。

“哎……”不戒魔僧身后两丈左右的中年人狂叫、手掩右耳下方踉跄侧闪,指缝有血沁出。

原来划破不戒魔僧头皮的那枚飞钱,飞行的轨迹略降,割伤中年人的右耳下方,几乎刮掉了一层皮肉。

“散开!人交给我。”两名年约半百的灰袍人大叫。

那是黑道中颇负盛名的大豪,有名的枭雄巧手翻云彭长安,拔出威震江湖佛手笔,拉开马步严阵待敌。

辛文昭冷哼一声,手徐徐握住剑把,一声龙吟,长剑出鞘。

辛文昭的脸色徐变,变得出奇地冷酷,一双虎目冷电四射,眉宇间涌起无边的杀气,剑尖向前一引。

他突然脚下一紧,以惊人的奇速向巧手翻云疾冲而上。

“铮铮!”佛手笔封住了两剑。

第三剑到了,更急更狂,更凶猛,力道如山长驱直入,叱喝声似沉雷。

“铮!”佛手笔格住了剑。

但这剑的锋尖已刺人巧手翻云的右肩井,入内两寸以上。“哎……”

巧手翻云尖叫,浑身在发抖,语音凄厉:“在下认栽……”

“你们太贪心了,太贪心不会有好结果的。”辛文昭冷冰冰地说;“昨晚你们已收服了大邪那些人。贪得无厌迫不及待地又向大魔的人下手,你们的心目中,哪将江湖的朋友放在眼下?你得死!”

死字一落,剑向前一送,锋尖贯穿背骨,同时右脚飞踢,砰一声正中巧手翻云的小腹上。

“啊……”巧手翻云狂叫,仰面跃出丈外,在地上猛烈地抽搐呻吟。

这一记凶狠的屠杀手法,把已受了伤的不戒魔僧,吓了个胆裂魂飞,其他的人也心胆俱寒。

不戒魔僧突然撒腿狂奔,像是丧家之犬。

其他的人也不慢,像一群漏网之鱼,快极。

这群人的领队第一是离魂鬼母,其次是巧手翻云,第三是不戒魔僧,最后才是李驹。

离魂鬼母死了,巧手翻云也呜呼哀哉,不戒魔僧头皮受伤领先逃命,其他的人怎肯留下送死?

只片刻间,便逃出半里外去了。

辛文昭摇摇头,回身踱向斗场。

李驹兄弟正双剑并举,徐徐易位觅机进击。

永旭也缓缓移动,寻找空间进招。

只有一个人惑然旁观,那是仆人打扮的靳义。

靳义的身上没有带兵刃,紧盯着永旭发呆,眼中有重重疑云。

辛文昭长剑徐布,叫道:“二比二,来一次公平决斗,看谁肝脑涂地。”

“大哥,请不要插手。”永旭说:“我应付得了……”

李驹兄弟抓住他说话分神的机会,突然以雷霆万钧之成放手抢攻,双剑齐至漫天彻地,强攻硬压锐不可当,但见剑芒一聚,风雷骤发。

永旭向右移位,避免对方的夹攻,一声长笑,钉住了右方的李驹,剑涌千重浪,铮铮两声暴震,化解了李驹两剑急袭。

快速的移位,摆脱了跟踪迫来的李骅,立还颜色以快打快,在电光石火似的刹那间,攻了李驹五剑之多。

把李驹逼得换了四次方位,一而再反而挡住了李骅的进招路线,兄弟俩无法取得联手合击的最佳机会。

他们三人像走马灯快速移位,险象环生,飞射的剑虹不住吞吐,每一封皆直指对方的要害。

生死的分野微乎其微,双方都用上了真才实学。

辛文昭随着移动,神色渐变,握剑的手汗湿掌心,他在随时准备加入。

旁观的绿衣仙子与四侍女,皆神色紧张呼吸不正常。忘了里创,也忘了身外的一切,被三人的可怕恶斗所吸引,忘了处境的凶险。

三人愈打愈快,招式已无法分辨了。

绿衣仙子脸色不太正常,突然向不远处的辛文昭说:“喂!年轻人,你为何不加入呢?”

“我答应不插手的。”辛文昭说:“碧落山庄的剑术名不虚传,只是灵巧有余威力不足,并不可怕。”

“他们一打……”

“他们抓不住同时出剑聚力一击的机会。”

“怪事。”绿衣仙子惑然地说:“据我所知,碧落山庄的人颇为自负,除非对方人多势众,否则决不会倚多为胜的。怎么今天反常了,居然毫不脸红以二打一?委实令人百思莫解了。”

“一投入宁王府,便不是江湖人了,二打一又算得了什么?”辛文昭用剑向呆立一旁的靳义一指:“喂!你快找把剑上啊!在下等你加入,便可名正言顺地送你去见阎罗王了,上啊!”

“不管他是否加入,先毙了他再说。”绿衣仙子指着地上遗留的尸体切齿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个老不死交给我。”

靳义发出一声长啸,徐徐退走。

不等绿衣仙子冲近,李驹兄弟已随着啸声,向南急急撤走,轻易地摆脱了永旭的追袭。

永旭并没有将李驹兄弟置于死地的念头,收剑止步。

他向辛文昭说:“不必追了,追上了也留他们不住,彼此的修为相去不远,想留下他们不是易事。”

“是的,如果他们不拚命,真不易留下他们。”辛文昭点头道:“碧落山庄的剑术果然不同凡响。依我看,你的麻烦大了。”

“李大哥,你的意思是……”

“他们不像是受到胁迫而不得不替妖道卖命的人。”辛文昭慎重地说:“所有的人都逃掉了,他们为何不向你表明态度?为何不趁机脱离妖道的羁绊一走了之?可知他们的确是诚心诚意向妖道效忠投靠,自甘坠落无可救葯了。你怎能将他们带给那位小姑娘?除非你能生擒他们,而以他们的造诣说来,要生擒岂是易事?”

“我会设法把他们弄走的。我已易了容,所以不知道是我。”永旭语气肯定的说。

他转向绿衣仙子冷冷一笑:“你把李家兄弟送给妖道,刚才我该让他们兄弟毙了你的,哼!这笔帐咱们以后再好好清算清算。”

“你为何要救我?”绿衣仙子问,水汪汪的大眼在永旭浑身上下转。

“不为什么,看不惯妖道那些人的嘴脸而已。”

“我知道你是谁……”

“知道我是谁,你还不快给我滚蛋?”永旭恶狠狠地说:“把你的荡魄香解葯给我,快!”

他一步步迫进,绿衣仙子一步步后退,有点慌乱地说:“为何要给你?如果我不给……”

“啪!”耳光声暴响。

他以令人目眩的奇速冲上,以不可思议的快速手法,揍了绿衣仙子一耳光,把绿衣仙子打得斜退三四步。

永旭紧迫盯住绿衣仙子移动,阴森森地说:“少用你的勾魂媚眼献宝,你的道行差得太远了。如果不给?哼!你说说看。”

“你……”

“我要你后海八辈子,弄瞎你一双勾引良家父老的媚眼,揪掉你美丽的小鼻子,你信不信?拿来!”永旭狞笑着说,左手直伸至绿衣仙子仍在淌血的胸口前。

绿衣仙子真被他凶恶的神色吓了一大跳,乖乖地从腰旁的织绣香囊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他掌中,急退两步说:“你凶吧!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事后悔……”

“斩草不除根,萌芽又复发;我来辣手摧花。”辛文昭大声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般皆不毒,最毒妇人心。放走这恶毒的蛇蝎美人,将是一大祸害,我来埋葬她们……”

绿衣仙子扭头逃命,四侍女更是如见鬼一般逃之夭夭。

片刻间她们便已逃出半里外去了。

“也是个怕死鬼。”辛文昭收剑笑道:“对付这种牙尖嘴利,自命不凡死不饶人的泼妇,不放凶些决难收效的。永旭弟,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妖道已迫不及待,向大魔的人下手了,对不对?”永旭轻松地说。

“不错,大概大魔已经得到消息了。”

“那么,妖道不会呆在吉祥老店守株待兔罗。”

“是的,他会带了得力臂膀找大魔的人逐一收服,各个击破。”

“我们正好混水摸鱼。”

“对,往何处摸鱼?”

“走啊!青龙背。”

“大魔如果得到警讯,不会在青龙背等大祸临头的。”

“我知道,他会退到慈云庵一带藏身。但他们往上走,必须经过青龙背,那是九华的主峰。也是双方约斗的天台会场,大魔不会退得太远,他是约斗的主人。他等着瞧吧!沿途保证可以碰上不少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名宿,这机会不可错过了。走吧!”

他们在长生洞的小吃店进膳,膳罢已经是午牌初。

天宇云层厚,似乎山雨慾来,站在山径上,风生肘腋,云起足下,下望群峰四合,峰顶下云海汹涌不见谷底。

举目四望,宛若置身天字,四野静悄悄,苍茫死寂似已远离尘世,不知此身何在。

山径窄小,两人一前一后泰然向上行。

辛文昭走在前面,一面走一面说:“要是有人来阻拦不肯让咱们上去,咱们该怎么办?”

“见机行事。混水摸鱼摸到就要,大小通吃。”永旭说:“至于大邪那些可怜虫,咱们手下留些情不为已甚,他们已够可怜了。”

蓦地——上面传来了震耳的语音:“你们说谁可怜?上来说给老夫听听。”

两人抬头上望,山崖上刻了四个大字:渐入佳境。

崖下坐着一个花甲老人,身材壮实脸色苍老,膝上搁了一根竹杖,灰袍的前袂换在腰带上,一双老眼依然明亮。

永旭抢先往上走,呵呵大笑道:“前辈居然敢在路旁现身,胆气委实令人佩服。呵呵!前辈知道自己的处境吗?大意足以丧身的。”

“老夫当然知道处境是如何凶险,但除了你之外,知道老夫真正身份的人还没听说过呢!”老人微笑着说;“妖道带了一群高手,穷搜北丐与一个花子打扮的人,要查出那晚夜袭九华精舍的真相。

口信已传出了,不论任何人,能活捉北丐的赏银一千两,至于另一个不知身份的花子,赏银是二千两,但必须证实那花子是那晚与北丐联手纵火的花子。呵呵!你到过九华街吗?”

“没有,绕道来的。”

“九华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鹰犬动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