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21章 太乙玄劝

作者:云中岳

他拔剑出鞘,丢掉剑鞘冷冷一笑道:“姬少庄主,把你的太乙玄功运注剑身,在下给你一次机会。”

永旭有心计算姬少庄主夫妇,轻而易举地擒住了少庄主的妻子商婉如,解除了穷儒的威胁,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商婉如出其不意被制住,想运功护体已来不及了,身柱穴被他的力道制住,浑身僵麻失去聚气行功的机会,身躯以凶猛的声势,向姬少庄主快速地砸去,手舞足蹈凌空飞至,被击中可能骨折筋松。”

姬少庄主已无暇思索,惊骇地伸手接住了乃妻,一听永旭叫出“太乙玄功”四字,脸色大变,骇然问:“你……你说什么太……太乙玄功?你……”

“快将人放下,大白天抱着你的女人,成何体统?不要拿肉麻当有趣了。”永旭举剑护身,一面替穷儒解绑一面说:“你心里明白在下说的是什么。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太乙玄功虽然知者不多,但不多并不代表没有人知道,等会儿你会用玄功来保命了。在下估计你的火候,大概在六至七成之间,在区区的剑下,决无侥幸可言,信不信在你。”

“胡说八道,你……”

“在下给你一次保命的机会,不要放过了。”

姬少庄主将乃妻放下,伸手摸索气海要找出被制穴道属于哪一条经脉的穴道,急灼地低声问:“婉如,何穴被制?”

商婉如已陷入半昏迷境界,无法回答。

永旭等在一旁,哈哈大笑道:“少费心啦!她说不出话来了,哈哈!她死不了。”

“你制了她何处的穴道?”

“身柱穴,再加一分劲,她就会成为白痴瘫痪一生。”永旭轻拂着剑,神态悠闲:“你只有运太乙玄功,方能疏通督脉救她,但得花不少工夫,你不可能夫妇联手用鸳鸯阵来对付在下了。因此,你只有一条路可走,用太乙玄功与在下放手一拼。”

姬少庄主是行家,手一触乃妻的督脉,便知道永旭并非空言恫吓,除了用真气疏经术之外,其他解穴术毫无用处,而真气疏经攻穴术不是短期可以竣事的,更不是有强敌在侧亦可施术的。

“你……”姬少庄主变色叫,放下乃妻。

“如果你没有勇气与在下决斗,那么,招出将太乙玄功传授给你父子的人,在下放你一马。”永旭进一步施用压力,逼对方就范。

“你阁下似乎深具自信,以为必可稳操胜算呢。”

“是的,因为在下知道你的底细,而你却对在下一无所知,同时在下也知道自己有胜你的把握。”永旭逐渐加施压力,脸色一沉:“你再看看情势,在下一开始攻击,你就无法保护你那烧锅暖脚的,穷儒就可以把她弄到手了。穷儒是目下江湖道中,大名鼎鼎的难缠人物,阴狠机诈睚眦必报,你公母俩是否曾经虐待过他?”

穷儒嘿嘿阴笑,怪腔怪调地说:“好小子,你可把富某骂惨了。

但我不怪你,富某本来就是这种人。”

“你听。”永旭指着穷儒向姬少庄主说:“富前辈的口气,不是在催促在下向你递剑了吗?大概他等得不耐烦,迫不及待要报被辱之仇了。”

姬少庄主真被说得毛骨悚然。瞥了地下发僵的乃妻一眼,心中暗暗叫苦。

“即使你能硬下心肠,不理会妻子的死活,发狠和我拼老命,未必能保得住自己,因为你的艺业比在下差远了,你那把豪曹剑也发挥不了多少威力。”永旭掌握了攻心的优势,神色又转变为轻松。

穷儒伸手折了一段小树枝,随手拂动,破风声嗤呼呼十分刺耳,阴森森地说:“姬少庄主,赶快上啦!你一离开,富某就可以把这鬼女人抱过来,先给她一顿好抽,让她快活快活消消被你公母俩煎迫折辱的怨气,上啊!”

“利用妇人女子为要挟,你们还想在武林称雄道霸?”姬少庄主厉声道:“丑小辈,你敢和姬某公平一决吗?”

“只要你把传授太乙玄功的人招出来,在下便给你一次公平相决的机会。”永旭冷冷地说。

“姓姬的,你的话委实令人恶心。”穷儒接口:“你公母俩曾经给富某公平相决的机会吗?你那鬼女人躲在路旁从背后暗算,你不否认吧7不错,你阁下的确比富某高明,你想轻易擒住在下,你还不配吹这个牛。”

“你是什么东西?”姬少庄主怒骂:“少往你脸上贴金,凭你穷儒那两手鬼画符,居然认为自己值得别人从背后暗算呢。你除了偷偷摸摸东打西跑之外,还会些什么看家本领?真是马瘦不知脸长,你阁下才是真正的偷袭名家。哼!你给我滚到一边去,等姬某毙了这姦诈的丑小辈,再和你算总帐。”

永旭迈步逼进,怪笑道:“阁下,咱们的帐先清了再说,呵呵!

把你的绝活全掏出来吧。”

“姬某要求公平决斗。”姬少庄主沉声说。

“你认为目下的情势不公平?”

“对”

“你的意思是……。”“交手时,你得保证拙荆的安全。”姬少庄主大声说,似乎理直气壮嗓音特大。

“狗屁!”穷儒粗野地骂:“这是什么规矩?你这家伙敢说.我穷儒真不敢听。”

永旭起初一愣,大笑道:“奇闻,你阁下的要求真是妙不可言。

哈哈!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区区几乎走遍了五湖四海万水千山,今天真是破天荒第一次听见这种不可思议的怪要求。”

“姬某的要求并不过份……”姬少庄主毫不脸红地说,嗓门依然大得很。

“我问你,在下找的是你,为何要保证你老婆的安全?再说,她的死活应该由你负责才对.她又不是我的女人,我为何要保证她的安全?”

“你得要穷儒……”

“哈哈!穷儒既不是在下的亲朋好友,也不是子弟门人,在下与他素昧平生,他的行事作为,在下无权过问。说不定他可能与在下有仇有怨,很可能找机会向在下报复呢!你的要求太可笑了。”

“你……”

“你在拖延时刻,希望你的爪牙经过此地替你解围。”永旭已逼近至丈内.剑缓缓引出:“因此,在下不再听你的废话,不睬你的无理要求了,准备接招!”

姬少庄主知道无法再拖了,但仍存有万一的希望.剑垂在身侧表示无意接招或拒绝接招,焦灼地说:“且慢!阁下还没说出阁下的身份……”。

“无此必要,接招!”水旭不再多说,信手点出一剑,行试探性动攻击,剑上似乎毫无力道,与虚招并无不同.而已也没有应付对方反击的准备,轻描淡写漫不经心,全没将对方放在眼下。

姬少庄主大喜过望,杀机怒涌,抓住机会全力行雷霆一击,豪曹剑错锋接招,真力就在错剑的刹那间发如山洪倒泻,豪勇地冲进,招发“射星逸虹”电芒以雷霆万钧之威,向永旭的胸腹要害突进,风雷骤发,锐不可挡。

永旭智珠在握,明示轻敌暗隐实力,敌动劲发诱敌深入行致命一击,剑一沉真力迸发,铮铮两声清越金鸣传出。对方的剑已被震出偏门,狠招瓦解,他的剑已乘虚而入.剑虹近身直指姬少庄主的右胸快逾电光石火,剑气彻骨裂肤。姬少庄主大骇,千紧万紫,性命要紧,顾不了身后的妻子,百忙中侧射丈外,惊出一身冷汗。

对方剑上的真力倏然爆发,力道凶猛无匹,豪曹剑竟挡不住这可怕的压力,不仅失去中宫,甚且被迫得运转困难自陷危局。

碰上具有如此浑雄劲道的对手,再神奥的剑术也无法发挥威力,再不将绝学用上,老命难保。

“再接我一剑!”永旭沉叱,挥剑直上,吐出如山剑网,向身形尚未稳住的姬少庄主攻去。

姬少庄主的大眼中,突然出现令人胆慑心寒的阴森冷电,豪曹剑突现异象,光华反而没有先前炽盛,若有若无如虚似幻,眨眼间便透过永旭绵密的剑网,毫无阻滞地排空直入。

这瞬间,永旭人剑俱杳,远飘丈外脱出豪曹剑的威刀圈,脚沾地再向左移位。

空间里,隐约可听奇异的气流冲激声。

“你已练了六成火候,难怪敢在九华耀武扬威。”永旭一面移位一面说话:“六成火候,最少也得下二十年苦功。可是,传艺给你的人,应该是最近几年的事,你必须供得一清二楚。”

姬少庄主不敢追击,只能在原处保护地下的妻子。

旁观的穷儒看不出异象,仅发觉交手中的两个人,进退的身法十分诡异.攻招避招的出剑手法也大逾常规,似乎两人在舞剑而不是交手生死相拼。

永旭一退,这位江湖前辈看不出危险,以为有机可乘,乘永旭发话的瞬间,悄然掠出伸树枝去勾取地上的商婉如。

“富前辈快退!”永旭惊叫,不假思索地冲上出剑抢救穷儒。

“啪!”飞退的穷儒树枝碎裂成寸段,人倒飞丈余,砰一声摔倒在一株大树下,右手像是废了。

这瞬间,姬少庄主的剑转向冲来的永旭,双剑闪电似的接触,蓦地风吼雷鸣,金鸣震耳慾聋。

瞬间的接触,优劣立判,雷霆一击,强存弱亡。

“哎……”是姬少庄主的惊骇呼叫。

剑气徐消,退出两丈外的姬少庄主吃力地一手撑起上身,一手颤抖着举剑戒备,脸上血色全无,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僵尸,战栗着说:“你……你是那晚与北丐同……同毁九华精舍的人,你……”b永旭站在原地,举出的剑稳定如铸,站在那儿宝相庄严,脸上每一条肌肉似乎告已冻结了,一字一吐地说:“不招出传你太乙玄功的人,你将结局可悲。”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说些什么。”姬少庄主讷讷地说。

“你刚才使用的是太乙玄功。”

“见鬼!在下不……不知道什么是太乙玄功。”

“你否认也没有用,你被我在瞬息间击中三剑,衣破而肌肤末伤,护身真气散而复聚,中剑时有败木之声传出,事实上你将修至七成火候。”

“胡说八道……”

“我问你,那晚袭击在下的人是不是传艺给你的人?他受了轻伤,目下藏身在何处?”

“你……”

“你不说?”永旭沉声问,一步步迫进。

穷儒吃力地站起,抖动着成了布条的右袖,脸无人色地说:“这是什么邪门怪功?老天爷!如果我不是闻声知警退得快,岂不被这可怖的剑气震成肉糜?”

“这就是玄门至宝太乙玄功。”永旭接口:“如果修至十成火候,即使你的功力比他强也决难伤得了他。他可以借你的功力化为几近无形质的虚体,瞬息间远扬宛若流光逸电,也就是玄门弟子所说的五行遁术。只有练了纯阳真火一类神功的人,藉金铁所发的真气方能克制他。前辈以树枝试探,功力即使与他相等,也难逃大劫。幸而前辈及时丢弃树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老弟,你是说……”

“不用在下说,要他说。”永旭用剑指着姬少庄主:“在下不会轻易放过你,下一招,在下必可令你成为残废,你说不说?”

“我……”姬少庄主语不成声,眼中有恐惧的神情流露,踉跄站起悚然后退。

永旭迈出的右脚突然后收,一声沉叱,以不可思议的奇速右旋,剑一撇异啸刺耳。

“叮!”一枚金针在剑尖前炸裂成粉末,金色的碎屑激射,但淡淡的一团金色淡烟却在原处迅速地扩散。

这瞬间,一个青影从侧方不足丈五的大树下茂草中斜掠而出,快逾电光石火,抓起了地下的商婉如,射向对面的树丛茂草,一闪即逝。

“前辈快走避!”永旭急叫,自己屏住呼吸,飞退三丈外,着地再向侧急射。

同一刹那,另一名青影挟了姬少庄主,从另一方向冉冉而去。

穷儒对永旭佩服得五体投地,应声飞退。

永旭截错了方向,未能拦住挟走了姬少庄主的青影。他知道追之不及,收剑注视着已看不见的金色淡烟扩散处,吸口凉气喃喃自语:“怪事,难道挹秀山庄与金蛊银就有关吗?”

穷儒张口结舌,期期艾艾地说:“老天爷!这些怪青影是人是鬼?”

“是人。”永旭漫不经心地说,注意力落在五六丈外的浓密树林内。

“你看清他们了?”穷儒意似不信:“是人哪有这么快?不可能的。”

“相貌虽然看不见,但的确是人,青袍青头罩仅露出一双眼睛,而且身材并不高大。”

老弟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听说过。”

“哪是些什么人?”

永旭向先前注视处一指,淡淡一笑道:“那里面还躲着一个,抓出来就知道了……”

一声鬼啸,然后是令人毛骨悚然的阴厉怪笑传出,笑声逐渐减低,显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太乙玄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