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23章 假份书生

作者:云中岳

船老大是个手长脚长的中年人,布满风霜遗痕的褐色脸盘不起眼,但那双虽布满红丝,却依然锐利的三角眼,颇具威严足以号令十八名船夫。

船分三舱,前舱住了一些略为富裕的旅客。

中舱也叫官舱,旅客当然是些有身份地位的体面人。

后舱则是想省几文旅费的旅客,与船伙计邻舱而居难分被此。

在铁背苍龙小心的安排下,永旭毫无困难地上了船。

当晚,他便摸清了船上旅客的底细。

前后舱的旅客告看不出异状,中船的旅客却引起他的疑心和好奇。

据船伙计说,中舱是南昌龙沙熊家的内眷,包下了中舱,六名旅客只有一位老仆是男客,五位女客都是年轻的姑娘。

从池州登船的那一双老夫妇,也是熊家的人,至于为何从池州上船,船伙计就无从知悉了,大概只有船老大清楚,但没有人敢过问。

船老大也就是船长,姓敖,伙计们皆称他为灵鳖敖老大,三十年水上生涯,经历过无数风险,但从来没出过大纰漏.是三江船行有名的福将。为人慷慨豪迈,就是脾气古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伙计们虽然尊敬他,也怕他。

南昌龙沙熊家,是南昌的望族,族大人丁多,其中有地方的仁绅,也有做工糊口的破落户;有在外地任三四品官的方面大员,也有混迹风尘做花子团头的败家子。

至于中舱的这几位内眷,是那一支熊家的亲属就无法查证了,船伙计谁也懒得费神去打听。

一早,船准备启航,课税局与巡检照例登船查验旅客的文凭,对船伙计却不闻不问。就这样,他平安无事悄然离开了池州。

而在水陆两途追查周姓书生与活阎王的眼线,眼巴巴地加紧追查,望穿秋水。

宁王府设在码头附近的急报站高手齐出,也白忙了一场。

次日船抵安庆府停泊,一宿无事,这段江面在知府张文锦的铁腕治理下,盗贼敛迹宵小远遁,连宁王府的急报站也无法立足,过境的江湖大豪无不小心翼翼悄然远走。

熊家那双老夫妇在船泊妥之后登岸,次晨启旋前方匆匆返船。

又是三天,船进入江西地境,小孤山在望。

后面,一艘有八支长浆的梭形快艇,正以全速跟来,在里外便挥舞着大红旗,吹起了牛角号。

敖老大站在舵楼前,粗眉攒得紧紧地,注视着追来的快艇,显得心事重重。

永旭穿了短袖青直缀,青帕包头赤脚短裤,手握长篙站在后艄的舷板上,不时留意船的动向。

江流湍急,双帆已经张满,刚经过马当危险水道,舟子们余悸犹在,谁也不敢放下活计休息。

“下半帆!”敖老大的大嗓门压下了风声水响。

船伙计下了舱头,熟练地降下半帆。

“慢慢往左靠岸,转半舵。”敖老大向舵工发令。

老舵工默默地操作,船速渐减。

“老大,船会失速的。”老舵工一面控帆一面掌舵,木无表情地说;“往左靠,风险甚大……”

“不要紧,不久便会退至湾口,降下主帆就可以稳住了,这一带没有矶石。”

“老大,是为了后面那些人?”

“是的。”

“他们不是水师营的哨船,何必听他们的”

“那是马当江神的逻船。”

“哦!他们为何而来?”“谁知道呢?咱们已别无抉择,是吗?”

老舵工哼了一声,不再多说。

江面宽阔约十里左右,船只往来不绝,上行的水道在江北,往左靠是相当危险的,驶入下行航道,随时皆有与下行航船相撞的危险。

但这一带江北有浮沙暗滩,要泊舟下旋只好冒险靠南面的湾流,不管敖老大是否愿意,他都得这样做,因为快艇打出的旗号要船往左靠。

江北不属江西地境,那一带仍是张知府的势力范围,马当江神不无顾忌。

降下帆下了碇、快艇已经靠上右舷,六名大汉皆穿了水靠背紧兵刃,熟练地登上客船。

敖老大率领两名伙计,站在舱面相迎,神色有点不豫,向领先的中年丑陋大汉抱拳说;“江爷在急流中勒令泊舟,不知有何见教?

船到江心不自由,江爷未免不体谅咱们的困难了。”丑大汉满脸横肉,凶睛冷电四射,干咳了两声,皮笑肉不笑地说:“敖老大多包涵,事非得已,休怪休怪。”

“江爷有何……”“兄弟得到急报,要查缉几个人。”

“哦!这几个人……”

“也许敖老大听说过碧落山庄。兄弟所获的指示,是要查在池州府上船的旅客,其中有名的共有四个。年轻英俊的李家驹李家骅兄弟俩,他们是千幻剑李玉堂的两个儿子。李玉堂的好友飞天大圣靳大海。还有一个年轻书生姓周名利。从池州上船的人,可否先将他们唤出来看看?”

“从地州上船的共有六个人,在下这就把他们请出来。”敖老大无可奈何地说,立即吩咐伙计传话下去。

两位住在前舱的中年绅士出来了。两个住后舱的乡巴佬也到了舱面,最后出来的是熊家那一双老夫妇。

老汉的神色显得不耐烦,但并未说话,老太婆却唠叨得很,敦着手中的罗汉竹权,亮着沙嘎的嗓门向敖老大发火冒烟:“船家,你碰到鬼了是不是?在风急浪险船放中流的关头,竟要停泊下来查旅客,这是哪一座衙门订下来的规矩?查,你们查什么?”

“这老泼妇可恶!”马当江神怒叫。

老头子也冒火了,老眼怒睁,叱道:“你这混帐东西斗胆;你知道你在对谁说话?没有教养的东西!’”

骂得恶毒,神色也不友好,态度恶劣,不但敖老大吃了一惊,连凶暴的马当江神也愣住了。

“我认识你。”老头子的粗老手指,几乎点在马当江神的鼻子上:“你是下面马当山下专做伤天害理买卖的恶霸马当江神江豪,居然胆大包天,改行做起抢劫船舶的水寇来了,你何不投人鄱阳做水贼?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混帐东西!”

这一顿臭骂,把马当江神骂得暴跳如雷,跳起来怒吼:“反了反了,你这个老狗……。”

“啪!”耳光声清脆。

马当江神被打得退了两步,口角溢血,愤怒地伸手拔背上的分水刀。

老太婆的罗汉竹杖一伸,便搭住了马当江神的右肘,冷笑道:“混帐东西!我看你是真不想活了。”

马当江神脸色灰败,僵在当地浑身在发抖,像被小小的竹杖压垮了,凶焰尽消泄了气。

其他五名大汉大骇,两面一分急拔兵刃。

老头子哼了一声,不怒而威抗声说:“你们谁敢不自爱动爪子行凶,老夫要你们生死两难,不信的人不妨试试看。”

老太婆杖一振,马当江神砰一声摔倒在舱面上,晕头转向爬起来狼狈地问:“你们是谁?竟在江某的地面撒野,你……”

“老夫龙浩然.你好好记住了。”

马当江神吓了一大跳,毛骨悚然地说:“老龙神龙老前辈?你……你们……”

“老夫护送朋友的家眷返南昌,你还查不查?”

“这……这……”

“不查就给我滚!你已经耽误了半天行程了。”老龙神毫不客气地说:“这条船如果在到达九江之前出了任何意外,老夫唯你是问,你给我小心了。”

人的名,树的影,这就是所有的人皆拼命争名夺利出人头地的原因所在。

老龙神龙浩然,天下水性高明的三大超人之一。

另两位一是黄河神蛟,一是东海骑鲸客。

至于鄱阳水寇死鬼毒龙柳絮,比起这三位前辈来,不啻小巫见不巫:马当江神的水性,比毒龙又差上一段,见了老龙神不啻如鼠见猫,水下陆上的能耐相去天壤,一听老人家报出名号,吓了个屁滚尿流。

“是……是的……”马当江神语不成声。急急忙忙带了五名手下,跳下快舟狼狈而遁。

敖老大眼中布满疑云,惑然问:“老前辈真是老龙神龙老前辈?

小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恕罪恕罪。”

“呵呵!老朽说过我是老龙神吗?”老人家怪腔怪调反问。

“这……这……”

“老夫姓龙却是真的。”

“可是……”

“天下间姓龙的成千上万,名叫浩然的也不计其数,不错吧?”

“可是,老龙神龙浩然却只有一个。”

“呵呵!多一个又何妨?”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永旭,放下了一桩心事,至少,李家驹兄弟已经远走高飞,大概一次上当一次乖,他们不会再在江湖闯荡了。

宁王府的爪牙要提书生周貂,目下他是船夫周永。超字念敞音,如果不写出来,不会有人将利与永联想在一起,希望这身份能掩护他平安到达南昌。

唯一令他担心的事,是这位冒充老龙神的老前辈,可能会带来麻烦,这艘船也必定吸引有心人的注意。

马当江神当然不会保持缄默,不久消息便会传出,急报站的急报,一天可传四百里。

他必命离开是非之地,这艘船已经不安全了。

船不在九江靠埠,泊舟大姑塘女儿港,至九江的旅客在此地下船。

虽然天色尚早,未牌正末之间,但仍得在女儿港过宿,要多等几艘船一同南下,船多可以壮胆,鄱阳的水寇还不敢公然洗劫庞大的船队。

大姑塘只是一个小镇市,设有一个巡检司和一个课税的抽分厂,有两三百户人家,倒有一大半是渔民,九江大半鱼鲜皆由此地供应,距府城约三十余里。

泊舟的地方叫女儿港市,对面湖心就是大孤山。大姑塘、大姑(孤)山、女儿港,这一带的地名似已女性化,但这里的人却粗扩强悍,鄱阳的水寇大大的有名,历史悠久,吃水上饭的朋友对湖寇十分头痛。

自从匪首毒龙柳絮、飞天夜叉杨清、凌十一、吴十三、闽二十四等等巨酋投效宁王府之后,更是肆无忌惮,大白天成群结队抢劫船舶,甚至连官府的船也无法幸免,而且多次登陆洗劫湖滨各州县,变本加厉为所慾为。

南湖营本来驻有一营水军,是专门对付湖寇的劲旅,却被宁王府以令旨调走了,调到南京龙江关守天后店去啦;船上有了一个冒充老龙神的人,敖老大忧心忡忡,简直食不甘味。客人下船毕,敖老大立即集合十八名船夫在码头偏僻处计议,永旭也是其中之一。

“这两天可能无法启航,得等十艘以上的船方能动身。”敖老大神色肃穆,语音僵硬;“这两天也未必能够太平无事,很可能有人找上船来,因此,诸位必须有所准备。一句话,不管发生了任何变故,任何人也要置身事外,风色不对,得立即离船,凡事由我全权处理。”

“老大,会不会有湖寇在江上找麻烦?”一名船伙问,脸上有惧容。

“很难说。反正不管湖寇也好,宁王府的人也好,大概不会对咱们三江船行有所不利,只要大家忍耐逆来顺受,必可逢凶化吉。

祈贵!”

“小的在。”叫祈贵的人欠身答。

“你立即动身,去九江分行将变故禀知翻江鲤刘爷,如何处理听由刘爷吩咐,明早须火速赶回。”

“是,小的这就走。”

“从现在起,不论昼夜皆派人轮值守望,你们不能再偷懒了。

须注意的是,发现有人出面,不可意气用事与来人冲突,弄不好会遭殃。”

“唉!江西地境不论水陆两途,皆愈来愈难走了。”一名伙计在发牢騒:“老天,这次不论是否能平安到达地头,回去后干脆给东主说明,这条航线停了也罢,整天担惊受怕真不是滋味哪!”

“那是东主的事,咱们拿一分钱干一分活,吃了这门饭,由不了咱们作主。上船去吧,各自留心些。”

码头泊了十余艘船,只有这艘船最大,相当引人注意,其他都是行驶湖滨各市镇的小型单枪小客货船。

申牌初,港市街口出现了监视的眼线,连船伙计都可以看出不寻常的气氛了。

夜来了,码头附近的眼线增加了三倍,大有风雨慾来之概,敏感的敖老大已看出危机,不安的神色暴露无遗,弄不清对方为何至今仍然按兵不动?

按常情论,马当江神的消息应该早一天到达,船一靠岸便会有人登船问难了,为何仅派人监视而没有其他举动?

永旭倚坐在舵楼附近的舱面,手中有一只酒葫芦,舱板上摆了一大包花生豆子一类下酒素菜,自得其乐状极悠闲,半葫芦酒下肚,俊脸红得像关公。

敖老大背着手踱近,瞥了他一眼信口问:“周兄弟,你知道他们为何迄今仍然按兵不动吗?”

“也许我们都料错了。”他慎重地答。

“你的意思是……”

“有两种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假份书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