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26章 浊世狂客

作者:云中岳

金蛊银魅因萧声倏止,而陡然一惊,神智迅即恢复,可是,她已经精疲力尽,浑身已失去活动能力,惨然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摄魂魔君俯身抓住她的脚往后拖,得意地说:“李天师要阴煞羽士慎重行事,要他如非必要,不要与你反脸成仇,天师的确不愿树你这个强敌。目下你落在我手中,李天师必定将我摄魂魔君视作心腹……”

蓦地,身后有人接口:“你成了他的心腹,也因此而后悔无及,要博得妖道的信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大得很。”

他想挣扎,手脚已失去活动能力,想扭转头回顾,脖子上扣住的大手令他的颈部发僵。

不但后脖子被扣住,脊心也挨了重重一击,浑身发软,脊梁拒绝支撑他的身躯。

“你……你是……”他含糊地嘎声叫。

擒他的人,抓住他的发结往后拖,砰一声丢在茅亭内,他感到浑身的骨头似乎已被拆散了。

他脸向上,看到了令他心惊胆跳的情景。

原先被捆住手脚的永旭,正兴高采烈将捆在亭柱上的人解下来,逐一用一种葯散将人救醒。

金蛊银魅被安置在亭柱下,眼神逐渐恢复光泽。

阴煞羽士和一名先前昏倒的大汉,被捆在亭柱上,主客易势,大事不好。

亭中多了一个人,是他不认识的李家凤姑娘。

永旭劈胸抓起他,将他捆在另一根亭往上,一切准备停当,向金蛊银魅说:“姑娘,这里的事交给你了。”

金蛊银魅长叹一声,幽幽地说:“你……你为何要这……这样做?”

她脸上有鬼面具,看不出表情,但她那双钻石明眸,却可表露复杂的意念。

“不为什么。”永旭说:“也许,在下对宁王府的人天生反感吧。”

“谢谢你。”她由衷地说。

“姑娘,在下有件事和你商量。”

“什么事?”

永旭指着委顿不堪的天涯逸客说:“在下要将这位卢前辈带走。”

“你……”

“他是在下的朋友。”

“爷台又何必生气?其实,贱妾与卢前辈并无恩怨可言。他是铁爪潜龙苟老伯的朋友,隐居庐山,熟知山中每一角落。苟老伯领贱妾前来,向他请教山中的情势而已,爷台请不要为难他。”

永旭扶起神色委顿的天涯逸客,向金蛊银魅说:“在九华山,你救走了本已成为在下的俘虏、已经就擒的姬少庄主夫妇,在下对你极感不满。要不是今天的变故,在下日后很可能要找你算帐呢。”

“咦。你……你就是……”

“我就是那天诱擒姬少庄主夫妇的人,你是不是用金蛊毒针打我?”

“你以为我是胡乱用金蛊害人的人吗?”金蛊银魅口气充满抗议:“那是吓人的金粉泥针,是用来警告人的,击人也不会造成伤害。”

“哦!原来如此,真吓了一跳。还有,姑娘不要去找挹秀山庄姬家的人,“恕在下直言,你还不是他们的敌手,他们也不会将太乙玄功送给你。告辞了。”

“这……爷台可否将大名见告……”

“不必了,再见。”

家凤走近天涯逸客,低声说:“苟大叔,我姓李,碧落山庄的人,家父早些天至太平宫找荆门丹士,他是家父的故交。”

天涯逸客苦笑,低声说:“快走,我带你们去找荆门丹士,令尊是不是千幻剑?他恐怕有麻烦。”

姑娘大惊,跟着天涯逸客急走。

永旭断后一面走一面说:“小心碰上妖道的人,不要走在一起。”

天涯逸客扭头向他笑道:“何处有埋伏,在下一清二楚。保证你不会有意外。”

“呵呵!前辈就曾经出了意外。”永旭嘲笑。

“那不是我的错。”天涯逸客咬牙切齿:“在下与任何人无仇无怨,也不认识妖道李自然,谁知道他们这些该死的东西计算我?那该死的阴煞羽士到我家中讨水喝,突然一指头点中我的七坎穴,用刑逼我要铁爪潜龙的下落。我根本就不知道老孽龙来了,吃了不少苦头。哼!我会回报他们的,这些畜生”

姑娘迫不及待问道:“大叔,你真知道荆门丹士在何处?”

“他在上霄峰西南一带丛林中采葯。”

“大叔,且慢去找他。”

“李姑娘,你的意思……”

“大叔不是说家父有麻烦吗?”

“不错,爪牙们已发现蛇冈岭附近有征候,正在准备派人去搜索,令尊是不是躲在蛇冈岭?”

“是的。”

“那就对了。”

“可否先将家父接出,再去找荆门丹土?”

“这……也好,先将令尊引离险境再说。”

知道何处有埋伏,一切好办。

天涯逸客领着两人翻山越岭,左盘右绕,不久便到了蛇冈岭的西面。

天涯逸客站在一道山脊上,向蛇冈岭的西南角一指,说:“妖道的爪牙,必定从那一带逐步向东西搜,另一路则从太平宫的东面,指向西北搜索。看林上飞鸟惊飞噪鸣,可能他们已经发动半个时辰以上了。

永旭相度附近的形势,断然说:“家风,你和苟前辈去见令尊。”

家民一怔,惑然问:“二哥,你不去?你……”

“他们已接近蛇冈岭北面,可能快接近令尊的藏匿处了,只好用釜底抽薪的老把戏,袭击太平宫把派出去的爪牙吸引回来。”

“你……”

“不要顾虑我,这些高手们无奈我何,咱们就在此地分头行事。卢前辈,事后在下该到何处与你们会合?”

天涯逸客用手指指点点:“以上霄峰为轴,正面面第三座峰颠,在下约一个时辰后,在那儿等你一刻工夫。”

“好,在下先走一步。”永旭说,向太平宫方向飞奔而下。太平宫当时规模甚大,共有十余座宫观,百余名老道在内清修,与佛门弟子相处倒还融洽。

山中食粮甚少,真是名副其实的清修,没有利害冲突,所以佛道之争不至明显,和尚老道倒也相安无事。

永旭从宫北面悄然接近,先绕宫一匝侦伺一番,然后从宫右接近最右首的一座殿堂。按地势与视界估料,何处有警哨何处有暗桩,他了然于胸,智珠在握。

外围的两个伏桩,连人也未能看清,便被他打昏了。剥下伏桩的青紧身衣裤换上,佩上剑绕至山门外;公然现身大摇大摆往宫门闯。

门外站着两名老道,外方的巨大古松下,石凳上坐着两名假扮香客的大汉,剑搁在身侧相对而坐隔着石桌奕棋,彻了两壶茶神态悠闲。

起初,扮香客的人以为来的是自己人,外人不可能平安无事通过外围的警戒网,因此并未在意。

担任门户警戒的人,必定身份地位不低,对己方的人当然相当清楚。

等永旭接近至三十步外,方发觉有异,一名香客放下手中的棋子,突然站起目迎,眼中有警戒的神色,信手抓起搁在身侧的连鞘长剑。

永旭神态从容,脸上有笑意,大踏步走近。

香客离座踱至路中,迎面拦住沉声问:“你是哪一路的弟兄?我怎么不认识你?”

永旭在丈外止步,淡淡一笑说:“怪事,我怎么也不认识你?”

“咦!你……”

永旭已知这位仁兄是警哨了,但仍然进一步试探,以免找错了人,抢着接口:“是来传信的,这里的人都派出去了吧?”

“已派出半个时辰了,站住!”

永旭向前接近,并未止步。

香客拔剑戒备,接着说;“说清楚再走,你是哪一路的弟兄?贵姓大名?”

永旭站在剑尖前,毫无惧容,拍拍胸膛大声说:“骑青牛,过幽谷,老子姓李……”

话未完,他一掌拍偏身前的剑尖,斜身抢入,反掌挥出,恍若电光一闪,啪一声反抽在对方的右颊上。

香客大叫一声,仰面便倒,这一掌又快又重,大牙被打下,丢剑受制,这笑话闹大了。

这一击真把浊世狂客的信心完全击毁了,盯着壁根下作垂死呻吟的年轻人发呆。

“司马宫主是在下的朋友,但并不是生死与共的生死之交。俗语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名自飞。夫妻尚且如此,何况在下与司马宫主仅是普通朋友?你居然用司马宫主来逼在下就范,要不是愚不可及,就是失心病患了颠狂症。现在,你给我准备了。”

永旭续加压力。

“你想怎样?”浊世狂客态度软化了。

“准备丢剑、投降、招供。”

“你在说梦话?哼!”

“就算是说梦话好了,反正你不是在做梦。”

浊世狂客手上一紧,海宫主尖叫一声,浑身在抽搐,痛苦不堪。

永旭哈哈大笑,笑完说:“你放心,我这人天生的铁石心肠,不受任何威胁的,你怎样对待司马宫主,在下会加一千倍残酷来回敬你。”

寒星一闪即没,一枚五棱枣核镖擦浊世狂客的颈侧而过,几乎贴肌伤肤,镖没人墙壁半尺以上。

浊世狂客惊出一身冷汁,脸色大变。

“还有两枚。”永旭冷冷地说。

世间真正视死如归的人并不多见,除非这人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浊世狂客精神与肉体皆是正常的,当然不会放弃活命的希望,除非希望已绝,他怎肯与香海宫主同归于尽?

即使他真具有视死如归的勇气,这勇气也因为永旭的有意拖延与不断威胁而随时光消逝。

浊世狂客不得不承认失败,硬着头皮说:“阁下,我浊世狂客不得不承认你是最顽强最可怕的劲敌。”

永旭知道有了转机,冷冷地说:“事实如此,反正你心里有数。”

“你的机智与冷酷,也比在下略高一等。”

“过奖过奖。”

“你也是一个明白利害的人。”

“有时也相当固执。”

“我相信阁下不会反对做一次公平交易。”

“公平二字,每个人的看法多少有些出入,人都是自私的,对己不利的事,就不算是公平。”

“这桩交易对双方都有利。”

“有这么好的事?好吧,你就说说看。”

“在下无条件释放香海宫主,你无条件让在下安全离开。”

浊世狂客极不情愿地说。

“这……”

“这对双方都有利,机会不可错过。”

“不行,在下的损失太大。”永旭断然拒绝。

“你损失什么?”浊世狂客讶然问。

“在下所要的口供,岂不是一无所获?”

浊世狂客怒火上冲,切齿道:“江某一生中,从未受过此种侮辱,你在逼江某走极端,江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你生死一拼。”

“在下等着你呢。”永旭冷冷地说。

逼得太紧,可能会坏事,狗急跳墙,困兽犹斗,浊世狂客的确受不了,把心一横,便待举剑杀了香海宫主。

“如果阁下将姬庄主的下落说出,在下就依你的办法交易。”永旭及时放松压力。

香海宫主已急出一身香汁,苦于无法表示意见。

浊世狂客总算压下了怒涌的杀机,咬牙说:“他们已经随船到南昌去了,随李天师返回宁王府,你找不到他了。”

永旭退了两步,挥手说:“放了司马宫主,你走吧。请注意,司马宫主如果受了禁制,你绝对出不了厅。”

浊世狂客竟然做出极大胆的行动,解了香海宫主的穴道,将她向前一推,收剑说:“江某如果要杀她,不过是举手之劳,何用在她身上施禁制?”

永旭并未乘机袭击,丢掉两枚枣核镖说。“防人之心一不可无,对付你这种人,不得不特别小心。司马宫主,怎样了?”

香海宫主略为活动手脚,说:“还好,这恶贼卑鄙极了,不要放过他。”

浊世狂客走向门楼,步履从容。

“算了,我答应了的事,决不反悔。”永旭大方地说。浊世狂客在楼口转身,厉声说:“姓周的,我浊世狂客与你势不两立。我对天发誓,我要尽一切手段杀你,你给我小心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