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28章 冷魅情热

作者:云中岳

永旭笑了,毫无机心地说:“人不能以耳代目。如果你心中早有成见,连目击的事也可能不是真实的。”

“你的意思是……”

“如果我说我不认识苏杭双娇,你相信吗?”

“这个……”

“你已经先入为主,当然不信,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与她们仅有一面之缘,是对头而不是朋友。你如果不信,可以向大邪的人打听。”

“这……我可是亲耳听你说的……”

“那是一种策略,所以我说人不能以耳代目。以你来说,江湖传闻,皆说你是个冷若冰霜仇视男人的妖魅,而你却用诡计将我掳来,孤男寡女局促舱中……”

“住口!你……”冷魅情急以手蒙面尖叫。

“我说错了吗?”

“你……”

永旭猿臂一伸,便抱住了她的肩膀,重心测移,冷魅失措地仰面便倒。

“你……你……”她软弱地推拒,一半娇羞一半惶乱,似是半推半就。

永旭压住了她,右手将将她的左颊扳正,面面相对气息相通,神情相当粗野,不怀好意地说:“姑娘,你想要什么?你以为我能给你什么?你要情还是要慾?”

冷魅浑身发僵,脸色苍白,似乎尚未从惊惶中醒来。

她感到压在她酥胸上的永旭的胸膛,压的力道并不重,但异样的神秘力道却令她不能动弹,永旭身上的纯男性气息,也令她平空生出要崩溃了的感觉。

如果永旭是陌生人,恐怕她早就杀气腾腾地反击了。

“你……你不要侮……侮辱我……”她虚脱般呻吟。

“你不是希望这样吗?”永旭说,巨灵之掌按上了她动人心弦的酥胸。

“我……我我……”她僵硬的身躯因此而起了变化,出现反射性的颤抖,闭上了双目,放弃象征性的挣扎,神奇的感觉,令她慾拒还迎地抓住了永旭蠢动的手。

永旭也被这种奇妙的感觉所激动,如触电般浑身起了兴奋跃动的反应,销魂落魄的感觉令他迷失沉醉,解除了后天教养所加的世俗束缚。

强烈的需要和冲动,令他温柔地、痴迷地、情意绵绵地在那灼热腻润的粉颊上,投下他破天荒第一个吻。

先是轻柔,而后逐渐热烈,更而慢慢移向那呼吸急促,吐气如兰期待着的可爱樱桃小口,由试探性的探触,逐渐转变为激情的侵掠。

冷魅无法抗拒那人热的侵掠,这种无边的震撼恐怖而又神妙,意识中,除了沉醉与期待,其他已不复存在,似已沉没在无边无际的浪涛里,进入另一个五彩缤缤的奇异天地。

舱窗外,突然传来舟子的急促叫声;“是毒龙柳絮的船,来意不善。”

冷魅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从沉迷中猛然惊醒。

永旭也猛然一震,焕然挺身而起。

后舱门拉开,小芳探头人舱急急地说:“小姐,恐怕真是毒龙的船。”

“相距还有多远?”冷魅问。

“不足一里。”

冷魅瞥了窗外一眼,晚霞已消,暮色降临,对面江左的景物,在暮色茫茫中依稀难辨。

“不要紧,夜间他们即使能赶上,也不敢动手,晚间从水下脱身太容易了。告诉船家,不动声色继续行驶。你去警告涂家兄弟,要他们躲在舱内不要出来,以免被毒龙的人认出。”

“小姐认为毒龙不知道我们在船上?”

“有此可能。江上来往船只甚多,他们不见得是追踪我们这艘船,但涂家兄弟被认出,明晨就十分危险。”

永旭接口说;“毒龙已经殆在山东,消息千真万确,不要被他的船吓住了,追来的人,如不是姬家父子,便是宁王府的高手,也可能是大魔的人,他们的寻踪术权为高明。”

他想探头外出,却被冷魅拉住了。

“不要妄想大魔的人能救你,他们无能为力。”冷魅冷冷地说,挥手令小芳退去。

船继续上航,天决黑了。

晚膳毕,熄去灯火,舱中黑暗。

永旭和衣躺下,说:“冷姑娘,你把我的百宝囊和佩剑放在何处?”

“已被涂家兄弟取走了。”对面传来冷魅的声音。

“涂家兄弟是谁?”

“他们……不要多问。

“是住在前舱的人吧?白天现身那位仁兄是涂老几?”

“不要多问好不好?”

“你们似乎相互敌视,为什么?”他继续追问。

没有回答,冷魅以沉默作为答复。

他知道问不出什么来,转变话题问:“你把我捉来,就是为了这样同舱而寝互相仇视?”

仍然没有回答,他又说:“我已经知道你把我捉来的原因了。”

有回音了,冷魅说:“不到时候,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只能糊糊涂涂地等。”

“是的,要不了几天。”

“哦!你是说,我们要在船上耽几天。”

“不错,除非有了意外。”

“意外快要发生了。”他故意干笑了两声。

“不见得,那艘船也许不是跟踪而来的。”

“如果是,你打算怎办?”

“不管是哪一方的人,对我皆不成为威胁。如果是救你的人,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妄动;如果是宁王府的人,我把你交出去了事。”

“呵呵!想不到你计算得那么精,有恃无恐呢。”

沉默片刻,冷魅问:“说真的,你怕死吗?”

“那还有第二个答复吗?”他说:“你呢?”

“我……”

“也怕,是不是?谁又不怕呢?说不怕死的人,可能就是一个怕死鬼。当然,谁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呢?问题是死要死得有价值。人生自古谁无死?如果为了为非作歹而死,那就太不值得了。”

“我……”

“你怎么啦?”

“我是一个珍惜自己生命的人。”

“一个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留在世间将是一大祸害,你没有错。”

“我请教你。”冷魅慾言又止:“如果我为了保全自己,而不得不牺牲别人,我的行为是否正当?”

“这得看你的理由是否正当。一般说来,这是不对的,这是不合道义绝对自私的作法,近乎禽兽的行为,失去理性的不义举动,人毕竟不是禽兽。”

“这……”

“这是你准备牺牲我的理由?”

“我已顾不了许多,请……请原谅我的自私。”冷魅的声调十分软弱。

“我不怪你。”他无可奈何地说。

他听到滚动声,温暖的躯体已到了他身旁,冷魅激情地抱住了他,汗腻腻的粉颊偎在他耳畔。

“原……原谅我,我……我不想死,我……我要补偿你。”

他一怔,讶然问:“我不是已经原谅你了吗?你补偿什么?”

他感到冷魅身躯不住颤抖,听到衣衫磨擦的声音,接着,火热的柔软小手,摸索着捉住了他的手,奇异的幽香更浓了。

小手引着他的手,突然接触到腻滑细嫩的肌肤。

他吃了一惊,惊问:“你……你真要……”

不需猜测,他已知道接触的地方是何处了。

“我……我把清白女儿身,给你作为补偿。”冷魅咽哽着在他耳畔说:“你……你也是我第一次愿意交给你的人,原谅我这自私的女人。”

“你……你还是清白女儿身?”他反而不胜惊讶了。

“是……是的我……”

“而你用灵狐的婬葯将我掳来……”

“请不要问吧,求你。”

他推开半躶的胴体,挺身坐起说:“让我想一想你今天的奇异举动,和疑问重重的谈吐,我要找出其中原因来。”

“你……”冷魅像蛇一样缠住了他。

“不,快把衣裙穿好。”他厉声说:“你决不是单纯为了看上我而将我掳来,也不会是为了情慾而做出这种事。如果你是婬贱的女人,在九华你就不至于下令杀我。告诉我,为什么?”

“你……就把我当成苏抗双娇香海宫主一类女人吧。请不要问为什么?”

他双手扣住了冷魅躶露的双肩,猛地摇了几次说:“你是你,她们是她们。姑娘,你根本不懂调情的手段,今天你的举动,完全像个待宰的羔羊,连一个怀春少女应有的风情都缺乏,即使你不是处于,我也不信你是个与灵狐一样的女人。此中必定有重大的事故,告诉我,告诉我!”

“我……我……”冷魅语不成声。

“你没有将清白女儿身给我作为补偿的理由,事急你尽可脱身逃走,且夜黑如墨,船一靠岸你就可以远走高飞,没有人能拦得住你,你的天玄指黑夜中威力可增百倍。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将解葯给我,解了我的禁制,有我在,千军万马我可以杀他个七进七出。当年在故乡,周家七子弟夜闯贼营,贼众三万余狼奔东突,自夜半至黎明,追逐二十余里所向披靡,贼人遗尸溃逃五十里,你为何不信任我?”

“永旭!我……”冷魅掩面哀泣。

他温柔地将冷魅抱在怀中,笨手笨脚替对方整理衣裙,柔声说:“你有不敢说的苦衷,但必须告诉我,把我当成要好的朋友,我会替你解决困难。听话,我在听。”

“我……我没有解葯。”冷魅凄然哀叫。

“那……我的百宝囊给我。”

“在涂家兄弟手中。”

“你能不能去取来?”

“不可能的,他们……”

后舱传来了舟子急促的叫声:“不好,他们要撞我们的左舷。”

左面传来了洪钟似的沉喝声:“降帆,下旋,举灯。巡江水师营要查你这艘船。”

冷魅惶然而起,拉开左舷窗。

百十步外,黑黝黝的船影,正鼓风而来,以全速斜冲。

她跃出窗,沿舷板奔向后艄,后艄正乱成一团,舟子们忙着清理舱面。

“向右靠,冲向江北岸,快!”她向舟子发令。

不久,已可看清膝脱的岸影。

后面的船逐渐追近,已拉近至五十步左右了。更后些,两艘股俄的船影也跟来了,巨大的风帆看得真切。

豪地一声大震,船冲上河滩。

舱内的永旭站立不牢,被冲倒在舱板上。

小芳背起了他,随着冷魅一群人跃上河岸,脚下一紧,奔向前面林深草茂的小山。

冷魅率领着侍女小英在前面开道,小华小芳随后紧跟,断后的有五名大汉。

黑夜人地生疏;后面有追兵,可说狼狈万分。

这一带除了江边偶或可看到一些小山之外,全是景物大同小异的田野,时届稻熟期,田中不能走动,只能见路即走,向西北方向摸索而行。

由于永旭不能用劲,走路的速度甚慢,走一段路,便得由侍女背一段。

冷魅不肯将他交给五大汉背,因此他艳福不浅,由三侍女轮流背他,三侍女却吃尽了苦头。

追踪他们的人数量可观,第一艘船靠岸后不久,第二艘船在下游不远处就陆,第三艘船不久后也在上游泊舟,三批人各走各路,盲人瞎马般四出寻踪觅迹。

敌踪忽隐忽视,四面楚歌,行止不由自己控制,食宿必须远离城镇村落,这一群男女可说吃尽了苦头。

三天后,她们进入了无尽的山区。

已经是午牌末末牌初,她们在山脚下的松林内歇息。林中小径向北伸展,是一条经常有人走动的小径。

休息的人老规矩分为两处,五大汉相距十余步,聚在一起以包裹为杭,兵刃不离身,分别在树下假寐。

四女则以永旭为中心,在两侧倚树养神。

不久,一名粗眉暴眼的持刀大汉,走近倚树养神的冷魅,神色不友好,用不耐烦的声音说;“冷姑娘,你到底打算往何处去?”

冷魅哼了一声,冷冷地说:“你该去问在后面追踪的人,往何处去由得了我们吗?摆脱他们的追踪,这是唯一可做的事。”

“不管怎么说,再这样不断往北走,你知道后果吗?”大汉的话充满威胁。

“限期还有十八天,你不要说这些话来威胁我。”

“在下用不着威胁你,我不过提醒你,而且期限与我无关,我何必瞎操心?再不往西走或者回头至江边找船,决难在期限前赶到的。”

“后面的人紧追不舍,你敢回头。”

“往西……”

“他们有好几批人,分头穷追,往西岂不恰好被截住?我不能冒险。”

“那你打算……”

“先找地方藏身,也许可找到机会回头。”

“这样吧,人交给在下带走,姑娘便可轻易脱身……”

“不行,本姑娘岂不是失去了护身符?同时,人如被夺走,本姑娘那有活命的机会?免谈。”冷魅的语气十分坚决。

“这……”

“少来打扰,要走你们可以自己走。”冷魅不耐地挥手,像是要赶走讨厌的苍蝇。

大汉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一面走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冷魅情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