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30章 安离绝谷

作者:云中岳

拦路的黑影身材修伟,星光下,黑袍飘飘,一双怪眼似乎反应出星光冷电摄人心魂。两个接近的黑影目耳极为锐利,左右一分隐起身形。

拦路的黑影似乎也有所顾忌,闪在残壁侧方。

双方后住了,死一般的静。

接近的两个黑影附耳商量片刻,突然两面一分,一个掠向窗口,一个跃向拦路的黑影左侧的断墙,迅捷绝伦,暴起暴落经验老道。

拦路的黑影一家狂笑,现身猛扑而上,左手一扬、暗器先发,射向掠近窗口的黑影,同时右手的短杖向前一拂,身杖合一迎向跃近断墙的人。

“哎……”掠近窗口的人狂叫,砰一声摔倒在窗口下,象倒了一座山,双手向前一扳突又浑身一松。

同一瞬间,跃近断墙的人不再下落掩身,在脚未沾地的刹那间,扭身长剑挥出反击。

黑夜间目力大打折扣,双方议一出手,便决定了生死存亡。

两人皆计算错误,发觉不妙已来不及变招了,一剑一杖分别中的,短杖点入对方的胁下,长剑也刺入对方的颈侧。

两人几乎同时结出一声厉叫,撞在一起同时倒地不起,兵刃皆击中对方的要害,落了个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三个人全倒了。

一声暴响,富墙被倒在窗下的黑影扳倒了,烟尘弥漫,似乎整座房屋皆在摇撼震动。

伏在内面窗侧的小英急退丈余,惊出一寒冷汗。

外面交手的情景,她隐约可见,这个黑影是被暗器时倒的,临死的一扳之力,竟把墙扳坍了、力道委实骇人听闻,如果被这死鬼沾上身,那还了得?

又是一阵难耐的沉寂,似乎没有人再试图侵人屋内。

永旭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在旁仗剑戒备的冷魅说:“冷姑娘,你们也该准备了。”

“准备什么?”冷魅问。

“准备离开这里,或者和他们拼老命了。”

“你……你不是说离开更凶险吗?”

“是的,但不离开也好不了多少,谁知道能拖多久?天一亮一切都嫌晚了。目下他们很可能现身谈判,你必须好好把握机会。”

“可是……”

“你们如果不带我走,脱身的机会要大得多。”

“不行,如果没有你,我同样活不成。”

“有我同行更活不成。”

“我宁可冒险。”冷魅固执地说。

“看来,你真也够情意的,下定决心要和我做同命货,我想,你必定有难言的苦衷,是不是?”“为你自己耽心吧,你……”

“你良心感到不安……”

“住口!”冷魅伸手叉住他的脖子焦躁地叫。

不远处的废墟中,突然传出阴厉的语音:“朋友,你们赔袭的手段已经令老夫忍无可忍了,再不见机脱身事夕,将肝脑涂地后悔嫌迟。谁是主事人?出来与老夫当面商量解决之道,休得自误。”

那是一个穿宽袍的人,右手握了一柄乌金如意,那是用来抓背的玩意,但五指爪锋利如刀,用来抓背相当危险,长仅尺八粗如鸡卵。

暗影中踱出一个穿劲装,挟了双怀杖的人,一面接近,一面发出嘿嘿阴笑,在丈外止步说:“原来是追魂吊客弓弘弓老兄,难怪在下的人拦不住阁下。弓兄,宁王府到底来了多少人?怎么事先不打招呼?”

“咦!你不是飞龙寨的三虎程刚吗?”

“正是区区在下。”

“怎么会是你们?”追魂吊客弓弘大表惊讶。

“弓兄以为是……”

“弓某以为是大魔的人。”

“见了鬼啦!兄弟以为你们是满天星的人。”三眼虎顿脚说:“寇老弟并未把话说明,按理,他该事先告知敝寨的人另有同伴,这岂不是自相残杀吗,”

“寇老弟并不知随后派来接应的人,咱们奉命陆路追踪,负责江南岸封锁的人,赶到江上无功,赶过江来追捕的,迄今仍不知寇老弟的下落呢,贵寨主是助寇老弟的?”

“是的,本寨的人已全部出动,四出拦截……糟!如果寇老弟不与寨主同路,寨主到达此地必定重蹈覆辙,与弓兄的人动手,岂不……”

“程老弟,黑夜中敌我难分,这样吧,咱们分别将信号传出,并派人传出信息,暂时于原地等候,或者问清身份再相机行事,以免互相残杀,等天亮之后再行动,老弟意下如何况’追魂吊客抢着说。

“弓兄的高见,兄弟万分赞成。”

“咱们这就传话下去。哦!程老弟,屋内的人,是不是贵寨的人?”

“兄弟还不清楚,很可能是碧落山庄的人,更可能是大魔那群亡命。”

“咱们先围住再说,老弟的人负责东北两面,如何?”

“好,最好放火将他们逼出来。弓兄,你有多少人?”

“本来有二十七名,恐怕被你的人伤了六七位之多。”

“兄弟的人,折损了十名以上。弓兄,这件事兄弟不知该如何向寨主交代呢,糊糊涂涂自相残杀,真是……”

“弓某来得匆忙,不知贵寨的人先到,十分抱歉。”

“彼此都有不是,善后问题尔后再说。弓兄,咱们这就分头行事。”

“好,在下这就派人准备引火物。”

左方不远处,突然传来阴森森的语音:“这里是黄疯子的云孤别墅,主人虽仙逝多年,别墅也成了废墟。但据传说,瑞云峰十绝谷内,经常有不可测的怪事发生,凡是接近云孤别墅的人,皆有不测之祸,因此说瑞云非祥,云孤必绝。你们已鬼撞墙似的进人瑞云峰十绝谷,身在云孤别墅废墟,已经注定了绝运,竟然敢火焚剩下的废室,简直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语气不友好,追魂吊客首先冒火,厉声问:“阁下是何来路?站出来说话。”

“不必问来路,在下只是好意阻止你们自寻死路的人。信不信由你。”

“黄疯子尸骨早已化泥,江湖上从未听说他留有后人、火焚了他的废墟、难道竟有他的鬼魂从地狱里出来报复?阁下想愚弄老夫吗?出来说话,老夫要知道你是谁?”

“在下懒得和你计较,你也不必知道我是谁。”

“难道要老夫逼你出来吗?”

“你?算了吧,阁下,这附近本来有你三名党羽潜伏,我已经把他们清除,要逼我出来恐怕得需要阁下亲自来了。”

追魂吊客举手一挥,身后不远处跃出两个黑影,以奇快绝伦的身法向语音传来处扑去。

一起落、两起落,距语音传出的一丛灌水约五六步,突然不再纵起,两个人向下一仆,声息全无。

“咦!”追魂吊客讶然叫。

三眼虎也吃了一惊,喝道:“李老弟,绕过去看看。”

两个人影从一堵短墙后惊出,从侧方统走,迅疾地到了灌木丛侧方,先用暗器开道,人随暗器上扑。

灌木丛并不浓密,两人从另一面惊出,一个黑影高叫“霍总管,这里根本没有人。”

“没有人?TXTGOGO。”三眼虎大叫。

追魂吊客急掠而进,到了两个同伴旁,伸手一摸一个同伴的口鼻,怒叫道:“该死的东西!是谁下的毒手?”

两个家伙已经死了,气息已绝。

“大家分开来搜!”三眼虎跟到怒吼。

附近人影纷现,二十余名高手搜遍了附近四五十步方圆的地段,鬼影俱无,毫无所见。

“人怎会平空消失了?这是不可能的。”追魂吊客毛骨悚然地说:“除非是鬼魂,决难逃出这么多人的眼下,这人难道会土遁不成?”

“找找看,也许地下有洞穴,有些胆小鬼专门躲在狐穴里装神弄鬼吓人的。”有人大声说:“咱们卷毯似的并肩搜,定可把这混帐鼠辈……哎晴!”

说话的人最后的狂叫,把所有的人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啦?”追魂吊客急问。

“我……我的左耳朵掉了,哎……又掉了一只……”

迫魂吊客吃了一惊,向掩耳狂叫的人跃去。

“啪!”耳光声清脆,追魂吊客不进反退,大叫一声,向右后方踉跄退了三四步。

原处多了一个高身材的黑袍人,背手而立不言不动,阴森森鬼气冲天。星光下,隐约可看到那乱七八糟飞蓬般的乱发,怪眼映着星光似乎冷电四射。

附近的人皆飞奔而至,把怪人围在当中,剑拔刀脱鞘,气氛一紧。

追魂吊客被打得眼冒金星,大牙松动,气得火冒三千丈,乌金如意向前一伸,厉声问:“你是谁?你这只会偷袭的贼王八……哎啪一声响,又传出清脆的耳光声。

怪人的身形倏进倏退,抽完耳光退回原处点尘不惊,进退之间,快逾电光石火,看清的人聊聊无几,宛若鬼魅幻形,快得骇人听闻。

追魂吊客心胆俱寒,被这一耳光打得清醒了,只感到寒流从尾间爬上脊梁,直透昆仑顶,浑身发冷,凶焰尽消。

这老凶魔艺臻化境,目中无人自命不凡,先前出其不意挨了一耳光,或许是对方偷袭得手,仓卒间挨了一下平常得很,这并不能证明对方如何了得。但这次两人面面相对,不仅心理上早有准备,而且乌金如意亦已摆出护身的功架,护住正面控制全身,门户紧密,任何兵刃也不易攻人,更不用说近身用手掴耳光了。

可是,的确是挨了沉重一耳光。

“你……你是人是鬼?”丧了胆的追魂吊客骇然问,嗓音全变了。

一旁的三眼虎也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怪人屹立如山,不言不动如同石人,似乎视同不见,听而不闻。

追魂吊客不敢再走近,再次厉声问:“亮名号!你胆大包天竟敢戏弄老夫?”

怪人丝纹不动:不屑理睬。

三眼虎胆气一壮,双环杖分交双手,钢环喀啦啦怪响,右手杖的前一截抖出,开始绕动旋转,作势进击。

杖头刚旋至第二圈,怪人以令人目眩的奇速转向,身形乍动,恍若电光一闪,便欺近三眼虎。

这次三眼虎总算看清了,但也并未完全看清,反正只看到眼前一花,黑影已迎面压到,本能地左杖挥出迎击,反应超人,应变的功夫十分老到。

可是,仍然枉费心机,挥出的左杖头被怪人一把扣住,随手一挥,当一声架住了旋转着的右杖头,巨灵之掌就从这刹那间的空隙中长驱直入。

“啪啪!”沉重的耳光声像同时暴发。

怪人就在耳光声落的瞬间退回原地,快得不可思议,一进一退之间似在同一瞬间完成。

“哎……”三眼虎厉叫,急退两步脚下一软,砰然坐倒躺下了。

怪人手中多了一根两截的双怀杖,信手丢在三眼虎身侧,恢复背手而立的姿态,似乎刚才并未发生任何事故,唯一令人觉得不同的是,飞蓬乱发似乎无风自摇。

三眼虎撑起上身,感到嘴巴有液体流出,粘粘地,伸手一摸摸了一手血,吃力地站起,突又像是记起了什么,俯身去检怪人丢回的双环杖。

一个自命不凡不知死活的党羽,突然从怪人身后悄然扑上,照怪人的右腰助就是一斧,开山大斧又沉又重,双手用劲力道惊人,这一招“吴刚伐桂”极见功力,被劈中的话,海碗粗的栗树也将分为两段。

怪人似乎身后长了眼睛,斧刃距体不足三寸身形方动,泰然跨前一步,斧挟着劲风掠背腰而过,危机间不容发,一斧走空。

不等偷袭的人收斧,怪人已转身迫近,右手扣住了斧柄,左手食中两指捏住对方的鼻子一拉,整个鼻尖被拉下来了。

“哎……”使斧的仁兄惨叫,丢掉开山斧扭头狂奔,掩住鼻部像疯子般乱闯。

“老夫老了,不想再开杀戒。”怪人丢掉捏来的鼻尖说:“但你们要焚老夫的居所,虽然尚未举火,未进犯仍得接受惩罚。老夫不杀你们,但你们必须留下一些什么,四肢五官都可以,让你们可以永远记住今晚的教训。”

立即有精灵鬼开溜,接着是腿快的人悄然扯活。

追魂吊客人老成精,大半辈子闯荡得来的江湖经验,足以应付当前的危机,硬着头皮说道:“阁下,弓某被你打掉了几枚大牙。算不算留下了东西?大牙虽不算四肢五官,打掉了同样长不出来c”

“这……晤,不错,牙齿掉了并不伤颜面,缺了四肢五官那才丢人现眼,小辈,你很幸运,还不给我快滚?”怪人的口气充满嘲弄:“你大概是一个成了精的狐狸,抓住老夫不想开杀戒这句话,便料想老夫不至于食言杀你,所以妄想套老夫的口风,在嘴皮子上讨便宜。但你别忘了,老夫另有一套灵光的办法对付你这种老姦。”

“阁下有什么花样?”

“很简单,你骂老夫一句,老夫给你一指头快活;问老夫一句话,老夫制你一处穴道。现在,你有些什么怪招,使出来好了,老夫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安离绝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