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4章 贞姑助威

作者:云中岳

两老道的胸口皆裂了缝,虽未伤骨,但伤势并不轻。鲜血如泉涌,失去交手能力。

紫阳观主疾射而进。云帚疾劈而下,来势奇急,罡风呼啸力道千钧。

他向侧一闪。一声沉叱,避挖出招一气呵成、银虹一闪。闪电似的反击,锋尖以奇速掠过紫阳观主的右小臂,袖破肉裂。

紫阳观主大骇,扭身一帚横扫。阻止他追击。

功力相距不远,以快打快。准快谁就占上风。

老道一招失手挂了彩。心中一寒。惊骇之下急退自保。

岂知周永旭智珠在握,试出老道不过尔尔,当机立断乘胜追击,如影附形跟进,把发“举火撩天”,体一声崩散掠顶门而过的云帚,无畏地切人,左掌疾吐。

紫阳观主也不弱,云帚一震之下,可怖的反震力从帚柄传到,虎口发麻,震撼力似乎把右臂震毁,力道直撼心脉,便知道完了,不假思索地松手丢掉云帚,扭身出左掌接招,用上了性命交修的玄门奇学天罡掌自救。

“啪”一声响,双掌接实,劲气激荡中,紫阳观主登登登连退五步,身形一晃再晃,最后总算用余力稳下马步,脸色苍白如纸,口角有血珠缓缓沁出。

“你用的是……是乾元大真力。”紫阳观主虚脱地说:“你可是闲云子的门人?”

“你想盘根究底?”他徐徐迫进。

“宇内三仙的门人,贫道认……认栽……”紫阳观主崩溃了,坐倒在地喘息。

周永旭不好再逼迫,扭头一看,怔住了,怎么四老道全躺下了。

他讶然叫:“谁在助我?”

没有回音,他的目光落在右面的矮林,哼了一声。紫阳观主乘机挣扎而起,手吃力地握住佩剑向外拔。“老道,你想走?”他身形疾闪,劈面拦住说。紫阳观主吃力地站稳,举剑咬牙道:“你……你上吧。”他冷冷一笑,哼了一声说:“在下不想开杀戒,你死不了。”“你……你要……”

“我要你传话。”

“传话?你……”

“不错,传话。去告诉八爪蜘蛛,不要派你们这些不堪一击的人出来送死,叫他自己出来与周某面对面亲自解决。你告诉他,他请来巡检保驾,靠不住的,他可以躲十天,可以躲一月,但他终会出来的,周某有的是时间,我会等到他的,他不能永远躲藏,是么?”

“阁下……”

“我这人记性不差,对从在下剑底留住老命的人,永远不会忘怀。在下只饶人一次,所以你得告诉那些爪牙,当然你更需记住,下次见面,休怪在下心狠手辣,因此你们最好离开乌江镇骆家,离得愈远愈好。我想,你该记住周某的话了,还不快滚?”

紫阳观主打一冷战,踉跄而走。

他目送老道去远,方走近第一名躺着的老道,刚俯身察看,突然警觉地转身,一声剑鸣,人转过剑已指出,反应超人。

一个黑影在丈外止步,娇笑道:“危险!你的耳力委实惊人。”

是一位穿青劲装佩了剑的美丽少女,好面善。

他收了剑,笑道:“我想,你是金贞姑,这才是你的庐山真面目,比小花子神气多了。哼!没得到在下的同意,你为何相助?你杀了他们?你想逼在下于官府落案?”

金贞姑轻盈地走近。笑道:“我知道,神龙浪子从不杀人的,死仇大敌例外。”

“你既然知道……”

“我用泥九射中他们的昏穴,免除你后顾之忧,你不谢我?”

他淡淡一笑,凝视着对方说:“这次在下无意中卷入你们的是非漩涡,首先你得明白,在下不会参与你池州金家的任何计划。其次,我得纠正你对我神龙浪子的错误传闻。不错,在下作事皆留余地,从不妄杀,但决不是不杀人。相打无好手,相斗无好口,刀剑无眼,任何人皆有失手的时候,谁也不敢保证拼搏时不杀人。”

“这我知道,你的剑术,委实出神人化玄之又玄,诡异霸道收发由心,不需下重手杀人……”

“你又错了,在下月刊米并无奇处,只不过在下的看法与你们这些所谓名家高手不同,也从不为虚名浮誉所累而已。”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金贞姑困惑地说。

“很简单,你应该明白,名家高手为了保持自己的声威和尊严,出手必攻要害,甚至有些人以认穴出剑自豪,不出手则已,出则必中要害。而我,却只要有机会,便向剑力所及处下手,哪怕是一小块微不足道的皮肉,我也会毫不迟疑地下手。我问你,如果你我交手,我一剑刺伤你手臂一点小伤痕,或者仅刺破你的衣袖,你作何感想?至少,你心中会怀有戒念。心中有了戒念,运剑便不会如意了,对不对?”

“这……你说得好像有道理。”金贞姑点头道。

“再就是我不介意虚名浮誉,从不为保全自己的声誉而拼命。”

“所以你不直接向八爪蜘蛛公然叫阵。”

“对,我会把握时机,逼他露出原形,使他孤立而情急拼命,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不会硬往陷阱里跳,而要他跳我挖下的陷阱。”

“哦!你这人好可怕。”金贞姑摇头道。

他呵呵笑,轻松地说:“只要你为人处事正大光明,用不着怕我。呵呵!你父亲铁背苍龙就是池州大豪,声誉并不见佳,最好转告令尊不要惹我,他就不会落得如此焦头烂额。哦!我问你,八爪蜘蛛大门口所留的两行字,是你所留下的?”

金贞姑慧黠地笑道:“我只想吓他,并无其他用意c”

“姑娘,你已经惹了我了。”

“周兄这……”

“你在浑水摸鱼,你……”

“且慢,你说得不公平,你办你的事,我办我的事。你做事留余地,从不杀人。而我留下的字,说要大屠杀,口气是我的而不是你的,你总不能将这笔账算在我头上。”

两人靠得很近,他伸手在金贞姑的粉颊拧了一把,摇头笑道:“你这张小嘴能说会道,还会强辩。你给我离开乌江镇,等我办完事再办你自己的,知道么?”

“如果我不……”金贞姑羞笑着说。

“我认为你在浑水摸鱼,我会揍你一百板子赶走。”他半真半假地说。

金贞始向他做鬼脸,笑道:“这么利害?本来,家父怕八爪蜘蛛追赶,所以派我带人觅机阻止,目下他已经疲于奔命,根本不需担心他带人追赶,因此,我保证不碍你的事,怎样?”

“好,我信任你,但你必须记住,我已经警告过你了。现在,你解了他们的昏穴,我该走了。”

“等我,咱们一起走。”金贞姑急急地说。

骆府人心惶惶,风声鹤唤,草木皆兵,见机溜走的人愈来愈多,事实上,八爪蜘蛛已陷入孤立的困境了。

紫阳观主把话带到,溜走的人更多了,留在骆府的死党,莫不人人自危,暗中各作打算。

三天三夜,骆府的人不敢离开宅院一步。

三天三夜平安无事,巡检司的人终于撤走了,这些人不能长久驻留,撤回浮沙口,他们的事多着呢,总不能长期留在骆家做保镖。

第四天夜间,骆家又发生了意外,有六名警哨被打昏,制死了右手的手少阳三焦经,右手算是毁了。

八爪蜘蛛愤怒如狂,次日亲自带了瓜牙至郊区穷搜,闹了个鸡犬不宁。

暗桩与眼线重新开始布置,这些人皆从外地派来,是八爪蜘蛛的两位拜见从外地派来的,这些人不与骆家的爪牙接触,秘密分散至各地潜伏。

傍晚时分,周永旭睡了一整天平安觉,在紫阳观东北角约两里地的一座大树林内,折枯枝生火准备晚膳。

三根树枝做了一个三脚架,一根光滑的树枝穿了一只洗剥清爽加了配料的大公鸡。放在炭火正旺的火堆上慢慢地烤,悠闲地转动树枝上的鸡。口中泰然地唱着萨都刺的《满江红·金陵怀古》:“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玉谢堂前双燕飞,乌衣过田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度注。到而今只有蒋山青,秦淮碧。”

“碧”字声落,他抓住穿着烤鸡的树枝,人化龙腾,凌空升上头顶上空两丈高的横枝。

“好俊的身法!”下面有人叫。

他轻灵地飘下,摇头道:“老前辈。你知道你冒了多大的风险么?”

不速之客是南乞,支着打狗棍怪笑道:“哈哈!算定你要用鸡打我,岂知却失算了,你竟狡猾得连人带鸡上了天。小气鬼,乖乖分一半给我老要饭的,不然咱们没完。”

他在火旁坐下,抓起酒葫芦丢过说:“见者有份,在下不会小气。你先喝酒,咱们好好喝两口。老前辈,那天真该谢谢你。”

南乞先喝了两口酒,笑道:“小意思,不必放在心上。那天我感到十分困惑,你被他们整得那么惨,居然在最紧要关头遁走,委实不可思议。再就是你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溜之大吉,为何事先不反抗?”

“反抗?要是我不够机警装死,恐怕不死也得成残,我可没有你们那些白道英雄宁死不辱的豪气。来,这是你的一半鸡。”他折一半鸡递过。

南乞接过鸡站起说:“咱们一面走一面谈。”

他一面撕鸡肉往口里送,一面说:“吃比天大,我可不顾吃时走动。”

南乞吞下一口鸡肉说:“你如果不顾金贞姑的死活,尽管坐下来慢慢吃。”

“什么?金贞始有了意外?”

“岂只是意外?她落在夺命神判手中了。”

他吃了一惊,但仍然意似不信地说:“你别开玩笑,小丫头精明机警,躲得很好,何况她身边还有五六名高手保护。”

“她精明机警,但逃不出老江湖夺命神判的手掌心。昨晚她不该也到骆家附近看风色,夺命神判已钉死了她,一个时辰前,在乌江浦把她擒住了。”

“哎呀!她进了骆家?”

“夺命神判不傻,料定你今晚要重人骆家,所以他根本不在骆家出人,要在外围等你。”

“那……人呢?”

“在乌江浦的一座茅棚中,那是一座荒废了的渔棚,附近两里内没有人烟,谁也不知这位仁兄带了爪牙躲在那处鬼地方。”

“咱们走。”他断然地说。

乌江浦,在镇东四里左右,目下的乌江已变成小沟,淤塞成一片泽地。

这里是当年乌江亭长系何等候霸王渡江的地方,满目芦苇,荒野渺无人烟,有些河床已变成丘陵地,沧海桑田,景物全非。

南乞找到了那座破败的茅棚,早已人去棚空。

两人先在附近搜查一遍。发觉是一座空棚,便大胆地抢人棚中。

首先,他们嗅到血腥。

周永旭吃了一惊,知道不妙,金贞姑大概完了。急忙晃亮了人折子。

南乞机警地吹熄他的火折子,镇然道:“咱们来晚一步,退!”

“我要看看。”他焦急地叫。

“不必看了,有三具尸体。”南乞向外窜。

他关心全贞姑的生死,仍然晃亮了火折子,看清了一切,他只觉气涌如山。

三个青衣人双手被反缚,咽喉挨了一刀,尸体尚未变僵,显然是被缚住处死的,凶手走得十分匆忙未加处理。

“你认识这三个人么?”他沉声问,杀机怒涌。

南乞窜人,瞥了三具尸体一眼,点头道:“死去许久了,他们是铁背苍龙的三名得力弟兄,翻江鳌孙勇,浪里飘郑庚,和疤颈张一刀。”

周永旭虎目中冷电四射,神色冷厉地说:“好,他们杀人了。八爪蜘蛛,你好毒,好狠。”

南乞退出拥,苦笑道:“金姑娘也太过任性,我告诉她要早日离开,她却当作耳旁风,赖在乌江镇不走,这是何苦?小兄弟,你有何打算?”

身后没有回音。

老花子一怔,重新钻人茅棚叫:“小兄弟,你还不走?”棚中黝黑,哪有活人?地下三具尸体寂然不动,血腥刺鼻,周永旭已经失了踪。

“咦!他竟然无声无息地走了,怎么可能?”老花子骇然自语。

他仍不死心,在附近找了一圈,不得不承认事实,周永旭确是走了,像鬼惯般从他这位老江湖身后消失无踪。

周永旭早就走了,是发狠而走的,他年轻,保有一颗赤子之心,闯荡江湖两年,未沾上多少江湖恶习。

但他也有年轻人的缺点,耐性有限,受不了进一步的撩拨,见不得不平事。无事时狂放不羁,心肠软好说话,但一旦被激怒,发起疯来性情大变,便成了极端危险的半兽性人物。

八爪蜘蛛用残忍的手段对付他,他并不介意,因为他受得了。因此迄今他出手都有分寸,尚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贞姑助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