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5章 浪子戏博

作者:云中岳

船的目的地是安庆府,沿途起货搭客,因此行程慢得不可再慢,但他不在乎,江湖浪人有的是时间。

他住宿的前舱共有六名客人,两个是押贷的水客;两个是往安庆探亲的年轻人;另一个年约半百,形容枯槁,一天说不了半句话的衰老中年人。

后面的舱房由于有女眷,不知住了些什么人,出门人自顾自,谁也懒得理会后舱房的客人是何来路。

舱不大,客人分据两边。

他占了一席床位,包裹当枕衣作被,船上不供给被褥,没带被盖的人活该挨冻喝西北风,四月天气冷尚未全消,晚间不盖被的确吃不消,但他根本不在乎。

夕阳西下,江风料峭,所有的客人皆躲在舱内养神,船缓缓上航,在波涛中颠簸不定。

他的芳邻,就是那位半死不活的中年人,下身盖了一床老旧的棉被,靠在包裹做的枕头上,目光茫然直视,像个经历千百年风霜行将碎化的石人。

左首的铺位,是两水客之一,一个不苟言笑土头土脑的中年汉子,整天抱着盛物的褡裢,连睡觉也抱在怀里不肯放手。

舱门是闭上的,他后面有一个小窗,透人微弱的光线,不时可看到船伙计在舷板上走动。

“嗨!”他向水客打招呼:“是不是到太平府了?”

“快了。晚上在太平府泊舟。”水客信口答,瞥了他一眼,再低头看看抱在怀中的褡裢,生怕被人抢走了似的。

“在太平卸货?”

“不。”水客爱理不理地答。

“听船家说,要多载几个客人呢。”对面的一位探亲年轻人接口:“多载一个就多赚几文。”

“老天爷!这样走下去,哪一天才能到池州?我是到池州去的。”他懊丧地前咕:“看样子,会活活闷死呢。”

“大概要十天半月吧。”年轻人说:“喂!你贵姓?”

“在下姓周。你呢?”

“姓李,到安庆。找些事消遣,如何?”

“消遣?如何消遣?”

“掷双陆,怎样?”

“见鬼呀!哪有用具掷双陆……”

“用具不够不要紧。”年轻人说,一双鼠眼乱转,在怀中掏出两颗骰子:“有两颗骰子就成,掷简单的比大小,很有趣的。”

“哦!有趣?怎样掷法?”他颇饶兴趣地问。

“瞧,掷下去就成。”年轻人啪啦两声将骰子掷在舱板上:

“’哎呀,一二饿死儿,输定啦!来,你试试看。”

年轻人拾回骰子扔扔手,含笑递给他。

他握在掌心摇了两摇向下一丢:“喝!五六呢。”

“五六比天大,你赢了,看我的。”年轻人说,拾过骰子放在双掌中乱摇一阵,掷下了。

“二三,有五点。”他说。

年轻人的手气差劲得很,掷了十余次,只有一次掷出八点,赢了他的七点,而他有四次掷出双六十二点。每一次都比对方的点子多。

闲着也是闲着,他玩得很开心。

不久,对面那位年轻人撇撇嘴说:“嗨!你两个这样玩有什么意思?”

“好玩就是好玩嘛。”姓李的说:“你想怎样玩?”

“这本来是博具,玩而不博算啥玩意?”

“哦!你想博?”

“当然,你敢不敢?”

“博什么?”

“当然是博钱,我杨芳有的是银子。”

姓李的在怀里掏,掏出两吊钱说:“咱们十文博一次,如何?”

“不,赌注大小了,没兴趣。”杨芳不屑地撇撇嘴,掏出三个十两的银元宝托在掌心说:“一两银子可换六百文,谁和你玩制钱?”

“老天!你一掏就是三十两银子?”姓李的惊叫。

那年头,物价还算平稳,米一斗不过卖五十文左右,买亩田也不过六七两银子,买一只鸡鸭,要不了二十文。

“‘多着呢!”杨芳拍拍作枕的包裹。“你有银子吗?一博十两八两才有意思。”

“晦!周兄,你有银子吗?”姓李的向周永旭问。

“有倒是有,你……”

“你手气好,和他博一博,赢他百儿八十的岂不甚好?既赚钱又可消遣,何乐而不为?”

“这……好不好,不论谁输谁赢,都……”

“你真笨。”姓李的附耳说:“这家伙是个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金银多的是,不赢他一两百银子岂不是大傻瓜?来吧!这样吧,你先借给我好不好?我和他博。”

姓李的真透着亲密,伸手向他怀里掏。

他格开伸来的手说:“慢点慢点,我只有十两银子……”

“十两正好,赢了他就还给你,放心吧,稳赢。”

“这……”

“拿来吧!不信我马上赢给你看。”

他笑笑,掏出一锭银子,手尚未张开,姓李的像是苍蝇见血,一把就夺过向杨芳说:“来来来,十两一博。”

杨芳移坐过来,笑嘻嘻地放下十两银子说:“输了可不要哭爷叫娘的,来吧!”

“三次掷吧……”

“不!不要小儿科,一掷决胜,谁大谁赢,你先请。”

半死的中年人突然伸手拍了拍周永旭的肩膀,有气无力地说:“年轻人,不要和他们……”

“老不死你干什么?”杨芳大声咒骂:“滚远些,不要扫咱们的业

“算了算了,杨兄,别理他。”姓李的打圆场:“瞧,我掷啦!”

周永旭笨头笨脑的样子很可笑,拍着手叫:“妙啊!十一点,十一比天大。”

“糟透了,这下可输定啦!”杨芳懊丧地说,无精打采地拾起骰子,摇几摇向下一丢。”

“五点,二三点,我赢了。”姓李的抓回两锭银子欢呼:“杨老兄,我的手气转啦!”

杨芳放下两锭银子说:“这次二十两,敢不敢?”

姓李的把银子向下放:“运气来了泰山都挡不住,只怕你不敢。”

这次由杨芳先掷,手气不坏,一个六一个四,而姓李的竟然掷出五六十一点,赢了这一注。

周永旭一把抓回自己的那锭银子说:“我把本钱拿回来,免得

“傻瓜!”姓李的劈手夺回:“这时拿回本钱,会转手气走霉运的。”

三掷两掷,姓李的最后掷出三点,被杨芳掷出的四点赢走了最后一锭银子,姓李的垂头丧气,埋怨周永旭说:“瞧吧,都是你不好,要不是你要拿回本钱,我哪会转霉运?”

“你怎么能怪我?”他傻兮兮地说:“是你掷得差劲,怎能怪我?哦!还我的银子来。”

“咦!我为何要还给你?”姓李的在耍赖啦。

“你借我的……”

“不错,我借你的,但不是说明了吗?赢了再还给你,没错吧?”

“这……”

“我没赢,如何还你?”姓李的理直气壮反驳。

话说得有道理,周永旭真傻啦!

“除非你还有银子,不然扳不回来了?”姓李的进一步挑逗他:“你的手气好,早该让你自己掷的。还有没有银子?我保证你可以把他的银子全赢过来。”

“算了吧!凭他那块料;还能把本扳回去?”杨芳得意洋洋地说。

“快把银子掏出来,赢给他看看。”姓李的又要动手向他怀里掏了。

“好,我看看还有没有。”他笨手笨脚地扣开包裹。半死半活的中年人正要说话,却被杨芳背着周永旭举起大拳头坚眉瞪眼唬住了。

周永旭东摸西摸,掏出五片金叶子。五锭碎银共计十两,抓在掌心说:“我这是卖地的钱,管用吧?”

杨芳和姓李的鼠目放光,乐坏啦!

“金子不折官价,每两折银子十两好了。”杨芳大方地说:“你总共有六十两银子,我们一次博,怎样?”

“来吧,一次就一次。”姓李的夺过金银往下放,将骰子塞在周永旭手中:“掷呀!准赢。”

杨芳放下六十两银子说:“我先掷。怎样?”

“不要让他先掷,你现在的手气正好。”姓李的说,抓住他握骰的手往外扬。

“啪啦!”骰子落舱板,一三,四点。

“糟了!”他拍着大腿叫苦。

“该我了。”杨芳得意洋洋地说,抓起骰子在掌心拍了一拍,呵口气合掌摇几摇,一声怪笑向下掷。

“啪啦啦……”骰子着板连翻四五转。

“一二,三点。”他大叫,一把将银子全部拨回。

“见了鬼了。”杨芳盯着骰子发呆,一红二黑,三点,半点不假。

“还敢来吗”姓李的问。

杨芳在包裹中取了十锭银子,没好气地说:“我不信你真有那么好运气,一百两一博,来吧。”

姓李的不管周永旭肯是不肯,夺过一百两银子往前一推,说:“你先掷。”

杨芳抓起骰子,老习惯先拍两拍再摇动,掷出了五六十一点。

“这次可完蛋了。”周永旭懊丧地说。

除非他能掷出十二点,不然输定啦!

他抓起骰子,合在掌中念念有词求菩萨保佑,向下一掷,骰子一阵急转,最后全面红:十二点。

“哈哈哈……”他狂笑,伸手抓拨赌注:“十二点。”

“慢着,你这是十点。”杨芳叫,先抢骰子翻置两个五:“你输了,这位李兄是见证。”

“不错,是十点。”姓李的说:“周只,愿赌服输,你不能要赖。”

他不再装傻了,一把揪住杨芳的衣领,冷笑道:“阁下,你的招子可得放亮些。”

“放手!”杨芳阴森森地冷叱:“你大概瞎了眼,敢在我飞鱼杨芳面前动爪子,你活得不耐烦了。”

声落手出,右手食中两指来一记双龙戏珠取双目,好快,手一招便中的。

他哎一声怪叫,仰面便倒。

“噗!”姓李的给了他一掌,劈在耳门上力道十分凶猛,存心要他的老命。

“把他丢下江去。”杨芳说,开始拾金银。

半死半活的中年人突然狂叫,居然嗓门甚大:“谋财害命啊!船家救命。”

“这家伙碍事。”姓李的抓回骰子叫:“要他永远闭上嘴。”

杨芳向中年人外去,要下毒手了。

“谁要是乱说话,小心他的老命。”姓李的向两个战栗着的行商凶狠地说:“大江的水上好汉说一不二,你们不希望下江喂王八吧?”

舱门拉开,一名船夫大声喝问:“住手!你们真有人谋财害命?”

飞鱼杨芳已叉住中年人的咽喉,赶忙放手急步堵住舱门,口中叽叽咕咕说了几句外人听不懂的话,右手在胸前打出怪异的手式,压低声音说:“这里的事咱们负责,没有你们的事,船晚片刻靠码头,知道吗?”

船夫脸色大变,语不成声:“可……可是……”

“你不希望再吃这条江的水了?”飞鱼厉声问。

船夫身后突然出现一位穿团花长袍,相貌堂堂留了三绝长须的中年人。背着手冷笑道:“是不是除了船家之外,所有的乘客都得灭口?不然,官司你打定了。”

飞鱼杨芳吃了一惊,回身扑向自己的包裹,迅速地拔出”一把匕首,狂风似的冲向舱门。姓李的也在包裹内拨出一把分水刀,随后向外抢。

“阁下的口气像是官府的鹰爪。”飞鱼杨芳向背手而立的中年人凶狠地说:“在下要替你招魂,你认命啦!”

“在下正要找机会到安庆找混江龙,苦于没有藉口。”中年人欣然地说:“你两个该死的东西偏偏在此作案,正好给在下把温江龙关进监牢的好线索,你要动匕首行凶,在下只好先废了你们,上呀!”

飞鱼杨芳大吃一惊,不敢再逼近,问:“你阁下是……”

“南京五城兵马司,北城副指挥使戚。”

飞鱼杨芳大骇,不由自主退了两步,惊恐地叫:“戚报应!你……”

姓李的更惊,奔向右舷准备往水里跳。

舱角人影闪现,一个青衣人踱出叫:“此路不通。”

“你……你是……”姓李的悚然止步问。

“应天府一级巡捕俞。”

“老天爷!鬼见愁俞瑞。”姓李的腿都快软了:“南京双雄全来了,我……”

“你的刀快掉了,小心砸伤自己的脚。”鬼见愁说,踱下舷板淡淡一笑。

南京双雄,指的是戚副指挥使戚报应戚祥,和应天府捕头鬼见愁俞瑞。

威报应负责南京北城的治安,鬼见愁负责南京首府江宁地面的安全。论官位,威报应仅是正七品小官,鬼见愁更小,从九品刚入流。

这两位小官官虽不大,但大权在握,武艺超生拔俗,铁面无私执法如山,铁腕所及,江湖宵小闻名丧胆,所以绰号叫报应和鬼见愁。那些有案的江湖巨臂,在南京决不敢亮名号;连那些大官巨室的权贵子弟,也畏之如虎。

他两位对犯案的人有一套最灵光的办法,那就是凡是胆敢拒捕的人,一律先废了再办,从不理会犯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浪子戏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