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7章 香海魔官

作者:云中岳

小凤双腿落空,身形已转回原位,暴起跟踪猛扑,纤纤玉手奇快地光临周永旭的背心。

周永旭丢掉锄柄和包裹,右转大旋身用上了擒龙手,缠搭姑娘的腕脉,姑娘用徒手相搏,他当然得以徒手反击。双方都速度惊人,噗一声双掌接实,两人都不敢大意将招使老,因此皆及时改变手法接触,由于两人皆心存顾忌未用真力,一沾即分。

周永旭斜移一步,扭身踏进左掌拍向姑娘的右肩,以快打快抢制机先进攻。两人的身形逐渐加快,攻守之间险象环生,各攻了三二十招,掌指逐渐注入了内家真力。

小凤的人全部到齐,站在西首观战,赵叔神色凝重,向身旁的多臂熊说:“费兄,你能看出这小伙子的家数吗?他攻敌的招术神奥已极,小凤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呢。”

“看不出来。”多臂熊苦笑:“太快了,看不出门路家数、天下各门派的招术,大同小异相差不远。除非在生死关头伸出绝学秘招,不然很难看出门路家数的,小姐的内力修为要差些。她不该逐渐加劲的。”

“费兄,你看不出小伙子出招的异象吗?”

“这……好像有点不对,三爷是否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多臂熊说。

“对眼神变化兄弟是外行,我指的是他发劲有异。”

“是的,兄弟在眼神中发现的,小伙子攻招时轻灵快捷,不带丝毫火气,像是毫无力道,但接触时真力勃发,雷霆万钧。”多臂熊懔然说:“这是说,他的真力已修至收发由心境界,力不虚发,劲在接触时方突然发出,你只要留心他的眼神,便可看出他发劲的变化,他必定久斗不疲,小姐胜他不是易事。怪事,谁能调教出如此超凡的门人子弟?”

“我看,最好是逼他暴露出师门绝学来。”赵叔沉吟着说:

“也好及早劝他改邪归正,这种人才沦落黑道,是武林难以弥补的损失。”

“你的意思是……”

“联手逼他。”赵叔断然说。

“这……这恐怕行不通,不要说小姐不肯,咱们也不能置武林规矩于不顾,自损碧落山庄的声誉。”多臂熊郑重地拒绝。

周永旭已接下小凤五六十招狂风暴雨似的快攻,逐渐打出真火,小凤也大为不耐,内家真力逐步加强,鬓脚已现汗影,好胜心促使她下重手了。

噗一声响,两人的右肘斜向接触,力道奇重。这瞬间,姑娘一声娇叱,反掌拍向周永旭的面门,近身相搏,这一记阴掌如果不用内家真力,即使能击实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周永旭功行右臂,向上一抬,左掌从肘下斜劈而出,以攻还攻急袭姑娘的胸腹交界要害。

“啪”掌背击中周永旭的右小臂。

他感到整条右臂如中电击,可怕的异劲直撼心脉,人向下一挫,攻出的左掌自然落空,他没料到姑娘突下重手,这一记阴掌几乎毁了他的右臂。

他大吃一惊,右足一点斜掠丈外,虎目彪圆咬牙说:“在下第二次上了你的当,咱们山不转路转,后会有期。”说完,他略为揉动右臂,大踏步走向丢置包裹的地方。拾起锄柄挑起包裹,举步便走。

小凤呆呆地站在原地,盯视着自己的手掌发证。

赵叔身形疾闪横住去路说:“小兄弟,留步。”

他一咬牙,愤怒地取包裹背上,锄柄徐徐上扬,一字一吐地说:“阁下,你们无理取闹,纠缠了在下三个时辰,耽误了在下十万火急的救人大计。”

“小兄弟……”

“我警告你,周某的容忍度有限,碧落山庄的名头也唬不了我。”他逼进两步,像一头行将发威的猛虎:“在下要救的人命在呼吸间。如果他们有了三长两短,后果完全由你们负责,碧落山庄必将以百十倍的代价偿还,如果你阁下认为周某是虚声恫吓,那你算是瞎了眼聋了耳,你给我滚!”

最后一个滚字像一胄焦雷,锄柄一挥,风雷聚发,以雷霆万钧之威向赵叔点去。

赵叔哼了一声,大袖急挥。蓬一声大震,罡风四逸,大袖化为千百碎片,向四方激射,赵叔像断了线的风筝,翻滚着倒飞两丈外,砰一声伏倒在地。

多臂熊大骇,截声叫:“慢来……”

“你也吃我一棍。”周永旭怒吼,抢进一棍扫出。

锄柄的啸风声如同隐隐阴雷,快逾电光一闪,多臂熊怎敢接?侧跃丈外,第二棍接题而至,横腰扫到,比第一棍更凶猛更霸道。

多臂熊心中发寒,再次闪避。啪一声暴响,第三棍把一株合抱大的巨树齐腰击断,断处如被万斤巨爷所砍,断痕整整齐齐,在一阵枝断干折的暴响中,巨树轰然倒下了。

大乱中,周永旭身形暴起。向东冉冉而逝。

多臂熊惊得浑身冒冷汗,只感到手脚发软,掌心全是汗水。骇然叫:“这小子怕不有万斤神力?”

赵叔被一名小后生抱起,在巨树倒下的前一刹那跃离险境。他被放下时几乎仍难站稳,大袖不见了,露出皮肤沁血一片殷红的光赤小臂,毛骨悚然地说:“这小伙子竟然练成了九成罡气,怎么可能?老天!咱们是两世为人,如果他真的要杀我们,咱们六个人禁不起他全力一击。”

“咱们把事情弄糟了。”多臂熊余悸犹存,语音走了样:“我担心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你是说……”

“他说我们耽误了他的事……”

“赵叔。”小凤脸色苍白地说:“我……我不该突然使用摧枯掌,我……”

“小凤,事情已经发生,用不着自责了。”赵叔摇头苦笑:“走吧,到应天府再打听他的事。”

六个人垂头丧气向西走,小凤一面走一面自怨自艾:“都怪我不好。我……并不该被逼急了使用摧枯掌的。”

走在前面的赵叔摇头苦笑:“这种人性情不稳定,初闯江湖缺乏经验,凡事一知半解,最为危险,今天咱们碰上了,总算不幸中之大幸。”

“他不像是初闯江湖的人呢。”多臂熊不以为然。

“错不了。”赵叔进一步解释:“这种人身怀绝学,而年轻血盛性格不稳定。对江湖情势一知半解,对前辈的高手名宿心中不无顾忌,所以不敢与咱们碧落山庄结怨冲突。由于身怀绝学,却又怕暴露身份,因此与人动手皆尽量压制自己的冲动,尽量隐藏自己的绝学奇技,不到生死关头,不会现出本来面目,所以这种人最为可怕。也许他会装成懦夫,让你把他打得半死,也许他会装疯卖傻,整得你啼笑皆非,但如果牵涉到生死大事,发起威来真令人毛骨悚然,岂只是可怕而已?记得大魔云龙三现欧阳春风年轻时的传闻吗?他被太行五丑折磨得死去活来,最后在要丢他进兽窟的紧要关头,他发起威来挣断鸭卵粗的巨链,一口气连屠十八名顶尖儿高手,火焚五虎庄,一百二十名源悍黑道与绿林高手尸横遍地。二十年前扮走方郎中,为争诊金得罪了河南武林世家中州一剑,被中州一剑制住了任督二脉,诬陷他是江洋大盗送官究治,在大牢中受尽苦刑,最后屈打成招判了个秋决后,就在判决后的当晚,他挣脱铐镣越狱,知府大人午夜飞头,推官尸悬鼓楼。中州一剑一家五十六口,只留下两名病重的使女,江湖朋友提起这位大魔,谁不心惊胆跳?”

“你是说,这位周永旭也是与大魔性情相近的人?”多臂熊心凉胆跳地问。

“但愿我猜错了。”赵叔忧心忡忡地说:“如果不幸而料中,今后咱们碧落山庄,将有无穷风波发生。咦!看前面那两个人……”

百十步外,一名花子打扮与一名村夫,正沿小径急步而来,花子手点打狗棍,村夫左手握了一个长布囊。

“咦!那不是南乞吗?”多臂熊欣然叫:“南宫兄,别来无恙。”

双方脚下加快,渐来渐近。南乞在十余步外供手大笑道:

“呵呵!奇闻奇闻。碧落山庄的李庄主,十年来禁止门下士在江湖鬼混,怕出批漏丢人现眼,今天竟然有两位长期食客出现在神武山左近,大概是太阳从西天升起来啦!呵呵!费兄赵兄,久违了。”

“南宫兄,你这一张嘴,仍是那么缺德。”赵叔行礼笑道:“近来如意吧?”

“好,好,太好。”南乞拍拍肚皮:“天天酒足饭饱,无忧无虑混日子,都快脑满肠肥啦!呵呵!当然没有你天罡手赵恒赵三爷活得惬意舒泰。你知道,年头不好,肯用大把钱财施舍的人不多了。来,我替你引见一位洗手归田的黑道朋友。就算他高攀好了。”

“在下姜承先,往昔的匪号是追魂使者。”村夫握着长布囊行礼:“目下是牛堵山下的庄稼汉。”

“哦!原来是姜兄,失敬失敬。”天罡手客气地回礼:“在下赵恒,那两位是多臂熊费鹏兄,与生死判敖鸿兄。”

南乞目灼灼地打量小凤,笑道:“小姑娘,让老要饭的猜猜看……”

“不用猜。”天罡手笑答:“你曾经见过敝庄主……”

“对对,真像。”南乞说:“千幻剑人如临风玉树,他闺女哪能像个母夜叉?呵呵!”

“大叔笑话了。”小凤羞笑行礼,向两个小后生说:“小春小夏,过来向南宫大侠请安。”

两个小后生是姑娘的侍女,女扮男装抱拳行礼。

“怪事,你们来神武山有何贵干!”南乞笑问:“是不是贵庄主大发慈悲,动了出山之念,重出江湖仗剑诛魔,先向二魔香海宫主开刀?”

“你说什么香海宫主?”天罡手惑然问:“我们是途经贵地的,本应十年来已不过问江湖事,南宫兄忘了吗?”

“哦!我南宫乐记性真差。”南乞撇撇嘴说:“看你们身无寸铁,当然是修真养性不管他人瓦上霜啦!老要饭的与姜兄有大事待办,少陪了。”

“且慢。”天罡手伸手虚拦:“南宫兄行快天下,见闻广博,兄弟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

“人?说说看。”

“一位姓周名永旭的人,这是路引上的姓名,不知是不是真名……”

“呵呵!你找对人了。”南乞怪笑:“他是最近两年来颇有名气的年轻人,绰号称神龙浪子,行事又白又黑,专向为非作歹的大户勒索。老要饭的正要去帮助他,他与姜昆交情不薄。你瞧,姜兄带了剑,为朋友不惜破成重沾血腥。告诉你,老要饭的与姜兄这次前来助拳,八成儿是凶多吉少,但咱们甘愿上刀山,死而无怨。姜昆,走。”

小风急抢两步,脸上变了颜色,急问:“南宫大叔,你是说他真的有重要的大事待办……”

“李姑娘!不关你碧落山庄的事。”南乞深深吸入一口气:“贵庄庄名碧落,高高在上,没有任何妖魔鬼怪,敢上穷碧落下黄泉登门讨野火,你们也不管黄泉的事。”

“大叔,请告诉晚辈有关详情。”

南乞怪眼一转,瞥了追魂使者一眼,笑道:“这件事是姜兄告诉我的,我与那小伙子有过多次见面之缘,你们与江湖断绝了往来,也许对江湖事并不算陌生。昨天,小伙子与南京大名鼎鼎的名捕同船抵达太平府……”

南乞将经过概略地说了,最后说:“老要饭的已打听出混江龙今早用十万火急的快船,到芜湖科舵搬运价值万两银子的金银珠宝,向香海官主换取南京双雄。老花子已算定金珠这时该已运到府城附近,那些恶贼一到香海宫,该是周小弟动手的时候了。我和姜昆的时辰不多啦!赶上香小兄弟摇旗也是好的。走吧,姜兄!”

“大叔。晚辈跟你走。”小风抽口凉气说。

“小凤……”天罡手急叫。

“赵叔。我非去不可。”小风坚决地说:“小春,到藏坐骑处取我的剑来,快!”

“李姑娘,你怎么啦?”南乞笑问。

“那位神龙浪子,把我和费兄都击败了……”天罡手苦笑着说。

“赵兄,怎么一回事?”南乞惊问:“你们还想去找他报复。”

“晚辈要助他一臂之力。因为一些小误会。我们白耽误了他重要救人大计。晚辈愿意用生命来补偿他。”小风庄严地说:“他刚走不久,已没有多少时间让他策划救人大计了,我好后悔,我……”

“小夏,你也去,把坐骑全带来。”天罡手沉声说:“事已至此,必须断然行事。南宫兄,咱们一起走。”

“什么?赵兄,你……”南乞急问,心中暗喜。

“碧落山庄并未退出江湖,庄主也未封剑。”天罡手大声说:“本庄不想过问江湖事,但碰上了不平事却不能不管,兄弟这次奉命陪伴小姐出外游历以增长见闻,庄主并未禁止兄弟行侠仗义。”

“哈哈哈哈……”南乞狂笑:“妙极了,真是妙不可言。你这一来,真是功德无量,李庄主自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香海魔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