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8章 赶赴九华

作者:云中岳

碧落山庄的人,怎会来救南京双雄?他大感困惑。

“你……你也败在他们手中?”香海宫主惊问。

“这并不丢人,在下连一个小姑娘也接不下。”他故意危言耸听:“第一次被击中章门穴被擒,第二次几乎一掌断臂,在下只有望影而逃。”

无量天君的真才实学,比香海宫主差不了多少,但接不下周永旭一招,目下奄奄一息去死不远。而周永旭却一而再的在碧落山庄的绝学下失手,竟然到了望影而逃的地步,想起来就令女魔毛骨悚然。

“启禀宫主。”侍女在催促:“李家凤说,片刻之内不将人送出,他们就要进来放火了,南乞老狗又说,太平府的民壮正在途中,不久就可赶到合围……”

“传话下去,在香海阵埋藏他们。”香海宫主怒吼。

“且慢!”周永旭大叫:“他们如果放火,你的香海大阵有何用处?”

“我要先杀这两个狗官……”

“你想到后果吗?碧落山庄传下侠义柬,官府行文天下,你逃得掉?宫主,三思而行,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忍不下这口恶气……”

“不忍也得忍。宫主,你如果一意孤行,不啻自掘坟墓。再说,要杀他们,你必须通过我这一关。”

“你……”

“我是当真的。我一动手,等于是里应外合。”

“你不是说他们在追捕你吗?同仇敌汽……”

“我怕他们,那些人可怕极了,我还不想送死呢。”他装得很像,持棍的手在发抖:“你送他们出去,我从后面溜走,拜托拜托,请不要说出我的行踪来。”

他纵向长案,一把抓起他的金里,丢了锄柄说:“宫主,我可要躲在一旁等你,免得被他们看见。”

他一走,香海宫主更是心惊,向白袍人叫:“把他们送出去。鬼见愁,你必须阻止官兵前来騒扰。”

人刚送走,右窗口出现周永旭的脸孔,亮声叫:“宫主,谢谢你,后会有期。”

“你……”香海宫主急叫,他已经走了。

“你们还不走?”香海宫主向混江龙五个人说:“从后谷走,我派人带你们出去。无量天君的后事有我办理,不必管他了。”

从香海官到谷口宾馆约有里余,宾馆位于路左的山坡下,登上山坡,便可看到花木扶疏的香海宫,但仅可看到侧面或高出林梢的屋顶,美景如画,超尘脱俗,老女魔在这里的确花了不少心血。

生死判和多臂熊扼守住谷口,一位女扮男装的侍女则看守着左右的坐骑。南乞追魂使者则在山坡上堆集了不少枯枝,扎制了不少火把,有意让宫门楼的警卫看到那些枯枝。

不远处,一位侍女看守着八名宾馆的魔宫高手,和五名混江龙的爪牙,俘虏们捆了手脚一字排开坐成一列,两包沉重的金珠放在侍女脚下。

天罡手和小凤姑娘站在南乞身侧,目光落在远处的宫门楼上,所有的人除了南乞之外,都带了兵刃。小凤换了装,黄绿劲装同色披风,梳了三丫髻,显得刚健婀娜,与村姑打扮又是不同。

她黛眉深锁,向坐在远处垂头丧气的迎宾馆主问:“你从实招来,今天在混江龙那些人进去之后,真的没有外人入谷吗?”

“我敢发誓,真的没有。”迎宾馆主坚决地说。

“暗入的人呢?”

“那是不可能的。”迎宾馆主说:“李姑娘,你可以看得到香海宫的形势,外围清溪围绕,然后是修整得平坦青翠的如茵草坪。宽有六七丈,连一只小老鼠在坪中行走也无能遁形。再内层是丈六高的树篱,每隔五六十步便布了一个伏桩,管制着里外的机关埋伏。宫内的九宫奇阵暗隐生克,步步杀机,连我们自己的人,也不敢擅离自己的警戒区。大白天,绝对不可能潜入的,任何方向有人接近,伏桩必可发出金铃警讯。如果宾馆得到警讯,你们想突袭成功,不啻痴人说梦,你们根本接近不了宾馆。”

“能不能从宫门混入?”

“更不可能。”迎宾馆主摇头:“入谷的人首须经过宾馆的查验,以信号通知宫门守卫。自小桥至宫门这半里花径,就是香海大阵重地,不分昼夜皆施放绔罗香,非本宫的,走不了五步便会昏迷不醒。李姑娘,入宫而没听到警铃的信号发出,只有一种人可以办到。”

“哪一种人?”

“死尸。”

“如果本姑娘找的人死了。”小凤杀机怒涌地说:“香海官必将成为血海居场。”

“魏馆主,你派回去的人已过了时限,至今宫主尚无动静。”天罡手阴森森地说:“你向上苍祷告吧,还来得及。”

香海宫突传出三声钟鸣,魏馆主呼出一口长气,如释重负地说:“宫主已答应了你们的条件。即将派人将你所要的人送出来了。”

不久,两个人用担架抬了鬼见愁,四人搀扶着戚报应和俞霜姑娘主婢,缓缓到达宾馆。

一阵忙碌,天罡手纵走了宾馆的人,南乞与鬼见愁小有交情,接到人欣然问:“俞头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受得了吗?”

“哦!老哥哥,没想到真是你。”鬼见愁似乎精力恢复了:“我……像在做梦,两世为人。”

“如果不是碧落山庄的李家凤姑娘,一百个老南乞也救不了你。来,者花子替你引见。”

双方引见毕,戚报应诚恳地向众人道谢。

俞霜姑娘到了小凤姑娘面前,向优形于色的小凤怯怯地说:“李姐姐,恕我冒昧,小妹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小凤的目光落在远处的香海官,魂不守舍地说:“你先养养神,大概你吃了不少苦头。老天!怎么里面没有丝毫动静?”

身侧,坐在地上的鬼见愁向老花子问:“老哥哥,你怎会知道小弟和戚兄陷身在内的?”

“我怎会知道呢?那是神龙浪子周老弟做的好事。”南乞大声说:“这件事只有姜老弟知道内情。”

“很糟!”追魂使者不胜忧虑地说:“永旭老弟先一步入谷去救你们,至今毫无动静,老天!我真不敢想,恐怕他已经遭了毒手了。”

“放心啦!”成报应说:“如果没有他及时现身,咱们几个早就成了五刑室的僵尸啦!”

“戚前辈。”小凤惊喜地急问:“你们见过他了。”

“岂只是见过他?”戚报应竖起大拇指:“那是真了不起,不愧称神龙。唉!看了他那谈笑自若,嘻笑怒骂,视魔宫如无物,不亢不卑无畏无惧的英风豪气,我只有一个想法。现就是我威报应垂垂老矣!”

“戚前辈,请详加解释好不好?”小凤急急接口。

“他怎样入宫我不清楚,反正知道他出现在大厅时,似乎魔宫的人都大吃一惊,不知其所自来……”

戚报应将所发生的事故经过说了,最后说:“香海宫主一代魔头,凶残自负目无余子,就不敢下令围攻。周老弟一招毁了无量天君,老魔胆都快吓破了,真要翻脸动手,我相信香海宫幸存的人将寥寥无几,我们四个人也不免肝脑涂地。幸而李姑娘诸位碧落山庄的豪杰及时赶到,免了这场大劫,香海宫主如果知道感恩,相信,也会向周老弟致谢的。”

“周老弟不是好杀的人。”追魂使者说:“他毁了无量天君,用意是为你我除去胸腹之患,他这人真难得。哦!看样子,他不会来找我们了。”

俞霜姑娘突然在小凤身前盈盈下拜,颤声说:“李姐姐,请放过他,求求你……”

小凤一把挽起她,苦笑道:“俞姐姐,恐怕你误会了,今后,不是小妹不放过他,而是他是否肯放过我,他在魔官向老女魔所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事实是我误会了他,他根本不屑与我交手,赵叔和费叔也栽在他手下。老天!幸而你们能平安脱险,不然小妹的处境十分可怕,如果你听了他向我所说的那些饱含怨毒威胁的可怕的话。你也会为我捏一把冷汗的……”她将双方误会交手的经过一一说了。

所有的人皆在注意倾听,一个个神色疑重。

“哈哈哈哈……”南乞突发怪笑:“李姑娘,放心啦!那小伙子不是个记仇的人,他会感谢你们的。走吧,俞老弟不良于行,你们四个百劫余生的可怜虫都需要调治,快到府城安顿,我相信那小鬼会来找你们的。”

“可是……他如果出不了魔宫……”小凤不肯走。

“敢和我老花子打赌吗?”南乞笑问:“他能无声无息地进入,自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溜出,我赌他这时早已离开,可能躲在附近看我们穷紧张呢。”

“这样吧,太平府不安全,反正咱们同道,顺便护送戚兄四人返金陵,如何?”天罡手及时岔开话题。

“那……周老弟可能去找我,我先走一步。”追魂使者说。

“他并不知道你也来了。”威报应说:“我们四人既然已经脱险,他也不会来找我们的,他在九华有约会,可能已经动身了。”

“他在九华有约会?”天罡手讶然问:“九华即将风风雨雨,大魔云龙三现与大邪神行无影清算过节,群魔乱舞高手齐集,他为何与人约会?他帮谁?那些家伙没一个是好东西。”

“他不是去助拳的,而是去追缉一个人。”威报应说。

“谁?”众人同声问。

“可能是云贵川陕的顺天王廖麻子。”威报应凛然地说:“他没说,我只是猜想而已,希望诸位千万守秘。”

“我的天!顺天王满天星。戚兄,你不是开玩笑吧?”天罡手骇然地说:“那巨寇玄功盖世,道术通玄,宇内无出其右,咱们武林人谁是他的敌手?幸而他无意称霸武林,志在逐鹿天下,不然武林危矣!”

“所以我希望猜测错误,顺天王不是周老弟所要找的人,可是……”鬼见愁说不下去了,不住摇头苦笑。

“顺天王可能会在九华现身。”追魂使者郑重地说:“三月前,我在燃犀亭旁的草丛中练功,天刚破晓,亭中到了两位不速之客,都是老相好的,百毒真君和蓝胡子,两人在亭中约会话旧,没料到有人藏在草中。听蓝胡子说,顺天王蓝延瑞兵败中计伏诛,满天星廖麻子却只身遁脱,重新打起顺天王的旗号攻入四川,那时便与毒龙柳絮攀上了交情。后来毒龙东下,在鄱阳安窑立舵,明里是湖寇,暗中却是南昌宁王府的把势头儿。顺天王兵败水道渡,只身逃离四川下落不明,可能和毒龙搭上线,隐身宁王府准备东山再起。宁王府的天师李自然,道术与顺天王不相上下,据说他与顺天王早年先后学道于仙坛元都观,同为妖道葛仙翁的门人。顺天王投奔宁王府,李自然才是真正的引进人,与毒龙并无多少关连。这次九华大会,表面上是一魔一邪大斗法,骨子里却是在替毒龙柳絮招请江湖高手罗为羽翼,不但毒龙要亲自前来暗中主持,顺天王必定随行暗中物色人才。那巨寇道术通玄,千变万化鬼神莫测,永旭老弟并不认识这巨寇。世间只知那巨寇满脸麻子,其实那只是他的化身而已。万一,永旭老弟上当,做了毒龙或顺天王的羽翼,那就万事皆休。宁王的铁卫军已经分别潜在九江、安庆一带待机,反旗一举,大兵直趋南京,他势必成为宁王的铁卫先锋,后果可怕。宁王即将举兵造反的事,除了当今皇上之外,恐怕普天下无人不知,举世皆晓了。目下大江上下各州县,皆奉到提督江西的王大人王守仁的密札,暗中召集民壮应变。安庆的知府张文锦,亲自到桐城潜山一带秘密召训义军,府城丁勇云集,混江龙一群水贼不无戒心,所以要阻止俞见前往安庆挖他的老根。总之宁王造反已迫在眉睫,但决难成功。永旭老弟如果不幸陷身其中,日后抄家灭族的惨祸势必落在他头上。兄弟这条命是他救的,受人之恩不可忘,我得先走一步安顿家小,然后赶往九华替他尽力,死而无怨,告辞。”

追魂使者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匆匆走了。

“姜兄是黑道中消息最灵通的人,他的判断大概不会错。”南乞正色说:“那小伙子年纪轻,少经验。可能上当,那多可惜?老花子也得跑一趟,告辞。”

“南宫前辈,可否一同前往?”小凤伸手虚拦:“前辈久走江湖,见多识广,有前辈的智慧和经验,加上碧落山庄的实力,相信对周……周只不无少助,是吗?”

“你们也去?这……”

“庄主的两位少爷可能已到达池州。”天罡手说:“家驹贤侄剑下无三招之敌,家驿一支剑千变万化不下于庄主,这两个捣蛋鬼推恐天下不乱,有他们在,天下大可去得。南宫兄,有兴趣吗?”

“哈哈!我明白了。”南乞的大手指几乎点在天罡手的鼻尖上:“你们碧落山庄大举出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赶赴九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