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野神龙》

第09章 挹秀姬家

作者:云中岳

“抱歉抱歉。”笑怪抱拳致歉:“急怒之下转身发招,不知隆老突然出现,休怪休怪。呵呵!你擎天手如果接不下区区的铁袖功,还用在江湖叫字号?请进,里面谈。”

先前大乱的刹那间,苏杭双娇的大娇在抢出时经过周永旭身侧,有意无意地轻沸翠袖,袖中飘下一条罗帕,悠然坠落在他的双膝上,扭头冲他甜甜一笑再向外走。

罗帕传出阵阵幽香,他正想拾起,左首的韦胜已不假思索地伸手一拂,罗帕轻飘飘地飘落在走道上。

麻烦大了,这情景,恰好被大娇扭头看到,水汪汪的明眸不再可爱了,杀机怒涌的凌厉眼神,死死地瞪了韦胜一眼。

韦胜脸色一变,低声说:“公子爷,赶快进食,得赶快离开了,不然大祸将至。”

“怎么一回事?”他问,装糊涂装得真像。

“别多问,快进食。”

“好,不问就不问。”他微笑着说。

所有的人皆回到店中,但不再分开,男男女女分坐两桌,旁若无人。

苏杭双娇的目光,不断地向周永旭暗送秋波,也狠狠地打量韦胜。

擎天手隆老坐在上首,可知地位甚高,扫了众人一眼说:“好像还有几位尚未赶来呢。”

“谁?隆老另邀了他人?”五毒头陀问:“郎老目下在何处?”

“不错,还有几位朋友,诸位大概都不算陌生。看样子,他们不会赶来了,可能直接到九华去啦!”

擎天手不介意地说,并未将未到的人说出:“郎老兄目下坐镇九华,接待各地赶来助拳的朋友,未克分身前来迎进,特命兄弟赶来相请,并有事转告。”

“有何要事,隆老你就赶快说吧。”霸王丐不耐地说。

“郎老兄的意思,是请诸位不必急于赶赴九华会晤,可在外打探对方的实力。这几天,山下来了几位功力奇高,而且年轻英俊,来路不明的人,郎老兄猜想是大魔请来助拳的人,因此不无顾忌。特请诸位留些神,摸清他们的来路。哦!刚才那两个小娃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霸王丐将小娃娃的事说了,最后切齿说:“如果在下所料不差,这两个小杂种定然是大魔的人,有意侮辱咱们这些助拳朋友,在下发誓要刨出他们的根底,找他们的长辈理论,我霸王丐忍不下这口恶气。”

周永旭已进食毕,正偕同韦胜出店,小虎挑了行囊,跟在后面扬长而去。

苏杭双娇互相一打眼色,大娇离座说:“隆老,就这么说定啦!咱们俩在会期之前入山,等候郎老的通知,我们先走一步了。”

“好吧,两位姑娘请便。”擎天手客气地说。

双娇含笑向众人颔首告辞,偕同老太婆与两小婢匆匆出店,远远地钉在周永旭身后,出镇走上南行大道。

韦胜一出镇,便催促永旭快走。

永旭糊涂装到底,问:“韦兄,到底怎么啦?这顿酒食被你像失火般猛催,吃得真不痛快,怎么在路上又在紧催?”

“咱们走快些,那几个妖女就追不上了。”韦胜一面说。一面回头察看。

“那几个是妖女?狐狸精?会通神?会法术吗?”

“差不多,但比狐狸精会通神……”

“呵呵!她们不是美丽大方又可爱的吗?”

“公子爷,你不是江湖人,不知道这些女人的可怕,她们已看上你了。”

“看上我?呵呵!小生今年二十一岁。尚未娶妻呢。如果她什……”

“如果她们有意,公于爷可以一箭双雕。”小虎大声说:“那两个小丫环留给我,老太婆就留给韦大个儿吧。”

“你们尽量想入非非吧,到时候你们就得求老天爷保佑了。”韦胜苦笑着说:“那老虔婆绰号叫阴婆,是两女的保镖,一个杀人不眨眼,阴狠毒辣的占怪老太婆。两女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苏杭双娇,姓牛,所以也称牛姓双娇,两个恶名昭彰的婬妇,被她们勾引到手的男人,活不了几天就会在世间消失。你们回头看吧,她们已经追来了。如果你们想在牡丹花下死的话,你就慢慢走好了。”

永旭脚下一紧,急似不信地说:“韦兄,你弄错了吧?这么出色的美女,怎会是婬妇?”

“在下跑了半辈子江湖,不会弄错的。记住,万一她们不怕惊世骇俗追上来搭讪,千万不可离开我左右。”

“韦见不怕她们?”

“一比一。在下不在乎;一比二,可支持百招;一比三,那……但愿她们不敢在阳关大道上行凶掳人。”

“咦!她们不见了。”后面的小虎叫:“大个儿,你在唬人吗?”

后面官道上有不少旅客往来,双娇五个人踪迹不见。

“她们不会死心的。”韦胜说:“如果我所料不差,她们必定抄小道赶到前面去了。牛大娇已将罗帕丢在公子爷身上,算是下了订定啦!她决不会放手的,老实说,像公子爷这种人才,不要说苏杭双娇,恐怕连眼高于顶一向瞧不起男人的凌波仙子,也会芳心暗许呢。”

“谁是凌波仙子呀?”永旭问。

“哦!那是一个亦正亦邪的年轻女人,姓雍名壁,出道三四年,把江湖上那些好色之徒整得焦头烂额,也把武林中五大世家的年轻子弟,逗得晕头转向。”

官道通过一座桑园,向左一折,路左出现一座丘陵,满丘青翠中,现出一座六角凉亭。路旁的大树下传出数声轻笑,钻出先前闹店的两小童,拦住去路怪笑,一个说:“诸位,丘上的凉亭正好歇脚,上去吧!”

韦胜超越永旭,大声说:“不行,我们要赶路。”

“赶黄泉路吗?嘻嘻!”

“胡说八道,你……”

“姓韦的,你心里比谁都明白,是吗?”

“咦!你认识我?”韦胜讶然问。

“不但知道你韦胜的根底,而且知道你到九华所为何来?”

小童老练地说,说的话与年龄不大相称:“知道你是瘸怪的侄儿的人,天下间没有几个,对不对?”

“咦!你……”

“少说废话吧!我兄弟俩是善意的,你挡不住苏杭双娇的乾坤剑,也抗不住她们的空灵暗香。请吧!家主人在上面等得不耐烦了。”

“好吧,依你。”韦胜无可奈何地说,转向永旭:“公子爷,请在此稍候。”

“一起上去好了,在路上等算什么?”小童盯着永旭说,顽皮地眨眨眼做鬼脸:“双娇不是为了这位公子爷动了春心吗?他留在此地太危险了。”

“走就走。”永旭含笑说:“小兄弟,你几岁了?贵姓呀?”

“小生姓周。”

“十八岁。”小童说,咧嘴一笑:“奇怪吗?我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你叫我日童子好了。那是我弟弟月童子,我们是双胞兄弟,他晚出娘胎一步,只好做弟弟罗。”

“哦!日月童子,好名字嘛!你的主人大概是位玄门方士罗!”他一面走一面信口说。

“正相反,家主人最恨的就是方外人。”日童子笑嘻嘻地说。

登上凉亭,永旭眼前一亮。

亭栏上,分别坐着四个人,主人年约半百,团团脸慈眉善目,红光满面一团和气,穿了天蓝色长袍,佩的剑古色斑斓烂。

一位中年妇人穿墨绿色彩裙,高譬玉钗珠耳坠,眉目如画清丽出尘,虽然也带了剑,但未流露丝毫英气,却可看出外在的端庄高贵风华。

另一位梳三丫髻的十六七岁少女,内穿宝蓝色劲装,外罩同色的短披风,佩的也是剑,瓜子脸蛋粉颊上泛着健康的光泽,那双像一概秋水似的明眸十分动人。看脸型,就知她是中年美妇的女儿。

最外侧是位梳双丫髻的侍女,十五六岁秀气中流露出三分英气,佩了一把专供女流使用的两尺六寸的饰剑。

韦胜持棍行礼,惑然道:“如果在下所料不差,尊驾定然是天台挹秀山庄的姬少庄主,幸遇幸遇,但不知少庄主宠召,有何见教?”

“呵呵!韦兄不愧称老江湖。”姬少庄主回礼说:“能一眼便看出姬某身份的人,少之又少。挹秀山庄姬家的子弟,甚少在江湖中行走,三年前令叔曾经行脚敝地,曾至寒舍盘桓半月之久。”

“家叔曾提及此事,但语焉不详,在下是从少应主的豪曹剑,而猜出少庄主的身份。”

“所以说韦兄不愧称老江湖。令叔近来可好?”姬少庄主问,目光却落在在旁含笑背手而立的永旭身上。

“托少庄主的福,一切尚算如意。”

“这次九华大会,令叔是否会来参加?”

“很难说,家叔游戏风尘,飘忽无定,在下已经两年不曾与家叔见面了,年初曾接他的手书,说今夏可能到江南一游,并未提及九华之事。”韦胜支吾着说,脸上发赤。

“令叔是风尘怪杰,可能会来的,九华群魔乱舞,他不会置之不理。韦兄,你知道店中那群人的来历吗?”

“他们并未隐起身份,那是大邪邀来助拳的人。”韦胜说:“少庄主与他们是否有过节?”

“这件事说来话长。”姬少庄主说:“韦尼。可否为贵伴当引见?这是拙荆……”

中年美妇是少庄主的妻子商氏;少女是他的爱女姬惠,与侍女小塑旧月童子是他的侍童。

韦胜将与永旭结交的经过说了,毫不隐瞒阮囊羞涩的窘境。最后将店中所发生的变故,以及苏杭双娇的牛大娇丢帕勾引,不得不匆匆离开的事说了。

最后说:“这些江湖上的凶神恶煞如不结伴,在下不见得怕他们,但目下他们已在擎天手隆江的接待下结成一伙,在下不得不早些脱身为妙。周公子一介书生,在下委实无法照顾他,走远些图个平安。”

“牛大娇不会放过你们的。”姬少庄主说:“她们已经绕道急走,在前面等候你们。这样吧,韦兄与周公子何不与我们结伴同行?”

“哦!少庄主之意……”

“敝庄的人分三批赶路,前后各距十里,苏杭双娇不惹事就算了,当然她们不敢与敝庄公然叫阵。”

姬少庄主向北一指:“敝庄第二批子弟,目前该已到了鲁港镇。不瞒韦尼说,这次将韦兄请来,的确有事情商。”

“少庄主有事但请吩咐。”韦胜诚恳表示。

“九华大会将于月中举行,本来与在下无关,敝庄根本不过问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江湖恩怨。”姬少应主郑重地说:“在下于浙江动身时,还不知九华大会的事呢。”

“原来少庄主并非来予会的。”

“可是,会期不幸与敝庄的行程冲突。”

“少庄主之意……”

“三年前。敝庄请到一位通儒任教席,以教育庄中子弟。他是台州的退职教谕,也是浙东的名儒,姓毕名隐字潜樵,湖广夷陵州人氏。这次他夫妇辞馆返乡,家父因毕夫子年事已高,返乡旅程万里迢迢恐生意外,特命在下带人护送。毕夫子喜游各地名胜,性好山水,动身前便表示要游一趟九华,这就是敝庄子弟前来九华的缘故。”

“这……少庄主何不在青阳逗留一些时日,等会后再伴毕夫子游山?”

“在下的确有此打算,但问题不在九华山。”

“在下不明白……”

“上月中旬途经句容,无意中碰上二邪三眼天尊公冶长虹。那次合该有事,三眼天尊正在大道上行凶追杀两个江湖晚辈,被毕夫子骂了几句,恼羞成怒拔剑行凶,被区区在十招之内击中他一剑,结下了梁子。据在下所知,二邪与大邪神行无影郎君实交情不薄,已经潜抵九华附近,也可能已发现了敝庄子弟的行踪,必定唆使大邪的党羽,明暗之间不择手段报复。”

“哦!少庄主的意思……”

“防人之心不可无,三眼天尊为人凶残恶毒,睚眦必报,他可能已在准备动手了。”姬少庄主不胜忧虑地说:“当发现韦兄的行踪时,兄弟大感欣慰,可否请韦兄将令叔请来此一晤?令叔与蒲团尊者交情深厚,年来结伴邀游天下,很可能已经风闻赶来看热闹。如果有令叔与蒲团尊者出面相助,大邪与三眼天尊会知难而退的。”

“这……”

“韦兄真的不知令叔的行踪?”

“年初接到他的手书,说届时在青阳见面,不知他老人家是否会来……他并没提及与蒲团尊者同来。蒲团尊者伽叶大师是三菩萨之首,这位菩萨如果出面,少庄主,事情恐怕会闹得不可收拾呢。他这位和尚脾气坏得很,嫉恶如仇,自以为是,虽然从来没有开过杀戒,但废人的手段却令人畏之如虎……”

韦胜不善说谎,被少庄主套出了实话。

“你放心,我会好好处理的,只要两邪知难而退,兄弟也不想生事。”

“少庄主的对策是……”

“如果韦兄肯相助,那就请韦兄找机会透露身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挹秀姬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莽野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